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傲嬌之物-新良篇-04-一句富有哲理的話

人不痴 | 2021-08-30 19:00:37 | 巴幣 4 | 人氣 84


4下課的時候,我先睡個小眠,真的太疲憊。
 
後來我做個夢,愛念我的外婆,也是最疼我的人。
 
在我的記憶中,外婆就是最疼我的人。我常常在夢中向她靠攏,仰望星辰,她在我夢中佇足而笑。那是在我最初的早晨,我在她夢中笑醒的樣子,閉上了眼睛,她還是抱著我,像抱著我一樣輕撫我的心靈。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我只是在她最脆弱的時候給了她一個溫暖,她一定不會讓我心痛,不會讓我難受。
我知道,她就是這世界上最疼我的人,她總是笑我太過貪心,我以為她不會在這個世界上存在,她只會是我最初的我、我之間一直有著若有
 
我一直在想,那時候,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情。
在那個時候,我們愛的還很深、很淺、很淺、很深的人。一個人,一座城,一次人走在一起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在大學裡,我們總是不懂得愛與被愛,總是被時間的流逝所沖淡;總是恨著、忘記所有,卻又總是忘不了。一個人的離開,一座城、一場夢。
 
在那個城市裡,我們遇見過很多人,但又能遇見。那些人,那些事,我們只能喟歎一聲:千萬人中遇見你人嗎?
 
有多少人,因為愛情,失去了才知道多麼痛苦。
 
做完夢之後,我去合作社買個麵包,吃完後,準備離開學校。
 
我離開校門後,看見似曾相識的女子。
橘髮的美麗女子,對我微笑,仔細一看,似曾相識的感覺。
 
好像三年前有見面過,我想起來了。
 
「妳是?是芬吉娜小姐。」我呼喊她的名字。
 
是衫井幫的女僕長,曾經被蔡芳吟打傷,被新良救回他的家中,幫我包紮傷口的美麗女人。
 
「你記性還真好,自從你被女殺手打傷後,就沒有再見面了。」芬吉娜嫣然一笑,她還是記得幾年前發生的事。
 
從高中二年級到現在,但是她突然穿便服出現在我的面前。
 
雖然是穿著便服,也掩飾不了她的好身材,真是好棒的女人,不過言歸正傳,我想知道她找我做什麼。
 
「妳這麼突然找我,是不是有事情告訴我。」我問道。
 
芬吉娜聽了點點頭,肯定地說道:「你直覺還真準,是因為成了警方一份子嗎。」
 
「這個連妳都也知道了。」
看來我的一舉一動,都被他們衫井幫觀察,我跟警方有合作,新良八成也是猜到了。
芬吉娜看到我愕然的反應,她明白我被掌握行蹤,她也不知道要不要跟我說些什麼,畢竟我們算是敵人吧。
 
「當然,你的訊息,我們這邊都有掌握。」
 
「新良果然還是有派人查我。」
 
「這個先不談吧,我找你的事,是出於我個人的意願。」芬吉娜冒出這段話,讓我更訝異,是她自己要來找我。
 
「啊?什麼?」
她自己找我,不是新良派來,那是什麼意思。
 
她要背叛新良,不太可能吧。
 
芬吉娜看到我遲遲沒有反映她的話,提出這個意見。
「我們不找著咖啡廳談嗎?」
 
對,我都忘了,這裡不適合談這些話題。
 
我們走到附近的咖啡廳,我們各自點了飲料。
 
坐好了座位,我靜靜聽著芬吉娜講解新良這兩年做的事。
 
「二少爺這兩年整頓不少的黑幫,他真是厲害,他完成前幫主辦不到的事,也就是他的父親。」
 
「他是為了什麼,才要整頓黑幫,我實在無法理解。」我只聽說新良為了他的愛人,但是我不知道他為了愛人要除掉整個黑幫。
 
實在太瘋狂了。
 
「為了叫愛兒的女人,是二少爺小時侯的老師,後來因為黑幫紛爭被捲入,不幸的失去性命。」
芬吉娜講到這裡有痛苦,看來是個不好的回憶。
 
「愛兒,是他的啟蒙老師嗎?」我想應該開導新良人生的老師,不然新良怎麼為了她這麼做。
「對的,老爺為了培養二少爺的才藝,找一位才華洋溢的老師教導二少爺的畫畫和鋼琴。」
 
「難道愛兒這位老師已經過世了,新良就為了她要報仇。」
 
 
「你想得沒錯,愛兒在二少爺剛上國二時,被敵方的黑幫突襲本家時,遭受波及,不幸身亡,二少爺要因此想要對黑幫完全解決掉。」
 
「所以新良才要為了她報仇,就因為這樣,就要去實現這恐怖的計畫。」我心裡還無法理解。
 
愛兒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讓新良如此深愛。
 
「沒錯,二少爺很深愛她,雖然年齡差距很大,二少爺不是把她看老師看待,把她恩人,還有愛人的身份。」
 
我聽了,忍不住調侃:「沒想到新良還有禦姐控的屬性,真是的。」
 
「什麼意思?」芬吉娜愣住了,她不懂禦姐控什麼意思,也不怪她,她是個正經的女人。
 
不懂也是正常的。
 
 
「沒事,我只是小小的吐槽而已,妳為什麼要告訴我,新良的秘密。」
 
我還是要確定她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不怕被新良抓到算帳嗎。
 
「二少爺變了,變得冷酷無情,怕他走上絕路,所以我希望身為二少爺好友的你,有辦法救他吧。」
 
芬吉娜說她真正的理由,她希望我去救贖新良的罪,但是我現在也在做,阿毅也想幫新良。
 
「其實我已經在做了。」
 
「真的?」
芬吉娜聽了有些高興,她應該沒想到我為了新良也做到這個地步。
 
「當然,新良的事情,我兩年就在查了,是靠警方的支援。」
 
「你竟然還是要靠員警,的確,你沒有背後勢力,是無法對付二少爺的。」
 
芬吉娜沒想到我這麼依靠警方,她知道我成為警方一份子,只是辦公差而已。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只有警方那樣的靠山,才有辦法應付新良,雖然以前是靠著新良,現在反而成為敵人,是令人諷刺啊。」
我想以前跟新良共同奮戰,面對獵鷹幫和鐘家,我們都不怕,一樣克服了困難。
 
如今我們變成了敵人,我不禁了苦惱。
 
「我雖然不能告訴你二少爺的行蹤,不過很快事情會有新的開端,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芬吉娜告訴我這訊息,表示事情有著落了。
 
「新的開端?什麼意思?」
 
「抱歉,我不能說,我找你的原因,是希望你最後面對二少爺時,能拉他一把,他已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芬吉娜還是有底線的,不能背叛她的主人,所以不能說出新良的行蹤,但是她還是希望我幫助新良走出陰霾。
 
 
「我會的,我還是會把他當作我的好友的。」
 
「謝謝你,你還是這麼有魅力,你好像交了女朋友。」
 
什麼?她看得出來我交了女朋友,我雖然沒有到處炫耀,可是芬吉娜跟我很久沒有見面。
她感覺得出來。
 
 
「妳看得出來?」
 
「你看起來有擔當了,是因為要守護重要的人才有的態度。」她肯定地點頭。
 
我真的變成熟了,我不這麼覺得,我老是被千音念,老是吊兒啷噹的樣子。
 
可能吧,我想守護千音,這份心,我從不改變。
 
但是被美麗的女生誇獎,我是有些害臊,畢竟我經驗沒有很豐富。
 
「謝謝,我有點難為情。」
 
「你以後還是會撐過那痛苦的時期,祝你順利。」
 
芬吉娜似乎知道不能久待,收拾她的行李準備離開。
 
「我會的。」我正經地回應她的話。
 
「那我走囉,有緣再見。」
她向我告別,我望著她美麗的身影。
 
「再見。」
 
看來這場這場戰爭準備要開始。
 
知道新良要這麼做的原委,我能明白新良只是想要對這世界的不公平展開了復仇。
 
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任務,我還是勸新良回頭是岸。
 
來吧。
 
儘管來吧。
 
我啊……為了保護自己所想保護的東西……是會不擇手段的啊……
 
可以失去的有很多,可以丟棄的也有很多,但只有這個……
 
我是死也不會讓它失去的……
 
因為……
 
一失去了這個……
 
能成為『永遠』的會是什麼?
 
世界上沒有萬物是能夠違反神明大人,超越物理、原則、原理……等等,簡單來講就是,世界上沒有不變的萬物。
但為何我們人類,卻創造了『永遠』這個詞彙呢?或許是對這個兩字懷有希望也說不定……因為無法實現,才會有『永遠』這兩個字吧……
 
那就別從有形體的東西來看好了,試試沒有形體的如何?
沒錯……或許這才是能成為『永遠』的東西……
就算無法成為『永遠』……但至少可以成為將『永遠』繼續延續的信念……
 
而我……
 
許下了承諾……
 
一個在自己心中對很重要的人許下的承諾……
 
然而我更希望……
 
這承諾可以一直持續,就算成不了『永遠』,我也希望它可以延續我美好的夢……
 
 
 
就等於失去了全部啊……
 歌德說過一句富有哲理的話,意志堅強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泥塊一樣任意揉捏。這啟發了我,帶著這些問題,我們來審視一下黑暗的世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