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七章 - 黎明小隊

越神 | 2021-08-10 21:39:57 | 巴幣 2 | 人氣 94





第七章 黎明小隊
 


空藍接過裝著術式之書的盒子,專心的操控源,盒子上的法陣慢慢消失,盒子分散成六塊金屬板,術式之書的樣貌終於呈現在眾人眼前。
 
深褐色的書本封面是一個占了五分之一大小的實心圓圖案,書的封底則是一個稍大的空心圓圈。書本一翻開,每一頁都記載了各種術式,讓人不禁想問創造此書的人是為了什麼目的。
 
七武是指在天界大戰中被用來打倒亞利司的七個神器,所以一直被認為擁有的力量是在所有被稱為神器的武器或道具中最大的,事實上還有許多比七武威力更強大的神器。
 
七武的能力分別是──
坐月之石──能夠將對象完全催眠,催眠範圍及人數依使用者的力量而有差異。共有兩顆,一顆是精神層面的催眠,另一顆是肉體層面的催眠。
術式之書──一本會自動收集、紀錄世上的所有術式的書,能透過此書直接使用大部分的術式。
念斬劍──會依據使用者變化形態的武器,只會砍中使用者心中所想的東西。
玄武盾──一個手掌大小約兩公分厚的六邊形金屬塊,能展開強大的防禦結界,甚至能隔開空間。
青龍槍──能夠將空間切開的長槍,進入切開的扭曲空間可以移動到使用者所想的地方,甚至是別的世界。
封盡──以冥河為基礎開發的封印術,被關在內的人會不斷被吸取力量直到死亡。
 
神器能否發揮出更大的力量則是取決於使用者的用法,越是了解神器本質的人就能將神器的力量發揮到極限,甚至發現其真正的力量。目前絕大部分的神器都是由「賢者」跟「製造師」所創造,而他們不斷創造神器的原因沒有人知道。
 
「目前冥王和天神各擁有一樣七武,而剩下的三樣其中兩個就在地獄,所以我們接下來的目標是地獄。」空藍說。
 
「天堂只剩一個神器?」雷娜問。
 
「對,原本是兩個,但其中一個神器被拿來封印特曼斯了,所以是在地獄。所以現在七武的下落分別是,天神擁有催眠精神的坐月之石,冥王擁有催眠肉體的坐月之石,死神擁有念斬劍以及封印特曼斯的封盡,而玄武盾跟術式之書在我們這,最後一個青龍槍就真的下落不明了。」
 
雷娜正揣測這些神器當中他們最需要哪些,「在這些神器當中我們最需要的是念斬劍吧……因為鬼神。」
 
「沒錯,由「製造師」打造,專門用來消滅鬼神的神器。鬼神能操控人心,再加上有催眠能力的神器,恐怕到時候會是場很艱難的戰鬥。」
 
「妳還知道其他有關鬼神的事嗎?我們只知道鬼神擁有控制人心的力量,據說他是一個不該存在的存在。」
 
「其實我知道的也沒有比妳們多,只知道他是「多餘情感」的聚合體,就是由人們所有過多的情緒組成的。而他為什麼會出現,為什麼會誕生,我也不清楚。」
 
「過多的情緒?負面情緒嗎?」法爾一臉不懂。
 
「不一樣!」薇媞指著桌上的一個空杯,「這樣說好了,每個杯子就是一個人,而杯子內裝的液體是人的各種情緒,假設你今天非常憤怒,杯子內的液體會開始增加,靠自己調適讓心情平復,杯子內的液體就會減少,當氣到不行想打人的時候,就像是流出杯子的液體碰到其他杯子,而這個液體具有腐蝕性,這就是屬於過多的情緒,代表會傷害別人。正向的情緒也只是腐蝕性較低的液體,所以過多的喜悅、關懷、愛慕也可能會對人造成傷害。」
 
「哦!」法爾似乎了解了其中的差別。
 
亞他也認同的說:「沒錯,這些過多的正向情緒有時比負面情緒要來的可怕。」
 
「那這些情緒又為什麼會聚集在一起呢?」雷娜正思考著可能性。
 
「有些事情的真相可能是某些人想抹去的歷史,想知道這些真相的話只能靠我們自己去找了。」空藍說。
 
「那麼冥王又是什麼人?竟然能打倒鬼神取代他的地位……」亞他喃喃的說著。
 
「冥王的出現是在我成為墮天使之後了,可能也是一種特殊的存在吧……」
 
「對了!那妳知道有關特曼斯背叛那件事的細節嗎?」薇媞問。
 
「還有源之力,我們有辦法學嗎?」亞他問。
 
空藍搖搖頭,「特曼斯背叛的事是在我出生前的事情了,我也是在學校裡學到這些歷史的。而源之力,指的是能夠操控構成這個世界的最根本物質「源」,也就是說,「源」就是世界,這種力量我也還在摸索,頂多做到用來強化身體,根本沒辦法教別人。」
 
「世界是由源所構成的……難怪會說能控制這股力量就能做到任何事。」亞他驚訝著這世界果然還有很多事情等待發掘。
 
法爾整個人呈現亢奮狀態,「總之現在的目標是地獄吧!還真令人興奮!」
 
「我們現在有了術式之書,就能在拿到念斬劍之後用術式逃走。」空藍似乎都已經計畫好,「要先找個地方測試術式之書的力量才行。」
 
薇媞一臉嚴肅的豎起食指,「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接著馬上露出笑容,「應該先為我們小隊取一個名子!」
 
雷娜覺得大家既然都在酒館了,「好!那就來喝一杯吧!邊喝邊想!來酒館哪有不喝的理由!」
 
「那有什麼問題!盡量喝吧!」空藍叫來了大量的啤酒,清脆的氣泡聲就像在慶賀一個新的希望誕生。
 
大家喝著酒聊天、嬉鬧,分享著各種傳說、趣事、逸聞,彼此的感情也熱絡了起來,最後他們決定好了小隊的名子,在漫漫長夜的盡頭所出現的那道光芒,意味著將希望帶來的「黎明」。
 
就這樣大家在談笑中度過了這個在薩路尼亞的夜晚,黎明小隊一行人準備前往──地獄。
 
 
 
 
 
一行人遠離薩路尼亞找了個四處無人的地方,準備在出發前先測試術式之書的力量。空藍環顧一下四周,確定附近沒有別人後,打開術式之書翻找著可以用來測試的術式。
 
雷娜這時開口問:「大家都知道吧?地獄在三百年前被鬼神入侵的那件事,在那之後原本就幾乎無法入侵的地獄戒備變得更森嚴了,我們還有辦法闖進去?」
 
「確實不可能讓我們從入口潛入或是硬闖了,但我們還有一個辦法。」空藍淺淺的一笑,「從「輪迴」進去。」
 
「輪迴系統?有辦法辦到嗎?」
 
輪迴,是由多個術式組成的巨大系統,位於地獄第九層,其複雜程度讓眾多學者都想一窺其樣貌。
 
輪迴之所以被創造出來,是因為天界大戰後空間破裂而發現了另一個跟天界非常靠近的世界──下界,為了將天界大戰時流入下界的力量、生命導回天界,天使族跟髏族一起開發了這個巨大系統。
 
下界的生物看不見天界的生物,對下界來說天界的生物就是種無法接觸的存在,兩個世界的生物原本死後都會消散,但是流入下界的天界生命,在下界死後卻會以天界的生命型態繼續活著,下界的人稱之為靈魂,如果放著不管必定會對下界造成嚴重的後果,所以必須有輪迴系統將這些人導回天界。
 
後來又發生有靈魂者跟沒靈魂者生下的後代,這些人可能隱藏著力量,因此輪迴系統必須一直不斷運行,將這些人導回天界進行過濾,如果沒有力量者便讓他們再由輪迴系統轉生到下界,從此兩個世界相連在一起。
 
但天界的人們對下界的了解非常的少,通常只知道有另一個世界的存在而已,更不會有人知道這個巨大系統的誕生隱藏著一個極大的秘密,以及輪迴的真正用途。
 
空藍對大家說明計畫,「正確來說是從輪迴系統的緩衝區進去,當下界發生戰爭、災禍造成大量死亡的時候,為了維持秩序會把地獄來不及接收的人導入一個緩衝用的空間──「靈薄獄」。」
 
「原來如此,只要能進入「靈薄獄」就能成功潛入地獄了。」
 
「對!因為輪迴就是由多個術式組成的巨大系統,術式之書內一定會有記載「靈薄獄」的資料。」
 
「所以我們不是要硬闖?」法爾反而對潛入的這個方法感到驚訝。
 
亞他一臉不敢置信的說:「看你這麼失望,你真的打算硬闖啊!」
 
「我們的目標是念斬劍,當然是要越低調越好。」薇媞說完想到了一個問題,「那麼我們進入靈薄獄不會被發現嗎?」
 
空藍接著說:「其實法爾說的也沒錯,被發現是早晚的事情,地獄不管內外都有很嚴密的監視網,進去之後反而要大搞破壞才對我們有利。」
 
「是吧!我就是這個意思!」法爾莫名的驕傲起來。
 
「但前提是要順利潛入,靈薄獄說實話是個很危險的地方,為了讓人受控制的待在裡面,整個空間會讓人產生幻覺,在裡面的人會不斷重複經歷以前的回憶直到被導入地獄,所以我也無法確定我們進入後會發生什麼事。」
 
「那就到時候再隨機應變吧。」雷娜自信的說。
 
「我先來測試術式之書。」空藍將源注入術式之書,「試試這個簡易傳送術……嗯?」
 
「怎麼了?」雷娜看空藍楞著不動。
 
空藍盯著術式之書,但遲遲沒有任何反應,「無法發動……」
 
「不能用?用源也沒反應嗎?」雷娜湊上前看。
 
「這……難道需要「真名」?」空藍看著術式之書,「看來只能照上面記載的資料,再靠我們自己發動術式了……」
 
大家難掩失落的情緒,但事實就是這樣,不知道神器的製造者所賦予的「真名」就無法使用其力量,術式之書這名子只不過是大家的通稱。
 
空藍看著術式之書記載的內容,「其他東西都還算好取得,麻煩的是需要「冥石」。」
 
「冥石!這下可麻煩了!」亞他抓了抓頭。
 
「我記得那是在冥河附近才有的礦石,要到地域去嗎?」薇媞說。
 
「對啊,在冥河附近才有,跟冥河一樣會吸受碰觸者的體力,讓人完全使不出力,就像現在的我們一樣……至少要到地域邊界的城鎮才弄得到吧……」亞他語氣癱軟的說著。
 
「還好啦,我們現在離地域不算太遠,先到附近的村莊或城鎮碰碰運氣吧!」雷娜說。
 
 
 
 
 
於是一行人繼續往東前進,過了幾天,途經一些規模不大的小鎮、村莊後到達了一個較具規模的城鎮,鎮上看起來挺熱鬧的。
 
礙於其他人的身分,採買就由薇媞跟亞他負責,兩人跑遍各種商店詢問後,得到了令人失望的結果。整個城鎮的冥石都在今天稍早被運走,前陣子某個國家把全部的貨都訂走,只剩下一些加工過的產物。
 
薇媞跟亞他只好帶著壞消息回去,大夥討論之後,決定直接去追買走全部冥石的那個商隊,他們馬上買下了幾匹馬上路。
 
接近傍晚時一行人騎著馬在草地上奔馳著,終於在不遠處看到一個商隊,那是個由十多輛馬車和數十匹馬加上幾十人組成的商隊。
 
「看到了!」薇媞喊著。
 
空藍想了一下:「那我們在這裡等吧,一樣由薇媞跟亞他你們兩個去,可以嗎?」
 
「沒問題,我已經想好要怎麼交涉了!」薇媞回答。
 
「放心吧!這次會弄到手的。」亞他充滿自信的說。
 
「怎麼了嗎?法爾?看你一臉也想去的樣子。」雷娜看法爾一直盯著那個商隊。
 
「什麼?我哪有!」法爾反駁,「我只是看那個商隊的旗幟很眼熟。」
 
雷娜戲弄的說:「你該不會是想和薇媞去吧?」
 
「蛤!什……什麼……妳在說什麼東西啊!」法爾臉一紅,手指著薇媞,「我是怕他們搞砸!」
 
薇媞眉頭一皺:「蛤!哪有可能!你哪有資格說我!」
 
「商隊要走遠了喔。」空藍默默的說。
 
亞他跟薇媞趕緊騎馬追了上去,追了大概一半後一個聲音突然從兩人後方傳來,接著一個人影伴隨著熱氣、火光快速從兩人身旁呼嘯而過,直直朝商隊過去。
 
「咦?那是……法爾?」薇媞見狀大喊,「喂!你在幹嘛……」
 
一陣雷光跟在後面追了過去。
 
「咦?雷娜?」亞他也不知道現在到底什麼狀況。
 
能跟他們解釋的只剩下空藍一個人,她剛好飛到薇媞跟亞他旁邊,「法爾想起那個商隊的旗幟後就衝過去了,那商隊好像就是對他發出通緝令的國家的。」
 
「這下可好了……」亞他無奈地說,大家都知道事情要變得更複雜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