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傲嬌之物-新良篇-13-既然是人生的挫折,又何必苦苦挽留?

人不痴 | 2021-12-14 12:44:15 | 巴幣 4 | 人氣 54


下方的鬥技場放了毒性的芳香,慢慢地蔓延整座場地,陳紹南因此麻痺,全身動不得。
 
「這是什麼氣息,我好像中毒了。」
陳紹南面目猙獰,他似乎想運氣解這個毒氣。
 
「這間密室放了吸久了會讓人麻痺的毒氣。」
若玄講出這真相,新良果真來陰的。
 
這次真的成功陰了陳紹南,陳紹南現在動彈不得。
 
「你怎麼會沒有反應,你沒有戴防毒面罩。」
陳紹南還是感到疑惑,為什麼若玄沒有感覺,他都沒戴口罩那類的東西。
 
就算怕陳紹南起疑,就不要戴面罩,這風險也太大了吧。
 
「我對這毒氣本來就免疫,我從小就被實驗不同的毒。」
若玄是個試藥童子,從小時候在實驗室試過不同毒,因此得到了抗體。
 
 
「是試藥的實驗體嗎?」
陳紹南知道答案,也明白接下來的下場是什麼。
 
要任人宰割了。
 
「可以這麼說。」
 
「卑鄙小人,竟然出如此無恥的伎倆,你這樣還稱自己是四大高手。」
 
「這戰術是我幫主大人想的,引你上勾,我來抵擋你的攻勢,讓你中毒,我沒有打算要在武術上贏你,況且是你自己闖進來這裡。」
 
「放出劉新良在這裡的消息是故意,我竟然大意。」
陳紹南想知道劉新良在哪裡,找到這裡,因此疏忽劉新良可能會設陷阱。
 
我想是陳紹南對自己太有自信,才會敗下陣來。
 
如果若玄沒有對這毒免疫,是戴上防毒面罩的話,陳紹南就知道有陷阱了。
 
可是若玄也是沒有防備,就跟他單挑,所以陳紹南才會犯下這個大錯,陷入敵人陣營本來就很危險。
 
果然對自己的實力太有自信了。
 
 
「你竟然想單槍匹馬擒住幫主大人,你的想法本來很倡狂,不找幫手,就想破解我們衫井幫,不覺得自己很可笑嗎。」
若玄開始嘲諷他。
 
「的確,我早知道帶阿黎來了,不會這樣。」
陳紹南太大意了。
 
「其實你帶誰來都一樣,我們本來就把你們鐘家一網打盡,不過最主要要把你引過來,就算達成目的。」
新良打開房間的麥克風,對陳紹南對話。
 
 
「什麼意思?」
陳紹南望著上面的新良。
 
「陳紹南,我現在可以處掉你,但是你竟然號稱全台第一人,我這樣殺死你,的確太可惜了,我先圈禁你,如果我未來的計畫需要你的力量,你還有利用的價值。」
新良邪惡地笑道。
 
「我不會為你效力,別妄想了。」
陳紹南斬釘截鐵地拒絕。
 
新良看到這樣強硬的態度,不以為意,說道:「我不需要你的效忠,但是我需要一個萬能的割草機。」
 
「割草機?」陳紹南不解地問道。
 
「除掉雜草的割草機,我先把你關起來。」
劉新良叫一些戴著防毒面罩的黑衣人把陳紹南綁起來。
 
陳紹南試圖反抗:「我還可以動,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折服我了。」
 
「就跟你說不要動了。」
 
「噗!」
後來若玄在他胸口劃上一刀,陳紹南胸口噴出大量鮮血,他整個人暈過去。
 
「若玄,你沒有殺了他吧。」
新良問了若玄。
 
「我只是在他胸口上劃一刀,請幫主先醫治他吧,」
若玄收細長劍,淡淡地說道。
 
「沒有死就好,我會找人醫治他的。」
新良點頭說道。
 
到這裡我就不解,問了他:「新良,你究竟在幹什麼?」
 
新良卻是輕鬆地笑著問我。
「阿修,你這場戲看的感想如何呀?」
 
看來新良前期發動攻勢,以精心的備戰,開始建設新的高潮。
 
若玄真的是一個強者,雖然是靠卑鄙的伎倆才制伏陳紹南,光是能擋住陳紹南的猛烈攻勢,算很不簡單的。
 
跟我和阿毅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光靠志希和蔡芳吟也贏不了,警方那邊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對付若玄。
 
新良這兩年多來,這真的是有備而來,清除所有黑暗已經是可以辦到的事情了。
 
 
後面我一樣被矇蔽雙眼回到下午的公園,新良說接下來還有一場戲要給我看,要等他聯絡。
 
回家的路上,已經晚上了。
思緒開始混雜,還有一種莫名的錯愕在身上環繞不離去。
 
夜已深,我還在沉思著。
 
那些被視窗的搪瓷靜靜的躺在我的夢裡,這樣默默無聲,卻充滿了陶醉和放鬆。
是誰輕輕推開窗而去卻掀起了一層如霜花般的窗簾?如夜色的陰霾,遮住了白天的星辰。
這靜默的許久,終於讓夢境停止了奔湧,融化了飄搖,落入夜的懷抱。
也許,很久沒有心弦。
 
吹到那時,拂去我那一縷淡淡的思緒,驅散我那曾經飄散的苦澀。
在那一天,是否,能夠在這樣的冬裡,讓一片冬的濃情在這一天裡暖暖地開出積攢的幽香?
飄渺的冬日。我說我們回憶就是那個雪花飄渺的日子,而影子卻真正地成為雪花回想。
那個小城讓我走得無影無蹤,我再也沒有去過,再美的紅色,也沒有一片凋零的葉子。
我再也沒有看見大地上那晶瑩桃瓣,心中的淒涼。
 
這是一個寂靜的冬天,對於常人們一生中能有什麼樣的心事,有什麼樣的心情不想做就不想做就不敢下輩子,我怕我們違背自己的生命卑微的活著,甚至自己的人生路上走得很累,可是我們卻不知道選擇這個冬天出現的時候就要結束了。
當生命降臨人生的時候,對於漫長的等待也降臨時,人的心理感情緒也就隨之發生了轉移,對於漫長等待中的焦灼、焦慮、焦慮、難耐、焦慮、恨意的等等,這些對於漫長等待的等待我來說。
 
既然是人生的挫折,又何必苦苦挽留?
 
回到家後,我就馬上睡了,我沒有吃飯,只是洗個澡,洗浴完後,千音問了我發生什麼事,因為太晚了,遇到這麼可怕的事,要面對這麼大困難,我開始疲憊。
 
我什麼都沒有跟她說,我就入睡了。
 
 
我做了一場夢。
 
那年,那個曾經走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日子。
那個時候,還很美,如同那個遙遠的青澀少年。一切都在恍惚中一一一清晰地顯現。
那段剪影時的憂傷。像一陣悠然的風,吹拂著我青澀的記憶。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