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最初神話】第二十五章 - 開始行動

越神 | 2023-11-26 17:30:22 | 巴幣 4 | 人氣 82





第二十五章 開始行動
 


夜晚,是屬於妖怪的時間。妖怪在這段期間出沒的更加頻繁、活躍,某些勢力甚至會展開規模龐大到令陰陽師都嚴加戒備的百鬼夜行。
 
而今夜,似乎格外的寧靜,妖夢之里在月光的襯托下有著如夢幻般的氛圍。
 
在一處能看見京城景色的崖邊,有三人正在此處。
 
經過術式之書的修復,瑟菲跟伊娜利的人類身體已恢復到非常好的狀態,也順道將樣貌改變成原本灰髮的長相,她們正枕在跪坐著的特曼斯腿上。
 
「妳們把這裡治理的很好,真是辛苦妳們兩姊妹了。」特曼斯欣慰地看著面朝自己身體的兩人輕柔地說,他輕撫著兩人一長一短的淺灰色頭髮,一切好像回到了當年。
 
「特曼斯大人,你的身體真的沒事嗎?你被關在封盡中那麼久的時間。」瑟菲側仰看著特曼斯一臉擔憂。
 
「雖然不能說上完全沒事,但這種程度的傷害只要一段時間就能慢慢復原,多虧妳們兩個送給我的這個護身符。」特曼斯從衣領內拉出戴著的狐狸尾形墜飾。
 
「調和玉?」伊娜利問。
 
「多虧了它保護我。」
 
「調和玉能夠將與其性質相反的能量中和,這顆是能吸收邪屬性,怎麼會對封盡有作用呢?」瑟菲坐起身子。
 
「調和玉的組成物有包含聚魔礦,或許是其中的成分產生了什麼干擾作用吧。」特曼斯含笑草草帶過,他很清楚封盡的力量有多強,與其說它是封印術倒不如說它是攻擊術式還更貼切,他之所以能夠在封盡中活下來,這其中肯定有人做了什麼,而唯一能夠做到的人也只有當時的施術者……
 
瑟菲跟伊娜利因為不清楚封盡的術式原理,對於特曼斯的解釋沒有懷疑。
 
「那麼你帶來的那些人是為了什麼要拿青龍槍?難道是天界發生了什麼嗎?」瑟菲難掩內心的那份憂慮。
 
伊娜利一聽見也著急地起身喊:「真的嗎?那我們跟你回去!」
 
「妳們別擔心。」特曼斯安撫著說:「天界現在的局勢相當平衡,他們的目的只是為了要保護弱小,青龍槍可以幫忙拯救那些居住於勢力邊界的人。」特曼斯將謊言說出口,他深知瑟菲跟伊娜利如果知道他們的目的是討伐冥王一定會不顧一切跟著回天界,但現時的妖夢之里需要她們兩人。
 
「真的嗎……」伊娜利將臉埋進特曼斯腹部朝上看著他。
 
「雖然很想跟妳們一起回去,但現在這村子的人們更加需要妳們。」
 
瑟菲突然從特曼斯身側環抱住他脖子,「等這一切告一段落我們就會回去幫你奪回一切,在這之前你可別亂來喔!」
 
「我怎麼會亂來哎!唉唉唉!」瑟菲用力一拉將特曼斯扳倒在草地上。
 
「嗚啊!」伊娜利也跟著倒在特曼斯身上。
 
「看來剛才用術式之書幫妳們把身體修復得太過頭了!」
 
「哼哼哼哼哈哈哈!」
 
「呵呵哈哈哈!」
 
「真是的……妳們這兩個孩子……」特曼斯面對兩人的撒嬌,無奈但又有種安心感。
 
薇媞跟空藍正好在遠處看見這一幕。
 
「他們感情真好耶。」薇媞不禁脫口。
 
八岐悄悄從旁邊探了過來,「因為瑟菲跟伊娜利就像他的孩子一樣。」
 
「呀啊!」
 
「抱歉,嚇到妳了嗎?」八岐的語氣相當穩重又帶著溫暖的感覺,「初次見面,我是岐主。」
 
「是、是不一樣的人格呀!」
 
「是的,這身體的其他人若有什麼冒犯還請多擔待。」八岐用著相當親切的微笑說,接著望向遠處,「瑟菲跟伊娜利她們時常說到天界的事,她們兩人的故鄉受到戰火的摧毀,在年幼時便失去了父母與族人,是特曼斯救了她們並將她們養大。」
 
「原來……是家人啊,難怪他那個時候會說她們不是夥伴。」薇媞突然體悟到以前那些完全無法想像的人物竟然已在身旁,如今的她也身在曾經離自己非常遙遠的事物當中。
 
「薇媞……」空藍輕聲喚道。
 
「什麼?」
 
「墮天的這個決定究竟是不是正確的,這三百年來我不時問自己。經過這陣子跟你們一起行動後,我不再這麼想了。」
 
「那真是太好了!」
 
「但這也表示我們終會面對原先不認為是敵人的人。」
 
「妳是指?」
 
「在知道特曼斯的身分後我一直在想,關於我們所知道的歷史,甚至是知識……有許多都並非事實。在事物被操弄的情況下,謎團還未清晰,他們會是最大的潛在威脅。」
 
「是……天使族。」
 
「嗯……畢竟在許多人眼中天使族就代表著正義,這等於是成為全世界的敵人,這威脅性並不比冥王低,是屬於不同層面的。」
 
「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在決定離開家鄉的那刻就想過這個可能。爸爸說過這個世界應該由我親自去看看,知曉一切並懷疑一切。若不是真正觸碰到真理,那麼世上一切無物為真。但是,想太多好像也沒什麼意義,依照自身的學識、見聞,對遇到的事物做出判斷與決定,我想這就足夠了。」
 
「是啊,沒有什麼絕對,連世界本身都會變化。至於真理嗎……我們跟真理的距離其實比想像的更近。」
 
「咦?」
 
「據我所知,這世上最接近真理之人就是特曼斯。」
 
「是因為他的能力嗎?」
 
空藍點點頭繼續說明:「據說在天界大戰時他曾用能力知曉了整個世界的運作,一切的根源、法則,也是從那時徹底明白源之力的存在。」
 
薇媞的眼中頓時充滿想要知道更多事物的渴求。
 
「但是,某些東西還是別知道太多比較好,當上九天後我才明白,有些東西真的該被永遠隱藏起來。」
 
「呀,也是呢。」薇媞雖然明白,但她心裡那股對於知識的熱情仍舊絲毫不減,明知有危險卻仍想一探究竟。
 
「那妳的母親呢?好像沒聽妳說過。」
 
「嗯……她在我還小時生病死了。我之所以想離開家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想找出當時那種病的源頭,那種東西不是一般的疾病,是被製造出來的……」她緊握著手腕上的手環。
 
「抱歉……」
 
「沒事的,不要緊。」
 
「我其實不太清楚這種對於家人的情感,對我們來說天神就是一切,家人、血緣只不過是較於熟識的另一個人而已,相較其他種族來說我們天使族真的少了很多的同理心吧。」
 
「但我覺得空藍妳不一樣呢,妳是聽從自己的想法才會決定離開天堂,一般天使是不會這麼做的吧。」
 
「可能我的基因有點問題吧。」空藍自嘲的笑了幾聲。
 
「唉?妳們在這裡呀!」雷娜左右張望著走了過來問:「妳們有看到弗爾斯嗎?從剛才就沒看到他了。」
 
「不用管他啦!是怕打輸我不敢出現吧!」
 
「晚餐後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好像有說要出去走走。」法爾跟亞他陸續朝幾人走近。
 
大家沉默了一會兒,似乎開始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那傢伙……該不會跑回去找那個叫做燁櫻的陰陽師了吧……」亞他此刻超希望這猜測是錯的。
 
就在這麼想的時候不遠處的天空中有個物體正快速地靠近,相當明顯是弗爾斯正藉著強風移動,而他後方似乎拉著一個被綁住的東西。
 
一個人。
 
「啊啊啊啊啊!」所有人不敢置信的驚聲喊叫,「他去綁架人家!」
 
「這個白癡!」
 
「他知道他在做什麼嗎?」八岐極為震驚。
 
四周掀起強風朝中央匯聚,接著由地面往上旋起風柱接住落下的兩人,弗爾斯把嚇到不行的燁櫻給放到地面。
 
尚在驚慌中的她不斷的掙扎,身上的繩子發出劈啪的摩擦聲,「給我放開!你到底想對我怎麼樣!為什麼把我帶到妖怪的地盤!」
 
「祈,冷靜一點,妳只是失去記憶了,再等我一下,馬上就能幫妳恢復記憶!」
 
原本好好的在陰陽眾,忽然間就被綁住還飛到空中,剛結束這種沒體會過的驚恐遭遇,眼前只見過一次的陌生人又淨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論誰都無法冷靜下來,「你到底在說什麼!我的名子叫燁櫻,才不是你說的那個祈!」
 
特曼斯、瑟菲、伊娜利被騷動給帶了過來。
 
「喂!特曼斯!有讓人恢復記憶的術式吧?」弗爾斯撇頭吆喝著。
 
特曼斯看著這場面大致理解了狀況,他要弗爾斯好好的想清楚,他在祈的眼中只是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突然的出現然後還把她綁架到妖怪的地盤。
 
「所以只要她恢復記憶……」
 
「沒辦法!」特曼斯打斷他,「她現在根本無法恢復記憶。」
 
記憶恢復的效果會依據對象的精神、身體狀態有所不同,而經過輪迴系統的強烈記憶抹除術式的影響下,想恢復記憶本來就很困難,再加上轉世後生活累積的記憶,還有她本身擁有的力量,又會再削弱記憶回復術式的效果,如此一來這種恢復記憶的方法在現階段是不可行的。
 
「開什麼玩笑……難道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卻不能跟她相認嗎!她當時是直接掉入輪迴,沒有經過記憶消除,我知道她一定還記得!」
 
「這是什麼意思?經過記憶消除?輪迴系統本身的記憶消除術式就很強了。」
 
「現在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這不是重點,把術式之書給我!」
 
「不行,這會造成無法預期的後果。」
 
「不動之地!」
 
在爭吵中一陣魔力的波動突然擴散,所有人在感覺到的瞬間便無法動彈,腳下出現大面積的五芒星陣法。
 
一旁的燁櫻趁他們在爭執的時候抓緊時機掙脫了束縛,並施展出陰陽術封住所有人的行動。
 
「等等!我們不是敵人!」雷娜試著喚回燁櫻。
 
就在大家無法行動時,天空中央出現一張像是薄膜的物體慢慢地開始朝四周擴大,不一會兒就形成覆蓋整座鞍馬山的巨大結界。
 
「這怎麼看都很不妙啊。」雷娜嘗試移動身體,但雙腳像是被牢牢固定似的一動也不動。
 
「弗爾斯,你解的開這個術嗎?」亞他問。
 
「不用你說!早就在解了!」語畢,大家腳下的陰陽陣法開始崩解。
 
「這是那女的一個人做的?」法爾看向空中範圍極廣的結界,這時在結界內部又出現三道光束衝向天際。
 
「是陰陽師們都出動了吧,因為賀茂保憲一直沒回去,弗爾斯又去綁架人嗎?」亞他感到事情的棘手。
 
「依這種規模來看,陰陽眾應該早就計畫好了。」空藍說。
 
「他們已經在周遭了,是什麼時候……」雷娜相當疑惑竟然都沒有人察覺到這麼大規模的行動。
 
「今夜的空氣中飄著很濃的妖氣,他們應該是用了某種術法來隱藏氣息。」瑟菲懊惱著沒能察覺到。
 
「那群混蛋!」伊娜利憤怒的咬牙,「果然不能夠相信!」
 
「難道我們一開始就中計了……」亞他說。
 
「唉!有人看到薇媞嗎?」雷娜突然發現少了薇媞跟虎喵的身影,「她跟虎喵剛才還在的啊!」
 
一行人還沒明白狀況,遠處又有股力量正在快速接近,接著大量火光從天空落下。
 
伊娜利見狀立刻將魔力注入玄武盾展開護罩保護村子,但仍有許多火球在護罩完全展開前擊中屋子,片刻間就被火舌給吞噬,弱小的村民只能紛紛奔逃躲避。
 
眼看火勢開始蔓延,少了薇媞的術式無法用水來滅火,法爾隨即釋放魔力,周遭的火焰全部被吸往法爾身上。
 
特曼斯看到法爾這麼做後似乎感到了訝異。
 
隨著一陣低吼聲從村莊前方傳來,一隻全身覆蓋黑毛的巨犬現身,牠每踏出一步地上的雜草就瞬間焦黑,牠那像是烈火般的黃眼盯著法爾,看似對他的行為相當不滿。
 
「他是中國妖怪!禍斗!」瑟菲大驚,「怎麼可能,妖怪跟陰陽師聯手……」
 
「各位!拜託大家!先讓弱小的妖怪們逃到安全的地方,拜託了!」伊娜利喊著。
 
「那是當然的!」雷娜的身上開始閃出電流。
 
「不管在哪個世界都一樣,對弱者出手之人,我們會將他擊潰!」亞他的眼神漸變銳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