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外傳 - 風的故事 V

越神 | 2021-10-06 23:47:59 | 巴幣 4 | 人氣 56





外傳 風的故事 V
 


在地底下的日子漸漸過去,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練弗爾斯已經能精準操控魔力使用風系術式,也對天界的種種事物更加了解。於是弗爾斯、絲諾蒂、貝爾芬格、別西卜、瑪門、利維坦六個人按照計畫準備動身前往地獄,為了掩人耳目他們喬裝成商人駕著馬車。
 
路上一行人討論著潛入的計劃,地獄位在冥河末端中央一座孤島上的深淵中,也就是地獄的外圍都由冥河環繞,而冥河擁有吸取生命的力量,只要稍微碰到一點全身就會像被抽乾力氣一樣癱軟,如果接觸的時間過久就會死亡,更別說掉進冥河。而且普通的船無法在冥河航行,想通過冥河的唯一方法是搭乘領路人的船,所以首先一行人需要潛入領路人的船。
 
「那從空中呢?」弗爾斯問,「我在薩路尼亞有看到在天空飛的船,從空中跳進去不行嗎?」
 
絲諾蒂一聽馬上反駁,「那是找死,地獄有巨大的防禦術式籠罩,周圍的監視網非常嚴密,從空中只會變成活靶,唯一的方法就是搭乘領路人的船。」
 
「你們說的領路人是什麼?」
 
「就是髏族,生活在冥河周圍的種族,他們有著能加工附近地區特殊礦物的技術,這種礦物稱為『冥石』,雖然不像冥河能奪走生命,但能讓接觸到的人全身無力,也無法使用任何力量。他們將冥石用在船隻,打造出了能在冥河上航行的船,而負責開船的就被稱為領路人。」絲諾蒂解釋著。
 
別西卜繼續跟大家說地獄的構造,「剛才說了地獄是在一個深淵內,上島後要經過巨橋才會到地獄的大門,這樣的巨橋跟大門有四個,籠罩整個地獄的防禦術式就覆蓋到巨橋的入口,過了巨橋後的大門上也有術式保護,而這四個入口每天只會開一次,每次開的門不固定。再來地獄有十八大層,第一到八層高於地表,所以入口就在第八層,第十層開始才是監獄。根據情報我們的目標位在第九大層。」
 
「那麼潛入的方法跟防禦術式怎麼處理?我最多能做到把氣息隱藏,可沒辦法躲過別人的眼睛。」
 
「這時候就要靠『坐月之石』了,這個神器能完全催眠別人。首先催眠所有人讓他們看不見我們,再由你消除我們的氣息,然後別西卜會在防禦術式跟地獄外牆上開洞,貝爾芬格會帶我們飛進去。這樣知道了吧?」絲諾蒂看向弗爾斯。
 
「嗯……不是從大門而是直接打破外牆進去,大概懂了。話說回來別西卜怎麼會對地獄那麼了解?」弗爾斯隨口一提。
 
別西卜對此不發一語,但能從他的眼神看出絕對別再追問下去。弗爾斯知道他們這個「傭兵團」一直在隱藏一些事,既然都已經走到計畫的最後一步,他們應該也不能對他做什麼,想到這裡弗爾斯決定把事情直接問個清楚,當話已經要說出口,卻在喉頭哽住。
 
只要能達成目的就行,這些事不重要吧。他吞回已經到嘴邊的話不再多想。
 
經過好幾天的路程,一路過來花草樹木越來越稀少,似乎在警告著前方就是死亡。唯獨一種紅花跟所有植物相反,鮮紅的倒披針形花瓣捲曲展開,花蕊向上突出,這種紅花名為彼岸花,會開在死亡氣息濃厚的地方,戰場、墓園都能見到它,而相當於死亡本身的冥河周圍也是最適合它生長的環境。
 
看著周圍的環境就知道一行人終於接近冥河,他們在進入一座小鎮前被一群守衛攔下,守衛拿出一疊通緝單比對著長相。絲諾蒂悄悄拿出了一顆手掌一半大小的紅色水晶,她催眠了守衛改變守衛眼中她們六人的樣貌,順利進入了小鎮。
 
這鎮上的人非常多,鎮民看來都非常有朝氣,還有小孩子在追逐嬉戲,生活看起來非常和平。弗爾斯看著在這個小鎮生活的人,「這裡還有人住?冥河不是會吸取生命嗎?」
 
「他們幾乎都是髏族,看起來像人族對吧。」絲諾蒂手往旁邊指,「你看那邊,那是髏族的人皮術,能讓外表變得跟人族一樣。」
 
只見路旁一個小女孩壓在小男孩身上一陣爆打,他的皮膚像紙片般被女孩撕下來露出了白骨,在他全身的皮膚都快被撕光前,女孩的媽媽趕緊把她拉開,「真是的!不可以撕掉別人的皮!妳這丫頭怎麼說不聽呢!」
 
弗爾斯扶額一笑,「髏族、彼岸花、領路人、冥河,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樣……這還真是個好地方啊。」
 
「那你原本想像的是怎樣的地方?」貝爾芬格問。
 
「差不多就是到處在燃燒,充滿怪物,鮮紅的血水,然後罪人在受苦,到處都是骷髏、屍體這樣吧。」
 
「下界流傳的地獄是這樣嗎?」利維坦不敢置信地說。
 
「真搞不懂天使族耶,把這些東西傳到下界要幹嘛?」貝爾芬格說。
 
「鋪路。」別西卜淡淡地說。
 
「咦?什麼意思?」貝爾芬格問。
 
「為了能方便管理!如果想統治另一個世界,與其用力量壓制不如創造信仰,這些流傳的傳說都是建立信仰的一部分。」瑪門解釋著。
 
「妳的意思是,那些神話故事是天界傳到下界的?」弗爾斯問。
 
「八成是這樣。」瑪門冷冷地說,她的眼神中滿是敵意,「天使族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談話中馬車緩緩抵達了港口,這裡就是冥河末端。冥河的水匯集在此形成宛如大海的遼闊湖泊,薄霧在看不盡的湖泊上渺渺飄動,放眼望去只能隱約看到遠方有個巨大黑影,那便是地獄所在的島。
 
「小心那個霧氣,那也有冥河的效果。」絲諾蒂手拿紅色水晶,「照計畫行動吧。」
 
弗爾斯使用風系術式將他們的氣息掩蓋住,接著絲諾蒂使用神器坐月之石催眠所有看見他們的人,讓他們在別人眼中消失。他們上了領路人的船後渡過冥河到達了中央的島上。
 
「這就是地獄……」
 
踏上島,映入弗爾斯眼簾的是遍地盛開的彼岸花,巨大的建築就坐落在花海後方,這個地方宛如一個美麗的國家,跟他想像中的地獄有極大的落差。
 
這時他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抓住他的腰,接著離地浮起。
 
「還在東張西望什麼,走啦!」貝爾芬格帶所有人飛往前方的巨橋。
 
別西卜看時機差不多脫下了手套右手往前一揮,「吞食。」
 
空無一物的前方突然出現了結界,別西卜的力量撞擊在結界上,接著破開一個大洞。同時,地獄的大門緩緩的動了,一個身披斗篷的人跑了出來。
 
「現在開!?」貝爾芬格驚呼。
 
「怯!六獄主嗎?這下麻煩了……」絲諾蒂說。
 
地獄的士兵發現結界遭到突破,警報隨即響起,周遭的砲塔轉動搜索著入侵者。而這個身披斗篷的人也發現似乎有什麼東西衝破了結界,這個人停在巨橋上警戒的環顧四周,但什麼都感覺不到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清淨!」
 
強烈的光芒從這個人身上發出,坐月之石的催眠隨即被消除,六個身穿斗篷的人出現在空中。
 
「坐月之石的催眠竟然!算了,他不是獄主,直接進去!」絲諾蒂喊。
 
貝爾芬格帶大家直接飛過巨橋往大門衝過去,弗爾斯看到這個身穿斗篷的人是一名金髮女子,而她也看見了弗爾斯。
 
(他們是?入侵者……)
 
金髮女子發覺他們的目標不是她後左右張望了一下馬上跑到船上。
 
六個人衝進門內,這個空間有數十公尺高,前面還有一個一樣大的門關著,這兩扇門不會同時開啟。周圍的士兵、獄卒拿起武器瞄準他們,牆上也遍佈著砲管,但這些措施在他們面前形同虛設,別西卜伸出手輕易的在大門上吞噬出一個大洞,其他人釋放出力量壓制了獄卒們,六人直接衝破防守進到了地獄內。
 
地獄的內部宛如另一個世界,其遼闊的程度讓人無法想像這是在一個建築內,裡面有城鎮、草原、河流、天空,上方散發著如同陽光的光芒。
 
「地獄的規模可是堪比一個國家,別迷路了!」瑪門說。
 
別西卜朝著地面發出力量,一行人從洞往下跳,別西卜繼續朝地面開洞混淆追兵。幾十分鐘後他們經過各種不同地形的區域到達了像是堡壘的地區,眼前的巨大樓梯往下就是第九層。
 
一到達第九層,前方馬上傳來了吵雜的聲響,那是動物急促的呼氣聲。
 
「狼?」貝爾芬格一說完大批的狼群蜂湧而上。
 
「旋花!」瑪門身旁隨即出現數十把劍高速往狼群飛去,這些劍十把為一組,劍身朝外圍成一個圓以中心點不斷迴旋砍殺,一瞬間將狼群全部解決掉。
 
利維坦看了看周圍,「追兵會越來越多,這裡到處都是監視術式,巡遊者也靠過來了。」
 
貝爾芬格嘆了口氣:「還以為可以輕鬆完成任務呢,看來是不可能了。」
 
「當然不可能!你們以為這是哪裡?」一個聲音從前方傳來。
 
「沒想到這麼快就遇上了……」別西卜看著前方朝他們來的灰髮男子,「安雷默。」
 
「你們先走,他交給我對付。」瑪門開口道。
 
聽到這群入侵者馬上喊出自己的名子,安雷默正納悶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快認出自己,瞬間,他看清楚了這群入侵者是誰。
 
(竟然……)安雷默驚覺事態嚴重,他伸出雙手展開高級召喚術式,術式中跑出兩隻飛在空中有著長長身體像是龍的生物,牠們朝其他人追去,「別想跑!」
 
「銀蛇!」由刀劍組成的銀色巨蛇從後方咬住那兩隻龍,但那兩隻龍的皮膚堅硬,銀蛇只能暫時拖住牠們的追擊。
 
「你的對手是我!」
 
「瑪門,妳不是來敘舊的吧?」
 
「我跟叛徒沒什麼話好說!」
 
安雷默搖頭嘆了口氣,「真是的……我說過我本來效忠的就是制度,既然已經沒有貴族了,那我就沒必要再效忠別西卜!」
 
「廉價的忠誠!」瑪門身旁出現數十把劍指向安雷默,劍的數量不斷增加。
 
「忠誠……即使跟仇人成為同伴嗎?」
 
「同伴?絲諾蒂嗎?不管是她還是誰,我從來沒有當任何人是同伴!」
 
「唉!看來妳是不會手下留情了吧。」安雷默身旁浮現數個召喚法陣。
 
「千雨!」千劍如雨般落下。
 
 
 
 
 
地獄第九層監控室。
 
「安雷默先去攔截入侵者了嗎?」
 
「是的閻王大人,他們的身份還在確認中,依據術式偵測,共有八股魔力。」一名獄卒回答。
 
其他負責監控的獄卒開口:「但畫面上只有六個人,為什麼術式偵測到的是八個人?」
 
「這麼剛好?死神大人剛離開就有入侵者!不會只是沒有申請入境的蠢蛋吧?」佩爾黛絲從門口出現,她聽到了談話慢慢走到監控螢幕前。
 
「佩爾黛絲,『煉獄』都沒異狀嗎?」
 
「是啊!帕西恩,啊!抱歉!是閻王大人才對。」佩爾黛絲笑著說,她轉頭看著監控術式傳回來的各個畫面,她在其中一個畫面上看到稍微露出臉部的女性入侵者,一眼認出了她的身分。
 
(絲諾蒂……)佩爾黛絲心頭一顫,面色凝重地轉頭離開,「我也去看看。」她努力保持鎮定不讓別人察覺她此刻的心情。
 
帕西恩朝站在一旁外表跟古斯特相似的巡遊者開口:「古斯特,巡遊者接觸了嗎?」
 
這個巡遊者的口中傳來古斯特的聲音,「快到了,竟然敢闖進地獄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已經有準備,恐怕不是普通人……」
 
地獄中的巡遊者全都是古斯特的分身,由古斯特製造出來,他隨時可以控制那些巡遊者,還能取得巡遊者看到的景象,透過他們傳話。
 
「嗯,持續回報,古斯特!」
 
「報……報告!」一名獄卒慌張的衝進來,「入侵者的……身分確認了!從入口掃描到的魔力跟資料庫比對,其中一個人是……是七罪的暴食之罪──別西卜!」
 
帕西恩一驚,「什麼!?確定嗎?」
 
「是!『魔紋』完全符合!」
 
這時有通訊傳了過來。
 
「安雷默嗎?」
 
「在我面前的是瑪門!其他還有別西卜、貝爾芬格跟一個銀髮男人,另外兩個沒看見臉應該也是七罪!」
 
「竟然是他們……全都給我出動!最高警戒!」帕西恩起身準備趕往。
 
「是!」獄卒趕忙聯絡所有樓層的監控室。
 
聽到消息的祈趕到監控室,她攔住帕西恩,「閻王大人,都是因為我……」
 
「才不是姊姊的錯呢!」跟著祈的小孟在一旁用稚嫩的聲音喊著。
 
「小孟……」祈看向帕西恩,「讓我去吧!閻王大人!」
 
「不准!妳待在這裡。小孟!妳回房間去!」帕西恩用命令的語氣說,隨即趕往入侵者的位置。
 
他在通道中快速穿梭,想到剛才佩爾黛絲看完監控後突然離開的反應,「佩爾黛絲……是絲諾蒂!還有一個人……薩麥爾的身形不像,路西法……不可能,要是他的話天使族就有理由直接出兵,所以是利維坦。」
 
帕西恩推論出剩餘兩個入侵者應該是利維坦跟絲諾蒂,但是術式掃描到的卻有八股魔力,「絲諾蒂……如果是她那術式會判斷為兩個人是對的,但是……還有一個人?七罪沒別人了啊,能用什麼方法隱藏身影……難道是!」
 
帕西恩瞳孔瞬間收縮,好像心臟漏了一拍,「開什麼玩笑……該死!在死神大人不在的時候……」
 
「這會引發……戰爭啊……」他腦海中出現的是一個極為糟糕的可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