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外傳 - 風的故事 II

越神 | 2021-09-14 22:32:09 | 巴幣 2 | 人氣 32





外傳 風的故事 II
 


祈不停的閃躲利恩的手,並扭動著身子試圖將繩子弄鬆,看著祈不斷反抗利恩將拳頭用力往祈的腹部灌。
 
「嗚……」無法反抗的祈發出痛苦的悶聲。
 
站在房間門外的弗爾斯看著這一切,內心的激昂、憤怒情緒幾近爆發。
 
「夠了!」
 
所有人看向聲音的來源。
 
「弗爾斯……」利恩抓住祈的粉色短髮將她的頭拉起,「果然是這樣,你對這女人……」
 
弗爾斯看著不斷反抗而滿身傷的祈,「放過她吧,老大。」
 
「看看你的眼神,真不錯啊!哈哈哈哈哈……」他露出一副戲謔的表情,接著瞪大雙眼,「好東西要跟大家分享啊!怎麼可以私藏呢,弗爾斯……你真的以為我沒發現你在騙我?」
 
「算了,看在你還當我是老大,我這個做老大的就不跟你計較,既然你這麼喜歡,我當然可以把她給你。在我好好疼愛她之後。」利恩湊近祈用舌頭舔了她的脖子,接著伸手往祈的身體摸去,弗爾斯動作迅捷的用風壓將利恩的手彈開。
 
他轉了轉被風壓打中的手,「你就為了個女人……全部的人給我把他壓住!」利恩命令手下壓制住弗爾斯,自己則是往裡面的房間走去。
 
盜賊們把弗爾斯圍住,有更多人接連上到三樓,他們雖然人多但也不敢貿然靠近。
 
弗爾斯此刻只想救祈,他現在懂了,這種為了一個人奮不顧身的心情。面對這麼多人弗爾斯讓屋內颳起強風擾亂盜賊們的視線,接著閃避撲向他的人,俐落的身手接連閃躲、攻擊,他撞開盜賊衝到祈的身旁。
 
「咦?」弗爾斯一臉茫然。
 
「多管閒事……」原本被綁住的祈不知用了什麼方法掙脫了繩索,面無表情地看著弗爾斯。
 
「從窗戶吧。」祈看向一旁的窗戶,面對整棟房子的盜賊,兩人也只剩這條路可以逃跑,「辦不到嗎?」
 
「沒這回事,只是沒想到妳這麼瘋狂,抓好了!」弗爾斯抱著祈直接往窗戶衝,他用身體護著祈撞破窗戶往外跳,三層樓的高度他用風壓來緩衝順利落到了一樓,一群人開始在鎮上追逐,沿路上弗爾斯不斷把追來的人打倒。
 
一個手拿雙劍的人出現在他們前方,「我只不過離開一下去拿我的寶貝們就變成這樣。」
 
盜賊們看到全都高昂起來,「老大的雙劍!好久沒看到了!」
 
「你死定了弗爾斯!」
 
「把他宰了!老大!」
 
弗爾斯見狀抽出腰間的兩把短柄鐮刀擺出架勢,他知道自己打不過手拿兩把劍的利恩,眼看情況不利:「妳先跑吧,我會擋住他。」
 
「為什麼要聽你的。」祈冷冷的回答。
 
「再不走會沒命的!」
 
「無所謂。」
 
「妳!」
 
「還這麼多話。」利恩的兩把劍無情的向弗爾斯砍去,「先把你給打醒,再來好好調教這個女人!」
 
弗爾斯用鐮刀接下利恩的各種斬擊,雖然他能控制風製造風刃,但對上精湛的劍法還是非常吃力,一直被逼著後退。
 
利恩不斷的揮刀,「怎麼了?連反擊都不會了嗎?你可是一個嗜血的怪物,讓我看看你的力量啊!」
 
「不……不對!我跟你們不一樣……喝啊!」強烈的風颳起,影響了利恩的劍路,弗爾斯趁著破綻,砍中了利恩的肩膀。
 
但這只是淺淺的劃傷,利恩沒有受影響的繼續揮劍,一個前刺,弗爾斯的手臂被劃開,「嗚……」
 
「是我收留了你,如果沒有我你早就死在街頭了!」
 
「不,我不會再做這些違背良心的事了!」
 
「良心?哈哈哈哈哈哈!」利恩把劍架在弗爾斯面前,「你才沒有那種東西!所以你才會加入我們,不是嗎?你早就已經捨棄那東西了……也不想想至今為止你幫我們殺了多少人!沒有親自動手又怎樣?別忘了那些人都是因為你才會死的,就是你殺了他們!」
 
弗爾斯想起至今所傷害的那些無辜的人,罪惡感不停湧出,「我……」
 
「承認吧!只有跟著我們你才能充分展露出你的本性!只有我們這裡容得下你這個怪物!」
 
弗爾斯闔上雙眼,過去的記憶一點一滴浮現出來,因為自己遭受欺凌而將傷害別人的所作所為正當化,那些被他所傷、還有因他的懦弱而遭受不幸的人,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傷害已經造成。
 
弗爾斯睜開雙眼,他的眼神變的堅定,他不會再讓自己身上的罪惡增加,他清楚的知道現在該做什麼。
 
「肆虐!」至今沒有過的強勁風壓將利恩的劍擊飛,數道扎實的風刃往利恩飛去。
 
風嘯聲停止,周圍被砍出一條條凌亂的刀痕,一個倒落的聲音響起。
 
看到這個結果,盜賊們蜂擁而上打算圍攻弗爾斯。
 
此時遠處開始傳來踏步聲,伴隨鋼鐵的碰撞聲,聲音漸大,一群穿著鎧甲的士兵把小鎮從四面八方圍住。騎在馬上領頭的人舉劍大喊,「以羅馬帝國皇帝之名!將賊人全數殺盡!」
 
面對全副武裝的軍隊,盜賊們全都亂了陣腳,開始逃竄。
 
「為什麼軍隊在這裡?」
 
「負責看守的人呢?為什麼沒有通報!」
 
「哇啊!」
 
「嗚啊……」
 
士兵開始追擊,毫不留情地斬殺這些盜賊。
 
「糟了……該怎麼做……」在這混亂中弗爾斯跟祈很容易會被波及,如果就這樣死在這邊反而是好事,沒死成的話會被軍隊帶走交給教會,這樣一來一定會被當成魔女、惡魔公開處刑,想到這裡弗爾斯決定豁出去,他抓起祈的手往士兵衝,想直接強行突破。
 
但前方的士兵築起人牆架起盾牌,弗爾斯根本無法帶著祈衝過這麼多穿著盔甲的士兵。
 
「就這樣繼續衝不要停下。」祈伸出手,「迷幻粉櫻。」
 
像櫻花花瓣的粉紅光芒往士兵飛去,前方擋住去路的士兵突然倒下,弗爾斯見狀讓周圍颳起強風,飛揚的塵土遮蔽了士兵的視線,兩人順利逃出了圍捕。
 
站在鎮外高處的小土丘上,兩人看到剩餘還活著的盜賊全被士兵帶走,小鎮終於恢復寧靜,但兩人也失去了立足之地。
 
「等等,妳要去哪?」弗爾斯叫住默默走開的祈。
 
「這不關你的事吧。」
 
「好歹我也救了妳……妳就不能跟我聊聊嗎?」
 
「剛才的事我能自己解決。」
 
「解決?我看不出來,妳就算遭到惡劣的對待也絲毫不抵抗,剛才也是表現出一副失去性命也無所謂的樣子。」
 
「做任何事都要看時機,依照當下的情況做出最好的應對,在房子裡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是你打亂了整個狀況。不過你說對了一件事,對我來說失去生命的確無所謂,那又如何,只不過是死而已。」
 
祈平淡的說出這番話讓弗爾斯震驚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仔細一想之前在巷子裡祈打倒兩個男人,剛才也是讓好幾名士兵直接倒下,他想保護的這個女生可能真的比他自己還要強。
 
祈背對著弗爾斯,向前走了幾步望向遠方,「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的確,或許妳覺得我就跟那幫盜賊沒什麼兩樣,妳這麼想也沒錯,我是做了很多無法被原諒的事,我沒資格說生命寶貴這種話,但是死了就什麼也沒有了啊!」
 
「所以我才說你什麼都不懂。」
 
「什……什麼意思?」弗爾斯內心的疑惑不斷增加,祈好像知道很多他無法理解的事。
 
「你知道地獄嗎?」
 
「是那個死後會去的地方吧?不就是那些開口閉口都是神的教會編出來的嗎?難道妳知道些什麼?」
 
「不,沒什麼……」祈欲言又止。
 
「聽我說,我……我一直想知道我為什麼會擁有這種特殊的力量,在我見到妳之後我就一直在想,妳知道對吧?知道我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想知道你的能力是從何而來?」
 
「妳果然知道嗎?」
 
祈思考了片刻,「好吧,說不定你也能提供我需要的東西。」
 
「妳需要什麼東西?」
 
「我是從一個遙遠的地方來的,為了蒐集情報。而像你這樣的人在我們那個地方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一般人。」
 
「遙遠的地方……我只是個普通人?這……」弗爾斯聽完冒出更多疑問,祈的一句話包含了太多資訊又太過突然,這種事衝擊了弗爾斯的所有觀念。
 
「就是這樣,你只是出生在錯的地方,這些事以後慢慢說,相對的你也要告訴我你知道的所有事情。」祈走下小土丘,她回頭看著弗爾斯,「不走嗎?」
 
「咦?」
 
「要找地方住吧,你連怎麼生活都不知道嗎?」祈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不是……我只是有點驚訝。」弗爾斯露出安心的笑容,「妳不能笑一下嗎?這樣很難看出妳到底是什麼心情耶。」
 
「笑……現在應該要笑嗎?」祈不解的問。
 
「也不是……我的意思是一般人都會有各種情緒,就會有各種表情,但妳總是這麼的平淡。」
 
「或許我不是一般人。」
 
弗爾斯走到祈的旁邊,他忽然意識到。難道她一直是這樣……一直面無表情,對所有事都那麼冷靜,是因為感覺不到……情緒?有可能嗎……
 
弗爾斯依然有很多的疑問,但他已經不再那麼著急的想知道,他跟祈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朝遠方走去,尋找下一個落腳處。
 
 
 
 
 
皎潔的月光下,有兩個身影在樹林間穿梭,他們在一座山的山腳發現一間廢棄的小木屋,稍微整理過後還算能遮風避雨,祈在周圍佈下結界將木屋隱藏起來,兩人就在此度過夜晚。
 
翌日,弗爾斯和祈決定暫時在此住下來,於是兩人分工找來木材修補損壞的牆壁和屋頂,就這樣他們在木屋旁種起蔬菜水果,不時也會到附近的小鎮補足生活所需的物品。
 
兩人的關係日漸密切,祈從弗爾斯身上學到了很多的人情世故,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模式,也包含了不同族群的信仰、文化、衝突,這些都是弗爾斯親眼見到親身體會過的。祈臉上的表情也漸漸豐富起來,雖然跟一般人比起來還是顯得冷淡和不自然,有時也會發生語氣跟表情對不上的狀況,讓弗爾斯摸不著頭緒。
 
而關於弗爾斯力量的事,祈只說了那是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就這樣簡單的帶過,但弗爾斯已經不在意了,他現在只希望能和祈平靜的生活下去。
 
平靜的日子過了幾個月,一天,兩人吃著晚飯,弗爾斯內心掙扎了很久終於開口:「祈,妳說妳是為了蒐集情報而從遙遠的地方而來的吧?」
 
「對。」
 
「妳……有一天會回去吧……」
 
「嗯。」
 
「妳難道不想像現在這樣過著平靜的生活嗎?遠離那些紛爭?」
 
「我的使命不允許我這麼做。」
 
弗爾斯內心害怕了起來,現在的他只怕會失去祈,害怕他的世界會再失去光芒,情緒顯得有些激動,「別管那些了!為了自己好好活著,那才是最重要的吧!那些人根本不懂,這裡很安全,我會殺……會打倒那些想傷害我們的人,就在這裡……跟我一起生活……」
 
「那是不可能的。」
 
「那麼,我跟妳一起去!」
 
「不行。」
 
「為什麼?妳說過在妳的故鄉我就跟普通人一樣,那我為什麼不能跟妳回去?」
 
「別說了。」祈直接起身離開餐桌。
 
這之後弗爾斯好幾次嘗試說服祈,但她的態度依然堅決。
 
某天,離黃昏還有一段時間,太陽散發強光。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響起。
 
拿了太多東西開不了門嗎?祈這樣想著走向門口,打開門的那一瞬間巨大的影子遮住祈全身,弗爾斯並沒有這麼高大,看著眼前站著的人,她瞪大眼睛瞳孔瞬間收縮……
 
烏鴉的叫聲環繞,空氣中飄散一股不祥的氛圍,黃昏時分,弗爾斯準備回到木屋,平時因為祈的結界所以看不到木屋,必須知道位置的人走進結界才能到達,但他卻在遠處就看見了木屋,內心一顫,他著急的飛奔過去,眼前的景象讓他內心近乎崩潰。
 
「祈……祈!」祈眼神空洞倒在地上,弗爾斯搖晃她的身體,但她再也不可能回答,「為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
 
祈的身上沒有任何外傷,淡紅色的雙瞳已暗淡,就像是只剩空殼一樣,弗爾斯將她緊緊抱住,痛苦的啜泣、嗚咽著,「我還有好多……好多事還沒跟妳說啊……」
 
「痾啊啊啊啊啊──」他悲慟的哭喊,但這聲音在廣闊的世界中是多麼的渺小。
 
失去了祈,弗爾斯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該為了什麼而活,他一個人漫無目標的朝遠方走,不停的走著,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走,就像沒有靈魂的人偶在追求著什麼。
 
最後,在大雨中,他倒下了。
 
無情的雨水澆濕、拍打著他,身上的是雨水嗎?臉上的是眼淚還是血?都無所謂了。黑夜裡,大雨掩蓋了所有聲音,泥濘的土地,銀色的雙眼早已失去光彩,慢慢闔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