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貳 5-4 鬥獸棋

黑天 | 2021-07-13 21:32:42 | 巴幣 32 | 人氣 69

      正中午的森林,總是格外悶熱。
春天的太陽充滿著活力,灑下大量的陽光,照亮了森林的每個地方。
光線透過翠綠的葉子,為森林增添不少色彩。
「嗷嗚——」
在沒有影子可以躲藏的這個時間點裡,大量圖瑪茲(影狼)被學生和冒險者們一一擊殺。
「就是現在!」
「看招!」
面對只能依靠自身影子發動突擊和防禦的圖瑪茲(影狼)。
湊先用神器來強化施放的火球,來弱化牠們披在身上影子;再由自己或查爾斯斬殺。
銀兔則是利用獸骨面具,來找出躲在死角的個體,再進行討伐。
一行人依照這個戰法,就輕鬆的討伐了數十隻。
「啊~好熱哦~」
待在隊伍後頭的布萊克,僅僅只是一揮手,漂浮在他周圍的圓月輪就自動將襲擊過來的狼給切成兩半。
「就是說啊~老大不能想點辦法嗎?」
受不了悶熱的魁絲,下意識的將附近的景色變換成冰天雪地。
不過或許是環境的影響吧;
改變的範圍縮小到了自己周圍,但威力似乎也變得更猛。
不少想要偷襲的圖瑪茲(影狼),馬上就因為低溫而凍死;而魁絲則差點中暑。
幸虧潔米莉有事先在布萊克的道具袋裡放幾把陽傘,才讓她能勉強繼續努力。
「呼~時間差不多了,就在這裡休息吧~」
布萊克看著飄浮在空中的『奧義書』,確認位置後就如此宣告。
至於為什麼不是由擔任隊長的查爾斯判斷。
原因就在於,布萊克拿查爾斯違反潛規定,同時簽兩份契約為由。
要求除了指揮權外,還有為了保險起見,公會分發的一次性魔導器『返回水晶』也必須一起交出。
之後再由小隊成員投票選出隊長。
但不知道為什麼,三人都選擇了最不想要擔任隊長的布萊克來當。
布萊克在見到這景象後,就默默拿出書本,硬著頭皮上了。
「?!」
「小銀?」
正當其他人正忙著野餐的準備時。
與魁絲負責一起負責鋪地毯的銀兔,突然往不遠處的草叢,丟出了三把小刀。
注意到這一幕的魁絲,緊張的擺出架式。
然而銀兔卻一言不發的注視著那裡。
(奇怪了……剛剛明明有注意到某種視線……)
用戰士系的『氣息感知』,沒有偵測到生物的氣息。
透過面具,也沒有感知到任何魔力的跡象。
會是錯覺嗎?銀兔抱著這樣的想法,向魁絲簡單道歉後,就繼續手上的工作。
「啊~照這個進度來看,大概快下山的時侯就能完成目標了~」
布萊克懶惰的躺在樹蔭下,看著『奧義書』上的地圖,如此說道。
由於圖瑪茲(影狼)只出現在城市的北方和西方。
儘管兩邊加起來的面積,跟半座亞馬遜叢林差不多。
但這次光是冒險者,就有一萬人左右了;加上學生初估就有五萬人次參與。
然而這麽有多人參與的目標,並不是想要種族滅絕。
而是將圖瑪茲(影狼)的消滅到將近一半的程度,並確保當地的天敵—比方說『本耶普』和『龜殼花』的生存狀況。
不過那是調查團的事了。
布萊克所屬的討伐團,只需要將圖瑪茲討伐到一定範圍。就能結束了。
而布萊克一邊計算自己所在的位置——也就是當地俗稱的狩獵場的邊緣;和到達目標地點(森林中間)的時間後得出的結論。
「哦!能聽到不用睡森林,真讓人高興了。」
聽到布萊克的結論,讓查爾斯開心的喝著水,這麽說道。
YA~可以回家洗澡真是太棒了。對吧,小銀?」
「咦?啊、嗯;其實我是沒差啦。」
面對魁絲熱情的搭話,銀兔則有些漫不經心的回應她。
除了剛剛的錯覺之外,還有一件事讓她有些擔心。
不知道是因為合約的關係,或是他個人的職業道德。
對於銀兔從空中召喚的劍或是布萊克的書本,他都隻字未提。
畢竟他是布萊克找來的人,應該是基於信賴;他才沒有多加掩飾才對。
但也因為不了解查爾斯會怎麼處理這些情報,讓銀兔有些緊張。
「嗯~~是不是該走了?」
在樹上小睡片刻的湊,一邊伸著懶腰,一邊向布萊克問道。
「是差不多了~該把東西收一收囉~」
「「好~」」
簡單把東西收拾完後,一行人開始往樹木比較密集的危險區前進。
「小兔子,妳身後有兩隻、小子,找時間朝空中射火球,削弱牠們、大叔注意突擊……」
進到危險區後圖瑪茲(影狼)的攻勢比之前還要強烈。
幾乎是每走一步,就會遇到一群的程度。
再加上這裡的樹木都十分高大。
樹葉也濃密到,陽光能平安落地都是奇蹟的地步了。
(這也太多了吧……)
在魁絲將周圍的地面化成海洋;銀兔、湊和查爾斯差點溺水的時侯。
提前躲在樹上的布萊克,開始感覺不對勁。
(進入危險區前,都不曾接到數量會暴增,或有隊伍因此被迫返回的報告。然而我們這邊碰到的數量,很明顯已經超過一支小隊可以負荷的量了……)
然而事實很明顯擺在自己眼前。
布萊克認為照這樣下去,小隊覆滅的紀律會隨著他們的腳步,越來越高。
(如果現在撤退,小子先不談,依魁絲和小兔子的個性,大概不會同意吧……?但我又不想在大叔正被領主僱用的情況下,洩漏自己更多的手牌~)
感覺會有不好的事吶~布萊克一邊煩惱著該怎麼辦,一邊看著圖瑪茲(影狼)一一摔死。
(沒辦法了,只好用那招了……)
等到魁絲的幻術解除後,布萊克就召集了其他人,說明接下來的計畫。
「各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遇到這麽大量的圖瑪茲;但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我們不能在依賴魁絲的能力了~」
布萊克嚴肅的提起這件事,讓銀兔擔心的看向魁絲。
「我沒事的,小黑;我自己會拿捏分寸的,不用擔心。」
不過當事人對於布萊克的說法十分不滿;只見她拚命的揮舞手臂,想證明自己平安無事。
但這樣似乎無法讓布萊克放心,只見他嘆了一口氣後,就繼續說下去。
「現在沒事,不代表以後就沒事~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被消耗掉的!」
「所以老闆的意思是,我們差不多該撤退了嗎?」
明白布萊克想表達什麼的查爾斯,直白的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想當然,這引起了銀兔和魁絲的不滿;就連湊仔細思考後,也覺得現在不該提這個會降低士氣的話題。
「不不不,你們誤會了~」
感受到他人不滿的布萊克,趕緊否定查爾斯的猜測,並好好說明自己的計畫。
「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接下來的路程由我接手,你們只需要幫忙就好啦~」
布萊克這麽說的同時,左手趁機打了個響指。
隨後他身後就出現了兩名身材魁梧的騎士。
「容我為各位介紹一下,這是徘徊戰場的無名士兵;算是『付喪神』的一種,召喚術中最常見的攻擊方式~」
布萊克像是在介紹自己的寵物一樣。
用輕鬆又逗趣語氣,向一見到就有些緊張的湊和查爾斯介紹。
至於銀兔和魁絲,就不用說了。
對於身後的那兩個龐然大物,早就已經習慣了。
「喂喂喂,我可沒聽說老闆你是召喚術士啊。早知道這樣,我們前面幹嘛還要那麼辛苦?」
面對光是站著,就會散發出殺氣的兩名騎士;查爾斯只是默默的收起武器,向布萊克抱怨。
身旁的湊,見狀也跟著收起了武器,只有眼神依舊直盯著騎士。
「嘛~這個你等一下就知道了,總之我們繼續走吧~」
留下一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後,布萊克就率領身旁兩位騎士往前走去。
「???」
不清楚布萊克想表達什麼的一行人;彼此面面相覷後,也跟著跟了上去。
十分鐘後,湊才終於知道布萊克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隨著他們的步伐前進,森林裡的光線就逐漸稀少。
圖瑪茲(影狼)的數量也如同布萊克所說的,也越來越難對付。
不過自從他命令『無名士兵』在前方開路後,自己就拔出武器的機會就屈指可數。
那兩名士兵就如同收到國王的聖旨一樣,幹勁充足的將一路上遇到的圖瑪茲(影狼)阻擋在外。
一遇到就往前衝……
一見到身影,就拔劍揮砍……
由於鎧甲就是本體,所以不怕偷襲或咬傷。
即使在交戰途中,有幾隻想趁機略過他們,往布萊克的方向衝去。
他們也會不顧周圍或眼前的目標;粗暴的抓住尾巴,將之拖回來,或將之甩飛。
完美的效忠指令、粗暴的戰鬥風格、再加上屬於本身是屬於『精靈類』的召喚術;身上的傷只要布萊克多加點魔力就能完全復原。
確實如同查爾斯先前所說的一樣,只要布萊克事先召喚出來,整段旅程就會無比輕鬆了吧。
只不過……
湊稍微望向同隊的女性組。
即使隔著面具,湊也能感受到銀兔的不滿。
事實上,每當有圖瑪茲想往自己的方向衝過來時,她都會開心的舉起武器。
然後每當騎士上前阻止之後,她就會落寞的收起武器,一直維持這樣的循環。
而在她身旁的魁絲,一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後;都會想辦法用自己的能力,偷渡幾隻來讓銀兔發洩一下。
只是很可惜的,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隻圖瑪茲能抵抗的了她的能力。
時間一久,湊其實也開始感到無聊。
布萊克似乎也發現到女性組的不滿;無奈之下,他只好默默地過去安撫。
「喂喂喂,那兩個真的是『無名士兵』嗎……」
只見身旁的這個身經百戰的中年大叔,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看著前方的戰鬥。
聽到查爾斯小聲的咕噥,讓湊好奇的詢問他是什麼意思。
查爾斯聽到後,就不知為何,刻意壓低音量向他解釋。
「先說好,這是與我組過隊的召喚術士聽來的哦。『無名士兵』雖然是召喚術的基本攻擊手段,但一般實力也最多只能與危險度D的食人巨魔抗衡而已。」
「是、是這樣嗎?」
湊驚訝的指著正在前方戰鬥兩名當事人,向身後的大叔確認。
而查爾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後,繼續說下去。
「但因為召喚術士本身的能力過度依賴召喚物本身的強弱;所以我有聽說研發出專門針對『無名士兵』的強化法術;如果每個『無名士兵』 都這麼強的話,那幹嘛還要學相關的強化術式呢。」
「確、確實如此。」
「嗷嗚嗚嗚嗚!————」
「咦?!怎麼可能……」
突如其來的嚎叫聲,響徹了整個樹林。
周圍的圖瑪茲(影狼)也隨著叫聲開始爆炸性的增加。
就像是要沖垮高大的牆壁一樣;成群結隊的狼群一下子就將『無名士兵』給吞噬殆盡。
見到這樣的情況,不只是布萊克,就連銀兔等人也嚇的舉起武器。
「嘖!」
見到如此龐大的數量衝過來,布萊克從腰包中抽了幾張符紙,並從中間撕成兩半後就往前方丟了出去。
碰!碰!~ 碰!~
在前方引發無數爆炸的同時;銀兔和布萊克不約而同的,取出各自弓和銃(槍)。
魁絲颳起暴風雪,阻擋牠們前進。
查爾斯則將水屬性的魔力球丟向爆炸所留下的坑洞;頓時之間,原本的草地變成泥地。
湊則一邊揮劍,砍殺零星接近的個體,一邊用魔術攻擊試圖爬上樹上的個體。
咻———
隨著破風聲的不斷響起,數隻身中百箭圖瑪茲(影狼)紛紛倒地,但狼群依舊意志堅定的向前衝刺。
Mi~
然而那些插在同伴屍體上的箭,卻不斷響起特殊的音符,慢慢的加重狼群的負擔。
「唉呀~ 沒想到我們會這麼受歡迎呢
「先別說風涼話,趕快想辦法啊!」
「欸~
遠方丟爆炸符後,用小型銃射擊、之後等敵人接近自己時,再用圓月倫收割。
似乎是對一直重複的循環感到厭煩了,布萊克開始向身旁的銀兔閒聊。
見到圖瑪茲(影狼)的數量依舊沒有減少 ,讓銀兔緊張地開始催促他想辦法
真沒辦呢~被銀兔冷落的布萊克,只好開始認真的想辦法。
沒過多久,布萊克就從道具袋拿出了一支,貼滿各種符咒的箭交給銀兔。
「大叔!能麻煩你製造空檔嗎~ ?」
忙著在前方阻擋狼群的查爾斯,在聽到布萊克的指示後,只是簡短回了聲「知道了」。
「嗯,很好。小子~ 麻煩用你自豪了火魔術擋下牠們囉 魁絲,等小兔子把箭射出去後,就施展結界術……
「知、知道了。」
「收到!」
湊一收到指示,就開始毫無節制的施展火魔術。
「『寧靜深邃峽谷,古人建造的國王陵墓……』」
魁絲則拿出鎖鏈,讓其排成五芒星的形狀,然後為了能夠有效率的施展而停止了暴風雪。
「好啦,小兔子,接下來妳只需要把那隻箭往上空曠的地方射就行了~
「什麼嘛,這麼簡單…… 」
「不過要小心別射歪哦!畢竟一支箭要價二十五萬……」
「咦?」
聽到布萊克的提醒,讓原本覺得很輕鬆的銀兔,手指開始顫抖了起來。
(一支要二十五萬 …一支箭要二十五萬……我要把二十五萬給射出去…我要把等於我兩年的學費射出去…… )
「上啊!小兔子 不用擔心!跟獎金和輔助金相比根本算不了什麼!」
就在銀兔內心開始糾結的同時,布萊克開始在旁邊安撫(?)她。
「啊!不管啦!」
覺得受不了的銀兔,自暴自棄的射出手中箭。
箭筆直地飛到某個點後,就突然開始發出了光芒,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好,全員撤離!」
「『誓約之風啊!環繞於此,守護至寶吧。<國王谷(King's Valley)>』」
配合布萊克的一聲下令,魁絲結束了詠唱,施展出了六階的風屬性結界。
空中的光芒逐漸變化,照耀四周的光芒漸漸有了溫度。
一隻火鳥於空中展翅,散發出比太陽還亮的強光,驅散了所有的黑暗。
底下的狼群見狀,開始本能害怕的開始往後退。
見到狼群都擠成了一團,火鳥見獵心喜的趕緊向下衝刺。
承受不住衝擊的樹木硬生倒塌,地面也被敲出了一個大洞。
烈火吞噬了周遭,不少花草樹木化成了木炭。
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燒焦的味道。
「呼~二十五萬果然沒有白花,真是太棒了~」
見到附近沒有圖瑪茲(影狼)的身影後,魁絲才解除結界。
見到危機成功解除,布萊克開心四處打轉。
「……」
只是見到原本色彩繽紛的森林變成這幅模樣。
讓銀兔的心情多少有些影響。
「布萊克,剛剛那是什麼啊?」
湊雖然也有些影響,但他比較在意剛剛的那隻『火鳥』。
跟在後頭的查爾斯,在旁邊喝著體力恢復劑的同時,偷偷聆聽兩人的談話。
「啊~那個是——」
當布萊克想要開口解釋的同時,附近樹木的陰影突然開始劇烈的晃動。
「吼!」
當布萊克會回過神時,自己就已經被漆黑的刀刃給砍傷了。
「欸?」
鮮血大量的流了下來,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被染紅。
在隊友們的呼喊聲中,布萊克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隨著刀刃的消失,寄宿著怒火的雙眼,從遠方樹下的陰影中緩緩出現。
在周遭無數狼嚎的陪伴下,失去了意識……

創作回應

小魚達
哇~主角被放倒了,像開掛開過頭被管理員封号X D
2021-07-14 23:47:58
黑天
不是,那是被黃雀了
2021-07-15 00:26: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