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八章 - 白虎

越神 | 2021-08-27 00:54:55 | 巴幣 2 | 人氣 60





第八章 白虎
 


廣闊的大地上,馬蹄揚起沙塵,馬車的輪子高速轉動,一個商隊正在趕路,而一道火光正快速的從商隊後方靠近。
 
法爾在火焰的加速下超過商隊,他在商隊前方轉身停下,負責護衛的士兵一見此情況馬上下了判斷,他們訓練有素的將法爾包圍,載有貨物的馬車則趕緊加速繞道。
 
「真麻煩……」法爾為了不讓貨物遠離,朝載貨馬車行進的方向扔出幾顆火球,落下後熊熊燃燒的火焰形成一道火牆,馬兒被驚嚇到不受控制掙脫了韁繩,沒了馬兒的馬車只能孤單的停在原地。
 
「只有一個人!快把他拿下!」數十名士兵同時衝向法爾,其它馬車上又下來了不少人過來支援,這些士兵非常有組織的展開攻擊陣型,近戰人員連續出招,遠攻人員的術式非常精準地襲來,後方又有支援人手施展各類型強化術式,在這樣的連續攻勢下法爾只能不斷閃避。
 
雷娜、亞他、薇媞、空藍四個人這時正躲在遠處的岩石後看著。
 
「這護衛的人數有點太多了吧?」薇媞看著遠處不斷閃爍的各種光芒,「雷娜剛剛怎麼突然不追了?」
 
「我後來想了一下,他們應該不會願意把買來的貨物讓給別人,尤其這又是隸屬於國家的商隊,所以乾脆讓法爾去大鬧一場,然後我們再看狀況行動好了。」雷娜指向遠處又冒出來的騎兵跟馬車,「果然不只有這樣,這護衛規模大的有點可疑……」
 
「咦?」亞他發現載著貨物的馬車在沒有馬拉著的狀況下自己動了起來,「那是魔力引擎?」
 
「連那種東西都有……他們到底載了什麼貨?」雷娜開始好奇這個商隊除了冥石外還載了什麼貨物,需要用到這麼多士兵來護衛,甚至還裝了要價不斐的魔力引擎,那種能將魔力轉換成動力的技術,通常只會在大城市看見。
 
「有那種東西很奇怪嗎?」薇媞覺得商隊就是需要確保貨物能安全送達,所以有這些預防措施是很合理的。
 
「因為這麼做的話開銷太大了,所以他們載的貨物一定不只有冥石,還有其它更貴重的東西,而且他們原本還用馬來拉有裝魔力引擎的馬車,就是想要偽裝成普通商隊,避免過於招搖成為下手目標。」雷娜依照以往的經驗推論。
 
「那我們不去幫法爾嗎?」空藍看著士兵一直聚集,不過她馬上就覺得這個擔心是多餘的,法爾就像是在欺負弱小,那些士兵接連倒下,還有好幾個人被打飛到空中,對法爾來說就像是在玩一樣,連裝了魔力引擎的馬車也被打壞,「看來完全不需要呢……」
 
一名士兵嚇的雙腿一軟癱坐在地上,「你……你倒底是……是什麼人!」
 
法爾的身上纏繞著火焰,四周滿是昏倒的士兵,土地也因為交戰而變得坑坑巴巴,此時法爾就像是個殘虐的惡魔一步步逼近剩餘的幾個人。
 
「我的通緝令是你們發出的吧?給我撤掉!」法爾不爽的瞪著這些人。
 
「通緝?」士兵的後方有名男子看著法爾,他努力的在記憶裡搜尋著這樣的人,「啊!是你!」
 
「終於想起來了啊!」
 
「難道你就是為了通緝令的事情嗎?」男子心想,他必須讓貨物安全的送回國家才行,而法爾是因為被通緝的事情來報復的,不能讓法爾再繼續造成損失了,「沒問題!法爾先生對吧!我們會撤銷通緝的,就連這件事情也不追究!」
 
這時候男子手上的通訊水晶傳來聲音,「什麼通緝?那個法爾的通緝?你在講什麼?怎麼可能取消!國王交代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讓他成為我們的人,你們現在到底到哪裡了?已經超過預定時間了!喂!聽見了嗎?」
 
法爾折著自己的手指發出喀喀聲,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他一開始就覺得不管怎麼說通緝也不會被撤銷,既然如此那就乾脆大鬧一場來發洩,現在聽到通訊水晶傳來的話,覺得剛好順了他的意。
 
「上級御術師呢?」拿著通訊水晶的男子左右張望的喊著,緊張到完全無視水晶另一頭傳來的聲音。
 
「那個倒在旁邊的就是。」一旁的士兵指著法爾身後的人。
 
「什麼……上級也打不過嗎?是御術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可以說是一場單方面的霸凌,護衛根本拿法爾沒辦法,最後整個商隊所有人都倒地,馬兒全都被放生。見事情結束,躲在岩石後面的薇媞、空藍、雷娜、亞他慢慢走了過來。
 
「這還真是……」薇媞看這些士兵一個個都昏死過去,「我該幫他們治療嗎……」
 
「不用啦!他們活該!」法爾心情舒暢的說,「我已經有手下留情了!」
 
「他們買這麼大量的冥石到底要幹嘛?」雷娜覺得一般不會有人需要這麼多未加工過的原石,這個國家會買這麼多實在是很可疑。
 
「說不定在研究什麼東西……」亞他猜測。
 
「要是他們又想搞什麼事,我下次就直接去滅了他們!」法爾說。
 
空藍聽到法爾的這番話,看著散落在地的破碎木頭、旗幟,腦海中忽然浮現某個國家毀滅的樣子,那是一道在空藍心中的傷痕,一陣挫折、遺憾、自責感湧上心頭。
 
薇媞看空藍似乎有點異樣,「怎麼了嗎?空藍?」
 
薇媞的聲音將空藍拉回現實,「啊……沒事,想起一些事情而已。」她走到一旁的馬車,想趕快轉移注意平復心情,小心的用工具將需要的冥石放進特製的袋子,「好了,拿到冥石了。」
 
這時候從其它馬車傳來了聲響。
 
「還有人嗎?」法爾朝聲音走過去,一把將蓋著貨物的布掀開。
 
出現的是一隻被關在籠子裡面,有著黑條紋的小白老虎,這隻老虎非常小,身形只有兩個手掌大,牠用圓滾滾的無辜眼睛看著法爾,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的歪著頭,模樣非常惹人疼。
 
「好可愛!」雷娜馬上湊過來,因為雷娜是由妖貓族養大,所以對於貓科動物總有一種親切感。
 
「哇!小老虎耶!」薇媞也靠近看。
 
「老虎嗎?應該是貓吧!」雷娜把牠從籠子抱出來,湊到薇媞面前,「妳看牠這麼小。」
 
「喵──」牠對著薇媞發出了軟軟的叫聲。
 
「咦?真的是貓?!」這叫聲跟薇媞原本想的差了很多。
 
「看吧!」雷娜把牠轉向自己,「真可憐,你是被抓走的吧。」
 
「喵──」
 
法爾用手抓住牠的後頸把牠從雷娜手上拎起來,「怎麼看都像老虎啊。」
 
「喵!喵!」牠對著法爾叫了兩聲。
 
「喂你小心一點!」雷娜看法爾動作粗魯。
 
「亞他你看。」法爾把牠拎到亞他面前。
 
「喵!喵!」小白虎看著亞他也叫了兩聲,接著牠似乎覺得不太舒服而扭動著身體,這一動讓法爾的手一時無法拎好,讓牠從手中墜下。
 
「啊!」法爾驚呼。
 
空藍迅速的接住牠,用雙手捧著,雖然空藍什麼話都沒說,但能從她的表情看出她也被這隻小白虎萌到了。
 
「嗚──」牠對著空藍發出另一種聲音。
 
「我是嗚啊……」
 
雷娜摸了摸小白虎的頭,「你還會不同的叫聲啊。」
 
「喵──」牠又轉過身對雷娜發出一開始的叫聲。
 
「咦?」雷娜似乎注意到了什麼,她馬上把法爾拉到小白虎面前,「喵!喵!」
 
接著又把薇媞拉過來,「喵──」
 
然後把牠再轉向空藍,「嗚──」
 
再來是亞他,「喵!喵!」
 
雷娜看著小白虎,「難道說……你會分辨種族嗎!」
 
「喵──」小白虎繼續用那小小的奶音叫著。
 
「分辨種族?我以為你們都是人族,原來不是嗎?」空藍好奇的問,因為依據外表來看,在場的所有人看起來都像人族,根本分不出是不是別的種族。
 
雷娜用手比劃著,「應該沒錯,因為我跟薇媞是人族都是長音的叫聲,亞他跟法爾是魔族是兩短音,空藍是天使族是另一種叫聲,而且不管幾次牠都是對同一個人發出同樣的叫聲。」
 
「能辨別種族的稀有魔獸……就是因為牠才會派那麼多護衛吧?」空藍猜測。
 
「原來你也是魔族?」法爾對著亞他問。
 
「嗯……那是快五百年前的事了……」
 
亞他出生於荒土的某個國家,這個國家是鬼神勢力中的重要戰力,亞他的家族更是其中的菁英,從小就得接受各種武術、暗殺、刑求等嚴酷又殘忍的訓練,甚至會從人口販子買下奴隸來當練習對象,濫殺無辜都是習以為常的事,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每個人都冷血殘暴。
 
但亞他從懂事以來打從心底對這些事情感到害怕,他恐懼著名為家人的嗜血分子,害怕奪走任何無辜的生命,他不想變成這樣子的惡魔,最終他決定逃離家族遠離這個國家,那是他六歲時的事情。
 
「如果我繼續待在那個家的話,現在已經滿手鮮血了吧……說不定還會成為七罪之一,成為被你們討伐的對象。」亞他知道要是他當初做了不同的決定,現在可能會和大家成為敵人。
 
「我還蠻想跟你打一場的說。」法爾的語氣中似乎透露了一點失望。
 
「我不想!謝謝!」亞他揮手拒絕。
 
「那你想滅了那個國家嗎?」法爾一派輕鬆的問。
 
「你真的是有夠像惡魔!」亞他雖然這麼說,但法爾這句話也是戳中了他心裡的想法,「如果有必要的話……那種國家確實不該存在……」
 
法爾露出自信的笑容,「到時候記得算我一個。」
 
「你真的是……」亞他雖然無奈,但又覺得蠻開心的。
 
「說到底我們灰軍也跟新世界一樣,有個不切實際的理想……」雷娜自嘲的淺淺一笑,「空藍,妳說的沒錯,現階段最大的敵人是冥王,但如果不把惡意全部消除,只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冥王出現,這也是我們灰軍跟新世界最後要面對的,但是依現在的我們來說還是很難吧,面對那種有組織、制度的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空藍若有所思地盯著手掌上的小白虎,想到了神獸時代那些擁有壓倒性力量的存在,又想到了某個人,「困難嗎……或許比想像中要來的簡單,如果有壓倒性的力量……」
 
「像七元素那樣的力量嗎?大家都是這麼希望的吧,如果能再有這種存在出現。」
 
「曾經有過……但是因為我的關係,他已經不在了……那個國家還因此毀滅……僅僅一夜間……」空藍坦白的說出了心裡話,雖然跟大家認識不久,但不知道為什麼她跟大家在一起的時候總有股安心感,有種像是認識了很久的夥伴的感覺,讓她覺得可以坦然地說出這件事。
 
雷娜馬上就聯想到,「一夜間毀滅的國家……難道妳是指布雷克斯帝國?」
 
空藍用手指輕撫著小白虎,她沒有其他表情,但她的眼神似乎流露出了悲傷,她微微的點頭,大家都感覺的到這件事背後有個空藍不願回憶起的傷痛,沉默了片刻。
 
空藍原本認為自己已經能將這件事放下,但是即便過了將近三百年,這道傷痕仍在隱隱作痛。
 
「啊!抱歉,跟你們說了這些。都已經過去了!只要我們變得夠強就行,對吧!」空藍試圖用鼓舞的語氣轉換氛圍,她不想讓自己沉溺於過去的悲傷。
 
空藍說的沒錯,大家心裡也很清楚,曾經體會過的那種無力感,那種面對巨大的惡意卻無能為力的心情,只要繼續變強,強大到足以對抗他們就行。
 
法爾想找到路西法報滅村之仇。薇媞想要解開父親身上的謎團以及尋找殺死母親的疾病的治療方式。雷娜組織灰軍想保護弱者。亞他聽從自己的內心逃離家族加入灰軍。空藍為了打倒冥王、破壞這虛假的和平而成為墮天使。
 
大家為了自己的目標踏上各自的道路一直向前,如今有了共同的目的,原本只有自己一人的道路於此交會,他們已經擁有了足以匹敵的力量,只是現在的他們還尚未知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