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参 1-2 迷惘

黑天 | 2021-09-21 12:27:58 | 巴幣 22 | 人氣 76



   9:10A. M. 第一堂課
叩、叩、叩……
教室裡回響著粉筆和教授的聲音。
事件結束後的一個禮拜,各個學院的課程也恢復了正常。
只是銀兔等人,距離恢復正常,還需要一段時間。
那天見完公會長之後,所有小隊成員都在隔天,接到了公會的通知。
被強制安排要檢查一次身體;每個禮拜還必須,定期到輔導室報到
作業除了要寫報告書外,小隊裡每個成員還被迫寫一份悔過書,上交給學校。
見到自己辛苦努力換來這樣的結果,就讓銀兔和魁絲非常不滿。
結果就是,為了撫平兩人的情緒布萊克帶著兩人去城裡最昂貴的甜點店。
吃完之後,他一看到帳單,就氣的馬上跑去跟羅莎林德協商(吵架)
吵了三天所獲得的結果就是……
除了公會之前承諾的額外獎金之外;
小隊原本能拿到百分之二十五的巨狼素材,被上升到了百分之六十。
另外魔術協會為了感謝他們挺身而出,送了一筆旅遊輔助金給他們。
其金額足以讓他們在三星級的飯店裡住一個禮拜。
「在大家耳熟能詳,全球性的『神魔大戰』之前的五十年前;其實還爆發了人族與獸人族『大陸戰爭』。
其目的在於互相爭奪領土和大陸的支配權……」
身兼銀兔她們的班級導師,同時也是負責教授冒險者系和魔術系歷史的多姆。
外表看起來三十幾歲的他,放下了寫著黑板的手,開始講解今天的上課內容。
不過坐在中排,被湊跟克蕾兒包夾的銀兔,卻心不在焉的盯著筆記本看。
理由自然是因為她從一早醒來到現在都沒見到布萊克。
偏偏他為了不想上下一堂的『公民與道德』,故意選在那個時候去輔導室報到。
如果中午在見不到面的話,那銀兔就只能晚上放學的時候才能見到他。
「這個時期的西方,在『宗教戰爭』的影響下,『白教』成為了西方地區上最大且唯一的宗教。
由於『白教』的一神教義,與獸人族的多神教互相衝突。導致原本生活在西方的獸人族被迫遷到到了東方……」
銀兔心裡也明白,自己沒有什麼權力去管他要去哪裡;布萊克也沒義務告知自己。
但既然生活在同一個空間下,她還是會擔心
而且以過去的經驗來看,他大概又在處理什麼麻煩了……
注意到她不對勁的湊
在抄筆記的同時,順便將問題寫在筆記本上再偷偷移到銀兔手旁。
只見湊用漂亮的筆跡詢問了布萊克的下落;讓銀兔不悅的寫了「不知道」回他。
看到銀兔用潦草的字跡回答自己
發覺到什麼的湊露出了苦笑,在旁邊寫了安慰她的話語
遷徙到東方的獸人族,並沒因為對方同為一個種族,而接納對方。
反而因為生活習慣、階級、宗教等因素的互相衝突,導致東方大陸開始有內戰的跡象
想要藉機攻進東方的人族,卻因為北方長年的寒冷和地理位置的關係長年打不贏獸人族最後雙方都決定放棄進攻……」
銀兔也明白布萊克雖然外表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但內在已經是個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頭子了。
他有很多事要忙,自己也了解。
但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他把自己阻擋外;就讓銀兔的心裡充滿了不悅。
結果最後,獸人族爆發了內戰南方人族因為實力差距,資源開始被西方人族掠奪和殖民。
心煩氣躁的她,抬頭看向了窗外的藍天白雲
11:50 A.M
「那個……請你跟我交往?!」
第四節課一結束,湊就在午餐時間,被陌生的女同學叫到外頭。
確認四下無人,女同學才大聲說出自己的目的。
抱歉,但我心裡已經有人了。
面對對方的好意,湊毫不留情的拒絕。
從上個禮拜開始,湊就不斷收到別人的告白或是情書
而他總是這樣子回絕對方。
這樣啊……被拒絕的女同學,垂頭喪氣的低聲回答後轉身離開。
今天也辛苦您了,少爺。」
等女同學離開之後,默默躲在一旁的克蕾兒才探頭出來,向他搭話
謝謝,不過我心裡有點愧疚就是了……
請別這麽說,感情的世界本來就殘酷的!您不需要為此放在心上。
不知為何,克蕾兒的心情看起來特別好。
「這樣啊……」
這讓聽見她這番話的湊,尷尬的回應她。
隨後兩人離開了此地,往社團大樓的方向前進。
巨狼事件之後,湊等人的名聲就開始在城裡散播開來。
無論是被人告白還是挑戰的次數也開始增加;就連在食堂吃個飯,都會被人關注的現在
該說是早就預知到了,還是剛好碰巧
在討伐戰的前幾天,布萊克給了他們社團的申請單,並說明自己想要成立文學研究社
幸虧如此,湊等人才有一個不會被人打擾,又能安心吃飯的地方。
「啊!是他。」「那就是領主的兒子嗎?」「那他身邊的是……」「喂,別亂猜。」
走在路上經過,都會被人議論紛紛的現在,讓湊十分難受。
不論是前世還是今世,自己都不曾被人如此注目
可以的話,也不想被人當成話題
哼~哼哼
身旁的克蕾兒倒是開心的走在一起。
她這幾天的心情一直都很好。
就連不怎麼注意她的布萊克,都能發現她最近走路的步伐十分輕盈。
「發生什麼事了嗎?」
「哼哼,沒什麼~
每當他好奇的上前詢問時,克蕾兒總會笑容滿面的敷衍
而湊則會因為她的笑容,放棄繼續深究下去。
對他來說,能看見克蕾兒的笑容,一切就無所謂了
1200 A. M
當兩人和樂融融的爬到沒什麼會來的三樓,準備與銀兔等人會合
爬到最後的階梯,兩人就發現銀兔和魁絲,正鬼鬼祟祟的偷看社團內部。
「小銀,怎麼了嗎?」
「克蕾兒,噓!
「嗯???」
只見銀兔突然要兩人安靜一點,並示意往裡頭看去就能明白
內心充滿疑問的兩人,彼此面面相覷後,決定跟著往裡頭看去。
從門縫中可以看到……
只有桌子和五張椅子的教室裡;消失了整個上午的布萊克理所當然的出現在了裡頭與身旁的男子交談。
之前犬子似乎受你照顧了;不僅如此,關於你們成了朋友一事,我十分感激。
坐在他旁邊的人,是一名擁有西方人特徵梳著油頭、身穿看起來昂貴的軍服外表看起四十幾歲的男性。
父親?
「!領、領主大人怎麼會在…嗚嗚…」
湊的父親,也是這座學院都市實質上的領主——響・埃德突然出現
讓銀兔驚訝的瞪大眼睛,克蕾兒激動的喊出聲來,但馬上就被魁絲用鎖鍊堵住她的嘴巴,僥倖躲過被發現的危機
哪裡~這位爸爸如果真要說的話,我才是被照顧那一方啊~畢竟這五百年之間的變化實在太大了要不是有湊在,我才能勉強跟上這個時代的腳步。
「哈哈哈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
身旁站著秘書的情況下,彼此面帶微笑,笑著說著客套話。
彼此都互相寒喧後,響放下手中的茶杯,進入主題。
「我最近聽湊說了,你們打算利用接下來的連假去外地度假。
「是啊~畢竟才剛經歷過生死大關……找機會讓他們放鬆一下心情也是好事吧?
哦?即便抱著會被殺的風險嗎?
響的這番話,又引起了門外不小的騷動。
兩人不約而同的都選擇了無視
早就有預料到領主會因為這件事現身的布萊克依然維持著臉上的笑容
這還真是讓人驚訝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消息。敢問領主大人能否將此事鉅細靡遺說一遍呢?
是嗎?我還以為你在早上的時侯就聽聞此事了呢。
面對故意裝出不知道,想藉此猜出消息來源的布萊克。
領主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話。
(知道今天早上是錫平突然通知我的,所以不存在洩密一說。況且以領主的說法,大概也不清楚早上到底發生什麼事……吧?原本以為埃德家的權力早就被魔女架空了,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呢~
「哎呀?領主大人是不是把我想的太厲害了一點?我只是一個跟世俗脫離了五百年,剛從石洞出來的老人~根本沒有能夠得知此事的方法或管道哦~
藉由領主的回答猜測出對方所掌握的資訊後布萊克決定繼續裝傻
雖然很討厭跟『仙法』扯上關係……
但礙於職責和目的,必須接觸到『東方的持有者』還要避免他們亂搞;自己還是希望與巳家的關係能隱瞞多久就隱瞞多久
不過要是因為這樣,而與湊產生嫌隙;那他當然會雙手一攤,將關係公佈出來。
畢竟未來的計畫中,越多『持有者』站在我方這邊,就能越快實現自己的目的——
布萊克和善的盯著響看好奇對方會有什麼回應
無法猜測他內心想法的響嘆了一口氣,命身旁的秘書將資料交給他。
「我是不知道你打算怎麼應付但我沒打算眼睜睜看著兒子去參與他人的家務事;這次旅行,你們就請便吧。
留下這句話後,響就起身,帶著身旁的男秘書離開。
在他要接近門的時侯,湊等人才回過神,趕緊找地方躲起來。
無視之前在門外聽到的吵鬧聲,響頭也不回的走下樓梯。
這下該怎麼辦?
望著響逐漸離去的背影……
銀兔將在場所有人都無法回答的擔憂說了出口。

創作回應

小魚達
文學部....吃紙嗎?其實開掛部吧,沒開點掛都不好意思加入。
2021-09-23 11:43: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