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6)

堅果 | 2021-03-14 23:50:09 | 巴幣 2 | 人氣 155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六章
  據我所知,白起、許墨、周棋洛和李澤言,他們四個人都是擁有Evol的Evolver,至於Evol的強弱我倒是沒有過多的了解,但是在看到林子桓使出Evol時,我還是對於他強大的Evol感到震懾。
  通常一個Evolver都只會擁有一種能力,當然也不能排除同時擁有多個Evol的特殊存在,但是林子桓這個對於力量的持有和操作,都是我目前為止看過最具有威脅性的存在。
  為了徹底了解這個人的背景,最近的假期我跑到了許墨的住所,不意外的白起已經住了進去,由於白起總是孑然一身,行李也沒有很多,主要就是整個人到了就算完成搬家,該說是很有效率還是什麼呢……我怎麼覺得有點淒涼?
  意外的是,許墨今天並沒有到大學授課,而是好端端地待在家中,並貼心地替我和白起泡了茶,三個人圍坐在客廳,一開始實在是有些尷尬,然而許墨卻始終保持一慣的微笑,白起則是瞪大眼睛注視著對方,而我拿起了杯子小小的啜飲了一口茶,微熱的茶香瀰漫在鼻尖,其中甚至帶著些微的甜意,看來許墨可能加了一些砂糖進去,讓茶喝起來不致於那麼甘苦。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許墨為了最大的安全考量而讓我一個人被林子桓帶走,白起對他的態度始終不是很和善,這次直接跟他乾瞪眼了,而我不知道的是,其實上次在醫院對於許墨的三緘其口他早就記在心裡,因此對許墨,白起的印象不是很好。
  為了緩和氣氛,我甚至在腦海裡想要不要把周棋洛也叫過來,但是他最近又在拍劇,根本抽不得空出來陪我,也就把這個想法扼殺在腦海裡了。
  我輕咳了幾聲讓前面兩個男人將注意力放到我身上,接著將杯子放下,食指輕輕的摩娑著杯緣,對於這兩道視線還是有些緊張,因此說話就有點支支吾吾的:「呃……那個……我把我目前遭遇的事情來龍去脈說一遍,你們……聽仔細了唷?」
  「恩,我聽著。」
  「恩。」
  幾乎同時,他們二人開口。
  大約過了十分鐘,將所有事情都解釋完畢之後,我再三強調自己並不認識林子桓,對於他的出現也是一頭霧水,但是可以感受到他的Evol特別強大,不過我沒有將Black Swan那個部分告知給他們,因為這好像是林子桓只想告訴給我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確定他是這麼想的。
  「你們…….覺得呢?可以幫我這個忙嗎?」我小心翼翼的試探他們的反應,對於各種情況都已經在腦海Run過一遍了,但是我周圍信任的人就這幾個,不找他們其他人我信不過啊!
  許墨輕輕地閉上了雙眼,接著抿了一口茶,然後用他溫文儒雅的嗓音回應了我的試探:「很高興你信任我。」
  白起淡淡的瞥了許墨一眼,總覺得對方賣乖似的彷彿想要奪取我的好感,不禁又對許墨產生了很差的印象,但這些都只是小心思,表面上白起還是淡然的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道:「我哪次不幫妳呢?」
  對於他們的反應,我的心裡除了感激還有著滿滿的暖意,這些日子都是他們陪我度過一段又一段煩腦的時光,而且從來沒聽過他們抱怨半句,雖然說私底下我是不知道,但在我面前他們總是表現得那麼可靠。
  我激動地站起身往他們兩個身上抱住,女孩原本纖細的手臂本身就無法完全環抱住兩名成年男子,因此也只是稍微地將他們往自己的方向靠而已,對於我的舉動他們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愣愣地任由我激動地大喊:「謝謝!」
  我幾乎要哭了出來,都已經是幾歲的大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激動就會哭,明明對他們來說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對我來說就是在幫我排除天大的困難,畢竟林子桓的來歷誰都不清楚,多個人幫助就多一份保障。
  白起輕輕的拍了拍我的頭,順勢將我推開,將我好好的安在座位上,對於我激動之下表現出來的舉動他沒什麼想說的,但我依稀可見男子的耳垂似乎瀰漫著淡淡的粉紅,而許墨則是露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既然都答應會幫妳了,妳可以跟我們說說具體該幫些什麼呢?」許墨輕輕地搖了搖手中的茶杯,裡頭清澈的茶水隨著男子的舉動微微晃動,幾縷茶煙緩緩飄搖。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覺得許墨明明知道我會說什麼,卻總是在試探我,但我現在沒那個多餘的心思去想那些,而是拿出了節目製作人最擅長的技能──分工,用在接下來根據他們各自擅長的領域安排工作。
  我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合不合適,也許是仗著他們二人對我的包容,又或許是自己本身就挺厚臉皮,總之……我很開心!
  在說完具體要幫些什麼後,我同時連絡了周棋洛這個埋藏在底下的菁英黑客,表示如果戲拍完了可不可以跟白起與許墨合作,聯合幫我調查林子桓的背景,至於其中所花費的金錢……
  我頓時想到了李澤言。
  「呃……」在告別了許墨與白起之後,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想到了這個,但是很快就被我下意識的撇除在腦海中。
  李......李澤言怎麼可能會資助我啊……都已經在我公司投資了五億,雖然表面上確實帶動了許多效益,代表他的投資是正確的,可是除了公司以外的金錢往來,我跟他是完全沒有啊!
  我將腦袋埋到了枕頭裡面然後使勁地搖搖頭,看起來就像個在為自己的青春戀愛物語而煩惱的少女,而仔細一聽,可以聽見窗外有幾隻小鳥在嘰嘰喳喳,自從上次解鎖了新能力,我也不少拿它用來聽些動物的閒言閒語。
  我打開窗戶死死盯著外頭那幾隻小鳥,後者似乎被我的舉動嚇到龜縮成一團,看上去有些可愛,而我則是試著想要跟他們對話地說道:「在吵什麼?說來讓我聽聽啊!」
  「什、什麼也沒有啾啾!」其中一隻小胖鳥(簡稱胖胖)緊張地差點就要掉下去,這時我發現自己似乎也可以跟動物對話,於是更加地狐疑牠們的對話了。
  「嗯?妳聽得懂我們在說什麼?」另外一隻毛色很漂亮的小鳥(簡稱亮亮)朝我飛了過來,就這樣停在窗框上,然後看了看我放在上頭乾淨漂亮的手,接著湊近啄了啄,最後十分可愛的用那小小的臉頰蹭蹭,看得我心花怒放。
  「小姊姊真漂亮,妳想聽些什麼?」亮亮很快的接受了我聽得懂動物叫聲這件事情,並且很自然地靠近了我,我也趴在窗戶上仰望著天空,看著胖胖一起飛下來停在我身邊。
  「你們最近有什麼八卦嗎?」我頓時對八卦起了好奇心,雖然我不是個愛講八卦的女人,但是那些名人的八卦新聞也是看了不少,不自覺也會感到好奇。
  亮亮稍作思索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說道:「小姊姊可要小心,最近有個形跡可疑的人常常在公寓徘徊,而且每次在妳隔壁的小哥哥回家的時候就會跑走,看起來是想襲擊妳呢!」
  「我、我們住在這裡那麼久都沒見過那人呢啾啾!而且是個好、好看的小哥哥!」胖胖說話結結巴巴的,而且不難聽出牠們對於那人的警戒心。
  好看的小哥哥……我想起了第一次看到林子桓時對於那張臉所感到的震驚,那是張相當清麗的臉龐,甚至可以說是漂亮,但還是可以看出那張臉的性別,不知道牠們說的是不是他?
  不過林子桓都已經偽造過自己的身分那麼多次,看來就是不想讓人認出他來,怎麼會在這段期間這麼輕易地留下自己的蛛絲馬跡?對於這兩隻小鳥講的話我投以半信半疑的目光,看得出我的不信任,胖胖顯然慌了:「我們沒有騙妳啾啾!」
  「小姊姊會懷疑也是正常的,畢竟我們也是第一次講話哩!」亮亮倒是表現的神態自若,雖然不太知道鳥類的年紀要怎麼換算成人類的年齡,但是牠怎麼有一種老成的感覺?
  想到這裡我不小心「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恰好緩解了胖胖的緊張,亮亮又用臉頰蹭了蹭我的手指,我立即戳了戳那張小巧可愛的臉蛋,微笑道:「好啦!我相信你們,至於我的安全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我不知道的是,這兩隻小鳥其實在我搬進這棟公寓之前就一直生活在這個社區,因此也算是看著我過生活的,我的日常牠們都看在眼裡,所以也就不知不覺地透露出對我的關心,只是這些都隱藏在細節之中,在我過了很久回想起來時才意外地發覺到這件事情。
  我特地到附近的寵物店買了一些鳥飼料回來餵給這兩隻小鳥,基於生物本能,一看到吃的這兩個小傢伙立即手舞足蹈起來,蹦蹦跳跳地來到窗邊小雞啄米一番。
  一陣清風拂過,吹得我渾身舒服得很,如此柔軟的風大概也就只有他會吹起來吧?不易外的我看見了白起輕巧的落到了陽台上,方才才在許墨那裡跟人家乾瞪眼,現在就跑到了就在隔壁的我家,而且還養成了不走門的習慣,真是……
  一有陌生人靠近,這兩隻小鳥塞得滿嘴的飼料險些吐出來,接著跳啊跳的飛到了枝頭上,然後一臉看戲的望向我與白起,後者由於沒有與動物溝通的能力,因此不知道牠們在竊竊私語什麼,但是我的Evol起了變化,所以我大致上知道那兩隻小傢伙在幹嘛,只是無視了牠們。
  「白起,怎麼來啦?許墨那邊不好待嗎?」我試探性地想要了解白起對於住到許墨家是什麼感覺,但不用他講我大概也猜得出來一二,不過答案卻到是出乎我的意料。
  「其實挺好待的,很舒服。」白起抓了抓頭髮,繼續說道:「甚至可以說太舒適讓我不自在,總之……我不太會應付這個人。」
  也是,每次跟許墨講話都快要燒掉我一半的腦力,甚至讓我一度懷疑我的智商低於常人,沒想到白起也是這種感覺,不過白起的眼神看向許墨時有著似有若無的銳利,以許墨敏銳的程度自然而然不會沒發現,但他都是笑容以對……
  這讓我想起了動畫裡都說,瞇瞇眼是怪物……
  「叮鈴鈴……」突然響起的門鈴將我從亂七八糟的想法帶出,我讓白起先待在廚房,接著自己去應門。
  但我沒料到的是,來的人竟然是李澤言!而且他還提著一袋看上去像是食材的東西,我愣愣地望著他,良久才從嘴巴硬生生擠出幾句:「你……來幹嘛?」
  李澤言用著像是在看笨蛋的眼神望著我,接著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將袋子放到了我的頭上,說道:「來照顧笨蛋和她的新鄰居。」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就在這時白起走向了我們,接著拿出手機上顯示的聊天室給我看,解釋道:「上次醫院一見,我們各自留了聯絡方式,我個人覺得妳需要有人照顧,許墨我不怎麼信任,但是李澤言似乎很可靠,所以就通知他有時間可以過來。」頓了頓,白起別過臉小聲嘀咕了些什麼,不過他這句話不就是變相承認了自己不太會照顧人嗎?雖然白起也不太會照顧自己啦……但是一想到可以吃到李澤言親手做的大餐,我立刻把所有疑問都拋開,然後用著像是迎接神像般的將李澤言拱到廚房,最後傻呼呼地笑著跟白起說:「你真是找對人了!李澤言做的東西都超好吃的!不像我,都只會做得不好吃。」
  「挺有自知之明的。」李澤言微微一笑,讓我想起了上次做給他和許墨吃的晚餐,果然他們都只是為了不傷害我幼小的心靈才那樣說的!
  我立即鼓起了臉頰瞪向李澤言,他也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用著看笨蛋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說了句我摸不著頭緒的話:「不過,還可以接受。」
  突如其來的字句讓我頓時愣了神,李澤言也不再逗我,而是冷冷地下了命令:「還站在那裡做什麼?來幫我。」
  「我來吧!」白起繞到了我的前面將我擋在身後,怎麼覺得白起總是似有若無的對李澤言有些不滿,難道是後者對我說話的語氣嗎?但白起還算是理性的,知道李澤言是個很好的……褓姆,所以才會叫他來照顧我吧?(說到這裡我都不好意思起來了……)
  難得看到白起下廚的樣子,我好奇的在他們兩個身後探頭探腦的,可能影響到了他們煮飯,但最終他們卻還是沒有把我趕走,任由我問東問西,還讓我偷吃了幾口肉,讓我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好希望等我結婚之後,我的丈夫也會這樣下廚給我吃。
  一想到這裡,我開始幻想自己未來的另一半會是什麼樣子,但是腦海中卻浮出了四抹身影,頓時讓我驚恐地將腦袋中的想法揮啊揮得趕了出去,這個舉動引來了兩個男人的側目,同時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我,讓我覺得有些尷尬,趕緊哈哈笑的說沒事。
  怎麼會有四個人啊……我坐到椅子上拍了拍自己紅撲撲的臉頰,仔細想想,白起總是在我出事的時候會保護我;許墨會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出現幫助我;李澤言會在我需要有人照顧的時候充當我的褓姆;周棋洛會在我失落的時候當我的開心果……怎麼辦?總覺得我越來越離不開這四個人了……可是怎麼會一想到另一半就出現他們啊!?
  我想要把這股奇怪的想法趕出腦袋,就在這時一股飄香在廚房瀰漫開來,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到幾小時的功夫李澤言在白起的幫助下已經完成了一桌佳餚,我的眼神瞬間亮了起來,而且仔細一看,都是我愛吃的菜,差點就要讓我站起來歡呼了!
  看了下時間剛好是中午,正巧也是眾人休息的時候,望著這一桌滿滿的佳餚,我的肚子瞬間就發出了咕嚕嚕的聲音,可是這麼多我自己和這兩個人大概也吃不完吧?但我不知道的是,自己低估了兩個男人,就在我們大快朵頤的同時,我也見證到了這兩個人驚人的食量。
 
 






  作者後記:


  最近遇到了寫作瓶頸期,更新數字和速度大幅下降了,真的很抱歉!!也感謝一路走來支持堅果的各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