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叁 3-2 死神教父(Gevatter Tod)

黑天 | 2022-07-01 11:21:02 | 巴幣 12 | 人氣 33


「呃…呃……」
男子站在舞臺的中央跳舞著。
奇怪的是,與他對戲的卻不是活人,而是木頭人偶。
男子十分不解;但四肢卻不聽他的使喚,隨著音樂擺動。
原本悄悄跟著目標,準備在廁所門口賭人。
但之後火車進入了隧道。
視線恢復,自己就變成這副模樣。
臺下坐著唯一觀眾,恐怕就是幕後黑手了。
布萊克獨自一人坐在觀眾席上,無趣的看著男子的人生。
「看來這次又有新的收藏品了。」
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出現了張椅子。
連同出現的少女戲謔的笑著。
布萊克露出微笑,迎接這裡的主人。
「好久不見了,索尼亞;最近怎麼樣?」
「還不錯囉。不過我偶爾還是希望陛下能幫我抓個女孩。男人的數量多到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裝扮成兔女郎魔術師的索尼亞,一邊抱怨,一邊跨坐在布萊克的腿上。
「呃…!」
此時男子逐漸失去腿的知覺。
全身像是被某人掏空一樣,逐漸消失。
當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變成木頭時,身上的絲線越來越多時;精神開始錯亂。
但他連哭的權利都沒有,只能照著既定的劇本演出。
「看來已經不行了。該怎麼辦呢?」
靠在布萊克身上的索尼亞無視臺上的戲劇,向他詢問。
布萊克看著臺上已經演到最近的日子。
確認自己的目標是誰之後,便讓索尼亞收手。
解除結界後,布萊克趕緊把昏倒的男人扛到馬桶上,把警報器裝回原位。
一切都沒問題後,開始照著男子記憶前進。
*
10:30A.M.行李車廂。
先前購買的消息,讓史卡雷特她們慌忙搭上了火車
瓦倫利用神職人員的身份,先行到告解室待命。
至於史卡雷特,則跟其餘三人從員工車廂偷渡。
列車剛開不久,所有人就為了準確收集情報而離開。
留下來的史卡雷特,躺在木桌上。
一邊聽著耳環型通訊魔導器,一邊吃著零食。
但在開始的一個小時,她就察覺到不對勁,停下了零食的手。
不是技能,也不是收到消息;自己本能的開始有所警戒。
(條件一對方進入魔力感知範圍)
她眼神緊張的看著眼前的拉門。
把手指上殘留的香精舔乾淨後,抽出鐮刀,隨時戒備。
「哦~本能的發覺我要來嗎?妳比小兔子還要有野性欸~」
「!」
(條件二,身在背後滿一分鐘已完成)
史卡雷特反射性的往前拉開距離,恰巧躲過了充滿利牙的大嘴。
沒能咬傷獵物的大嘴,不甘心的朝少年的方向縮了回去,最後化成一把表面充滿刀刃的雨傘。
「哎呀~初見殺就這麼被躲過了呢~真討厭。」
目標突然出現,自投羅網的舉動;讓她感覺到一股異樣。
哐噹──
耳邊傳來了金屬摩擦的聲響,開始有所警覺時,自己的脖子已經被粗重的鎖鏈所纏繞。
條件三 聽到鎖鏈聲,且沒有看到身影
召喚《獵頭王女》
「!呃?!」
自己的背後不知不覺出現了一名身穿斗篷的身影。
雙手緊握著鎖鏈的兩端的它,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欣賞著痛苦掙扎的史卡雷特。
「嘖……」
她下意識的朝鎖鏈揮舞大鐮。
沒想到鎖鏈就紙片一樣,被斬成兩段。
「哦~」
布萊克意味伸長的見到這一幕。
丟出小刀,趁機順移到史卡雷特後頭。
紅色的雨傘往前開花,巨大的利嘴朝還在喘氣的她張口。
所幸黃金大鐮即時伸出無數鎖鏈,將之包圍成球才躲過這一劫。
(喂,沒事吧?)
腦海中響起了熟悉的聲音關心著自己。
(沒事……)
調整呼吸間,史卡雷特放出鎖鏈進行反擊。
「欸~」
布萊克見狀,丟出小刀進行順間移動。
躲開後再立即製造水牆防禦。
等到鎖鏈刺穿牆面,布萊克在丟出三顆急凍寶珠,連同鎖鏈的一部份一起結凍。
(什麼?)
看到熟悉的招式,讓鐮刀發出了疑問。
史卡雷特焦躁想操控鎖鏈卻失敗。
布萊克把握機會,又再次順移到相同的位子。
這次他不開傘,而是像狼牙棒一樣朝她揮舞。
被定住的史卡雷特,彎下腰躲開,同時伸出三條鎖鏈反擊。
「真可惜啊~」
布萊克丟下幾張撕成一半的紙,又把自己傳走。
撲空的一鐮一女,面對眼前紙花飛舞的狀況,趕緊做出防禦動作。
「?」
結果什麼事也沒發生。
感覺被耍的史卡雷特,憤怒的將冰牆打破,重新調整姿態。
「哈哈哈,什麼嘛~我還以為有多強,結果才這點程度嗎?」
布萊克收起雨傘,愉快的大笑。
明白自己被愚弄後,史卡雷特的額頭冒出了青筋。
(那把雨傘…是『鮮紅花』嗎……
為了讓自己的紅色保持鮮豔;會如同生物般索取他人的鮮血詛咒物品。
看著好友過去持有的物品再次出現;讓鐮刀試著調查對方的身份。
個體名稱:安德魯・雷特斯克
種族:人類
職業: 元素魔術師
魔力量:450/999
魔力屬性:暗
魔力特性:下沉
耐力:C+(5.5)力量: D(3.4) 靈敏:D(3.4)智力:B7
幸運: D-(2.9
技能:元素魔術6、定點傳送6、鍊金術5、道具製作5
裝備:紅花傘、火龍祭祀服、結婚戒指、亂心戒指、迷惑手環、疾風腳環
但顯示出來的結果,證明了對方只是一個不認識的平凡人而已。
「老師……」
為了不再讓他有機會靠近自己,史卡雷特對大鐮注入魔力。
「哦~」
見到對方開始使用魔力。
布萊克趕緊從道具袋裡拿出兩個魔術捲軸。
(魔術卷軸嗎……要留意一下才行…)
「我不會讓他用的!」
蛇蠍般的鐮刀像彈珠一樣四處碰撞。
不知不覺間,刀刃就來到了布萊克的脖子附近。
「哎呀呀~」
刀刃輕輕撫過的同時。
他趁機攤開其中一個捲軸,露出裡頭的融合術式。
將身後的桌子與部分的鎖鏈融合在一起。
(什麼?)
(快讓武器消失!)
史卡雷特聽從指示,趕緊讓鐮刀消失,留下了桌子的殘骸。
「有破綻~」
布萊克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破綻。
只見他憑空變出兩把劍(ken),再次順移到小刀指定的位置,朝正面砍去。
「喂喂,也太小看我了吧!」
史卡雷特抽出腰間的兩把短刀應戰。
「神器的強化魔術嗎?那……」
看到她用兩把短刀硬接,布萊克佩服的一邊說著,一邊準備出下招。
不料先前被劃傷的地方開始流下黑色的液體。
「嗯?」
察覺到異狀後,布萊克趕緊拉開兩人的距離,丟出了手中的劍(ken)
「什……?!」
兩把劍(ken)在自己眼前化成兩張儲存魔力的券(ken)。
她這才發現,之前丟在地上的的紙片也開始蓄積魔力。
碰──碰-碰──
「成功了嗎?」
流著詭異的黑色液體。
臉開始詭異融化的布萊克,盯著眼前的塵煙嘀咕。
像是在回應他一樣,煙霧中一道金色的閃光飛來。
還來不及閃躲,布萊克的臉頰就被削了一大塊。
「嘖…失手了。」
沒有傳來砍斷物品的實感,讓史卡雷特知曉自己又再次失敗了。
煙霧消散,將鐮刀再次組合後,史卡雷特趕緊對自己施展五階暗屬性魔術《止痛藥(Painkiller)》。
儘管即時召喚鐮刀,防禦住正面的爆炸。
值得慶幸的是,對方似乎為了縮小,而失去了原有的威力。
讓自己的腿只受到單純的燒傷而已。
(不過對方的樣子怪怪的……)
聽到鐮刀的指責,史卡雷特這才發現。
不知道是不是剛才那一擊的影響。
對方的臉開始像冰淇淋一樣,流下一坨又一坨的黑泥。
「哎呀呀~《腐朽》嗎…?以『六大災厄』為對手,果然不能隱藏實力呢~
對吧,死神?
臉上的黑泥快速退去……
一隻手掌大小的人面蜘蛛緊緊抓住他的臉。
見到對方如此刻意隱藏自己的臉,讓鐮刀疑惑的盯著他。
捕食靈魂的人面蜘蛛…嗎?但從散發的魔力來看,似乎是精靈。意思他能夠將對方的靈魂披在自己身上嗎?
為了預防萬一,再次進行調查……
結果卻讓祂開始後悔。
不過史卡雷特沒有耐心聽他說話,二話不說直接砍去。
「妳們可以出來囉~」
隨著他一聲令下,五名女僕,突然從外面破窗闖入,介入這場戰鬥。
**
「休想越過!」
一名手持巨錘的女僕率先阻擋在前。
從髮色、獸耳、尾巴判斷,對方可能屬於犬族。
「真麻煩。」
獸人的身體數值是目前已知種族中最強。
了解這點的史卡雷特,對自己施展了無屬性強化魔術《螺絲起(SCREWDRIVER)》。
「唔……」
強烈的攻勢讓女僕逐漸轉攻為守。
貝斯(Bass姐!」
穿著女僕裝,戴著獸骨面具的銀兔,舉起手中的劍衝了過去。
史卡雷特輕鬆躲開斬擊,與兩人進行交戰
後方的雞族女僕――皮耶諾(piano),用手上的十字連弩瞄準了她。
嘖……
用鐮刀擊落快速飛來箭矢貝斯抓緊機會舉起大錘上前壓制
銀兔則負責從旁輔助。
皮耶諾趁著兩人攻擊的間隙,朝目標的死角進行射擊。
當史卡雷特想用基本的三階魔術鹹狗(Salty Dog)攻擊後方。
驢族的迪莉(Delia)就舉起盾牌和騎士槍,將飛來的火球擋下。
戴獸骨面具的應該是迦南族。其他四個人,應該是精靈……
鐮刀在史卡雷特交戰時,利用《靈魂之眼》查看所有人的能力值
但不知為何,祂卻無法看見任何有關銀兔的數值
讓祂開始思考其中女孩的身份。
「主人,沒事吧?」
原本應該在休假潔米奈出現在身旁
從道具袋裡拿出了※無貌斗篷,直接披在布萊克。
※無貌斗篷:暗屬性魔法道具。能自由調節光線,使兜帽下一片漆黑。
價格5000000元。
「抱歉,結果還是要麻煩妳們。哎呀~沒想到會以「持有者」為對手,早知道就不故意找碴。」
將臉上的人面蜘蛛──伊德(Eder)送回
他一邊向妻子抱怨,一邊撿起掉在地上的帽子。
《不來梅樂團(Die Bremer Orchestra)》
以不來梅的城市樂手(Die Bremer Stadtmusikanten
「不過既然一切都還在預料之中就沒事了。我們早早離開吧~」
「……嗯…」
平時沒什麼表情的潔米奈,心不在焉的盯著前方。
於是他也跟著朝那個方向看過去。
「小奈?」
「抱歉,主人。那個……」
還沒來得及解釋……布萊克的嘴角開始咳出鮮血。
嚇得潔米奈豎起了尾巴,趕緊施展水魔術治療。
(怎麼回事?)
史卡雷特感覺與戴著面具的女僕交戰時,《靈魂之眼》和《腐朽》就不管用。
(有意思。)
遇到難關,反而讓她越戰越起勁,向鐮刀注入更多魔力。
透過面具知道對方要出招的銀兔,也跟著朝武器注入魔力。
其他人則都躲在迪莉亞身後。
《斷頭臺》
將濃縮魔力的刀刃揮下。
斬擊連同橘紅色的魔力,朝銀兔飛去。
《破嵐》
如同刀刃般的魔力襲來,銀兔不慌不忙舉起雙手劍。
透過面具,緊盯著魔力最多的地方
銀兔鼓起勇氣,大力砍向朝那個地方
「成功了!」
見到攻擊被自己給打散,讓銀兔開心的鬆了一口氣
史卡雷特看著她露出的破綻,朝她射出了三條鎖鏈。
「!」
就在她做好疼痛的準備時,視線開始扭曲──
突如其來的兔子洞穴Down The Rabbit Hole)》
轉眼間,除了布萊克以為的所有人都消失在視野裡
「真是好險~」
丟下燃燒的魔術捲軸,布萊克拉下了警報器。
「你這傢伙……」
興頭被完全打壞的史卡雷特,惡狠狠的瞪著他。
布萊克看到她的樣子,便靈機一動。
在結界構築完以前,特定留下三名《無名騎士》,和一句道別後才離開。
「可惡啊!」
被包夾的史卡雷特,帶著咒罵聲,朝空洞的騎士鎧砍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