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外傳 - 風的故事 I

越神 | 2021-09-08 01:09:12 | 巴幣 4 | 人氣 38





外傳 風的故事 I
 


下界──西元350年。
 
夕陽的餘暉灑滿小鎮,人們紛紛收起衣物回到家中,準備迎接夜幕的降臨。
 
唯獨一個穿著褐色斗篷的銀髮少年似乎剛來到此地,他用那銀色的雙瞳在鎮上四處觀望,他到處走走看看想要了解小鎮的地形樣貌和規模。鎮上的建築是以石磚和木材為主,道路是平整的黃土,公共的空間則在地上鋪設平整的石磚,房子大多是三層樓以下互相緊靠。
 
此時他的腳步停下,視線聚集到了一條小巷口,有兩個男子正接耳交談打量剛才走進巷子裡戴著小麥色斗篷的年輕女子,接著他們露出淫穢的笑容跟了進去。銀髮少年看到這情況,本想當作沒看見,但身體還是不由自主地走上前,他跟著進入小巷打算快速解決那兩個人。
 
他把手伸進斗篷內搓著他那一頭銀髮,「真是的……我在幹嘛啊……」他覺得自己不應該管這些閒事,就在他懊惱時眼前的景象讓他雙眼發直,剛才的那兩個男人都倒在地上,而女子已經消失不見。
 
照一般人的速度不應該這麼快就走出巷子,何況還打暈兩個大男人,少年也感受到某種不尋常的感覺,「不會吧……難道……」銀髮少年從驚訝變成帶點興奮,就像發現了找尋已久的寶物一般。
 
他靜下心來閉起眼睛,似乎在感應著什麼,接著眼睛一睜四周瞬間刮起一陣強風,他借由這陣風快速的穿梭在巷弄間。
 
接著他像發現目標一般伸手朝向前方一握,確實的抓住了東西,某個人的手腕漸漸從他握住的位置浮現,接著空間就像被蠶食一樣,一名女子出現在眼前,她雖然戴上斗篷但還是能從縫隙間看到她有著一頭粉紅色短髮,眼眸閃爍著寶石般的淡紅色光澤。
 
「妳是誰?為什麼妳……妳會……能做到這種事?」銀髮少年掩蓋不住內心的激動,緊抓女子的手,話都快說不清楚,「還有妳的頭髮!眼睛!」
 
面對內心激動不已的少年,眼前的女子則用非常冷漠的眼神看著他,「伏鎖。」
 
她一說完地上瞬間竄出好幾條黑色鎖鏈把少年給綁住,「呃!這是什麼東西!」女子將手腕抽回後面無表情的轉頭離開,留下不斷想掙脫鎖鏈的少年。
 
「喂──!等一下!」他不斷拉扯鎖鏈發出鏗鏘聲,「給我站住!」
 
周圍開始刮起一陣陣強風,這些風如刀刃般鋒利,風刃不斷砍向黑色鎖鏈,但只發出了令人感到無力的金屬碰撞聲,就這樣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粉髮女子走遠。
 
等鎖鏈自己消失時幾乎是晚上了,他右手往牆上一槌,「該死!好不容易有人跟我一樣……」雖然他知道一定會再見到那名女子,但內心卻出現了一股失落感。
 
 
 
 
 
夜黑風高,在一處充滿雜草的高地上,一群騎著馬的盜賊拿著火把大聲交談,他們正等待某個人。一個騎著馬的黑影在不遠處出現,停下後一個銀髮少年從馬背上跳下。
 
其中一個盜賊走到他面前口氣甚差的開口:「弗爾斯,你是去幹嘛?為什麼那麼久?」
 
「嘻嘻……連一點小事都做不好。」
 
「就說不該讓他去的。」其他人跟著嘻笑揶揄。
 
但弗爾斯不斷想著剛才的事,根本沒在管眼前的人說話,對他來說除了盜賊的老大以外在場的所有人都沒被他放在眼裡,他根本不屑理他們。
 
「夠了──!」一個男人從盜賊群中出聲,其他盜賊都讓出一條路給他過。
 
「利恩老大。」弗爾斯看著眼前走向自己的人。
 
「弗爾斯,探查的怎麼樣?」
 
「那個小鎮規模蠻大的,居民生活看起來都過的不錯,而且周圍也沒有任何帝國軍隊,應該可以讓我們藏身一陣子。」
 
「看來君士坦斯一世死的很是時候啊!趁那些軍隊為了篡位的事忙翻天的時候,我們就好好的搜括這些小鎮!很好!馬上出發!」盜賊首領羅伯利恩一聲令下,所有人騎上馬開始往小鎮進發。
 
吆喝聲劃破寧靜的夜晚,大量盜賊湧入小鎮,原本安穩的生活隨之潰散。鎮上的人為了保命都聚在廣場上,看著這幫惡徒接下來的作為。
 
「從現在開始這個鎮就是我的!有任何敢反抗的人下場就是這樣……」利恩抽出腰間的刀,毫不留情的砍殺離他最近的居民。
 
「嗚啊啊啊──」男人痛苦的倒地,大量鮮血不斷流出。
 
利恩看見人群中有人想趁機逃跑,「弗爾斯。」
 
弗爾斯拉下戴著的斗篷,在所有居民面前展露一頭銀髮及銀色眼睛。接著弗爾斯的手向上一揮,那個逃跑的人瞬間被風刃砍中腳倒臥在地上,所有居民面露驚恐,在這個時代這種異常的髮色及瞳色本就被視為不祥的化身,再加上這種力量,所有人議論著。
 
「那是什麼……」
 
「是……惡魔……」
 
「他的眼睛,那是魔鬼的力量!」
 
「他一定是惡魔!」
 
「好可怕……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有些人甚至抱頭不斷尖叫,他們都認為弗爾斯就是惡魔、魔鬼的化身。
 
弗爾斯早已習慣這種反應,他在嬰兒時就被遺棄,從小就受到各種歧視、欺凌,只因為他的外表跟別人不同就被投予異樣眼光,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他對人性早已失望。
 
「忘了說,想逃的話下場也是一樣。」利恩露出戲謔的笑容。
 
就這樣小鎮在這幫賊人的奴役下,過著心驚膽跳的日子。
 
那一夜,弗爾斯在人群中並沒有看見那名粉髮女子,於是他開始走遍小鎮各個角落,但小鎮的人們只要一看見他馬上嚇的跑開,他想打聽任何消息都沒辦法,這不外乎是他的力量和一頭異於常人的瞳色跟髮色。別人投予他的每一個眼神、態度,每一次都讓他更加憎恨這些人,這些眼中充滿歧視的所謂的「正常人」,在弗爾斯眼中才是真正的惡魔。
 
這時一旁傳來了咒罵聲,「這都是妳的錯,妳這個魔女快點滾!別再讓我看見妳!」只見提著菜籃的大嬸拿起一顆蘋果就往一名穿著斗篷的女子身上砸,受到這樣的對待女子不發一語,默默的離開。
 
看到這一幕的弗爾斯想到自己面對這種對待一定是拚了命的痛打對方,直到對方再也不敢開口,女子這種默默承受的反應讓他的內心翻騰。
 
為什麼不反擊?這只會讓那些人更加猖狂!他拳頭緊握到像要從手中擰出血,怒氣不斷翻湧。
 
「沒錯!都是她!帶來厄運的魔女!」周圍的人開始跟著起鬨,把連日心中的憤怒、不滿全部傾倒在她身上,居民開始聚集過來,成了眾矢之的的女子被眾人圍住,甚至有人拿起武器,面對一群找到發洩對象的暴民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遭受什麼樣的對待。
 
弗爾斯壓抑怒火慢慢的走往人群,他故作鎮定的開口,「很熱鬧嘛!這麼多人圍在這裡該不會是在討論反抗吧?」
 
「我們只是想教訓一下這個魔女,絕對不是要違抗你們。」一個拿著斧頭的男人說。
 
弗爾斯臉色一垮,惡狠狠的瞪著男人,「給我滾!」
 
這種讓人覺得多看幾秒就會失去生命的眼神,男人身體不自覺開始顫抖,「是……我……我馬上離開。」其他鎮民也害怕的快速解散離去。
 
原本吵鬧的街道只剩兩人,女子看著弗爾斯,依然沒有任何情緒上的起伏,只是稍微示意了一下便離去。
 
「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子嗎?」
 
女子停下腳步背對著弗爾斯,「剛才根本不關你的事。」
 
「總不能要我眼睜睜看妳被他們……」
 
「祈。」
 
「……什麼?」
 
「我的名子。」她語氣依然平淡,頭也不回的快步離去。
 
在茫茫人海中,弗爾斯終於遇見了一個跟他一樣有著異於常人的髮色、瞳色以及特殊力量的人,他想更加了解祈,想要知道她的一切,想要知道自己在世上並不是孤單一人。
 
這一刻弗爾斯感受到了一種從沒體會過,難以言喻的感覺,或許祈就是弗爾斯的救贖,他望著祈離開的方向,露出了許久不曾出現的微笑,「祈……」
 
在這之後過了幾天,盜賊的首領把弗爾斯和一些部下叫到面前。
 
「有什麼吩咐嗎?利恩老大。」
 
利恩眼神透露出一點不悅,「有個粉紅頭髮的女人,把她找出來。」
 
部下們一聽興奮的喊著,「女人嗎?老大看上的,那一定是姿色很好的女人吧!」
 
「是啊!意外發現的好貨,不小心讓她給溜了,給我把她找出來!」
 
「交給我們吧,老大!」盜賊們都露出猥褻的笑容。
 
雖然弗爾斯憎恨著他人,但他一直以來對於過度的暴力、殺人、侵犯、人口販賣都是抱持厭惡的態度,但身為盜賊的一夥,他只能裝作沒看到,欺騙自己不知道這些事,而現在聽到關鍵字,內心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糾結。
 
「怎麼了弗爾斯?你只要幫我找到她就行了,這不是你最擅長的嗎?放心吧,不會讓你看到之後的事。」利恩看著弗爾斯,「還是……你也想爽一下?」
 
「不……我知道了。」弗爾斯面無表情,但他正冒著冷汗,他努力保持冷靜不讓別人察覺他的異狀。
 
盜賊們開始在鎮上搜索祈的住處,由於弗爾斯裝出找不到的樣子還有多次的誤導位置,讓盜賊們一直找不到祈,雖然暫時瞞過但這些方法終究只是一時的……
 
利恩讓多名手下接連好幾天埋伏在同個地方,還有搜遍鎮上每間房子,最後祈還是被他們給抓到。
 
小鎮上一棟最大的房子內滿是這幫惡徒,他們正盡情地用著這棟房子原本主人的東西,大口吃著搶來的食物。在這棟房子三樓的一間房間內,祈被繞過橫樑的繩子綁住雙手吊著,腳尖只能勉強碰到地板,利恩的視線在祈身上遊走,他用那粗糙的手撫摸著祈的臉蛋,「真是費了我很大的力氣,果然還是最簡單的方法最有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