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外傳 - 風的故事 IV

越神 | 2021-09-29 01:26:18 | 巴幣 2 | 人氣 55





外傳 風的故事 IV
 


就這樣,弗爾斯和這個傭兵集團的其中三人絲諾蒂、別西卜、貝爾芬格駕著馬車離開薩路尼亞,準備前往他們的據點。絲諾蒂知道弗爾斯的來歷後跟他講了天界的各種知識,還有他最好奇的壽命跟種族問題,所有種族的壽命平均大約三千年,各種族間有壽命的差異,某些種族甚至無限。而絲諾蒂是人族,擁有的能力是能隨意使出斬擊,別西卜是魔族,能將觸碰到的東西像吞食般吸收,貝爾芬格也是魔族,能用像是念力的力量操控物體。
 
路途遙遠,幾天後他們到達一座廢墟,附近望去杳無人煙。他們駕著馬車進入這座曾經是城鎮的廢墟,這裡的建築是石製,幾乎都已殘破不堪,只剩一些牆壁還能大概看出房子的大小範圍,在一間稍微修繕過的房子前有一對男女正站在那。
 
男子身高不高,有一頭深綠色短髮,深綠色雙眼。女子身材高挑有著傲人的身材,淺黃的長髮綁著馬尾,額頭旁有一對向後長的角,黃色眼瞳正打量著弗爾斯。
 
「你們終於到了,我跟瑪門等很久诶!」深綠色短髮的男子開口。
 
馬車上的貝爾芬格睡眼惺忪的開口:「你以為我們就等不久嗎,我們可是在薩路尼亞等了……」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黃髮女子朝馬車憑空射出一把劍,在馬車最前方駕駛的絲諾蒂歪頭閃過,那把劍就插在貝爾芬格臉旁。
 
「痾……」貝爾芬格冒了幾滴冷汗。
 
還坐在馬車上的別西卜有點無奈的開口:「說過多少次了瑪門,不要把劍隨便亂射……」
 
「抱歉,別西卜大人。但我可是有好好瞄準。」
 
「等一下!妳剛才是先朝我射吧!」絲諾蒂質問的說。
 
瑪門看了車上的弗爾斯一眼,「絲諾蒂,他就是妳說的那個幫手?」
 
這個臭女人……絲諾蒂握起拳頭,臉上勉強擠出笑容,「沒錯,他叫弗爾斯.威爾德,擅長風系術式。」
 
絲諾蒂也向弗爾斯介紹,「那個綠髮小鬼是利維坦,黃髮的女人是瑪門,他們都是魔族的。」
 
「妳說誰是小鬼!死老太婆!」
 
絲諾蒂一聽直接從馬車上跳到利維坦面前,雙手用力捏住他的臉,「死小鬼!」
 
「來啊!想打架是吧!」利維坦不甘示弱的吼著。
 
「……」弗爾斯看著他們,突然有種下錯決定的感覺。
 
而別西卜絲毫沒有想理會他們,他直接下車走進屋子,「要清掉的東西呢?」
 
瑪門趕緊跟在他身後,「都在下面了,別西卜大人。」
 
弗爾斯也下了馬車,貝爾芬格則維持躺著的姿勢用漂浮的從絲諾蒂旁邊漂過去。
 
「喂!貝爾芬格,車上的東西要拿進去啊!」
 
「蛤?為什麼我要搬?」
 
「還用說嗎?用你的能力可以一次搬完,你又不會覺得重!」
 
「可是我不想,好麻煩啊。哈~」貝爾芬格打了個大哈欠。
 
絲諾蒂的手向下輕揮,地上被砍出一大條刀痕。
 
「搬進去對吧!那有什麼問題!」馬車上的東西全都浮了起來,貝爾芬格趕緊將東西都搬進屋子裡。
 
利維坦這時趁機湊到弗爾斯面前,他看著弗爾斯露出滿嘴尖牙微笑著,「嗯……長的滿帥的嘛!真是可惡啊……」
 
雖然只有一絲絲氣息,弗爾斯感受到了利維坦的敵意反射性的向後退警戒著,他露出殺氣的眼神直直盯著利維坦。
 
「你夠了利維坦,別一見面就對人家動手動腳!」絲諾蒂在一旁說著。
 
「我又沒做什麼。」利維坦收起魔力,兩手一攤往屋子走進去,他斜眼看著弗爾斯咬牙一笑,「反正有的是機會。」
 
這一切都是為了要到地獄,等目的達成就不會再見到他們了。弗爾斯忍住情緒,他看了一下周遭想轉換心情,附近殘破的建築讓他產生疑惑,「這裡就是你們的據點?要在這裡訓練?」
 
「別急嘛,等等你就知道了。」絲諾蒂打開小屋的門,裡面只有幾張桌椅和一張床,剛才進來的貝爾芬格、別西卜、瑪門、利維坦都不見蹤影,只見絲諾蒂走到一旁角落掀開一道地板門直接就跳了進去。
 
「下來吧!」絲諾蒂的聲音從下方傳來,從聲音的大小來判斷這個洞似乎挺深的。
 
弗爾斯跟著跳了下去,但這個深度比預估的還要更深,他急忙用風來減緩下墜速度到達地面。
 
「如何?這裡不錯吧!」絲諾蒂單手插著腰。
 
這裡是個地下空間,周遭及頂部都鑲滿了光石,所以整個很明亮。而大小幾乎跟地面上的城鎮差不多大,還有一些建築,令人難以想像地底下還有一個城鎮規模的巨大空間。
 
「竟然有這麼大的洞窟,這是什麼地方?」弗爾斯環顧這個地方。
 
「以前有段時間地面上不太適合居住,所以很多人都選擇在地底生活。現在剛好能利用這些地方,在這裡訓練就不用怕被打擾了。」絲諾蒂解釋著。
 
「訓練的話在地面上就行了吧?為什麼要到地底下?」
 
「還用說嗎?我們本來就不是能光明正大行動的身分,還要避開天使族的監視。」
 
「監視?」
 
「天使族中有個男人能夠看見世界上的各個地方,他的能力越遠會越弱,所以在離天堂這麼遠的地方又是在地底下能避免被他看見。」
 
「那麼原本居住在這裡的那些人呢?這附近的地形有很多遮蔽,地底又有這麼大的空間,應該很適合居住,怎麼會變成廢墟?」
 
「誰知道,那是以前的事了,總之現在是我們的據點。」
 
「以前……這個以前至少一千四百年啦!」利維坦意有所指的說。
 
「你們都活那麼久了嗎?」弗爾斯問。
 
貝爾芬格慢慢飄到弗爾斯旁邊小聲地說:「沒到那麼久,但絲諾蒂有喔,這裡年紀最大的就是她。」
 
絲諾蒂刀鋒般的眼神掃向他們,「你說什麼?」
 
「沒有!我們在說妳是我們中最資深、最有智慧的!」貝爾芬格說。
 
「絲諾蒂最資深?那麼剛才瑪門叫別西卜「大人」,你們之間的上下關係是什麼?」
 
「沒有上下關係,瑪門會那麼說是因為在成為七……加入這個傭兵團之前,她就是別西卜的部下了。」貝爾芬格語氣一轉帶點威脅的說,「我說你啊,問題是不是太多了……勸你還是別太好奇。」
 
「沒錯,閒話就到這裡。」絲諾蒂走向弗爾斯,「從現在開始我們五個會輪流訓練你,直到你能掌控力量,無法通過訓練就別想從這裡離開!」
 
「哼!我也不想跟你們有太多交流,我們只是互相利用而已,對吧。」
 
就這樣弗爾斯為了變強到足以闖入地獄,為了能再見到祈開始了修行。
 
 
 
 
 
幾周前,地獄第九層,這裡有各種生活建設,也是整個地獄最重要的地方。
 
在一空間寬廣的房間,這裡頂部約有二十公尺高,房間中央放著一張大長桌,已經有幾個人坐在長桌兩側的位置上。
 
一個白色短髮的小女孩很雀躍的從門口跑進來,水汪汪的藍色眼睛、圓圓的臉蛋令人看了都想捏一下。
 
「爸爸!媽媽!我做了新的藥水!」
 
坐在位置上的一對男女聽到聲音後站了起來,有著深藍色短髮和眼睛的男子是海爾,女子是佩爾黛絲,有著一頭跟小女孩一樣髮色的白色長髮跟藍色雙瞳。
 
「小孟!妳怎麼又跑過來了。」海爾說。
 
小女孩邊跑邊伸出手,看到這幕的兩人也蹲低了身體。
 
「真是的,妳這孩子。」佩爾黛絲伸出雙手。
 
但她卻從兩人身邊跑過,抱住了坐在旁邊的粉色短髮的女子。
 
「祈姐姐!妳回來了!」
 
她爸媽露出失落的表情,「啊……呵呵……呵……」
 
「好久不見了小孟,有沒有乖乖的啊?」
 
「嗯!」小孟抱著祈激烈的點頭,接著在衣服前面的口袋拿出了個瓶子,裡面裝著某種液體,「妳看我做了新藥水喔!」
 
「小孟做的嗎!好厲害!」祈摸了摸小孟的頭,在祈的誇獎下,小孟露出開心的笑容。
 
「妳真的很喜歡祈呢。」佩爾黛絲微笑的看著她們。
 
這時突然一陣巨響,會議室的牆壁碎裂,有個巨大身影撞碎了牆壁。
 
「嗨各位!我沒遲到吧!」一個約六公尺高,棕色頭髮,棕色眼睛,暗灰色皮膚,有著六隻手臂的男子用著爽朗的笑容一派輕鬆的說。
 
海爾看到這一幕生氣地破口大罵:「阿索亞!門就在那裡!你到底要撞破多少牆壁!你再給我故意撞看看!」
 
阿索亞不發一語退回到外面,接著從門口進來,「嗨各位!我沒遲到吧!」
 
「不要給我裝沒發生!渾蛋!」
 
而小孟因為剛才阿索亞撞破牆壁造成的粉塵打了一個噴嚏,佩爾黛絲跟海爾看到這一幕臉色一垮,佩爾黛絲讓一個金輪出現在阿索亞的頭上,接著巨大的重力把阿索亞直接壓在地上,海爾則使用煉金術瞬間造出了一把巨斧。
 
「說吧,你的遺言。」佩爾黛絲跟海爾異口同聲的說。
 
「對……不起……我很……抱歉……」阿索亞被巨大的重力壓到快說不出話,地面的裂痕也慢慢變大。
 
原本坐在佩爾黛絲對面一個穿著灰黑色斗篷身上還繞著幾條黑色鎖鏈的老邁骷髏走到小孟旁邊,他拿出了手帕溫柔的幫小孟擦掉鼻涕,用帶點沙啞的聲音說:「乖,妳先出去好不好,古斯特爺爺等一下跟大家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小孟點點頭露出讓人融化的笑容,古斯特看著小孟覺得內心都溫暖起來,蒼白的枯骨上浮現出被療癒的笑容。
 
接著小孟朝門外跑去,有兩個人剛好從門口進來看到了她,其中有著暗紅色短髮、暗紅色眼睛的男子想跟她說說話,「小孟,妳怎麼在這……」
 
但小孟完全沒注意到就跑走了,這讓紅髮男子內心很受傷,「怎麼會這樣……安雷默,小孟她不理我……是不是因為我的罪業太深……」
 
他旁邊灰色短髮、灰色眼睛的男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著他,「好啦好啦!閻王大人,開會了啦!」
 
大家紛紛坐回位置上,調整好心情開始會議。坐在中間位置主持的是暗紅色短髮的男子,地獄的最高負責人也是六獄主之一的第三獄主,人族,閻王──帕西恩.亞馬拉加。
 
他右前方坐的依序是──
 
第一獄主,人族,海爾。
 
第六獄主,天使族,佩爾黛絲。
 
祈。
 
而左前方坐的依序是──
 
第二獄主,魔族,安雷默。
 
第四獄主,髏族,古斯特。
 
第五獄主,修羅族,阿索亞。
 
「祈,那個男的沒關係嗎?」帕西恩看向祈,「聽死神大人說妳在下界並不是一個人生活的。」
 
「沒關係,閻王大人,這樣就好……我不想要他知道的太多,這樣對大家都好……」
 
「好吧,既然這是妳希望的……」帕西恩不再多問,「海爾,測試的結果如何?」
 
「有關祈所處的地方不同是否會對封印的強度有所影響,經過這些日子的測試,確定了即使身在不同世界封印的強度跟穩定性也不會有改變,但這也有可能是因為輪迴系統的關係,天界跟下界有連接所以不會影響封印。接下來會再試試其他的隔離方法,看有沒有問題。」
 
「好,那就繼續測試。祈,妳來說說這陣子收集到的下界資訊吧。」
 
「等等,祈,妳有遇到擁有不屬於下界的力量的人嗎?」佩爾黛絲問。
 
「就只有一個人。」
 
「就是跟妳一起生活的那個男的吧。」
 
祈點點頭,她一想到弗爾斯內心就產生一次波動,她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佩爾黛絲看向大家,「那麼把輪迴系統關閉的提議……」
 
「碰──!」
 
帕西恩一掌拍在桌上,「我說過別再提了!」
 
「那我們究竟要干涉到什麼程度!」
 
「妳很清楚,輪迴系統不可能關閉!」
 
佩爾黛絲激動的雙手撐桌站起,「為什麼不行?沒有做過又怎麼知道會發生什麼?我們憑什麼去干涉另一個世界!」
 
「這不是干涉,是修正!關閉輪迴會讓死後變成天界型態的所有生物困在下界,那些生物會嚴重影響下界的生物還有法則!」
 
「你是說「靈魂」吧!法則會自行改變!現在的下界不就是原本的法則發生改變嗎?那些在下界擁有「靈魂」的人!他們就是法則改變而誕生的,就算沒有了輪迴,世界也會有自己的應對機制,下界的人跟靈魂會有辦法共生,根本不需要我們去修正……想想神獸時代,我們現在就像是那些神獸,看看牠們有什麼下場!我們如果再繼續干涉別的世界才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夠了!這是死神大人跟天神的決定!別忘了妳的身分!」
 
佩爾黛絲愣了半晌,她坐回椅子低下頭緊握著拳。一隻溫暖的手伸了過來包覆她緊握的拳頭,佩爾黛絲看著海爾,她知道自己說得太過頭了。
 
「抱歉……」
 
帕西恩沉寂了片刻,「祈,繼續吧。」
 
「好的。」祈開始說出她在下界遇到的所有事情,各個人種間的互動、交流、仇恨、歧視、信仰、傳說,整個環境下人們的生活等等,包括跟弗爾斯一起生活的那段時間的事。
 
看著祈敘述這些事,大家都感覺得出她跟以前比起來,情感、情緒都變得豐富許多。祈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化解了剛才的氛圍,這種像是看著小孩成長的感覺,打從心底的喜悅,讓大家都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