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外傳 - 風的故事 VI

越神 | 2021-10-14 01:25:47 | 巴幣 102 | 人氣 91





外傳 風的故事 VI
 


弗爾斯一行人。
 
「接下來分頭走,其他獄主大概已經開始行動。」別西卜說。
 
「弗爾斯你跟著我!」絲諾蒂喊道。
 
於是一行人兵分四路各自行動朝目的地前進。
 
別西卜這邊,他經過的路上,巡遊者都像是被啃食了一般倒在地上,他手上正抓著一個巡遊者扔向一旁。
 
鎖鏈聲響從遠處傳來,巡遊者都停下動作讓開一條路,「他們可都是我的孩子啊,看到孩子在面前被殺……做父母的可是會很傷心的。」古斯特一身斗篷有如這些巡遊者一樣的裝扮,身為髏族卻沒使用人皮術,看起來就像個惡鬼。
 
別西卜一手朝古斯特襲去,沒有完全閃過的古斯特,臉骨就像被啃食少了一塊,他隨即吸收了一旁的巡遊者,臉也馬上恢復,「你跑到這邊來是想做什麼?你們的目標是神器對吧?是想分散戰力爭取時間嗎?沒想到會是你,由堂堂魔族貴族來拖延時間啊。」
 
別西卜盯著古斯特的動作,同時也在尋找著什麼。
 
「我記得這裡是最邊緣吧。」
 
「什麼?」
 
「無盡惡食。」他雙手朝向上方的牆壁,一大團灰黑色的半透明物質湧向周圍,古斯特見狀趕緊退開,這物質衝向牆壁不斷的吞噬,直到地獄外頭的陽光照了進來,地獄極厚的外牆被吞噬出了極大的巨洞,就連籠罩地獄的防禦術式上也是。
 
「你幹什麼!」古斯特摸不透別西卜的這一舉動是想做什麼,只知道絕不能再讓他繼續。
 
「時間差不多了。」別西卜朝大洞展開法陣。
 
古斯特控制大量巡遊者衝向他。
 
 
 
 
 
利維坦這邊。
 
「站住!」沉重的腳步聲從利維坦後面朝他過來。
 
「六獄主嗎……」
 
利維坦停下腳步轉過頭,眼前的人可說是個怪物。六公尺高的身軀,六條手臂各握著一把刀,一臉兇惡,兩人身材差距極大。
 
阿索亞二話不說衝上前來,其中一隻右手揮著大刀往利維坦身上砍去。
 
「真想要這種力氣!」利維坦咬著牙露出了笑容,他抽出腰身的刀把阿索亞的斬擊擋下。
 
 
 
 
 
貝爾芬格這方面,他正一派輕鬆的在空中飄浮著,「嗯~來到了個空曠的地方,六獄主還沒來嗎~該往哪邊走呢?」
 
「哪都不用去!」海爾從一旁的高處躍下,朝貝爾芬格擲出長槍。
 
貝爾芬格沒有閃躲,高速飛往他的長槍在空中停下,「在念力下這些都沒用!」
 
海爾一落地隨即使出煉金術,「念力?少騙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能力!」
 
貝爾芬格後方出現一個數公尺高的刑具鐵處女,滿是尖刺的左右門葉快速的闔起,但馬上就被撐開。
 
海爾繼續擲出長槍,第二把、第三把都被接下,就在第四把要擊中時,原本飄在空中不為所動的貝爾芬格移動了身體閃躲。
 
「無形之手。」海爾剛才的攻擊都是為了要摸清貝爾芬格的能力極限,依照剛才的情況他推算著,「總共六隻吧?」
 
「這還真是麻煩啊。」貝爾芬格不悅的說著。
 
 
 
 
 
弗爾斯和絲諾蒂這邊,兩人沿路不斷把追來的士兵跟巡遊者打倒。
 
「怎麼都打不完啊!一直過來!」
 
「絲諾蒂,為什麼妳不攻擊要害?」
 
弗爾斯發現絲諾蒂的戰鬥方式都刻意避開要害攻擊,使得一些只受輕傷的士兵、獄卒被治療後馬上又追上來。
 
「因為某些原因我沒辦法殺人,所以養成了這種戰鬥方式。」
 
「妳沒殺過人嗎?」
 
絲諾蒂沒有回答,「注意周圍!已經離放神器的地方不遠了!」
 
就在他們兩人跑過一條空橋時,上方出現一個巨大金輪,忽然出現的強大重力將他們定在原地,佩爾黛絲從空中飛下來停在兩人前方,她的背上有三對發著光芒的翅膀,強大的力量不斷傳來。
 
「到此為止!」
 
(最麻煩的傢伙……)絲諾蒂示意弗爾斯別輕舉妄動,因為眼前的人有足夠的力量將他們擋在這裡,而且能輕易的殺掉他們。
 
「妳就只是要說這些嗎?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才闖進來怎麼可能停手?」
 
「你們的目標是『卡拉迪亞』吧?絲諾蒂,我會跟死神解釋,用卡拉迪亞幫妳殺掉鳳凰。所以,停手吧,回到……」
 
「妳有這麼天真?都過了一千四百年!當初的絲諾蒂早就已經死了!天界大戰時就已經知道了不是嗎!這是什麼?愧疚感嗎?」
 
「卡拉迪亞本來就是因為妳才會被製造出來的!我必須完成他們的願望!」
 
「這就是妳墮天的原因嗎?好啊。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就帶我去拿吧。」
 
「這……」
 
「怎麼了?『念斬劍』不是為了我而被製造的嗎?」
 
佩爾黛絲注視著絲諾蒂赤紅的眼瞳,一陣遺憾、愧疚感湧現,她撇過頭加強壓制的力度,準備施展束縛術式。
 
「佩爾黛絲大人!煉獄出狀況了!需要您立刻過來!」佩爾黛絲身上的通訊水晶傳來緊急連絡。
 
(搞什麼!在這種時候?)無論何時只要煉獄一出狀況就必須擺在第一位處理,但眼前的人是她心中一直以來想彌補的遺憾,如果不在這裡抓住他們就沒機會了,佩爾黛絲內心無比掙扎。
 
「佩爾黛絲!妳在幹嘛!」叫喊聲打破她的思緒。
 
「帕西恩……」
 
「去處理想從煉獄出來的傢伙!」帕西恩施放出像火焰般的漆黑物質圍住弗爾斯跟絲諾蒂。
 
佩爾黛絲看著絲諾蒂,心中充滿複雜情緒。
 
(佩爾黛絲!妳這個廢物!為什麼不快點動手!)她撇過頭轉身飛離,她在心裡咒罵著自己,明明有能力阻止絲諾蒂,卻遲遲下不了手而錯過了機會。
 
「弗爾斯,別碰到那個黑色的火焰,那是業火,碰到的話在被燃燒殆盡之前都不會熄滅。」絲諾蒂警告著說。
 
帕西恩盯著弗爾斯開口:「你就是弗爾斯?」
 
「告訴我祈在哪裡!」弗爾斯激動的問。
 
「見到之後呢?你想幹嘛?」
 
帕西恩的話刺入弗爾斯的內心讓他呆愣原地,他沒想過這些問題,不,是他根本不敢去想。
 
祈真的在地獄嗎?她若是真的在地獄,那她有可能會跟自己一起走嗎?為了不讓殘酷的現實阻攔自己,不讓自己再迷惘,弗爾斯定下一個目標,並且不管任何事一股腦地往前衝,他也只能這麼做。
 
溺水的人不會放開手中的浮木。
 
「真是愚蠢的傢伙……那你知道在你旁邊的人是誰嗎?」
 
「是誰不重要!只要能再見到祈,就算是被利用也沒關係!」
 
「就算會死在這裡?真遺憾……你選擇這種方式。」
 
周圍的業火朝兩人襲來,迴繞兩人的漆黑火焰沒有一絲縫隙能逃脫,他們被吞噬在業火裡。
 
看著業火中的兩個人影,帕西恩感到一絲異樣。
 
(鳳凰的火焰呢?)
 
帕西恩朝四周大範圍釋放出業火。
 
「厄啊──」
 
原本被業火吞噬的兩人身影突然消失,弗爾斯已經在帕西恩身後,而絲諾蒂幫弗爾斯擋下了業火,漆黑的火焰在她手臂上燃燒。
 
「是坐月之石!竟然在你們手上……」
 
「別過來!弗爾斯!我能對付他!」弗爾斯本來想回頭,但聽絲諾蒂這麼喊,他繼續向前跑。
 
「可惡!」帕西恩已經來不及擋下弗爾斯。
 
「痾啊!」身上的罪業越大業火會燃燒的越旺盛,這漆黑的火焰很快地吞噬了絲諾蒂。
 
「啊啊啊啊啊──」
 
劇烈的疼痛讓絲諾蒂倒下,但火焰卻沒有熄滅的跡象,她痛苦的不停嘶吼,隨著漆黑的火焰慢慢轉為赤紅,她的聲音也漸漸消失。
 
「這很痛啊……混帳……」絲諾蒂身上的火焰熄滅,毫髮無傷的站起來。她雙眼瞪大沒有一絲笑意,嘴角卻揚起,散發著一種瘋狂的氣息。
 
「鳳凰……」
 
「但這樣就不會壞事了。」
 
「什麼意思?」
 
「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帕西恩雙眼一震,絲諾蒂這句話證實了他極為糟糕的推測,「鬼神……」
 
「不愧是閻王,果然猜到了!」絲諾蒂隨即左手一揮,劍氣飛掃而去。
 
帕西恩躍起閃避,劍氣在後方牆上留下一大道切痕,有如業障緊跟不放的業火再度襲向絲諾蒂。
 
 
 
 
 
地獄第十八層,無間。
 
無間是地獄最深的樓層,在這層的底部是一個遼闊的空間,這裡有一個在地面上的異空間入口,這巨大的圓形入口直徑約有五百公尺。
 
入口的另一邊即是被稱為「煉獄」的未知世界,地獄本身就像是個巨大封印在這入口的上方壓制著煉獄。千百年來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關閉這個入口,也從沒發現任何其它通往這個世界的類似通道。經過長久的實驗、研究,髏族知曉了煉獄的環境是極為嚴苛,絕大部分的天界生物是無法在煉獄中生存的,而煉獄的生物各個都擁有不凡的力量,為了避免再有任何生物跑進天界,髏族在「神獸時代」建造了地獄並用術式封住了這入口,偶爾有一些生物想闖過時,就會由髏族的王,死神──維塔洛伊,來解決這些怪物。
 
如今身負守衛重任的人是天使族的佩爾黛絲,她的能力「神之天輪」能夠壓制任何在範圍內的生物,她在天界大戰後因為某個原因成為了墮天使,並自願到地獄中鎮守煉獄。
 
現在煉獄的入口有數條像章魚爪的巨型觸手突破了術式結界,像鞭繩的觸手四處攻擊掃打,隨便一擊就造成巨大傷害,維持結界的獄卒們被打亂了陣型,餘下還能戰鬥的獄卒只能到處逃竄,在閃躲攻擊的情況下盡量維持結界的完整。趕到煉獄的佩爾黛絲見此情景馬上使用能力在上方展開金輪,她的能力範圍隨著金輪持續擴展到整個煉獄入口大小,巨型觸手開始縮回煉獄。
 
佩爾黛絲皓白的長髮飄逸,強勁的力量伴隨背上的六翼發散著光,這正是強大的象徵,獄卒們的目光被牢牢吸附。
 
「別鬆懈!」佩爾黛絲喝斥著,「牠還沒完全放棄!」
 
所有獄卒趕緊幫忙救助傷者,部份的人補上空位恢復陣型,持續強化維持住結界。
 
佩爾黛絲感受到怪物強烈的反抗,那是至今為止沒有遇過的劇烈抵抗,像是拚死也要從煉獄中出來,「從沒有過這麼強的反應……為什麼……」
 
「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啊!」不甘轉為憤怒,她的壓制力道不斷上升。
 
 
 
 
 
弗爾斯這邊。
 
他一個人繼續朝神器的所在處前進,四處尋找著祈的蹤影。絲諾蒂說過,祈依照推測可能是在地獄中負責看管神器的人,所以只要去搶地獄裡的神器或許就能見到她。弗爾斯藏不住內心的焦躁不安,閻王說的話在他腦中迴響,越是接近目的地他的思緒就越雜亂,「妳到底在哪……」
 
「弗爾斯!」
 
那聲音,一個能填補弗爾斯內心空洞,追尋了許久的最想聽見的聲音,終於傳進他的耳裡。
 
「祈……」
 
粉紅色的及肩短髮,寶石般的淡紅眼眸,在弗爾斯眼前的正是他苦苦追尋之人。
 
「為什麼……」祈看著弗爾斯。
 
弗爾斯上前把祈摟在懷裡,緊緊的抱著她。這一刻弗爾斯等了好久,眼淚奪眶而出,「哪有為什麼……我找了妳好久……好久……」
 
祈靜靜地靠在弗爾斯胸口上,「你怎麼就不懂……我就是不想把你牽扯進來。」
 
「不管妳背負了什麼,就算再危險我都無所謂,只要能跟妳在一起……所以我變強了,我已經不是普通人……」
 
「噗滋──」
 
「嗚……呵痾……」
 
弗爾斯順著視線看,祈的背後有根黑色物體沾滿著鮮紅液體,他感到胸膛一陣濕潤,那是祈吐出來的血。
 
一根黑色尖刺從弗爾斯身後貫穿兩人的身體。
 
「厄啊……」
 
尖刺緩緩抽出。
 
「怎麼……可能……」
 
「一陣子不見啦!小哥!」
 
眼前的人令弗爾斯震驚,他是弗爾斯剛來到天界時好心讓他搭便車的那個老商人,這個老商人就和當時見到的一樣和藹,「怎麼了嗎?小哥?哈哈哈哈哈哈……」
 
他大笑著,臉部開始扭曲,身形也產生變化,最後變成了一個全身黑色斗篷,有著黑色手套、白色面具,全身不露出一個地方的高大人物。再仔細一看,這些服裝之下根本就空無一物,那白色面具本身就是他的臉,面具上有紅色的眼睛跟嘴巴,而黑色手套就是他的手。
 
「怎麼會……原來術式偵測到的第八個人是……是你……」祈非常驚恐,她抓著弗爾斯吃力地說著,「快逃……他是……鬼神……」
 
「鬼神?你到底是……嗚……」鮮血不斷從弗爾斯傷口流出。
 
「我啊……一直都在啊。帶你到薩路尼亞後,就一直藏在你的影子裡跟著你,指引你方向!」
 
回想當時的經過,這陣子發生的事,一切都有了答案,「原來都是你……影響我想法的也是你嗎……」
 
「是啊,你太敏銳了,同是在陰影中生活的關係嗎?我如果不做點什麼讓你閉嘴,那些傢伙說不定會打亂計畫直接宰了你!」
 
「在背地裡操控一切……你到底想幹嘛!」
 
「不是說了嗎?我們要的是神器,念斬劍──卡拉迪亞。只不過在這之前得先把鎖著它的鑰匙破壞掉才行,那種封印術連別西卜都無法直接破壞,所以才需要你。」
 
「那為什麼要攻擊我和祈!咳……」
 
「這你可以問她啊。」鬼神的手指向祈。
 
「我……」祈眉頭緊皺並撇開視線,「我……就是鑰匙……是被製造出來的人造生命……」
 
弗爾斯看著祈,她之所以會那麼冷淡,像是沒有情緒的原因,「祈……」
 
「這樣你懂了吧。」
 
「既然這樣,那我會阻止你!」
 
「這可不行,這是違約喔!你不是說好要幫我們搶神器?」
 
「廢話少說!要打就來啊!祈!妳快走!」
 
「等等,弗爾斯。」祈站在弗爾斯身後,從剛才開始她一直悄悄施展治療術式,「鬼神!就算你殺了我,也找不到念斬劍!」
 
「妳以為我在這個地方是湊巧嗎?東西就在附近。念斬劍可是在呼喚著我,畢竟我們都有同樣的……創造者。」
 
這句話震懾了祈,「你說……什麼……你是被……」
 
此時傷口恢復的弗爾斯突然朝鬼神衝過去。
 
「弗爾斯……嗚……」祈咳出了血,她自己的傷還沒完全治好,「你會死的……」
 
就在弗爾斯發動攻擊的瞬間,一個轟天巨響以及伴隨而來的劇烈震動,讓他停下了動作。
 
弗爾斯穩住腳步,「什麼?發生了什麼?」
 
「來了。」面具上的嘴角上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