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貳 5-2 前略

黑天 | 2021-06-07 13:47:50 | 巴幣 16 | 人氣 39

因為羅莎林德稍早的發言導致冒險系和魔術系的第一、二堂課都變成了班級會議。
而導師所公佈的六人名單裡,果不其然有自己和魁絲。
預想不到的是,班級的所有人都沒什麼反應甚至還有人投以同情的眼光看向自己
看來魔術系跟冒險系不合的傳言是真的……
當老師開始宣佈接下來的日程和分組等相關事項後布萊克就將注意力放到窗戶決定閒閒渡過這兩堂課。
中午跟銀兔她們吃完飯後因為課表下午沒課的關係,罕見的跟魁絲分了開來
雖然有點擔心自己不在之後,又有一堆人被魁絲的能力給波及。
(嘛~反正責任會算在魔女身上~)
青天白日下,布萊克放鬆心情,坐在實習咖啡廳的戶外座位上
他開心的翹著二朗腿,點了一杯水果冰沙後,就開始翻開『小型銃(槍)的構造詳解・進階版』。
書裡的所講,與自己五百年認識構造相比,變得還要複雜。
銃(槍)之所以會被發明出來,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快速對付魔法師
但以前的小型銃(槍)都是實彈類型,且一次只能發射一發。
如果想發射數十發,就只能攜帶像箱子一樣大型銃(槍)。
但那玩兒既笨重換彈速度又比不上弓箭手
再加上行走緩慢,反應速度不夠快等等原因;所以大戰時期,只有進行大規模行軍,或打城市戰時才會出現。
看來過了五百年之後,不管是換彈速度或攜彈數量,都有顯著的提升了——
「啊~熱死了……」
正當布萊克看的起勁時一道不高也不低的嗓音打斷了他的興致
抬頭一看就發現。亞麻色的短髮,長相中性 ,穿著藍色體育服的男生出現在他眼前。
他邊走邊用衣服搧風,甚至還莫名其妙的坐在布萊克對面的位子,粗魯的拿走他喝到一半且有些融化的冰沙,開始默默的放入口中。
不速之客的到來讓布萊克原本的好心情連帶也受到影響。
謝謝你的冰沙。
不客氣如果可以的話,能請你把喝掉的錢還給我嗎?
那我再點一杯可以嗎?
「當然可以~」
得到布萊克的同意後,陌生的男同學就舉手呼喚服務生,並向她點了兩杯一樣的水果冰沙。
當服務生離去之後,布萊克用書夾住書籤臉色不悅的看著他。
「我可以請問一下,像猴子一樣,自由奔放的您究竟是誰嗎?~」
就外表和口音來看,對方很有可能是當地人。
但就算如此,對方蠻橫的行為,也多多少少挑起了自己的不悅。
不過對方也沒怎麼理會就是了……
你忘了嗎?我們之前在法陣學上還坐在一起。」
結果對方反而對於不認識自己感到十分驚訝
但無論布萊克怎麼回想,都想不起對方是誰。
然而從對方的態度來看,他是真的認識自己。
而且還是在魔術系才能選修法陣學來看,對方似乎也是跟自己一樣,是今年的新生。
很遺憾的,我有點不太記得了~
「這樣嘛,不過我對你倒是很有印象哦,畢竟你前陣子買了很多『寶石』。」
「……………」
聽到關鍵詞後,布萊克才終於想起對方是誰。
好巧不巧女服務生剛好送飲料來了。
過程中,雙方紛紛陷入了沉默
等到飲料全放在桌上後,對方馬上就急著開始享用而布萊克也在這個時候開口。
啊~我想起了~你是魔術系,元素科的同學吧。
沒錯沒錯,你終於想起來了。自從魁絲同學讓整間教室淹水之後,我就一直在觀察你。
那還真是讓人受寵若驚啊~
想起對方是誰後,兩人就一邊喝著冰沙,一邊聊著早上的事情。
「對了,我有點好奇你在看什麼書……」
聊到一半,男同學突然開始好奇自己在看什麼書。
這個啊~
見到對方似乎有些興趣,布萊克好心的把書籤抽了出來,將書遞給他
「還真是難懂的書呢……」
沒翻幾頁,對方就面有難色的連同鑲著寶石的書籤一起,將書本還給了布萊克。
「是嗎?我個人認為比製造馬車還輕鬆就是了
「不不不,那是完全是兩回事好嗎?!」
簡短反駁後,男同學就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接下來你就好好加油吧,記得要跟同學好好相處……」
「多管閒事。」
目送對方離開布萊克對他的提醒嗤之以鼻,繼續翻開書本。
當時間差不多,準備要離開前,才發現對方不僅沒有付錢,自己還必須多付一杯後。
他在內心暗自發誓,下次見面時要好好坑對方一波。
結束課程之後,湊就趕緊將衣服換好後快步離開訓練場。
對於導師多姆所宣佈的名單五人名單裡有自己和銀兔的名字讓湊並不感到驚訝。
不過班上的其他同學倒是不這麽想。
除了有忌妒和感到可惜的人之外,也有許多心裡抱著『為什麼不是我』而感到不滿的人。
基於這樣的理由,一到下午的訓練課程時,這些人自然也就找到機會,找那些人單挑來證明自己
直到剛剛,湊也還在跟那些人進行模擬肉搏戰。
但跟從小就經常就習慣這種生活的銀兔不同,湊現在早已精疲力盡。
至於銀兔,離開還看到她活蹦亂跳的在跟兩個人打。
但為了預防萬一,湊還是請克蕾兒留下來,幫忙注意。
當然也有一部份是自己不希望她聽見,接下來與布萊克的對話……
「是在這裡吧。」
湊仰望著附近三層高的大樓,回想著布萊克的指定的地點。
這裡是接近訓練場的社團大樓。
這個世界的學院之所以會有社團制度』;據說是為了增加學院的豐富度和學生的自主性才確立的。
羅莎林德也很乾脆的將這一點變成學院的特色,還不停的在報紙上打廣告
雖然不知道布萊克為何選在這裡,但湊還是毅然決然的走進的大樓。
碰巧與待在一樓的,準備要進行活動的運動社團成員稍微擦身而過後,湊就步上了樓梯。
穿過屬於文藝類社團的二樓,來到了人數稀少的三樓。
走在空蕩蕩的走廊上稍微確認了之後,湊就推開了三個教室的其中一間。
「小子你來了啊~快進來了吧~
早已待在裡頭的布萊克,一看到湊,就放下手邊的工作,熱情的招待他
教室裡頭除了正中央擺放著幾張合併起來的桌子,和五張椅子之外,就沒有任何東西了
一踏進空蕩蕩的教師湊就有些好奇想著他為何要約在,這間跟音樂教室差不多大的教室。
湊一邊想著理由,一邊慢慢的關上沒有在保養的門後,就往布萊克的方向走去。
先說好,我沒有惡意~
什麼?
碰!
正當湊對他說的感到疑惑的剎那;布萊克毫無預警的拿起桌上的小型銃(槍)朝廷他快速射了一發實彈
「?!」
湊反射性將劍召喚出來一瞬間就將子彈給斬落
「布萊克?!」
別生氣嘛~我射的只是無殺傷力的染料彈而已~再說,一般的子彈也傷不了持有者,不是嗎~?
「騙人!」
當布萊克無關緊要的為自己辯解時,湊手上的劍有一瞬間發出了微弱的火光,他才做出反駁。
「『只有遇到危險的時侯,劍才會發動反擊。』這點知識我還是懂得!」
「所以你真的是天火的持有者啊~我為剛剛的謊言道歉,畢竟這是最有效的證明方法了~
請坐。向湊道完歉後,布萊克就將銃(槍)放回了桌上,彎下腰將木製的彈殼撿起。
「…………」
無視布萊克的道歉,湊繼續將劍指向他。
有鑑於那晚,銀兔也跟自己一樣召喚出了神器所以也能合理推測布萊克也知道『神器』的事。
但他無法理解布萊克到底是何時知道的
畢竟當湊第一次召喚出神器之後,就一直被羅莎林德叮嚀著;所以不可能是她
而且他平常『打工』的時侯,都會事先將神器召喚出來,然後偽裝成配劍帶出去。
以上種種都讓湊開始懷疑布萊克的身份和其用意是帶著惡意來接近自己的……
啊~你在想我是如何知道『神器』的事吧~在猜想著,我是不是敵人?」
然而布萊克像是能獨心一樣。
他用滑稽的語調,誇張的肢體手勢,說出湊心中的疑問後。
又像是在對這樣的想法做出嘲笑一樣,笑著站在湊的面前,伸出了左手——
「?!」
只見一本有著半陽和半月的書本,就跟他的劍一樣,從空中出現
「你也是嗎?」
看到布萊克也能做出一樣的事情這才讓湊放低了劍身;臉上充滿驚訝的看著他。
「差不多~當然,我能看出是不是『神器』,也有很大一部份跟我是仙人』的部份有關~
不過既然我們雙方都知道彼此都有見不得人的秘密了,是不是該放下劍來好好聊聊呢
率先收起書本,表達自己並無惡意的同時;布萊克也趁機向湊暗示自己和他一樣,都是被羅莎林德惡整的受害者。
「……」
即使心裡還有所芥蒂,但湊還是默默的往桌子旁,距離最遠的椅子上坐下。
「對了~怎麼沒看到小兔子和克蕾兒~?」
彷彿剛剛的事都沒發生一樣…布萊克若無其事的一邊向他搭話,一邊開始拆解桌上的小型銃(槍)
「因為阿姨早上鬧起的風波,讓我們直到剛剛都被迫跟別人單挑……」
即使很在意剛剛的事但湊還是試著相信他的話
這樣啊~
似乎是想像到現場的狀況布萊克收到答案後,缺德的笑了出來。
「啊~魔女從以前開始就很喜歡戲弄別人了~特別是她感興趣的人。關於這點,想必你也跟我一樣清楚吧?」
是,話說魁絲呢?」
「聽說她把整間教室變成了…浴缸?所以被老師留下打掃。」
這樣啊……」
儘管有些不可置信,但湊有從羅莎林德那裡聽過魁絲的能力原理。
假若是能短暫支配周圍魔力再創造足以假亂真的幻覺的話
把教室變成浴缸好像也沒有那麼稀奇了……
當湊開始對奇怪的事請感到麻木的時候布萊克已經重新將銃(槍)給重新組合好了。
只見他拿起附近的書籤,拆下上頭的寶石。
湊這才明白那是什麼。
這個世界的槍枝,並沒有所謂的擊錘和撞針,而取代這兩樣東西的,就是那顆寶石的設計。
聽說寶石能夠吸收人體本身的魔力,來當作點燃子彈的能量。
不過更詳細原理,其實湊也不懂;他頂多就只在克蕾兒保養時,在旁邊看過而已。
只見布萊克將寶石裝上去後,就再次將它舉起,朝掛在空中的木箱射了三發
布萊克似乎很滿意銃(槍)的威力他將(槍)收起來之後,就拉起椅子,坐在湊的對面
見到布萊克終於結束手邊的工作後,湊就抓緊機會,將心中的疑問慢慢放出
「你知道我會去那裡嗎?
不,我知道魔女除了我之外,一定還會再派人過去,但我沒想到會是領主的兒子~怎麼?你要抓我嗎?
布萊克有些擔心的詢問湊。
畢竟他現在將自己逮捕起來既可以掩蓋他之前的所作所為,也能讓領民因為相信一直擾亂秩序的私刑犯已經抓到了,而更能接受他成為下一任領主
我聽銀兔說了,你是為了還幫忙入學的人情況且我自己也沒資格對你說三道四,所以就算了吧……
但湊卻沒有這麽做;反而讓這件事就這麼草率結束。
這讓布萊克覺得可以開始信任他……
「對了,有東西需要你考慮一下
布萊克從旁邊的書包裡拿出社團申請書』
這讓湊和後來才出現的銀兔等人驚訝不已

創作回應

小魚達
看到冰沙那段,讓我想到一碗冰沙引發的命案X D 用宝石作底火有點燒錢,我本以為是用符文或小型陣法。
2021-06-12 23:40:49
黑天
挫冰命案是三小

銃的構造是
裝入彈夾->寶石觸發保險和吸收魔力(也就是取代擊槌)->上膛->扣下板機->用魔力引發火和風的現象->點燃子彈->發射
這也就是子彈彈殼是木製的原因

因為每把銃的寶石槽是固定的,所以布萊克才要訂製
『買很多寶石』只是暗語
2021-06-13 00:28:24
小魚達
挫冰的蝴蝶效應X D原來是擊槌啊。
2021-06-16 22:59: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