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製造浪漫(遙X滿)

一定可以穩定用四年 | 2021-10-10 00:10:44 | 巴幣 0 | 人氣 104

美少女戰士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屋頂(混合)


天王遙的生日快到了,很多粉絲在網路上都在傳到底她要怎麼慶祝生日,天王遙只是瞄了一眼小螢給她的手機畫面,又專注於手上的木工雕刻,「她們挺有想像力的。」「遙爸爸不在意嗎?」「為什麼要在意?」「她們寫的好誇張喔,甚麼在飯店啦、跟藝人們開PARTY之類的。」「我自己知道不會去就好啦,反正,很多人都說想跟我一起吃飯,說我有品味甚麼的。」「她們絕對無法想像妳喜歡七草粥勝過牛肉湯或者雞湯。」「因為七草粥淡淡的很清爽。」

在日本,一月七日都是要吃七草粥的,外部的家也不例外,因為知道三個人都是在國外長大的,小兔就問了一件事,「阿遙、阿滿、雪奈,妳們除了不愛吃的食物之外,有甚麼禁忌的食物或者料理做法嗎?」,雪奈想了想回答,「我還好,話說德國真是太多馬鈴薯的料理,我吃到都覺得有點心煩,作法也不多。」「喔哇,德國人真的很喜歡馬鈴薯嗎?」「對,不過,已經沒有像上個世紀或者以前那麼誇張,但他們還是很熱愛這個主食,我們家畢竟是有日本的血統,還是吃日式料理居多,但是西方菜也不少。」

「在法國的話,她們對自己的料理都很在意,也很自豪,尤其是麵包吃很多。」「所以阿滿,妳也愛吃麵包嗎?」「對,挺喜歡的。」「那可送呢?」「可頌,要念對喔,法國人對這一點很強調,去法國玩、法國餐廳吃飯,這個詞要念的標準一點,不能用美式念法。」「…完了,到要念的時候,我一定會念不出來。」「他們反而可以接受日式的念法,但是美式不行。」「…這是甚麼西方對抗意識嗎?」「這就牽涉到歷史淵源了,基本上,對於法國人來說,可頌是神聖的,可不能念錯。」「是。」

天王遙回答說:「我的話,禁忌太多了。」,海王滿在一旁數著道:「不能太鹹、太濃郁、要新鮮,起司少一點,這還只是基本。」,冥王雪奈說:「她吃個帕尼尼都說不要醬料,店員都傻了,很老實的說那沒有味道,她卻說沒關係,把店員都嚇壞了,生怕會有客訴。」「我喜歡食物基本的香氣。」,貝絲看著三個人問:「那三位最喜歡的日本料理是甚麼呢?」

雪奈說:「我喜歡的很多,基本上都來者不拒,拉麵也可以吃,不管關東關西的都可以,對於我來說,清湯跟醬油湯,只要好吃就可以,唯獨太臭或者太獨特的食物不行,長野縣料理是不可以讓我看到的。」「長野縣?」「那裏喜歡吃蟲子。」「…Pu,敢端那種料理的人給妳,也是挺有勇氣的。」「那還是一個很大的學術研討會,會後去當地一家知名的餐廳用餐,結果有人就叫了當地特產,我一口都沒碰,其他人也差不多。」「好猛…」

滿道:「我也沒有甚麼不喜歡的,都很好,日式和法式在魚的料理手法上完全不同,我覺得很有趣,一條魚用醬油味噌跟奶油的燒法,就是不同的口感,日式的和果子也很不錯,這要老店喔,好的職人,親手做的和果子,是不輸其他國家的甜點的。」「有差很多嗎?」「有,細膩的程度、糖的品質都有差,舉個例子來講,真琴跟蕾依的蛋糕,可能比一般連鎖店的還好吃。」「咦?沒有那麼厲害啦。」「因為妳們會講求原料要好,所以做出來即使簡單也很好吃,但是連鎖店要壓低價格,在品質上就無法兼顧,這就是問題所在。」「喔喔,原來如此。」

最後,天王遙的回答,讓大家都傻了,「我喜歡七草粥。」,內部五人組還有小瑞亞她們都傻了,天王遙不解的看著其他家人,「我答的很奇怪?」「妳的答案跟妳的臉不搭。」「是嗎?我覺得我的臉看起來就像是吃七草粥的臉。」「她們會以為妳答刺身或者下酒菜之類的。」「我白酒的酒量比紅酒還低呢,白酒要燙的,還只有一壺,紅酒是兩個紅酒杯。不過我是真的很喜歡七草粥啊,不管是滿做還是雪奈做,我會吃個三碗喔。」

美奈子難以置信的問:「妳喜歡,七草粥?」「對啊。」「那裏面沒有葷腥耶。」「是啊,清清淡淡的。」「妳要不要請命運三女神看一下妳的前世,阿遙?」「看我的前世?為什麼?」「是不是和尚托生的?」「和、和尚?」「或者苦行修士之類的,他們不都是吃的很少,也很樸素?」「我吃的不樸素啊,我也會吃肉耶。」「但是妳的口味跟他們很像啊。」「還好吧,沒有他們那個誇張,有點調味的也是可以,我沒有吃素。」「但是,妳居然喜歡那種清淡的七草粥?」「還有京都的湯鍋,我也滿喜歡的,這樣說的話,我的口味比較偏關西一點吧。」「我的天,妳們家平常做飯一定超級麻煩。」

雪奈和滿嘆了一口氣,「習慣就好了。」「我都懷疑她們家的廚師怎麼能夠那麼容忍她的味覺,不過那也不能說是怪癖。」「是啊,有的孩子的味覺就是比較特別了一點。」,小小兔看著小螢問:「所以妳才沒有吃零食的習慣嗎?」「還好,媽媽們對於點心攝取量是在容許範圍,餅乾類的話,遙爸爸吃的牌子很有限,所以我就沒甚麼興趣了。」「就是那種給寶寶吃的餅乾嗎?」「對,有幾個牌子換著吃。」「阿遙,妳真的讓我感到很驚訝耶。」「我的經紀人還有老家的家人也都這麼講。

這時,帕拉突然敲敲手說:「對了,我想問遙さん,妳在義大利長大的,那當地人一定很喜歡各種麵食跟批薩囉?」「披薩,重音要放對,不放對,義大利人會有點不開心。」「跟可頌一樣嗎?」「對。」「喔哇,這歐洲人還真麻煩。」「嘛!各國人對自己的料理都有要求。」「那他們真的不能接受鳳梨放在披薩上?」「對,真的不行,我也不行。」「…真的嗎?」

天王遙笑瞇瞇的搖搖頭,「不可以,那種東西怎麼可以吃呢?番茄肉醬麵的肉醬,也要用新鮮的。」「那個妳吃嗎?味道挺重的。」「我可以吃一半。」,真琴說:「這樣以後,聚會用的食物,都要小心一點才行。」「我以為妳是日本人,對於這個不會在意的。」「我多少是在義大利長大的,當然介意,說到這個,妳們可以去問問希臘神明,她們會不會介意這種事,畢竟,她們也有羅馬神性啊。」「對喔!」「我覺得她們的表情一定比蕾依的頭髮還黑。」

結果,就像她們說的一樣,當她們拿了這個問題去問希臘神明時,臉都各個像黑炭,赫米斯還特別害怕的問:「爸爸,妳喜歡披薩上面放鳳梨?」「呃!我想…那只是亞洲人這邊對於披薩的一種口味選擇而已。」「我、我不太喜歡吃鳳梨…」「放心、放心,我們只是問一下啦,好奇而已,畢竟網路上很多影片都這樣寫嘛!」「我真的不會吃那個食物,爸爸。」「不會做的啦,你放心,鳳梨要處理起來滿麻煩的,我也不太會弄那個水果,不可能做那種你不喜歡的食物。」,感覺嚇到赫米斯,真琴趕緊做了幾個蛋糕給他,安撫他的情緒,就連宙斯都摀著嘴說:「那種東西真的不能吃啦,水果怎麼能跟食物放在一起。」「是…」

時間越靠近,粉絲們就越興奮,連十番高中也有女生也被天王遙圈粉了,小兔她們就聽到同學在聊她的事情,「妳們,也喜歡天王遙啊?」「對啊,他好帥。」「就像漫畫中走出來的白馬王子。」「可是,他不是跟海王滿在一起了?」「對啊,這不妨礙我們迷戀他嘛!她們兩個真是太般配了,誰都沒辦法不喜歡海王滿的。」「妳們也可以接受海王滿啊?」「可以啊,為什麼不行,她人那麼溫柔?」「而且,我們沒辦法想像誰能夠比的上海王滿,站在天王遙身邊?」「兩個人的小提琴和鋼琴合奏,真是太美了。」

美奈子用眼神跟好友對話,『我記得,雪奈說過,當兩人胡思亂想,透過音樂舒壓的時候,彈的都是噪音。』『她們兩人之間還會胡思亂想?』『會啊,要送甚麼禮物啦、身體有沒有甚麼不舒服啊、哪個傢伙又亂放話之類的。』『我從沒想過,她們也會為這種小細節煩惱耶。』『真琴,她們也只比我們大幾歲而已。』『精神年齡是我們的兩倍以上。』『也對啦…』

這時,其中一位女同學說:「天王遙的生日快到了,不知道他會跟誰一起慶祝呢?」「當然是海王滿啊。」「她一定會為他洗手作羹湯的。」「一桌大餐。」「燭光晚餐配紅酒。」,真琴弱弱的說:「我想,他們兩人都那麼自律,應該不會喝酒吧?」「那是生日,當然要放縱一下。」「牛排、起司、法式料理。」『我們要不要問一下阿遙,她最想吃的生日料理是甚麼?』『她如果說茶泡飯,我一定會罵她。』『茶泡飯不好嗎?』『跟她不搭啦!』

結果,她們真的問了天王遙這個問題,「生日料理想吃甚麼啊?滿做的東西我都吃啊。」「七草粥?」「好…不是,那個,多點別的也可以。」,不過,內部五人組都傻了眼,「阿遙。」「是,公主。」「剛剛提到七草粥的時候,妳的眼睛綻放的光芒,跟看到沙拉一樣。」「那個…」「妳真的不考慮調查一下妳的前世,或者前前世?」「我、我沒有誇張到那種地步啦。」「那阿滿有說要準備甚麼料理給妳嗎?」「我不知道耶。」

「會不會吃壽喜燒?」「那個,湯汁的味道是不是有點重?」「土手鍋?」「味道也太重。」「烏龍麵或者蕎麥麵?」「那不錯啊,清清淡淡的昆布或者高麗菜湯頭,配上蔬菜、雞蛋、海帶芽、嫩豆腐,很好吃,燙兩片肉就好了。」「阿遙,某種程度來講,妳好養又不好養。」「為什麼這麼說,水手長?」「妳喜歡吃簡單的食物,但是太簡單又沒有味道,這中間的分寸也太難拿捏了。」「所以我覺得滿能容忍我這一點,真的很奇妙。」「雪奈沒有發飆嗎?」「還好耶,她們不知道是顧及我的面子還是幹嘛,都沒有挑剔過我。」

抱著這個問題,晚上五個人又跟海王滿還有冥王雪奈視訊了,小螢被天王遙抱去洗澡,「阿滿、雪奈,妳們對於阿遙的飲食習慣,沒有甚麼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嗎?」「不舒服的地方?沒有喔。」「她這樣的飲食習慣也沒甚麼。」「她很挑食呢。」,雪奈喝了一口茶說:「妳們沒看過比阿遙更挑食的人。」「真的嗎?」「她只是味覺很敏感,不能接受味道重的食物,除了納豆之外,她並沒有真正很討厭的食物,太油膩的食物例外,那個連我們都不能接受,偶爾吃一兩口沒關係,但是不會常吃,她這樣的飲食習慣,反而還比較好。」

海王滿也點點頭,「是的,我也這麼認為,剛認識她的時候,我以為她會很喜歡那些高級美食,但是跟她去過幾次宴會,她連碰都不碰,反而回家吃個簡單的沙拉配馬鈴薯泥或者麵包就可以,酒的部分也非常節制,在她的影響下,小螢也很喜歡吃蔬菜,在小螢成長的時候,除了牛奶,我們也沒擔心過她挑菜的問題。」「喔哇…」「那她真的很喜歡吃七草粥嗎?」「那大概是我看過她吃的最毫不顧忌的料理了。」「她的粉絲絕對不敢想像。」「那阿滿,阿遙這次的生日料理,妳要做甚麼呢?」「我還在思考,我想她應該會喜歡的。」「那我們可以偷偷問一個八卦的問題嗎?」「可以,不過,我先八卦,小愛神啊,今天,又跟小戰神有約嗎?」「咦?」,雪奈也笑的很曖昧,「是啊,兩人的背景,很像喔。」

小兔、真琴跟亞美臉上都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美奈子慌慌張張的想要遮蓋,卻不知道該怎麼做,蕾依只是在一旁鎮靜的喝茶,然後回答:「姑婆啊,突然想跟我這個姪孫女請教一些課業的問題,所以才把我拉到她家的。」「有關甚麼的?」「上古東方文學。」,滿跟雪奈臉上有著更不懷好意的笑容,不過美奈子聽的愣愣的,「上古東方文學?我要問妳甚麼?」,蕾依笑的一臉無害又燦爛,「等一下我就會告訴妳了,姑婆,不要心急。」「喔。」

亞美隱隱約約的發現話中私下的涵義,紅著臉不多說甚麼,真琴跟小兔也在猜那是甚麼意思,而蕾依則打破沉默接著問:「那麼,阿滿,我們可以問嗎?妳們正式在一起後,第一次她跟妳的生日,是怎麼過的?」「在英國。」,雪奈摀著嘴說:「我的天,妳居然願意去那邊過生日?那裏…有妳可以接受的料理嗎?」「是有點困難,不過,還是找到我們都能接受的餐廳。」「妳們兩個怎麼會跑去那裏?」「去看個美術和歷史文物展覽,很久沒有靜靜的享受過無壓力的生活,所以去那邊看看。」「喔哇…可是那時候去英國,很冷吧?」「跟日本這邊差不多喔,確實那邊更冷一點,不過,我們都很習慣了。」,海王滿開始述說著那次的旅遊。

在飛機上的頭等艙,兩人放鬆的躺在臥艙裡,軟軟的被子,舒適的空調,海王滿吁了口氣,「好自在。」「我同意。」「終於,這次的事件完結了。」「沒錯,至少,有了一個好結局。」「我們雙方不再是敵人,這讓我感到很高興。」「我感覺的出來,妳很想要跟她們多親近一點。」「畢竟,她們都是我沒接觸過的女孩子,很有趣,很純真正直,雪奈還覺得我這樣的心態很有趣。」「我們兩個成了她最好的研究材料了。」「因為,我們私下的個性跟表面上有著巨大的差異,她不想研究都不可能。」「她反而很表裡如一,外表很美麗知性,內在也非常聰慧。」「在跟她來往幾次之後,就把我的個性給摸透了。」「我也差不多喔,第三次,她居然跟我說,她無法想像為什麼我會對女孩子有那麼不溫柔的舉動。」「我羨慕她,德國人也有浪漫,但都直來直往,好聚好散。」「哈哈,沒錯,這點我同意。」

天王遙親了親海王滿的臉頰,「好好的休息,妳昨晚都沒有睡好,我覺得妳好像翻來覆去很久。」「因為,很久沒有好好放假了。」「妳這樣講的好像倦勤的上班族。」「我是喔,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在對抗這些魔物。」「其實,我們現在的情況,只是特休吧?」「畢竟,魔這樣的東西,不會說消失就消失的。」「所以囉,只是,要看這個特休能夠休多長而已,只是,我沒想到,妳好認真的打包行李。」「因為我想好好的在那邊度假,妳倒是沒有帶太多。」「我打算去那邊買嘛!」「妳還沒告訴我要住那裏。」「飯店喔。」「我以為妳會想要租個小公寓。」「…克里斯帝亞諾要求的,他覺得去日本沒甚麼,但是在英國,他很堅持一定要有人好好照顧我跟妳。」

海王滿笑了出來,「他好堅持呢。」「這點我無法反駁他,布爾熱女士呢?」「她只是用很慎重的語氣告訴我,在這邊吃東西要小心。」「哈哈,不愧是法國人啊,怎麼辦,海王小姐,這裡如果沒有好的可頌呢?」「我會想辦法找到的。」,天王遙笑咪咪的吻了她,「別擔心,這一家飯店,是我請克里斯帝亞諾幫我找的,主廚團隊都是法國人,烤的可頌,可是倫敦前五名喔。」「真的?」「沒錯,很多法國人,或者法國影星很讚譽,妳也知道,法國人會在很多事上勉強自己的看法,但是可頌?」

海王滿鬆了口氣,又在天王遙的懷裡蹭了蹭,「這樣,我就放心了。」「睡吧,妳眼睛都紅了。」「好。」,在飛機上好好的休息,到了希斯洛機場,那裏雖然沒有大雪紛飛,但是透過窗戶看出去,地上還是薄薄的一層白雪,往來的工作人員呼吸中都冒著白氣,等到機長宣布解開安全帶之後,兩人就拿著隨身行李走出去,海王滿還特別留意天王遙的衣物,「圍巾要繫好,手套是我給妳買的那個羊毛的嗎?」「是,我身上暖暖的,不用擔心。」

在出口,飯店已經派人來迎接了,行李也有專人幫忙拿著放到後車廂,坐進車子的時候,滿偷偷的對遙說:「柏翠門旅館。」「很像呢,哈哈,只是我們住的不會是那麼古老的旅館,我很喜歡那套影集呢。」「那是我覺得英國人拍的最好的電視劇之一了。」「妳到現在還是很喜歡用沾水筆寫字。」「上次使用這種方式寫信給我的可是妳喔。」「我覺得那種筆尖刮紙的聲音很好聽,在好的紙上,寫出來的字還有聲音,是最棒的。」「我沒想到,連學校的手寫作業,妳也會用那樣的筆寫呢。」「那樣才有意思,雪奈還不是一樣,她的教授看到都傻了,但是,他們也不好說甚麼,畢竟,內容比用哪種方式書寫來的重要。話說妳的收藏比我多。」「墨水可是有講究的,我還有用火漆封信的習慣。」「這樣妳寄的出去嗎?」「我外面還是有一般信封的。」「是寫給布爾熱女士?」「對,除了電話之外,我也有給她寄信的習慣。」「妳有跟她說妳的真實身分嗎?」「沒有,何必嚇她,雖然我猜她應該有懷疑,畢竟我身上的傷不是白來的,但是我沒說,她也不好瞎猜,就這樣瞞著吧,妳不是也沒有告訴比安奇先生?」「是沒有,怕他擔心,我們兩個人,都有著同樣的心思呢。」

她們邊聊天邊看著英國的道路,然後,就到了住宿的飯店,一樣有專屬的侍者來開門,「請小心腳下,小姐。」「謝謝你。」「行李的話,請兩位不用擔心,會有專人送上去。」「好。」,兩人牽著手到櫃台,櫃台人員立刻找到她們預定的房間,還有專屬的管家,那是位中年男性管家,非常有禮貌也很有智慧,「請隨我來,先生小姐。」

搭著電梯的時候,對於兩人為什麼在一起這件事,管家也沒有東問西聊,而是站在樓層的地方,專心的等著電梯到達,出了門口,就導引她們往房間走,「這裡,是客廳;這一間,是書房,依照先生的吩咐,有兩張書桌,用屏風隔開;隔壁這裡是小提琴琴室,另外一間是鋼琴室,這一間是起居室,裡面就是臥室。」「好舒服的環境。」「我們希望客人們來到這裡,像是回到家一樣。」「謝謝你,傑佛斯先生。」「不用客氣,先生、小姐,請問,還有甚麼事,需要我為兩位服務的嗎?」「這樣就可以了,傑佛斯先生。」「是,那麼,我就先帶著其他人告退,晚安,先生,小姐。」「晚安。」

那畢竟是一間很特別的飯店,在管家跟兩人閒聊的時候,兩人的外衣,都已經被整齊的掛在衣櫃裡,至於貼身衣物,因應現在的文化,她們沒有亂碰,那畢竟不好隨便處理,所以,等管家她們走了之後,兩人才動手整理自己的隨身衣物,海王滿看了看天王遙的外衣,「妳這樣帶太少了。」「所以我打算來這邊買喔,帶來帶去的好麻煩。」「那明天第一件事,就是妳要跟我去做購物。」「好吧。」

兩人先用了簡單的晚餐,梳洗了一會兒,就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著音樂會的影片,「今年的新年音樂會,我都沒來得及看。」「當時情況很緊急嘛!現在聽雖然晚了一點,但是我們都能靜下心來好好欣賞。」「那倒沒錯,雪奈現在一定在德國忙著研究,那些孩子不知道在做甚麼呢?」「現在是第三學期,應該要好好上課。」,天王遙拿出懷錶看了看時間,「再過兩個小時,她們就應該起床上學了。」「希望公主,不要睡過頭了。」「哈哈,我看難了,公主那懶散的性子,水手長她們,不,應該不包含水手長,木星、水星跟火星早上都要叫她們,每天都壓著最後底線入校。」「為什麼鬧鐘對她們沒有效呢?」「這個嘛!問問那兩人的媽媽會比較清楚呢。」

兩個多小時的音樂會結束了,她們整理了一下,跟管家還有櫃台告知不用叫醒服務。「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天王遙笑著把海王滿摟到懷裡,「看來,海王小姐,明天的購物之行,不簡單呢。」「購物這件事,一向不容易,就像妳能在汽車精品店,對著方向盤皮套發出高見,找了十幾家才找到滿意的。」「哈哈,妳說的對,我們各自有各自的興趣,我們都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早餐我們到時候再點。」「好,晚安,遙。」「晚安,滿。」

第一晚,兩人一夜好眠,直到早上八點多才醒,海王滿在天王遙梳洗的時候,為兩人叫了早餐,當早餐放到餐桌上時,兩人拿了可頌嚐了嚐,「嗯?真的不錯,短暫的前往法國的時候,可頌就是這個味道,滿,妳做的跟這個很像呢。」「我還差了一點,這個廚師做的可頌是真的不錯,奶油也很新鮮呢,果然,這個飯店評價高,不是沒有原因的。」

飯後,兩人向管家說了一聲,就步出了飯店,走向附近的海德公園,即使天氣很寒冷,地上也有霜,但是英國人還是出來運動,四處都可以看到踢足球的人,滿看著遙問:「對了,遙,我很少看妳看足球比賽。」「我對足球的興趣還好啊。」「但是,義大利人很瘋足球的不是嗎?跟現在我們看到的英國人差不多。」「是啊,歐洲國家杯還有歐洲冠軍聯賽的時候,克里斯帝亞諾他們多緊張啊,真的,我們家的廚娘還有女性的家人,對於那個季節,都是用翻白眼反應的。」「真有意思呢,要是在歐洲國家盃,義大利、德國和法國對上的話,我們三個人的耳邊,可有的受了。」「我是這麼覺得呢,希望他們可要克制一點。

走出海德公園,兩人去咖啡廳休息一下,就往皮卡迪利圓環走,兩人雖然打扮得很低調,但是在走到攝政街的精品店時,那些店員的眼睛就跟雷達一樣,一眼掃過去就知道兩人是誰,完全不敢怠慢的上前招呼,「天王さん、海王小姐,歡迎兩位光臨,請問今天需要甚麼?」「我要幫天王さん買衣服,請幫我準備一下。」「是。」

女店員們立刻上前幫忙量尺寸,在量的時候,誰都不敢多想,尺寸量好之後,就拿出實品,讓兩人挑選,選好結帳,就請店員派快遞,送到她們居住的飯店。這家店買襯衫,下一間買大衣、圍巾還有手套,最後買了些配件還有鞋子,她們都請店員送回飯店,並請管家幫她們放好。看到那麼多戰利品,天王遙笑著說:「妳看的好認真呢。」「因為每一件都適合妳,我很難取捨。」「我們只有在這邊待兩個多月喔。」「兩個多月也很長了,在日本,都快到賞花的季節,妳穿著不合適的衣服也很難受。」「真被妳說中了,不過,當我說要包店的時候,店員們都沒有說甚麼。」「畢竟,能在那邊工作的男孩子或女孩子,也是菁英,而且還有簽保密條款,不可能輕易洩漏客人資料的。」「不過,我還是發現了有記者在偷偷跟著我們呢。」

海王滿嘆了口氣,「他們真的都不休息的嗎?今天這麼的冷。」「他們工作沒有休息的時候嘛!這是我頭一次這麼好奇他們會寫甚麼。」「我覺得香閨甚麼的詞會出現。」,天王遙被海王滿的話逗的哈哈大笑,「滿,這是我聽過妳說過最好笑的笑話,但我覺得這個詞不錯啊,騎士,不就是喜歡在夜裡,跑到千金小姐的香閨約會嗎?」「這就是為什麼妳晚上會偷偷摸摸的跑到我被子裡的關係?」「嘿嘿,妳的被子比較暖嘛!」

兩個人親密的交頭接耳說話,記者當然也都偷偷的照下來,但是也不敢太明顯,有鑑於,這一對緋聞情侶的支持者不太一樣,跟其他名人情侶不同,其他情侶兩者總是會有著不同的差異,導致雙方的支持者對於對方都會惡言相向,唯獨兩人的支持者,找不到任何地方可以說對方的壞話,而且她們也想不到誰適合站在遙跟滿的身邊,因此,任何的八卦出現,只會激起粉絲對她們的支持,甚至還會很開心的看到兩人的照片,在網站上大肆討論,因此,八卦狗仔也只能在雜誌或者報紙上發布照片,寫一些簡單的消息,亂七八糟的評論或者想像都不敢多寫,藝人們自己的放話就另當別論。

在英國休息了好幾天,兩人在戰鬥中的壓力還有煩惱,都慢慢的消逝了,往來於兩人喜歡的地方,不管是博物館、美術館、水族館、公園、古蹟,倫敦附近的地點,都有她們的足跡,畢竟是旅遊,跟要去赴宴或者重要場合不同,兩人穿得比較休閒一點,當然,滿的美貌就吸引了非常多的目光,但或許是因為身邊有遙的關係,所以目光不敢太放肆,女孩子也是一樣,當她們在肯辛頓花園欣賞冬季的園景時,天王遙對海王滿說:「好多經過的男孩子,都用迷戀的眼神看著妳呢。」「我有感覺到喔,但我不是那種可以讓他們唱uptown girl的女孩。」

聽到這首歌名,天王遙笑了,「妳居然聽過這首歌啊。」「在我們家工作的太太們,都會跟我說小孩子喜歡聽甚麼音樂,所以我大概知道一點著名的流行歌曲。」「但我沒想到妳會選這一首。」「我覺得,以英國人來講,尤其是男孩子,對這首歌應該不陌生吧?」「確實如此,不過,我覺得他們沒有勇氣對妳唱。」「為什麼?」,天王遙神秘兮兮的在海王滿的耳邊說:「因為,我在妳身邊。」,海王滿的臉立刻紅了,「我不覺得他們有勇氣,當著我的面,敢跟妳說話,這點自傲,我還是有的,就像,妳在我身邊,那些小女孩也不敢來搭訕一樣。」「我是覺得那些小女孩的眼神單純多了,至少比我們看過的都要好一點。」「這點我承認,至少她們的心比較乾淨。」

這時,海王滿拿出手機來看了看行事曆,「對了,遙,過兩天就是妳的生日呢。」「對耶,我都沒想到要怎麼過。」「往常在家裡,妳都怎麼過呢?」「吃一頓我喜歡的,沙拉、牛排、筆管麵、直條麵、千層麵、布魯塔謝烤麵包、海鮮濃湯、燉菜之類的,我很喜歡,只要把調味料減半就很棒。」「這聽起來很家常呢。」「我啊,一直覺得家常菜才是好料理呢,那對身體才有益,當然不是說館子菜或者高級料理不好,有時候要看場合,例如晚宴的時候,吃燉菜當然不行,但是,在那個場合吃的東西,是配合氣氛,不是用來填飽肚子,既然有別的目的,那在那邊吃的東西就根本無法讓人好好消化。」

「克蘿德聽到妳這樣說,一定很高興。」「為什麼?」「因為有不少的法國人也是這樣的看法,高級料理是高級料理,但是一般的法式料理跟高級料理作法可不一樣,像我就很喜歡在冬天的時候,吃奶油花椰菜濃湯。」「那聽起來不錯,很清爽。」「嗯!不用甚麼特別繁複的做法就很好吃,春天的捲心菜湯也很棒。」,天王遙愣了一下,「捲心菜湯?我沒有聽說過呢。」「有機會的話,妳可以嚐嚐,我覺得那會是妳喜歡的食物。」「好啊。」

很難得看到天王遙對於食物會有這麼大的興趣,雖然捲心菜湯是春天的菜,不過,冬天也不是吃不到,因此,海王滿特地跟管家確認了這件事,「捲心菜湯?是,這個部分,我立刻幫您跟廚房確認。」「謝謝你。」,管家很快的就在五分鐘之內得到答案,「海王小姐,捲心菜是剛從法國進來的,飯店正好準備作菜單更換,要幫您在今晚準備嗎?」「沒關係,不是今晚,我想…在127日的晚餐,上這道湯。」「127日?好的,沒問題,我這就記下來,請問,整個菜單,您想要怎麼設計呢?」

海王滿想了想,把想要的菜都說出來,管家傑佛斯也一一的記下來,然後,他問了一句,「這是,要幫天王さん慶祝生日嗎?因為,在飯店的資料上有資料紀錄。」「是的,那天我想要為她慶祝,她有好一陣子,壓力很大,我覺得這些家常菜,反而能夠讓她吃的比較開心。」「是,海王小姐,我明白了,一定會為您準備到好。」「麻煩傑佛斯先生了。」

等到天王遙生日的晚上,大家都發送了祝賀的訊息,當然,粉絲們也是一樣,所有的禮物都被經紀公司收好,並且將禮物一一拍照,傳到遙的手機裡,看著照片,頭痛的說:「我的天啊,又這麼多。」「還有情人節喔,千萬別忘了。」「然後裡面沒有一本書。」「沒人會想到要送書給妳的。」「我看起來不像愛閱讀的樣子嗎?」「她們覺得妳跟紅酒比較搭。」「唉…」

這時,傑佛斯走進來,「先生、小姐,晚餐準備好了。」「喔喔,傑佛斯,我們換個衣服。」,滿拍拍遙的手說:「這只是我們兩人的晚餐,不用這麼正式,吃起來多不舒服,對吧,傑佛斯?」「是,小姐,先生,今晚的晚餐,我想您穿著家居服會更適宜的。」「真的嗎?那我挺期待的。」

雖然是家居服,但是兩人的衣服還是很整齊,滿穿著毛衣長裙,遙穿著襯衫長褲入座,侍者一一的送上晚餐,「喔喔,蛋奶菠菜派,我有一陣子沒吃到了,真好吃,小時候,我喜歡在早餐或者下午茶的時候吃這個。」「早餐?」「嗯!這很清爽,而且有蛋,吃起來有飽足感。」

接下來是千層焗茄,「真好吃,味道不太重,剛剛好。」「我真的沒想到妳是個喜歡蔬菜的人呢。」「我一向喜歡蔬菜勝過肉呢,每次八月的聖母升天節,大家都會烤牛排,那個時候我會稍微多吃一點。」「我記得那在義大利很熱鬧呢。」「是啊,慶祝聖母升天嘛!不過,也是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的,那可是長宴,很驚人的,跟基督山恩仇記裡的嘉年華會一樣熱鬧,法國呢?」「也有喔,只是沒有到義大利那麼熱鬧,慶祝為主,吃還好,多半吃點甜點,我很喜歡在那個時候,讓克蘿德帶著我去市集逛,有很多有趣的小東西,我還被家人的孩子拉到小女孩的圈子裡跳舞。」「嘿嘿,我也差不多,跟著大家吃到一半,就被她們的兒子女兒拉走。」「去踢足球?」「對,那是男女混搭喔,反正都是孩子,好玩極了。」

兩人邊用餐邊聊天,說著小時候的事情,晚餐的料理都是法國和義大利的家常菜,等到捲心菜湯上來的時候,遙品嘗了一口,驚豔的說:「喔喔!這真好喝。」「很新鮮的蔬菜呢,保存的技術果然很好。」「為什麼今天喝的到捲心菜湯?」「因為,那天我看到妳在我說到捲心菜湯的時候,露出了看到沙拉的表情喔,很難看到妳有這樣的臉呢。」「嘿嘿,真不好意思,但是這個時候,就有這道湯了?」「這個就要感謝傑佛斯管家了。」

等到下一道菜送上來時,遙就問了傑佛斯這件事,「是,小姐向我們詢問了這件事,剛好有新鮮的捲心菜運過來,也因為飯店正好要做菜單更換,因此我們就依照小姐的要求,送上了這道湯,先生小姐用的可適口?」「非常好喝,謝謝你,傑佛斯,跟我在家裡喝到的一模一樣。」「我很喜歡,傑佛斯,我可以再來一碗嗎?」「多謝小姐、先生,我這就請人再送上來。」

當傑佛斯出去之後,天王遙用著很溫柔的眼神看著海王滿,「今晚的菜,妳設計的很細心呢。」「因為,是妳的生日,第一個,我幫妳過的生日,我…希望妳能開心一點。」「開心?」「畢竟…那段時間,妳的眉宇,沒有鬆開過。」,天王遙笑了笑,「光擔心我,妳自己還不是一樣,好幾次我看妳都好專心的看著鏡子。」「我希望鏡子可以給我指引一條道路,一個…不會失去任何人的道路。」

天王遙握著海王滿的手說:「公主做到了,她沒有失去任何一位她的戰士,妳還在我的身邊,我也還在妳的身邊。」「對,妳還在我身邊。」,這時,傑佛斯現身,又帶著侍者送上濃湯,「請先生小姐慢用。」「好的,謝謝你,傑佛斯。」「傑佛斯,可以幫我準備蛋糕了。」「是,小姐、先生,我先告退了。」「麻煩了。」

「是甚麼口味的蛋糕?」「妳吃了就知道。」,等到蛋糕送上來之後,天王遙嚐了一口,驚喜的說:「啊,是桃子跟蘋果的香氣。」「妳很喜歡這兩個水果呢。」「因為小時候常吃,還有喝檸檬汁。」「遙,我有個地方很好奇,妳小時候喜歡吃甚麼零食呢?」「莓果,各類莓果都很喜歡,最喜歡的是藍莓。」

藍莓對於夜間的視力有很大的幫助,海王滿聽到這一點,嘆了口氣,「我早該猜到的,妳愛吃藍莓。」,天王遙對她眨眨眼,「這樣夜裡才看得清楚啊。」,海王滿紅了臉,低著頭吃蛋糕,天王遙得意的笑了笑,喝了一口紅酒。

飯後,兩人向傑佛斯道謝,然後牽著手出去散步,「呀,今天的晚餐吃的真開心。」「真的很滿意?」「嗯!不騙妳喔,真的,每一道菜我都很喜歡。」「那就好。」「這些菜啊,也讓我們兩個都想起小時候的日子嘛!雖然也會有不愉快的時候,但是總的來說,還是挺無憂無慮的,我可沒想過拯救世界的任務會落到我們這種人身上,畢竟,我們身上可沒有動漫畫裡的愛與勇氣,連雪奈都吐嘈自己,她一個理工的腦子,怎麼可能會有那兩種玩意兒?真要說起來,還是公主和水手長她們還比較適合呢。」

海王滿笑著點點頭,「我同意這一點,當我覺醒的時候,我就一直很懷疑,為什麼會選上我?」「神明的意思?我覺得妳的長相是海神波賽頓最喜歡的唷。」「我跟安菲特理特還是有差的喔,真的要用海豚來追我,我一定用琴音反擊。」「還好我不是用那一招呢。對了,妳在我的生日為我做了這麼多,那麼,在妳的生日,我也要好好的為妳慶祝。」「妳想做甚麼呢?」「嘿嘿,秘密。」

聽到這邊,小兔問了一句,「阿滿,捲心菜湯真的那麼好喝嗎?」「很好喝喔,新鮮的捲心菜是很好吃的,吃沙拉的時候也放。」「蛋奶菠菜派也是一樣嗎?那都沒有肉耶。」「高湯是喔,吃進去還是有味道的,味道清爽帶了點濃郁的肉香。」「哇啊…還有桃子跟蘋果蛋糕呢,聽起來好好吃喔,但妳們為什麼沒有吃牛排啊?」「遙不會說很喜歡吃整塊牛肉,但那天我們吃到燉牛膝。」

五個人張大眼睛,「燉牛膝?」「這在義大利很常見,來自倫巴第,主要是吃牛膝旁邊的肉跟牛骨髓。」「好強…」「我到現在還只想到拿來做牛肉高湯或清湯而已。」「沒關係啦,真琴,反正希臘神明一堆不愛吃牛肉的,妳學會這道菜也沒用。」「對喔…但是雅典娜、赫米斯、阿提米絲、阿波羅跟海倫可以吃牛肉啊。阿滿,牛膝是跟飯一起做嗎?」「對,一般來說是燉飯。」「這好有趣,我要上網找食譜試試看。」「小真…我可以幫妳試燉飯,那個牛膝…就拜託神明了…」

雪奈揶揄的看著小兔說:「公主,燉飯一般來說都會放紅蘿蔔 青椒。」,小兔聽到紅蘿蔔都傻了,「一、一定要放那個嗎?」「這樣可以中和牛肉的膩。」「我連咖哩飯裡的紅蘿蔔都很抗拒了…」,美奈子無言的看著小兔說:「妳聽到這邊,都沒想過問一點浪漫的事情嗎?」「浪漫?她們兩個晚上散步?」「不是!就是調情之類的!」「可是阿遙不是說那種浪漫的話的時候,會發冷嗎?那她隨時隨地對阿滿說這些話好嗎?」「咦?對喔。」「而且我覺得蕾依對妳說的話,跟阿遙相比,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吧?」

這時,洗完澡的天王遙跟土萌螢聽到這句話,頓時很困惑,「蕾依說的話跟我相比?」「甚麼話呢?」,小兔頓時卡了詞,「呃!那、那、那個…」,美奈子笑咪咪的對小兔說:「姪女啊,妳知道這叫甚麼嗎?」「啥?」「禍從口出。」「喔…美奈,妳的四字成語真的學的不錯耶,蕾依到底用甚麼方法讓妳記住這麼多的成語啊?」「當然是用背誦的方法。」

真琴感到奇怪的說:「亞美也是這樣教我的啊,感覺起來,我忘記的比記住的還多。」,亞美說:「妳已經記住不少成語了,活用比較重要,但就連我都很好奇蕾依的方式呢。」,蕾依用著很有深意的微笑看著其他人,「妳們會想知道嗎?」「當然。」「姑婆,妳覺得我該說嗎?」「不許,敢說我就天天去小兔家報到,找她休息。」「…妳來我家幹嗎?」「聊天說笑。」「那時間到了我再帶妳回來。」「我跟她一起睡就好了。」,蕾依喝了口茶說:「我不知道妳有這種當姪女跟侄孫的電燈泡的習慣,做長輩的,這樣不太好喔。」

大家在心中暗暗發誓,可以看到美奈子頭上都充滿了井字,「啊啦,侄孫啊,等一下我們也來討論一下妳的教學方法喔,身為長輩的我,覺得有點不習慣。」「好啊,沒有問題。」,小兔無言的說:「兩位,打情罵俏請私下進行,謝謝。那,我可以偷偷的問一下阿遙今年的生日要怎麼過啊?」「我們會出去玩。」「喔哇,去哪裡啊?」「奈良。」

這個地名一出,內部五戰士都傻了,「那不是…」「國中畢旅會去的地方嗎?」「但我們沒有去過喔。」「妳們來這麼長的時間,都沒去過奈良嗎?」「沒有機會去,應該說是沒有機會去那裏看看當地的東西。」「原來如此。」「粉絲跟我說奈良的東大寺很棒,建築很美,所以我要仔細去看看,教堂啊、佛寺啊、神社啊,這些地方都能讓我的心平靜下來。」

雪奈拍拍海王滿的肩膀說:「我真的覺得妳要留意她,她連管風琴演奏的宗教音樂都能夠重複的聆聽好幾遍,那還是中世紀,宗教氣味最濃厚的時代。」「放心,我相信她對自己的外貌還是自負的,不會把頭髮整成地中海圓禿或者光頭,束髮的話,她沒有那個耐性去整理長髮。」「我真的只是覺得那些地方很有意思而已!」

小螢被逗的捧腹大笑,小兔、美奈子跟真琴聽的一頭霧水,「光頭就是和尚,這個我還曉得。」「束髮?束甚麼髮?」「地中海圓禿?」,亞美在一旁給了答案,「地中海圓禿是天主教神父在古代留的髮型,他們認為頭的中心最接近上帝,所以要把那邊的頭髮剃光,更能夠得到上帝的教誨。」,蕾依也說:「束髮就是神官,要把頭髮放到烏帽子裡,古代的神官也是如此。」「喔哇…」「古代人也挺猛的。」「神明們看到那些地中海圓禿,不會覺得很好笑嗎?」「我覺得要是他們現在還對人類抱有這種觀念,應該會認為很多男人改信了天主教,然後不解為什麼在女人這邊,天主教那麼難推廣。」「噗…那我們日本一定多到連自家的神明都要嚇到了。」

生日的前一天,在小螢跟雪奈的目送下,兩人開著車到了奈良,先去海王滿已預訂好的旅社,放好行李,然後就上街看看奈良的風景。而在東京,烏拉諾斯張大眼睛說:「啥?她的生日禮物居然是跟喜歡的人去外地度假?」「這個很正常啊。」「我都沒有。」「這個…」,小螢好奇的問:「那,老天神,你的生日,大家都怎麼幫你慶祝呢?」「我想想啊,兒子們會難得下廚做飯給我吃,蓋亞跟塔拉薩會送點手工藝品,或者買點心送給我。」「她們不會親手做嗎?」

這個問題,讓烏拉諾斯吞了口口水回答,「…如果,她們要做東西給我吃,我會需要派翁陪著我。」,貝絲害怕的問:「有點糟嗎?」「不是有點,是很恐怖。」「希臘神明的技能,真的沒有點反嗎?為什麼男神手藝高超,女神就那麼恐怖?」「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沒人說的出來的。」「那克隆諾斯呢?」

克隆諾斯交叉著雙臂說:「黑帝斯會穿著圍裙下廚。」「那很正常。」「如果之前沒看過的話,會覺得很好笑,但是看過幾次就很習慣了。」「而且跟他好搭。」「其他人都等著嗎?」「他會把波賽頓跟宙斯一起拉到廚房,凱隆會幫忙試菜,他味覺很敏感,然後赫斯堤亞、狄蜜特還有希拉,會跟瑞亞還有菲呂拉聊天說笑。」「那你在幹嗎?」「跟瑞亞還有菲呂拉撒嬌。」,小螢無言的看著克隆諾斯,「你可以做點成熟男人的舉動嗎?」「只有那天的撒嬌,才會被容許,我才不要放過,那妳呢?」

小螢回答:「我會有兩個蛋糕。」「這麼幸福!」「阿滿媽媽一個,雪奈媽媽一個,都是四吋小蛋糕,一人做一個,可以吃兩種口味,兩個蛋糕,而且尺寸不大也還好,那你的兒子們都會做甚麼大餐呢?」「海鮮,他們告訴我這樣會有男子氣概。」「哪一個這樣告訴你的?」「波賽頓跟宙斯,他們說他們的把妹成功,很多原因都是因為有海鮮當助攻。」「所以,克隆諾斯,這是你跟歐開諾斯說的嗎?最近這幾次都做海鮮大餐給我?」「跟兄弟們閒聊的時候有講到啊。」

雪奈無言的問克隆諾斯,「你覺得有效嗎?」「…我不知道有效在哪裡耶,只是覺得我體力大概變的比較好吧,父親呢?」「好像跑來跑去也比較有體力一點,不會累,原來海鮮也有這種進補的功效,那分身那麼瘦,應該多補一點吧?」「這個…」「那就讓我代替我的女兒,來幫這一對做個小助攻吧!」

烏拉諾斯打了個響指,快的戰士們都來不及阻止,他就笑咪咪的說:「好了,她們在奈良的期間,分身會吃的很高興,而且她的身體應該會獲得良好的補充,常常這樣遊山玩水,然後妳們作戰又很消耗體力跟心力,我怎麼樣也該幫幫她的忙,而且她還幫我解決了塔拉薩的問題。」「你跟塔拉薩,原本相處得很差?」「也不會說很差,就是,還好,阿芙蘿黛蒂的女兒們都會去找她玩,她很溫和。」

美奈子瞇著眼想一想,「我記得愛洛斯第一次看到塔拉薩的時候,被嚇個半死。」「因為愛洛特斯們很調皮,跟女孩子們,甚至風波斯還有迪摩斯都不一樣。」「那身為長輩的塔拉薩怎麼應付啊?」「好像,做了兩天的飯,他們就變得異常老實了。」,真琴說:「怪不得我覺得愛洛斯好像沒有阿瑞斯跟阿芙蘿黛蒂他們那麼挑食,他跟著赫米斯跑來吃飯,都吃得很開心。」,蕾依笑著調侃說:「真琴,要是妳做的飯菜,他還會挑三揀四,我想,他真的會被天上的長輩們修理。」「啊哈哈,也是啦,他和赫米斯有一天下午,還一人一半的吃光了六吋的巧克力蛋糕,我都傻了眼,不知道是該跟妳們說還是跟愛神戰神說。」「那個孩子,平常那麼寵他…也不知道帶一份給我…」「妳也不能怪他喔,那天美奈妳去幹嘛啦…喔!去蕾依那邊喝茶吃和果子嘛!」

美奈子後知後覺的說:「喔,是那一天啊…」,邊回想她的臉又冒著蒸汽,蕾依只是喝了口紅茶,甚麼都沒說,但是微揚的嘴角已經出賣她了,據說到最後,美奈子把自己變成了蕾依的和果子。真琴瞇了瞇眼,偷偷的問亞美,「我是不是太溫吞了一點?」「咦?我、我…」「那我該好好的讀…」,真琴的頭上立刻著了兩掌,一掌來自小兔,一掌來自雪奈,「心臟病患。」「禁止胡鬧。」「是…」

到了晚餐時分,在奈良的旅社,遙跟滿先去泡了溫泉,洗去了疲倦,然後,女將們送上晚餐,「這個是我們旅社今天的特別招待,兩位請用。」「好的,謝謝妳們。」,天王遙看著自己面前的那一堆海鮮,有海膽、蝦子、螃蟹、干貝、扇貝、九孔、鮑魚、生魚片等等,還有依照她的口味,為她準備的橄欖油,她的表情非常複雜,而海王滿臉上有著揶揄的笑容,「唉呀,真不知道是誰幫妳準備的,這可不是我當初的想法喔。」「雪奈沒那麼無聊,公主和水手長她們也是一樣。」「我親愛的爺爺,會不會是妳的力量來源?」「孫女要不要幫我問一下?」「樂意之至。」

海王滿笑咪咪的打了電話給雪奈,「雪奈,是我。」「阿滿?」「是,遙的晚餐,收到了很特別的禮物呢。」「啊,是那個,我知道,不是我們喔,是烏拉諾斯。」「烏拉諾斯?」「今天神明們有來玩,聊到了生日這件事。」「嗯!那還好嘛!」「然後,講到了怎麼慶祝,因為跟吃有關,就轉到了海鮮,海鮮補身子,烏拉諾斯覺得阿遙太瘦,她需要補一補,又知道妳們兩人是去慶祝她的生日,所以才送了她那樣的晚餐。」「烏拉諾斯知道海鮮補身子是補甚麼嗎?」「半知半解,克隆諾斯也是一樣。」「他們的晚輩都沒考慮過說明一下嗎?」「感覺沒有,但我想,娘子軍的影響更大。」

海王滿臉上有著無奈的笑容,「我該怎麼說呢?」「阿遙的感想是甚麼?」「一臉複雜的說不出話。」「妳呢?」「我還感覺不到喔。」「也是,現在問妳這個問題確實有點早,阿遙會乖乖的吃光?」「她不挑食,但是要她吃下那些有著特殊意義的食物,也會有點困難呢。」「是這樣說沒錯,不過,她可以當成長輩的關心。」「她對這個其實有點不太喜歡,我會勸勸她,這些料理也挺新鮮的,不嚐可惜。」「跟阿遙說,好好享受料理吧!反正她平常也很少吃。」「好。」

當海王滿掛掉電話後,天王遙問:「真的是神明嗎?」「對,烏拉諾斯送給妳的生日禮物。」「天啊,這是甚麼生日禮物?」「長輩對晚輩的心意嘛!」「我真的挺難吃光的。」「量不多,妳就不要去想那些海鮮的含意,慢慢吃吧。」「好吧。」

天王遙苦著臉慢慢的吃這些食物,海王滿揶揄的看著她,「好吃嗎?」「是不難吃,這些食材真的很新鮮,來,妳也嚐一口。」,海王滿嚐了一口海膽,吃驚的摀著嘴,「唉呀,真的很棒呢,好鮮甜的海膽。」「好吧,我原諒他了,反正他也是一片好心。」「我個人是不覺得妳需要吃海鮮。」

這句話把天王遙逗笑了,「真的?」「八個小時的睡眠,對我來說是必須的。」「我們一直都有睡滿八小時啊。」「斷斷續續的不算。」「畢竟…我總覺得…妳的睡衣還有保養品的香氣…挺…」「停,這個話題不能再繼續了,等妳先好好的把飯菜吃完,今天妳玩了一天,不能不好好用餐。」,天王遙拍拍臉,把腦海裡的幻想都丟掉,專心的吃飯。

這時,小兔她們打電話來了,「阿遙、阿滿,晚餐好吃嗎?」「好吃。」,小兔用狂熱的語氣看著天王遙,「哪道菜最棒啊?」「蘿蔔絲跟蕪菁,又鮮又香。」,小兔用著死魚眼看著她身邊最帥氣的戰士說:「那個…阿遙…我本來想說妳會回答我魚類或者蝦貝之類的東西…」「那個還好啊。」,美奈子張著眼睛說:「還好?妳的龍蝦那麼大隻!」「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送給蕾依喔。」「她、她、她不需要這個啦!哈哈。」「真琴也可以。」,亞美慌慌張張的說:「真、真琴心臟不好,海鮮攝取要適量。」

天王遙臉上露出了一個壞笑,「真的?我覺得適量的海鮮,對身體不錯喔。」,小兔鼓著臉說:「成人話題禁止!我終於聽懂妳們每次在講的話題了。」「王子跟妳解釋了?」「稍微解釋一點點,但是我大概懂得全部了。」「公主長大了呢。」「這種長大也太誇張了,我覺得很嚇人。好啦!再問妳,我就覺得這通電話通篇在講健康教育了,我要問阿滿,阿滿,哪個料理好吃?」

「我覺得旗魚味道很好,綿軟香嫩。」「喔哇。」「墨魚也很不錯,我喜歡白肉魚多過紅肉,扇貝、淡菜都很好。」「好想吃一口喔。」,真琴無言的看著小兔,「妳才把我幫赫米斯做的一人蛋糕吃光,赫米斯還用視訊,淚眼汪汪問著我還會不會做給他,結果,妳現在居然又餓了。」「…真琴,妳現在的語氣很像傻爸爸。」「有嗎?」「我、我們幾年的交情,居然比不上妳跟亞美的孩子。」

亞美不好意思的摀著臉,真琴無言的揉著額頭說:「我說啊…那不是我跟亞美的孩子,是宙斯跟邁亞的。」「妳們兩個就像乾爹乾媽啊。」「妳應該知道我們的年齡跟神明的年齡是有差距的吧?」「當然,但是他們沒有在意這一點嘛!比小小兔還會撒嬌。」「我覺得小小兔對妳很難撒嬌。」「當然,因為我比較幼稚嘛!」

大家一愣,「呃…」「放心、放心,我已經很有這層認知了,這樣就代表我很年輕。」「…小兔,妳也沒多老。」「常保年輕的心很重要嘛!」「我不知道該說甚麼了…」,天王遙好笑的說:「加油吧,水手長,我記得前世去宮裡,金星妳看起來很威嚴的在指導公主禮儀喔。」

真琴在一邊吐嘈的說:「我覺得今生有點難,兩個人根本是在一起玩耍的,今天還留在我家,打算通宵打電動。」「當然,我連機器都帶來了。」「所以,今天在真琴家,是公主和水手長在囉?」,真琴點點頭,「沒錯,剛剛還一起吃晚餐,是我們三個人準備的。」,天王遙跟海王滿聽到這個資訊,臉上就露出了曖昧的表情,真琴擺擺手,「沒有沒有,妳們想多了,說是準備,也就是幫我燒燒水,準備碗筷的程度,吃飯的時候,我還得像她們老媽一樣,叮囑她們好好吃飯,眼睛啊,光看著電視上的帥哥。」「因為今天是那些團體的運動大會啊,又不能怪我。」「沒錯沒錯,每個人看起來都太棒了,要是能跟他們說話就好了。」

遙滿兩人聽到都笑了出來,「神明們知道小兔跟美奈子今天在真琴家過夜嗎?」,亞美點點頭,「知道喔,宙斯一臉羨慕,然後又哭著說他今晚又要開夜車了。」「夜車?」「好像…工作進度又落後了…」,蕾依也莞爾一笑,「又被女神們包圍了,而且,每個人手上都端著自己的拿手菜。」「女神們的拿手菜?那不是…」「有點慘,如果他今天沒有做完的話,那些菜就變成他的消夜。」「真琴,宙斯有拜託妳送點東西給他嗎?」「娘子軍們禁止我當uber,宙斯說他羨慕我今晚家裡有小兔跟美奈子在,然後,宙斯的兒子們都去幫忙了。」「這挺…要命的…」

亞美說:「我想,應該每個人都會忙到有黑眼圈吧?」,真琴搖搖頭說:「一定,好慘啊,剛剛赫米斯還跟我視訊呢,又跟我講被小兔吃掉蛋糕的事情,然後說他明天跟阿波羅、阿瑞斯、海克力斯、赫菲斯特斯、戴奧尼索斯、博修斯、恩迪米歐想來吃點心。」「妳答應了?」「那幾個男孩子說的聲淚俱下,我也不好反對,據說,他們先把繆斯的晚餐吃下肚了。」「…我們等一下去教堂幫他們點蠟燭好了,不過,都是同級的神明,天主教或者基督教應該也無法跨界。」

美奈子說:「這不能怪女神們,誰叫主神總是貪玩不好好做事?」「沒錯,天后就算要約會,也沒有聽說有延宕工作。」,真琴嘖了好幾聲說:「這下好,小姨子大軍更多了。」「有意見嗎?木星?」「沒、沒有,哈哈…反正那也不是我的工作…」,天王遙聽著哈哈大笑的說:「真琴啊,以後說話可要留心呢。」「我是這麼覺得…」

又閒聊了一會兒,七個人就結束了通話,兩人結束晚餐後,就外出散步,「下了雪的奈良,感覺起來比東京更安靜了。」「沒錯,從這邊看去夜裡的東大寺,有種更古樸的感覺。」,海王滿看著天王遙說:「今天,妳在大佛前面拜了很久呢。」「祈禱佛祖的保佑喔。」「保佑甚麼呢?」「保佑我們都能夠平平安安的,小螢能夠健康長大。」「也對,她現在這個活潑健康的樣子,真好,之前,在法老90的時候,她的氣色真的很差。」「對,我好擔心她會變成那個樣子,但現在看起來,重生後的她,應該不會走到那個路子。」「越來越像個美少女呢,我都要開始擔心,未來會不會有甚麼小男生要跟她做朋友。」

天王遙用著生硬的語氣說:「我不允許。」「真的?」「當然,哪個不識相的男孩子敢亂追她,我一定會好好調查他的。」「也是,不過,如果是女孩子呢?」「女孩子的話…如果是好好的女孩倒無所謂…咦?她不是已經有小瑞亞了嗎?」,海王滿笑了出來,「遙,妳真的認為她們兩個會兩小無猜的在一起嗎?」「這個…」「她們現在是受到了神話的影響,心情確實有點不定,不過,這段時間沒有被打擾,我覺得兩個人好多了。」「不會是因為小螢把心情藏在心裡?」「小女兒對著媽媽們,甚麼話都會說喔。」「我不算嗎?」「妳是爸爸嘛!」「好吧,嘛!她們兩個放寬心就好,我還在想說,要是小螢真的喜歡小瑞亞,未來她要回到三十世紀,小螢不哭死?」「…妳想的還真遠…」「爸爸總是會擔心很多嘛!就像公主、水手長還有火星的父親一樣,不管怎麼樣都會緊張孩子未來的另一半。」

「不過啊,幸運的是,她們的另一半,都獲得長輩的認可呢。」「是啊,其實,我可以體會那種七上八下的感覺。」「甚麼時候?去我們家墓園?」「那是一次,第一次要見到布爾熱女士的時候,我真的很緊張,畢竟,妳跟她的感情不一樣。」「我記得,妳緊張的連衣服都要我幫妳選好,就像,我第一次要見到比安奇先生是一樣的感覺。」「妳問了我好多有關他們的事情,禮物還特別選過。」「因為,我不希望給予他們不得體的想法,畢竟,有一半關於我的傳言是很驕傲。」「就像我的一半傳言是花心愛調戲,實際上我可是很專情的,而妳一點都不驕傲,反而是很甜美呢。」「是嗎?」「而且…」

天王遙在海王滿的耳邊說:「太柔弱了。」,這句話意有所指,海王滿立刻紅了臉,「我並不弱。」「嗯!要看戰場是哪一個喔。」「當初練習游泳是為了加強體力,讓我可以適應長時間的小提琴演奏,而不會亂了氣息,游泳為什麼會輸給長跑跟賽車…」「這是個很難解釋的謎團喔,滿,上網也不見得找的到答案。」「有空我一定要跟亞美還有雪奈好好探討這個問題。」「那我就再給真琴多一點指導吧,不過,妳不要忘了,美奈子是打排球的喔,她在某些地方,跟妳和亞美差不多呢。」「我決定不要再思考這個問題了。」「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有辦法找到解答嘛!滿。」

天王遙笑咪咪的牽著海王滿的手,又在附近逛著,直到兩人有些疲倦才回到旅社泡溫泉解乏。隔天早上,海王滿呢喃的說:「妳沒有用鬧鐘叫我起床。」「我是個浪漫的情人,記得嗎?這可是我的評價跟座右銘,既然浪漫,又怎麼會用鬧鐘叫妳呢?」「妳用吻的方式,會讓我想賴床。」「所以,平常的時候,我才沒有用這樣的方式啊,都用一般的方法喔。」「在我耳邊用氣音說話也算?」「太大聲我怕妳會不舒服,不過,我以為妳會想賴床的,從我用這個方式叫妳,妳總是很快的就回應我,為什麼?一般電影中,男主角叫女主角的時候,女主角總是會在對方的懷裡撒嬌呢。」

海王滿蹭了蹭天王遙的脖子說:「因為,妳叫我的聲音,聽起來好寂寞。」「…妳聽出來了?」「對,第一次我就聽出來了,讓我很擔心的張開眼睛,當我看到妳的時候,妳眼裡的憂愁和寂寞就消失了。」「因為…我看到妳在我身邊閉著眼睛的時候,就…即使我知道妳只是在睡覺,但我還是很擔心。」

海王滿伸出手抱著天王遙,「抱歉,遙,讓妳有那種不好的回憶。」「不,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應該好好的保護妳,我當時並不夠成熟,我應該想多一點,跡象都在我面前,我應該…」,海王滿溫柔的打斷天王遙,「遙。」「嗯?」「那是我們的任務喔。」「我知道,但是,妳總是遷就我的任性、霸道跟想法。」「我反而覺得妳很遷就我呢。」「因為,妳的想法是正確的,就像,有時候在處理爛桃花,妳的方法比我好。」

海王滿輕撫著天王遙的頭髮說:「妳有一個地方,讓我覺得很有趣,知道是哪裡嗎?」「純情?」「不是那個喔,是沒自信,妳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不自信的樣子。」「因為,我不希望自己做出的任何決定,會再度失去妳。」「遙,我們不會再度失去彼此的。」「神明出現的時候,我好緊張,我好擔心塔拉薩會對妳不利。」「我有感覺到。」「波賽頓來到這邊之後,我也好緊張,怕妳會因為力量的關係,和他相處甚歡。」「還有嗎?」「還有…烏拉諾斯…」「為什麼?」「我跟他…長的太像了,就連愛神都說我們幾乎像到九成五以上,以及阿里斯特俄斯也是,即使我們髮型不同,但是他跟我不一樣。」「妳都不擔心我怕妳浮氣?」

天王遙抬起頭,困惑的看著海王滿,「我、浮氣?」「在我們面前,希臘神話中各個美貌的女神都出現了吧?希拉、雅典娜、勒托、愛奧斯、阿芙蘿黛蒂、貝洛、阿提米絲、賽勒涅等等。」「那、那不同,在我眼裡就是女神而已,只有妳,我只要妳…」,海王滿用食指貼著天王遙的嘴唇說:「我也一樣,遙,也只喜歡妳喔,宙斯跟波賽頓是個兄貴型的花花公子;烏拉諾斯、克隆諾斯、阿波羅、赫米斯他們都很幼稚,雖然我從沒看過妳能哭得像烏拉諾斯那樣,很有趣,但不代表我會因為妳們兩個長的很像而喜歡他;阿里斯特俄斯太冷漠了,而且他終究不是妳,我喜歡的人叫作天王遙,不是那些名字。」

天王遙又把臉埋入海王滿的懷裡,舒服的吁了口氣,「對不起。」「有猜到為什麼我會設計到奈良的旅遊嗎?」「我有猜到妳想出來走走,也有看到妳在找適合的地方,但是我一開始真的沒想到是奈良,可以告訴我理由嗎?」「之前,我曾經受邀到這邊參加和nhk交響樂團的演奏會,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城市,有著撫平人心的力量。」「甚麼時候的事情呢?」「在我跟妳還不熟的時候發生的。」「我知道的奈良,是教科書上的平城京。」「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能夠撫平人心,或許是因為寺廟多的關係,那次來到奈良,我有一點自由的時間,在街上四處走了走,逛了逛,有一種安和平靜的氣氛,跟東京的急躁不同,但也不是京都那種隱隱高貴,而是質樸的平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這邊的歷史比京都那邊更早,古代美好的一面,還在奈良這邊保留著。」

「妳這麼一說,我也有這種感覺,奈良看起來很開闊,城市裡面也是到處都有古蹟,但是跟我在杜林的感受不一樣,義大利當然也有人在意著古蹟,但是更多的是不在意以及輕率,不過,這邊,就可以體會到當地人對於古蹟的在意還有良好的保存,也有可能我骨子裡還是一個日本人的關係,感覺很親近,寺廟裡莊嚴的感覺,真的讓我感到很舒服。」「妳這樣說,真的會讓大家擔心喔。」

天王遙一聽,笑了出來,「我斷絕不了七情六慾的,就像現在這樣。」「沒錯,妳的手在做甚麼呢?」「跟妳說早安。」「問候是用嘴說喔,不是用手。」「那我修正一下好了。」「妳自己說好今天要去看看其他寺廟的喔。」「反正我們是自助旅行,預算充足,隨時都可以改變行程,不急。」「我可沒有帶太多高領的衣物。」「我有幫妳帶圍巾,放心,是妳最愛的喀什米爾羊毛圍巾,又軟又滑,非常暖和,今天我是壽星喔,海鮮的效力還沒有結束。」「啊……」

當兩人回到家的時候,冥王雪奈看到海王滿脖子上的圍巾,就猜到了全部,「阿遙,跟往常一樣,妳過了一個很愉快的生日。」「沒錯。」「阿滿,妳的感覺呢?」「效果好的出乎我意料之外,下次我該預想一下效果。」「看來烏拉諾斯送的禮物,阿遙挺受用的。」,天王遙笑咪咪的說:「我會好好跟烏拉諾斯道謝。」,海王滿則揉著隱隱痠痛的腰部道:「我要好好的跟大地之母還有古老的海神,討論一下老天神的生日禮物。」



後記
製造浪漫這首歌滿有名的,我想,在我國中的時候
大家應該都聽過,覺得很適合這篇的情境,就拿來用了

首先,還是要強調,我筆下的天王遙跟一般同人誌的個性和喜好有巨大的差別
前面幾篇都有寫過,這就是為什麼她喜歡七草粥的原因
她的口味比較淡,對於葷食的需求量並不高,比較喜歡青菜這樣
那前面的部分,就是在玩食物的梗
德國熱愛馬鈴薯、法國可頌還有奶油情節,YT上真的有法國人或法語區
對於美語的可頌念法很不能接受,有個女兒這樣跟爸爸開玩笑,爸爸瞬間爆氣
然後義大利就是披薩,鳳梨披薩對於義大利人來說已經是個知名的梗了

中間去英國只是覺得要換換地點而已,其實除了食物之外
英國是個很值得旅遊的地方,她的步調並不快
而且公園真的很棒很輕鬆,所以我才會安排去英國
然後在旅館居住的氛圍,是參考舊版瑪波小姐的柏翠門旅館寫的
UPTOWN GIRL是西城男孩的歌,通俗一點講就是窮小子追求富家女的歌詞
最後去奈良,也是因為我覺得那是個很美的城市
一樣有著更輕鬆的氣氛,但是很樸實,不到京都那麼華貴
當然,海鮮只是開玩笑

最後,要講的是蕾依跟美奈子
前面的東方上古文學,其實是有點特別的暗示
就是平上去入這四個字,曾經在一些小說上看過作者
用這四個字去替代全壘打,覺得很妙,就拿來用了
和果子也差不多,就是那種手把手的教
然後到最後美奈子自己變成食物這樣
為什麼這一對會變得這麼激情?其實好像一開始寫的時候
她們就是這麼激情耶,頭幾篇就親了
接下來夢裡就那個幹嘛
就像很前面講過,這一對不知不覺的就會往激情的一面走
反正,在漫畫裡,兩人也很親暱
都互換制服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