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外傳 - 風的故事 VII

越神 | 2021-10-20 01:14:06 | 巴幣 108 | 人氣 77





外傳 風的故事 VII
 


幾分鐘前,地獄東邊遠方,荒土跟地域邊界。
 
一個巨型黑色柱狀體倒置在地上,直徑約有十公尺,長度約一百公尺,有尖狀的末端,像是一個大到誇張的黑色標槍。而裡面充滿了黑色的物體,那是一個個人形的黑色怪物。
 
「薩麥爾大人!已經收到別西卜大人的訊息了,『黑樁』也準備就緒!」
 
身材魁梧的男子坐在岩石上,他有著紅色的短髮跟雙眼,額頭上長著一對向上彎曲的大角。
 
「嗯,通通給我讓開!」
 
薩麥爾的身體開始變的巨大,大到足以將「黑樁」一手握住,他以這種能隨意踏平山脈的身形開始向前衝刺,接著左腳踏地支撐,將所有力量集中到握著黑樁的右手,奮力朝遠處射出,從周圍碎裂的大地就能知道這一擲的威力有多可怕。
 
黑樁以極高的速度劃破天空傳來陣陣音爆,這巨型黑色物體飛過數十個城鎮驚動了沿路的所有居民,它的速度絲毫沒有減緩,刻在黑樁上的法陣不斷幫它加速調整方向,已經到達離地獄不遠的上空。
 
它直直朝向別西卜吞噬出的大洞飛去,黑色的標槍直接貫入地獄,這個突如其來的巨大衝擊讓地獄數層都感受到震動,黑樁從第八層一直貫穿到了第九層才停下。
 
 
 
 
 
同時間,凡德斯大陸西北方上空,天堂,觀世界塔。
 
觀世界塔位在十二座漂浮的島嶼中最高的島上,是整個天堂中最高的建築,也是整個天界最高的地方。
 
在塔頂上有個黑色短髮的男子正看著遠方,漆黑的眼珠、白色的瞳孔凝望的是地獄的方向。他張開背上的三對天使之翼,身後上方有一豎直的眼睛,這個眼睛由黑白兩種物質組成,形體周圍飄渺不定,跟他的身高差不多,類似眼睛形狀的漆黑眼珠跟白色瞳孔,看似在一個平面上左右打開。
 
一名有著一對翅膀的天使飛降到他身後,右手置於胸前行禮。
 
「米迦勒大人。」
 
黑髮男子持續看向遠方,「立刻召開『九天會議』。」
 
那名天使一驚趕緊應答,「是!」
 
 
 
 
 
震動停息後,大量黑色的怪物從黑樁湧出。
 
古斯特看著那些黑色怪物,「那是……『憮』!這就是你們的計畫嗎?用『憮』製造混亂!」
 
「還真是誇張啊。」別西卜看著眼前的黑樁,周圍都是碎裂的石塊,這場面似乎比他預想的更驚人。
 
這些被稱作「憮」的黑色人形怪物開始到處亂竄,他們有的用雙腳行走,有的用四肢爬行,身形大小跟行動方式都不太相同。士兵、獄卒們紛紛趕來阻擋這些怪物們,地獄變的非常混亂。
 
因為黑樁的關係,附近的區域結構遭到破壞,失去支撐的地面整個破碎。弗爾斯、祈、鬼神都掉到了下層。這個空間的旁邊有一個圓形的大洞,這個大洞正是輪迴系統的一部分,裡面是一個由術式構成的巨大漩渦。
 
「好了,趕快把事情解決吧。」鬼神手中再度出現黑刀,他繞過弗爾斯朝祈砍去。
 
一股巨大的力量襲來,沉重的壓迫感降在所有人身上,鬼神的動作也停下。
 
「怯!這麼快就來了。」
 
一個黑影從空中高速往這裡靠近。老邁的面容,手上拿著名為「生命之鐮」的鐮刀,身穿黑色斗篷,背上有一對骷髏翅膀,他正以極高的速度飛衝。鬼神完全釋放出「鬼氣」來應對,霎時間兩人的武器碰撞,黑影在力量碰撞的瞬間身上的皮膚隨即破碎,全身露出骨頭,更劇烈的力量從他身上湧出。
 
擁有神之名的兩人,兩股至高的力量撞擊在一起,地面應聲碎裂,爆出的氣流將周遭的人全數彈飛,能量餘波傳遍整個地獄一直到地獄外都能感受到。在地獄內的所有獄主、七罪都知道死神跟鬼神正在交鋒,某些力量較弱的獄卒因為承受不了這股力量而暈厥倒地。
 
被正面波及的弗爾斯跟祈兩人被擊飛到遠處不斷翻滾,就快摔進有著輪迴系統的大洞,弗爾斯一手抓住祈一手抓住地板,兩人掛在大洞邊緣。
 
「馬上把輪迴的閘門關上!」監控室的獄卒發現後馬上採取對策。
 
「真是剛好!就這樣讓我輕鬆解決吧。」應該在跟海爾對戰的貝爾芬格突然來到弗爾斯抓著的牆邊。
 
海爾緊追在後想阻止貝爾芬格,但數把劍忽然插在海爾前方,那是瑪門從上方樓層射出的劍。黑樁跟死神、鬼神造成的破壞讓好幾層樓都被打通,七罪開始趕往此處,即將形成大混戰。
 
眼見貝爾芬格就要向吊掛在大洞邊緣的兩人出手,就算弗爾斯靠著強風讓兩人都爬上邊緣,也躲不過貝爾芬格的攻擊,更何況鬼神造成的傷都還沒治好。
 
七罪的目標是祈,要解除神器上的封印只有破壞掉鑰匙,也就是要殺死祈,或是由祈主動解除封印。即便身處異界只要鑰匙還在封印就不會消失,只要逃到他們無法到達的地方,這一切就能落幕了,在這個絕境下祈做出了決定。
 
「弗爾斯……謝謝你……」
 
祈的手放開了弗爾斯,他被血溼透的手掌已無法握住她的手臂。
 
「祈……別這樣!祈!」
 
「以後……就拜託你了……」說完這句話,她看著弗爾斯露出笑容,那是弗爾斯從沒看過的溫柔微笑。
 
「不要……不要啊……祈!」
 
祈從大洞邊緣掉落,粉色如櫻花花瓣的光芒朝貝爾芬格襲去,為了閃躲祈的迷幻粉櫻,貝爾芬格來不及使出無形之手抓住祈。
 
弗爾斯鬆開抓著牆邊的手跟著跳下。
 
此時大洞周圍牆面出現一整圈的法陣,這些法陣正在構築起一面透明的隔離罩,弗爾斯落在了隔離罩上,這道障壁將他隔絕在一側。就在弗爾斯的眼前,祈碰觸到漩渦,那一刻祈的身體化為漩渦的一部份。
 
「祈──!」弗爾斯的聲音已經無法傳達,他不停捶著這道障壁。
 
他第一次看見祈的笑容,那是打從心底的微笑,卻沒想到是最後一次。
 
「祈……竟然……」看著事情發生卻無法阻止,在洞口不遠的海爾憤怒的吼著,「該死的七罪!」
 
「竟然掉進輪迴……」
 
跟死神戰鬥中的鬼神知道錯失了機會,像是要毀了整個地獄般不斷釋放出鬼氣,而死神也釋放著力量將鬼氣抵消,他舞著手上的生命之鐮不斷揮斬,他將鐮刀高舉至右上方,刀刃發出深紅光芒。
 
「『生命收割』對我沒用,我又沒有生命。」
 
紅光瞬間消失,鐮刀高速斬下。
 
鬼神錯估了死神的攻擊,在鐮刀要砍中他的那一刻,鬼神將自己的身體直接切開,鐮刀從中空的斗篷中劃過,鬼神的身體再度拼回原狀。
 
死神的能力雖然對鬼神這種存在無效,但是將「源之力」纏繞在生命之鐮上就能對鬼神造成傷害,使得鬼神不得不全力投注在戰鬥中。
 
兩人接連交鋒,多種術式頻繁撞擊,這種等級的戰鬥已經無人能插手干涉,能不被餘波給重傷就已經是極限了。
 
鬼神、死神、七罪、六獄主,在這混亂的戰鬥場面中又有另一股龐大的魔力忽然出現,弗爾斯藉著風從洞內跳上到洞口,失去祈的悲傷在此刻化成強烈的怒火,他身上散發出的魔力無比巨大,跟剛才比起就像是不同人。
 
弗爾斯眼中充滿殺意鋒芒,他發了瘋似的猛烈攻擊,銳利的風刃以及強烈的風壓衝擊著貝爾芬格,周圍石塊不斷飛揚、破碎,毫不間斷的猛烈攻勢讓貝爾芬格快抵擋不住。
 
地獄中出現了數個龍捲風,捲起、切割、破壞,貝爾芬格只能持續使用無形之手來防禦,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讓他無法反擊。圍繞在弗爾斯身旁的強風將飛過來的石頭全部擊碎,像一個護罩圍繞在他身邊。此刻的他號令著風,這些風就像是他身體的一部份,他藉著強風向前飛衝。
 
內心只剩下仇恨的弗爾斯一心想將眼前的人殺死,他的雙手一握,強風聚集在他手掌間,一把銀色鐮刀出現,這把跟人一樣高的鐮刀握柄跟刀刃一體,刀刃接近握柄處有一個圓洞。
 
在一旁的死神跟鬼神感受到了這股力量,看到那把鐮刀的瞬間都停下了動作。
 
「那把鐮刀……」死神感受到的是一股熟悉的力量。
 
「看來……世界在不久後會掀起一場風暴。」眼看錯失了奪取神器的機會,其他人的戰鬥也陷入了膠著,鬼神心裡正盤算些什麼。
 
貝爾芬格離地飛起閃躲弗爾斯的攻擊,弗爾斯乘著強風緊追不放,他揮動著鐮刀砍向貝爾芬格,就在貝爾芬格來不及防禦的瞬間弗爾斯砍下了他的左手臂。
 
「呵啊啊啊……厄啊……啊啊……」貝爾芬格怒視弗爾斯,「該死……你……」
 
「撤退吧!」鬼神令下。
 
「等一下!我要把這小子……」貝爾芬格用無形之手替左斷臂止血,盛怒下準備向弗爾斯攻去。
 
「我說,撤退。」
 
強烈的恐懼重壓在貝爾芬格身上,所有的憤怒消失,烈火般的怒氣轉變成冷冽刺骨的感覺,「是……謹遵您的指令……」
 
接近瘋狂的弗爾斯繼續追擊衝向前,鬼神用大量鬼氣襲向弗爾斯。面對強勁的鬼氣弗爾斯原本就處於不穩定的內心逐漸被侵蝕,他的腦中被悲傷、憤怒佔據,他幾乎將身體完全交由情緒來控制,身上開始出現跟憮一樣的黑色紋路。
 
死神見狀果斷地擊暈弗爾斯,他擋在弗爾斯前方面向鬼神。
 
「……」
 
斗篷下的骷髏眼眶有如深淵般,這漆黑眼眶中的紅光跟白色面具上的細長紅眼對視了半晌。
 
鬼神收起鬼氣,轉身走向黑樁。所有的憮也全都退回黑樁裡面,七罪在鬼神的命令下也停止了戰鬥。
 
「絲諾蒂!妳要再一次的傷害佩爾黛絲嗎?」帕西恩喊著。
 
絲諾蒂停下了腳步,駐足片刻。接著繼續向前走,踏進了黑樁內。
 
五名七罪、鬼神、憮,全部撤退到黑樁裡。這麼巨大的物體要撤離地獄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遠距離的大型傳送術,這種傳送術要消耗巨量的魔力,需要在空曠處預先建置好固定裝置,而且要兩地同時發動術式相互連結,所以通常只會在大城市或國家的首都設置,用在國家與國家間的物資傳送,地獄外的港口旁就有一個裝置。
 
類似的傳送法陣出現在黑樁表面,這東西本身就是一個傳送裝置。法陣發著強光,可以感受到魔力的流動增強,不一會兒黑樁就從地獄中消失。
 
在無間最深處壓制著想從煉獄出來的怪物的佩爾黛絲,過了幾百年好不容易再遇見絲諾蒂,卻被這怪物給阻擾,她把所有不甘全部宣洩在這。終於隨著鬼神的撤退,怪物退回煉獄內,她解除了能力跪在地上。
 
「可惡!就像是被什麼吸引……是……」
 
想到這裡佩爾黛絲突然想通了什麼,「難道是因為鳳凰嗎……」
 
她的拳頭緊握,不甘、憤怒交織纏繞。
 
「啊啊啊啊啊──!」
 
無力感、茫然,弗爾斯跪在地上,眼淚不停滴落。為了找到祈他一直拼命向前,即使身心疲憊不堪也持續撐著,甚至不惜被利用也要闖入地獄。如今終於見到祈卻又再度失去她,彷彿有座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跨過的高牆,他的內心感受到無比的痛。
 
「這次輸的徹底啊……」海爾看著四周留下的一片狼藉,穿透好幾層牆壁的大洞、滿地碎石殘骸,還有死去的眾多髏族士兵、獄卒。
 
死神看著奄奄一息的士兵,他將生命之鐮高舉至左上,鐮刀發出了純白光芒,接著他朝右下一砍,「死亡收割。」
 
原本瀕死的髏族士兵恢復了生命力,還能行動的人開始幫忙治療。
 
雖然心懷不甘,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讓地獄恢復原狀,所有獄主指揮著人員進行救治跟善後。
 
這一次的入侵事件在歷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頁。
 
 
 
 
 
數天後,凡德斯大陸南方,布雷克斯帝國。
 
一個身披斗篷的金色長髮女子走在街道上,原本繁華的榮景消失,熙來攘往的人潮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破碎的道路、倒塌的建築、散落的物品,還有在城市四處可見的殘留漆黑物質。
 
所有地區都是這副慘況,整個國家已經成了廢墟,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女子看著這副景象,無力的跪在地上。
 
天歷900年,布雷克斯帝國,滅亡。
 
 
 
 
 
三百年後。
 
地獄第九層,居住區某房間。
 
這個房間內堆滿了一疊疊書籍、卷軸,有些都已經堆得比人還高。
 
一個銀髮男子正坐在快被這些書籍、古卷給埋住的書桌前鑽研著書本內容,這些幾乎都是關於封印術的相關文獻,桌面上還有一些紙張,上面畫有某種紋章,那是封印著神器念斬劍──卡拉迪亞的術式,也是三百年前她所交付予他的責任。
 
此時許久不曾響起的警報聲從房門外傳了進來,接著一陣激烈的敲門聲像是直接拍打著耳朵打斷了思緒。他趕緊將畫有紋章的紙張放到抽屜收起,打開房門的鎖。
 
一個穿著白色衣服身材纖細的少女站在門口。
 
「咦?佩爾!喔……白孟!」
 
她的白色長髮,藍色眼睛像極了佩爾黛絲,把弗爾斯嚇了一跳,「原來是妳啊!」
 
「咦?我跟媽媽有那麼像嗎?」少女抓著長髮末梢,「我最近在想要剪成短髮耶!」
 
「是喔,那應該就不會認錯了。」
 
「像祈姊姊那樣的短髮!」
 
(呃……)過了三百年這名子依然深深的觸動弗爾斯心弦,「話說是有人逃出牢籠嗎?」
 
「不是,是入侵者!警報聲完全不同吧!」
 
「入侵者!難道是他們……」入侵者這三個字馬上讓弗爾斯有不好的預測。
 
「你是想到誰呀?忠行不是用『六壬神課』算過了嗎?入侵者並不是敵人!」
 
弗爾斯一臉恍然大悟,「喔~對,他好像這麼說過。」
 
「真是的!你到底記不記得?你不是之前還跟他聊了很久?」
 
「體諒一下我啊,我又不像妳能記得所有的事。」
 
「算了……快去快去!他們是從靈薄獄進來的。」小孟無奈地擺了擺手要弗爾斯趕快去處理。
 
「從靈薄獄?這倒有意思。」弗爾斯走出房門,「就讓我來看看,會是什麼人。」
 
小孟在弗爾斯的房門關上前瞄到了裡面,只要看一眼她便能記住,之後能從記憶中再重新看個仔細。她看到房內牆上掛有一幅地圖,疑惑之下她馬上從記憶中搜尋看過的所有地圖,發現了那不是天界而是下界的地圖,而且上面有標記著一個點。
 
她看向走遠的弗爾斯,拿起了通訊水晶,「忠行嗎?我有事要問你……關於你那天跟弗爾斯談的事。」
 
 
 
 
 
最初神話 外傳 風的故事──完。
 
 
 
 
 

接續本傳──地獄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