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貳 4-5 輪舞曲

黑天 | 2021-05-19 12:11:15 | 巴幣 26 | 人氣 220

稍早——
鋃鐺……
在沒有窗戶的房間裡,魔石所產生出的燈光直接取代了陽光,微弱的從天花板上落下。
原本應該要學校的布萊克,此刻卻待在家裡某個房間裡卸下平時的獸人偽裝。穿著休閒的襯衫,悠閒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名為『東方行誌』的書。
鋃鐺~
不知為何;穿著睡衣的銀兔,躺在他身旁的沙發上熟睡
「嗯~~」
對於銀兔熟睡時的低吟和腳邊的金屬聲布萊克毫不在意。
唰~
不過他翻到下一頁後,偶爾就會稍微看了看銀兔的狀況,然後又看書。
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她發出了不曉得第幾次的低吟後才結束。
鋃鐺……
「嗚…」
見到銀兔發出痛苦的低吟爬起身,布萊克才緩緩用書本夾住書籤。
「早安啊,小兔子,雖然也不早了就是了~」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又是哪裡啊?」
還感覺有些搖頭晃頭的銀兔,一見到布萊克就坐在旁邊,整個人就馬上從睡意脫困,開始四處觀察。
看見銀兔像個小動物一樣的慌張的四處察看;讓布萊克露出微笑,倒了一杯花草茶給她。
「這裡是地下室;因為沒什麼雜物和灰塵,所以我就把這裡變成我的專屬的工作室了。妳會在這裡,是因為潔米莉去叫妳的時侯,發現妳臉色很不好,所以我就請斯綺麗跟學校請假,然後把妳搬來這裡了~」
「這、這樣啊…不過沒想到你居然能夠把地下室改裝成這樣。」
從布萊克手中接過花草茶,銀兔好奇的看著房間內擺設。
布萊克身後的牆壁上掛著幾幅風景畫;沙發後面除了樓梯外,牆壁上全部掛滿了各種工具。
左邊則是一如往常的書架,而沙發的正對面的架子上則是放滿了雜物和相框。
「這裡並不是我花時間改裝的,而是我利用書本的能力製造出來,類似結界的空間……」
布萊克向銀兔這麼說道後,自己也跟著喝起了一口茶。
「你是說這裡全部的東西都是假的嗎?!」
鋃鐺……
「是啊~這裡是我為了放鬆心情,而製造的假空間;這裡唯一能用的東西大概就只有椅子、桌子和放在相框裡的照片而已了。不過也能當成結界使用……」
「所以這跟你腳上的鎖鍊有關嗎?」
「…………」
鋃鐺~
布萊克尷尬的撇過頭,直接無視銀兔的問題。
「我們先來吃早餐吧!昨晚的運動量那麼大,想必妳現在已經餓壞了。」
只見他將手上的書放到一旁後,就從椅子後面拿出不鏽鋼製的保溫桶。
咕~咕咕咕~
「嗚…」
一聞到食物的香氣,銀兔的肚子就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如此清楚的叫聲,讓銀兔感到十分尷尬;只見她害羞的低下頭。
「噗~~」
相反的,布萊克毫不掩飾的一邊大笑,一邊將鍋子裡的東西盛進碗裡。
「來,吃吧。」
只見他將一碗白色、黏糊糊中看得見海鮮的東西,放到銀兔的眼前。
「這是什麼?」
相處四年多,知曉布萊克不會拿食物開玩笑的銀兔。
面對眼前這個黏糊糊,像是廚餘的東西;在還沒得到答案以前,就勇敢的直接放進口中。
「嗯~」
一放入口中,便能馬上感受到海鮮的鮮味和鹹味。
雖然那些白色的東西既軟又沒味道,但這樣反而不會讓整道料理吃起來太鹹。
夾帶在其中海鮮料,還時不時冒出來,讓人吃起來不會那麼無趣。
看到銀兔笑著將食物放入口中,讓布萊克也笑著注視著她。
「再來一碗!」
「好好好~」
見到銀兔三兩下就吃完一碗後,就開始要求續碗。
讓布萊克有些無奈的幫她盛了第二碗。
「哦!」
看到碗裡還附帶著半隻螃蟹;讓平時生活在森林裡面的銀兔感到十分開心。
畢竟海鮮對族裡來說,可說是十分昂貴的奢侈品。
對於平常只吃過魚和溪蝦的銀兔來說,有機會吃到比自己臉還大的螃蟹,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
只見她直接把螃蟹的殻給剝開,默默開始將上頭肉和蛋,像吃冰淇淋一樣挖起來吃。
「嗯~好好吃哦。」
銀兔一將蟹肉和蛋放進嘴裡,就興奮的開始發出怪聲音;露出一臉幸福的樣子。
見到銀兔這麽開心,讓一直在旁邊看著的布萊克,也跟著露出了微笑。
「好了,別那麼興奮。這座都市鄰近海洋,所以海產特別多且便宜。很快妳就會吃到不想在吃囉~」
「那種事情之後再說啦。」
「唉~所以我才不想讓妳那麼快就吃到海鮮……」
不理會布萊克的在一旁潑冷水;銀兔開心的將碗裡的東西放進嘴裡。
當她回神過來時,整個桶子早已在不知不覺間,被她給一掃而空了。
發覺到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就將六人份的量給吃進肚子裡。
一股罪惡感就莫名的從她心裡湧現了出來。
「放心吧,妳會感覺到疲勞和飢餓,可能是因為妳『幽鬼化』的副作用又或許過度使用『神器』也說不定。」
從頭到尾看著她的布萊克,見到她無精打采;強迫自己喝著不習慣的無糖紅茶,讓他忍不住開口安慰。
不過一談到昨晚的事,就又讓她想起了那個血腥的畫面;讓她陷入了低沉。
「不過沒想到我煮的偽・海鮮粥,妳一下子吃完了;我原本還想說會剩下的……」
「海鮮zu)』?」
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不過當布萊克一說出陌生的料理名稱時,銀兔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拉了過去。
「是海鮮『粥Zu,南方語要在字~那是東方的一道料理。是以前獸人族還在搞內戰時所誕生出來;簡單來說就是將鍋子裡剩下的米和剩菜,混在一起煮。」
「那不就是廚餘嗎?」
「說廚餘也太過份。不過這邊的米就跟森林那邊的海鮮一樣貴,所以我就用西方的螞哪( Manna )來煮。不得不說,螞哪( Manna )這東西吃起來又乾又毫無味道,我原本還擔心會失敗的說~」
鋃鐺———
再次無視腳邊傳來的金屬聲。
布萊克自顧自的介紹完海鮮粥後,就拿起來了茶杯,將早已放涼的花草茶一飲而盡。
在布萊克說了那麼多無關緊要的話後;銀兔的情緒才多少恢復了正常。
「所以關於鎖鍊的事……」
「………唉……
自覺自己是沒辦法轉移話題;布萊克無奈的嘆了口氣後,最終還是決定開口。
我五年前應該有跟妳說過,我把能力全部都給了我所有的妻子吧?
「嗯,你是有說過。」
而這鎖鍊正是我賦予魁絲的能力;能夠困住野獸和無理智的敵人的鎖鍊相反的對付有理智生物,那它就只是比較硬的鎖鍊而已~
這我知道你為了解決小魁提出的一次困住七隻公牛挑戰,而製作的鎖鍊?
原來妳知道啊~討厭~這讓人好害羞哦~
發現銀兔知道自己追老婆的過程,讓布萊克害羞到忍不住將雙手遮住自己的臉。
「誰叫你們都不提以前的事;所以我只好翻翻書本了,幸好你們都有名到有人會特定紀錄……
「討厭~畢竟要講出跟老婆相愛的過程,很讓人難為情啊~
所以呢這又跟你被鎖在這裡有什麼關係?
覺得布萊克又想模糊焦點,簡單帶過銀兔趕緊將話題又拉回來。
簡單來說,魁絲認為昨天的事會發生,全都是因為我一直沒有把事情講清楚的錯;但因為我不認為這是原因所以我們就選擇投票表決最後四比一,我必須取得妳的同意,才能掙脫鎖鍊——
……
聽完布萊克的解釋後,銀兔開始陷入了猶豫。
面對大好機會在眼前,累積五年左右的疑問,銀兔卻突然退縮了起來,迷茫的不知從何問起。
你……昨晚為什麼會跟斯姐在那棟廢棄倉庫?
在一番掙扎後,銀兔膽怯的選擇了,自認最無傷大雅的問題。
開學前,魔女突然找我,並給我了一份名單;要我幫她處理這座城市的害蟲,當作幫忙入學的代價;而我把這件事告訴斯綺麗她們後,她們就決定幫我了
所以你就幫了沒有想過要跟我說嗎?
「是。基於一些私人原因,我必須幫;不找妳,是因為妳還只是學生,在還沒學習完森林外的道德標準以前,我不可能告訴妳。
「嗯~~~」
對於布萊克把自己排擠在外,銀兔不高興的鼓起了臉頰,忿忿不平的看著他
「所以呢?你要說的就只有這樣嗎?
「差不多;關於那個怪物的事,我想明天跟小子聚在一起後在統一解釋會比較好畢竟我討厭同一件事要說兩次。
即使知道銀兔為何生悶氣的理由;布萊克依舊保持淡定快速結束話題
映畫(照片)的事?
「妳是說那天在『銀行』看到的映畫(照片)妳或許已經猜到了,那確實是與六英雄和三王一起拍的。
布萊克誠實的向銀兔坦承後,就為自己倒了一杯已經冷掉的花草茶。
儘管自己不認為他沒有說謊,銀兔心裡很清楚,故意省略了一些事情沒講。
但那些沒講的事卻讓銀兔開始猶豫
她害怕那些沒說的事,會成為打破現況的導火線;但心裡某個角落,又不喜歡自己的生活是由謊言所構成的……
所以照片裡女孩,也跟我一樣,繼承那把劍嗎?
銀兔戰戰兢兢的問出從那天起就一直很好奇的問題。
「是…是的,但……
而看著這樣的她,布萊克表示同意後,又忍不住想再說什麼
但……我希望妳不要誤會我、我之所以那天沒在妳父親的墓前解釋清楚,就就就、就是因為我不希望妳以為我是抱著某種目的接近妳的。
在銀兔注視下,了無數情感的交雜後,布萊克才說出他想說出的話。
「那到底是什麼?」
對此毫不知情的銀兔,像是在催促一樣的開口問道。
我先問一句,應該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是啊,聽你解釋之後,花了很長一段時間,看了很多討厭的書之後才知道這件事
哈哈…簡單來說,我被賦予的工作是確保神器持有者保持正軌,不讓他們走上歪路。為此,我必須擁有各種收集情報的路徑——
「所以你才答應羅莎大人的請求?而你是為了監視我,才接近
銀兔罕見沒有大發雷霆,取而代之的卻是眼光泛淚有些不敢置信反問布萊克;希望他的答案,跟自己想的不一樣。
知道銀兔會如何解釋自己那番話的布萊克;先是慌張的否定她的想法,在冷靜的向她解釋。
妳要知道,其實我可以不必與妳、和小子接觸,而是躲在遠遠的地方,一邊收集妳們的情報,一邊跟斯綺麗她們一起遊山玩水~但我之所以沒有這麽做,有一部份是因為要報答妳,感謝妳把我從那烏漆的洞口中救出來當然,我還必須遵守賭約……
你是說把劍拔出來那個約定?你就為了那個,放棄了你的工作
「別亂說~我這不是在工作了嘛?只是之前我給我自己放了將近五年的長假罷了。
心裡開始覺得比較舒暢的銀兔,逐漸恢復成平常活潑的樣子。
她態度上的轉變,布萊克也感覺到心裡有些輕鬆,跟她有說有笑的開始閒聊
你為什麼一開始不解釋清楚就好了?搞不好我可以幫你呢。
閒聊到一半,銀兔才像是想到一樣,突然提出這件事;讓布萊克短暫的說不出話來。
這件事有很大的原因,我怕妳媽—卡珊卓娜知道後,會馬上衝過做成串燒另一方面,是我希望妳能多享受這種和平的日子……
有些不理解的布萊克意思的銀兔,面露困惑的看著他。
「我之所以不一開始就解釋清楚是因為我希望能讓妳和其他人知道,妳們可以選擇,當妳們所希望的人,過妳們所想過的生活~而不是,被『持有者』的名號,一些有的沒的東西所束縛;那種生活方式會很痛苦。
而布萊克則突然像個父親一樣,包含各種色彩的眼神對銀兔這麽說道
「……」
銀兔這才知道,其實布萊克比想像中還要關心自己。
一想到這件事,就讓她不自覺的開始捲自己的鬂角
「這些都是我想說的了~可以放我走了嗎?我想去上廁所了~
但他又馬上表現出隨便的態度;搞得好像剛剛說詞是為了敷衍自己一樣。
讓銀兔的心情十分複雜,不過她又馬上想起了某件事而大叫了出來。
「怎、怎麼了?」
被銀兔的叫聲嚇到的布萊克,趕緊回過神來詢問她。
這麼說來,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解除鎖鍊,小魁有跟你說嗎?
「…………………欸?!」
聽見銀兔談起這件事,讓布萊克這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想過的問題,開始冒起了冷汗
反、反正~妳只需要在心理想著,妳願意放過我~或妳同意放我自由之類的想法就行了吧……大概。
「那原本是的力量吧?
「不,我只是負責將力量給妻子們而已,她們要如何使用,完全不干我的事。
「你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欸嘿
看到布萊克不負責的樣子,讓銀兔露出了死魚眼。
姑且她還是照了布萊克的話做了之後,鎖鍊還真的從他腳上鬆開。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這部份當然是商業機密啦~總之我要先去上廁所;小兔子我建議妳還是在休息一下會比較好哦
說完這句話後,布萊克就趕緊跑上樓了,留下銀兔獨自一人。
無聊的她,好奇的翻開放在桌上的綠色書本『東方遠行誌』。
在標題的下方還寫著『特別金裝版』,作者欄上寫著『伊娜( hina 』跟『瓦馬那( Vamana 兩個名字。
這似乎是在講兩人在『龍歷』,也就是大戰前一百二十年以前,從西方海森堡開始,穿過陸中央的沙漠之海,一路走到東方的故事。
看著裡頭的內容沒多久,銀兔在不知不覺間又闔上了雙眼。

創作回應

小魚達
這回很有感,那平淡的語氣中卻充滿體貼幽默。大螃蟹好像不錯,不過我改吃素了X D
2021-05-27 15:22:19
黑天
謝謝誇獎,不過我不能吃海鮮,所以不知道螃蟹吃起來是什麼味道
2021-05-27 17:06: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