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外傳 - 風的故事 III

越神 | 2021-09-22 00:11:29 | 巴幣 2 | 人氣 50





外傳 風的故事 III
 


一片黑暗中,弗爾斯意識矇矓,沒有任何的情緒、想法,隱約感覺到身體被一股力量牽引。他的腦海中閃過祈的身影,接著像突然清醒一樣。
 
這是……哪裡……我……祈!
 
想見到祈的強烈情感翻湧而出,剎那間,他往下墜落。
 
弗爾斯猛然睜眼。
 
陽光溫柔的在雲間閃爍,大地一片蔥鬱,泥土道路旁的花草被風輕撫著。
 
一個倒臥在道路上的人動了起來,他虛弱的勉強撐起身子,但感受到的是種「解放」。
 
這裡是?我記得……我死了?弗爾斯看著周圍,同時也注意到身上的傷都好了。
 
一輛馬車疾駛而來,或者不該說是「馬」車,就要從他身上輾過,車伕及時拉住韁繩停下馬車。弗爾斯嚇了一跳,他從沒見過這種生物,和馬差不多的身形,但全身漆黑、雙眼發紅。
 
「小哥!你這樣很危險啊!」一個老邁的車伕叫著,「你在路上幹嘛呀?」
 
「我……這……」他一時也說不出原因,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是哪裡?他也想知道。
 
「瞧你嚇的,該不會第一次見到「夜蹄」吧?」
 
「夜蹄?」
 
「是啊。」車伕端詳弗爾斯後說:「你不是這裡的人吧。看你的穿著,是哪裡來的啊?」
 
「羅馬……帝國。」弗爾斯搞不清現在的狀況只能照實說,他也不知道對方究竟知不知道。
 
車伕的反應如料想的一樣,「羅麻……那是哪裡?」車伕一臉茫然地搔著頭,「算了,上來吧!我送你一程,路上再說。」
 
弗爾斯也沒有別的選擇,於是他搭上這輛馬車,在經過一番對談後車伕終於理解了弗爾斯的狀況。
 
「原來是這樣,雖然有聽說過直接穿越過來的,但活了一千多年還是頭一次見到。」
 
「什麼意思?這裡到底是哪?你說你活了千年?」
 
「別急別急,讓我想想啊,該從何說起好呢?」車伕摸著蒼白的鬍鬚,正在整理思緒。
 
此時弗爾斯的肚子傳來一陣咕嚕聲。
 
「哈哈哈!我這裡有些麵包,你不嫌棄的話……」
 
弗爾斯狼吞虎嚥的吃著麵包,「謝……謝謝……你叫什麼?」弗爾斯彆扭著道謝,對他來說這輩子向人道謝的次數雙手就能數完。
 
「我的名子嗎?小哥你說話真直白啊!我只是個小小的商人,隨便叫就好!」
 
「抱歉,我習慣這樣的方式了,大叔。」
 
「別在意!我也喜歡直來直往。」商人跟弗爾斯還滿合得來的,他邊駕著馬車邊開始跟弗爾斯解釋。
 
「身為商人需要到各處跑,所以這類事多少也聽說過,接下來要說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用你知道的方法來說,這是另一個世界,你們「下界」的人死後會經由一個名為「輪迴」的超空間術式傳送到這個「天界」的「地獄」,但偶爾也有人會因為不明原因就直接穿越過來,或是傳送的位置出現偏差,會這樣通常是因為有強烈的意念。看你的樣子好像原本就擁有力量,你是不是感覺到身體不一樣了?」
 
「感覺身體好像變輕了,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因為你本來就屬於這個世界,異樣感會慢慢消失的。在人間是稱作「靈魂」吧,擁有靈魂的人死後就會被輪迴送到天界,這之中又分為原本就擁有力量屬於這世界的人跟沒有力量不屬於這世界的人。」商人看弗爾斯的表情開始變得疑惑,「這些事情有點複雜,要跟你解釋清楚好像需要一些時間啊……我就不說了,你以後會慢慢懂的。話說回來,你應該有什麼心願吧?肯定是非常強烈的意念,才會讓你直接到了這裡。」
 
「我……有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我想再見到她……」此時的弗爾斯終於了解祈對他說的話。
 
妳是從遙遠的地方來的……原來是這個意思,所以妳才不讓我跟妳走……為什麼不告訴我真相?妳身上到底背負了什麼……妳現在又在哪裡……
 
「地獄!」
 
「什麼!?」
 
「沒錯!我要去地獄!」弗爾斯像終於找到目標的喊著。
 
「握握握!等一下,你說的地獄是指哪個?」老商人驚訝的說。
 
「還有別的?地獄不就只有一個嗎?就是你剛才有講到的地方啊!」
 
商人冒出冷汗,「小哥,那種地方可不是說去就能去的!」
 
「那我要怎麼樣才能進去?能送我到那裡嗎?」
 
「地獄離這裡非常遙遠,這種馬車到不了的。」商人思考了一會,「接下來會到的那個大城鎮有接受各種委託工作的傭兵、公會,你去試試運氣吧,說不定能找到願意接受這種委託的。」
 
 
 
 
 
馬車緩緩駛進城鎮,鼎沸的聲音響起,熱鬧大街人來人往,沿路有各種不同種族互相交流。輝煌的建築,石磚鋪設而成的道路,令人為之驚嘆的工藝,整座城市散發一種悠久的氛圍。這裡不只有歷史的痕跡,天空中還有數艘飛行船在移動,最先進的技術在這種大城市也隨處可見。
 
「這裡是「薩路尼亞」的首都,是整個凡德斯大陸最繁榮的城市之一。這裡在三大勢力以外,所以各種人都有,應該能找到幫手。」老商人到處指著介紹。
 
「我只能送你到這了,小哥,祝你好運!」馬車在一處停下,弗爾斯向老商人道別後開始尋找能幫他的地方。
 
在熱鬧的市集裡,新奇的物品和生物不斷吸引他的視線,路邊某個店鋪的一個籠子關著一隻像是倉鼠的毛茸茸動物,弗爾斯想靠近看個仔細,影子都蓋到籠子上了,突然間牠不知道被什麼給嚇到張開滿是利牙的大嘴撞擊籠子,弗爾斯馬上退了好幾步差點撞上別人。
 
「牠平常很溫馴的,真奇怪。你是獸人族嗎?不像啊,還是你身上帶了什麼猛獸嗎?哈哈哈!」店鋪老闆走過來開玩笑的說著,他是個獅種獸人,身上獅子的比例極高,就像是有著人形的獅子。
 
弗爾斯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或是說他根本沒聽清楚店鋪老闆說了什麼,他直直盯著這個身材高大的獅種獸人,這裡的一切都令他驚訝。
 
繼續走過蜿蜒的街道,人也開始變少,弗爾斯照著直覺往更深處去,已經走到了一般人絕不會過來的區域,這裡的人眼神中充滿不尋常,弗爾斯一眼就看出來這些是從事不法勾當的人,經過多年的盜賊生活,他神色自若地繼續走著,終於在一間店門前停下了腳步。
 
在這種地方會開的店一定不是做什麼正當的生意,說不定還會因此惹上更多麻煩,弗爾斯思索著,但他想做的事也不可能走正當管道,只剩這種方法了,他就像被這間店吸引一般,他還在思考但手已經轉動門把推開木門。
 
店裡環境昏暗,窗簾阻擋了陽光的照入,只有靠近窗戶的地方有光線,越遠就越暗,所以剛進來的人無法看清楚店內的環境或是有多少人,但在店內的人卻能清楚看見進來的人。
 
「有人來啦。」店內傳來一名女子的聲音。
 
腳步聲從陰暗處響起,她的身形也漸漸清晰,豔紅的雙眸從黑暗中出現,她有著一頭烏黑長髮,身材姣好,渾身散發著一種既黑暗又不凡的氣息。
 
她突然一把抓住弗爾斯的手臂把他往店內甩,快速又巨大的力量讓弗爾斯無法反應,他重心不穩一直向後退就快要摔倒,一旁的單人沙發移動接住了弗爾斯,接著又移回一張長方形矮桌前。
 
「絲諾蒂,妳別嚇到人家了。」一個躺在矮桌旁邊三人座沙發上的棕色短髮男子一邊打著哈欠揉著棕色的眼睛說著,他的額頭旁還長著一對向上的角。
 
「哦!貝爾芬格,你接的蠻準的嘛!」絲諾蒂說。
 
弗爾斯的眼睛適應了陰暗的環境後,看清楚店裡總共有三個人,那第三個人正站在門邊盯著他。
 
他剛才就在那裡?我竟然完全沒發現……弗爾斯剛才進門時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那個男子帶著手套雙手抱胸,有著一頭白色長髮、紫色雙眼,額頭旁有一對向後上彎的角,臉上有一塊面罩遮著口鼻,讓人感受到一種高貴的氣息。
 
「說吧!你要委託什麼工作?是要解決某個人呢?還是討債?」絲諾蒂靠在弗爾斯坐著的沙發椅背上問。
 
「你們什麼工作都接嗎?」
 
「那要看你能付多少囉。」絲諾蒂用手指捲著黑色長髮,輕鬆的說。
 
「去地獄呢?」
 
「地域的哪裡?往東就是地域了,你是要交通工具嗎?」
 
「等等,先讓我搞清楚,地獄是有兩個嗎?」弗爾斯好奇別人口中的地域到底是哪裡,別人好像都會搞錯他說的地方。
 
「蛤?你在說什麼?死神的勢力範圍就是地域啊,領域的域,這不是常識嗎?還是你指的是……」
 
「對,是那個地獄。我要闖進地獄。」
 
「噗哈哈哈哈哈……你開玩笑的吧!你還想去哪裡?天堂?蠅王城?哈哈哈哈哈!」絲諾蒂一聽到弗爾斯的目的馬上笑了出來,一旁躺在沙發上的貝爾芬格也嘲諷的笑著。
 
「辦不到嗎?那就算了。」弗爾斯起身準備離開。
 
絲諾蒂看弗爾斯一臉認真,「站住!就憑你這種程度也想去地獄?別笑死人了!你連大門都看不到就沒命了!」
 
「妳要試試看嗎?」
 
「哼!」絲諾蒂嗤之以鼻的笑著,「來啊。」
 
弗爾斯打算用強力的風壓來個下馬威,正當他這麼想,招式都還沒完全施展,一瞬間,一股強烈的壓迫感重重壓在弗爾斯身上,他完全無法做出任何攻擊就被絲諾蒂單手壓回沙發上。
 
「怎麼會……」弗爾斯雙眼發直不敢置信,絲諾蒂瞬間釋放的力量遠遠在他之上。
 
「這下懂了吧?」
 
可惡!該怎麼辦……弗爾斯握緊拳頭,一陣無力感襲來。他在這個世界真的就只是個普通人,而一個普通人又憑什麼能闖入地獄?
 
「如果你答應跟我們去搶地獄裡的一個東西,我就把你訓練到能攻入地獄的程度,如何?」絲諾蒂突如其來的提出邀約。
 
「什麼?為什麼?這對你們有什麼好處?」弗爾斯不解的問,這提議太過突然。
 
「那個東西的價值可不是有辦法形容的,如果你跟我們合作,我們會把你送進去,到時候要帶什麼出來都隨便你,但那個東西歸我們。」
 
弗爾斯思索了一番,如今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他的力量確實還不夠強大,為了能再見到祈,即使被設計或是捲入什麼計謀裡他也甘願。
 
「我接受。」
 
聽到弗爾斯答應,絲諾蒂露出笑容,「那好,重新跟你介紹一下,我叫絲諾蒂。」她用大拇指指向身後站在門口的白色長髮男子,「他是別西卜,而癱在沙發上的是貝爾芬格。我們幾個是傭兵組織,只要有豐厚的報酬我們任何工作都接!」
 
「為什麼會選我?應該有更強的人選才對!」
 
「你是真的想闖進地獄吧?我們就是需要這股強烈的意念,空有力量是不夠的。況且,我覺得你挺有天分的,只需要稍微磨練一下。」絲諾蒂走到門口,「好了,路上再說,該走了!」
 
「要去哪?」
 
「當然是帶你去見其他人,還有開始訓練啊!這可是要花很多時間的,你也想趕快開始吧?」
 
「正合我意。」弗爾斯嘴角微微上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