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参 2-2 籌碼

黑天 | 2021-10-29 13:10:09 | 巴幣 32 | 人氣 213

三章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叁 6-2 神無月


現在  7:00 P.M  領主公館

埃德家的外觀看起來跟一般西式城堡差不多。

在女僕長的帶領下,湊和克蕾兒走在掛著水墨畫和油畫的廊道上;據說這是受到初代領主影響導致整個家都有東西方互相參雜的情況

「少爺,您的臉有些僵硬。這樣會讓夫人和二少爺擔心的……」

後頭的克蕾兒輕聲提醒,讓湊趕緊望向旁邊的窗戶。

透過窗戶的倒影,自己的臉確實有些嚴肅。

「謝謝提醒,克蕾兒。」

「哪裡,畢竟這是我的職責嘛!但在小銀跟阿布談的這段時間裡,您可別因為早上的事情就與老爺鬧僵囉。」

布萊克好歹也算是與羅莎林德差不多年紀的人,妳這樣喊會不會太超過?

「我知道了,謝謝……」

不過本人大概會很開心的接受吧……

湊試著想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來分散注意力,避免在用餐時造成尷尬……
沒過多久,遠方就能看到飯廳的大門。


一見到湊,駐守的兩名女僕便恭敬的打開大門。

女僕長對自己行禮後,就默默的往回走;大概是要叫父親或姨母過來。

放鬆心情,確認自己的臉跟往常一樣;湊就帶著克蕾兒進到足以容納一百個人的飯廳裡……

「當年魁絲只要一喝醉就會開始親人。我記得有一次她喝醉後,突然親原本要帶她回去的女僕;造成之後有一段時間,魁絲德跟那位女僕每次一碰面,氣氛都會特別尷尬。」

「啊~我懂我懂。結婚前,我丈夫有一次喝醉後,他就把衣服脫光,睡在我旁邊;我還記得他醒來後臉色鐵青的樣子…那個時候我不管怎麼說他都會誤會,呵呵。」

「哈哈哈,想不到領主婚前是這樣的人啊~」

一進到裡頭,就見到身為南方在地人的母親——緹米・埃德,居然在與布萊克聊天;斯綺麗和魁絲偶爾也會跟著加入話題。

穿著便服的潔米奈和銀兔,則安靜的坐在旁邊。

「緹米!我跟妳說,以前小黑他曾經腳踏兩腳船……」

「哎呀,真的嗎?」

「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不是約好別說這件事的嗎?!」

不滿被爆料的魁絲,也想把他的黑歷史說出。

布萊克當然被嚇的想趕緊阻止,但還是不敵魁絲製造出來冷風;只能乖乖的坐在位子上,任由她說明。

看著兩人的互動,讓緹米莉忍不住一直笑……

「妳有收到消息嗎?」

湊向身後的克蕾兒確認,但她自己也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啊!湊……」

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樣;銀兔趕緊離開座位,跑上向前搭話。

「銀兔,妳們全家怎麼突然跑來了?」

「啊~這個啊……」

湊詢問起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讓銀兔尷尬地露出苦笑。

「湊,不好意思哦。我看到布萊克他們送魁絲回來,就順便邀請他們家一起吃飯。畢竟之前受了他們不小的照顧嘛。」

「這、這樣啊……」

所幸緹米及時向他解釋清楚,才讓銀兔鬆了一口氣。

「請別這麽說。夫人。彼此都是同學,互相幫助是當然的~」

「這位先生還真會說呢。」

話一說完,緹米和布萊克都客套的笑了出來。

只是早上父親才把話說清楚,他晚上馬上就來;時間點太過剛好,讓他內心裡覺得怪怪……

在克蕾兒的帶領下,湊坐到位子上獨自思考著。

「大哥!」

在女僕長和貼身女僕的帶領下,湊的弟弟——年紀約十歲,髮色跟母親一樣的集,興奮的跑向湊的身邊。

「集,你這樣不行哦!有客人在……」

「是的,母親!各位失禮了,我是埃德家的二公子,我叫集。」

在緹米叮嚀下,年紀還小的集才趕緊的自我介紹。

「嗨~我叫布萊克・路西斯(Black・Lucis),是羅莎林德和湊的朋友~這幾位是我的妻子和弟子~」

「妳、妳們好!」

見到集因為害羞而忘了用敬語打招呼,讓曾經有孩子的三人,都對他投以關愛的眼神。

「我是迦南族的銀兔,是湊的朋友。」

「初、初次見面,銀兔姐。」

面對年紀跟湊差不多的銀兔集反而表現的更加僵硬;引起眾人一陣揶揄。


之後結束工作的響,也跟著入坐。

但似乎是在這之前就有接到報告。

他對於布萊克等人的出現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反應;反而還很積極的參與他們的話題。

「老爺,不好意思。比爾博特理事長表示,今晚她要跟商業總會的人吃飯,所以決定不出席了。」

「我知道了,這是常有的事。就像往常一樣準備吧……」

「好的。」

收到命令之後,女僕長便讓其他女僕開始上菜。

「哦~」

看到上桌的餐點比想像中豪華;讓銀兔忍不住叫出聲的,但被旁邊的潔米奈踢腳提醒。

「今天的餐點有紅花悶炒時蔬配黃薑飯,主菜是鹽烤狼排。狼排是在圖瑪茲(影狼)裡,特別選擇有脂肪的部份悶烤的;還請各位貴賓享用。」

「我從湊和克蕾兒那裡聽說了;銀兔小姐是迦南族人吧?口味上有吃不慣的地方,還請務必跟我說。」

「是,謝謝您的關心。」

銀兔反應讓緹米感到十分開心。

女僕長介紹完餐點後,響馬上讓所有人開動
「嗯~」

銀兔粗魯的將時蔬和黃薑飯全部混在一起,在放入口中。

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裡擴散開來;但黃薑飯的鹹味很巧妙的中和了兩種的味道。

不知道是從哪裡進口的米,口感跟平常吃的螞那不同,吃起來特別有嚼勁;跟煮的的軟爛的蔬菜特別合

配菜吃完後,銀兔切了一塊狼排放入口中。

原以為口感會是又硬又難咬的狼肉;但沒想到口感跟牛肉差不多。
仔細一嚼,還能感受某種香氣。

對方應該先將狼肉的筋打斷後,用某種東西醃到軟嫩,在跟香草一起進入烤箱……

看到銀兔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讓緹米開心的也跟著將食物放進嘴裡。
此時年邁的管家剛好推了餐車進來。

「老爺。這是布萊克先生送禮的紅酒,請品嚐一下。」

餐車上放著一瓶紅酒瓶、形狀奇特的醒酒器和幾個酒杯。

接過管家遞來的酒杯,響先聞了聞香味,觀察一下後放入口中。

「挺不錯的,什麼年份的?」
「是五十年前、安蒂絲莊園的紅酒。雖然是個壞年份,但品質卻比好年份還棒。」

「是啊。*舊世界的安蒂絲莊園出產的酒,品質一直以來都很棒……」

(*舊世界:釀造葡萄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前的古羅馬時期,許多傳了好幾世代的歐洲葡萄酒家族至今還是追循傳統的釀酒方式。)

就像早知道會有今天一樣……

不覺得這是巧合的響,斜眼看向了正在和潔米奈聊天的布萊克,並命令管家將酒分下去。

管家聞言,便馬上開始動作,然後一個一個分給在場的成年人。

至於未成年人,則讓女僕們各自送上水果冰沙。

「布萊克先生,真不好意思;臨時邀請你吃飯,還讓你將要送別人的禮給我們……」

向管家確認酒的出處,讓緹米驚訝的趕緊向布萊克道歉。

「請別這麽說,夫人~如果您堅持要還禮的話,下次能否讓我嚐嚐您特製的燉肉呢?」

聽到布萊克對自己之前談話中提到的拿手菜這麽感興趣;讓緹米高興的看了一眼響。

響用眼神回應沒問題後,馬上就答應下次一起吃飯的要求。

聽到他們的回應,讓布萊克高興的跟他們閒聊。


8:15 P. M 埃德家

吃完晚飯,到開始享用湊發明的西西乳酪卷。

眾人從迦南族的生活習慣、來這裡路上的風景、一直聊到學校生活和湊跟銀兔收到幾張情書等等話題。

在喝掉了第三瓶紅酒後,響突然邀請湊和布萊克到他的書房去。

離開前,布萊克表示自己要帶銀兔一起去……

響聞言,同意他的提議。

於是四人就跟女僕一起提前離席。

「請進。」

布萊克和銀兔來到響的書房…

一進去裡頭,乾燥的空氣撲鼻而來。

明明是裡頭是擺放著西方的家具,地板卻是塌塌米。

之前就有聽過埃德家的擺設十分混雜,但沒想到比想像中還誇張……
南方的外表、東方的風格,以及西方的擺設。

看到三種風格奇妙的混在一起;讓銀兔新奇的四處張望,布萊克對此無話可說。

「我的祖先特別喜歡東方的風格,但我的祖父和父親卻對西方的物品十分著迷;所以風格才特別……奇特。」

看來就連家主也清楚外界是如何看待自己家;讓布萊克也苦笑的同意他的意見。

坐吧……在響的提議下,布萊克坐了下來,銀兔看到湊站在響的旁邊,開始猶豫了一下。

之後還是順著自己的想法,跟他一樣,站在布萊克後頭。

「感謝你的紅酒。因為地點和身份的關係,我老婆很少有時間與朋友交談。所以今天有什麼覺得越矩的地方,還請見諒。」

「您太客氣了,領主。能滿足夫人的好奇心,我本人深感榮幸。何況我這個人也只有人生經歷可以拿出來說嘴而已。」

「這樣啊。那麼可以請問一下;『第八化身』的『黑帽』大人為何來我家呢?明明早上都警告過了……」

響眼神銳利的瞪向前方。

即使面對充滿魄力的怒瞪,布萊克依舊露出微笑看著他。

「原來您已經調查過我的事啦~也好,這樣接下來就好談不少~」

布萊克說著,順便從空中召換出自己的書;見到這一幕,讓銀兔和湊各自都感到驚訝。

這直接洩漏自己的身份之外;還會讓銀兔有可能會被跟著懷疑。

「我就明說了。這次的行程還是照常不變;而這兩個孩子必須跟我們一起去。」

響聽到布萊克的要求,理所當然的直接拒絕。

畢竟之前巨狼事件的時候還特意請羅莎林德保密;然而現在自己卻故意揭開……響當然會不信任他。

「唉~這樣好嗎?這次的暗殺?很明顯是為了證明我、小兔子、小子跟魁絲…是不是『持有者』的測驗。這樣您還放心讀完書後,讓他出門當冒險者了吧?」

「但你也不能保證,這不是私人恩怨的可能性吧?也許你早知道會有這件事,只是現在想利用我兒子和身旁的女孩來解決這件事而已。」

響的說法就像是這整件事完全是因為布萊克而起的一樣……

聽到他這樣的說法,讓跟他相處了五年之久的銀兔非常不滿。

「?!」

就在她想要上前說什麼時,布萊克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制止她的舉動。

銀兔當然不滿的看向他;但在布萊克誠懇注視下,她還是默默的退回去。

「您的擔憂是對的,領主。畢竟這事看起來像是您兒子無緣無故被波及到的;所以才會有如此擔憂,我可以理解。但您不覺得很奇怪嗎?一個五年來,不曾被人發現的死人,僅僅一個禮拜就被人認出來……消息還完全洩漏出來?」

為了避免場面尷尬,布萊克只好繼續一邊抓著銀兔的手,一邊說服響。
響也因為他的話,開始思考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事情我大致了解了,但……你為何要幫我兒子做到如此地步?」

聽到響如此詢問,讓布萊克思考了一下。

「嗯~沒什麼~如果硬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因為你們是翔的家人吧?看著戰友的子孫遭遇不測,良心會不安餒~」

再說,要是你們真因為我而死,我會被『第九化身』罵的……

一想到有可能『九王』的現任當家處罰吃素、抄心經、不能跟妻子恩愛……就讓布萊克十分頭大。

響思考了一回後,似乎接受了他的說詞;但為了預防萬一,還是要求使用『誓約咒』。

「『誓約咒』是什麼?」

第一次聽到『誓約咒』的銀兔,擔心的向布萊克詢問。

「能對雙方的靈魂設下制約的古老魔法。其中一方若不遵守,那個人不是死或殘廢……因為可以靠器具和契約來完成,所以被『魔術統和協會』允許出現在世上。」

「這、這樣沒問題嗎?」

聞言,銀兔瞪大了眼睛,湊也用同樣的眼神向他確認。

雖然覺得兩人可以不必為自己擔心,但自己其實也怕怕的……
當他打算隨便呼弄過去時,響突然開了口:

「放心吧,因為要被施法的對象;是妳跟我兒子,銀兔小姐。」
「咦?」

「父親?!」

響邊拿出裝著手環的盒子,邊如此宣布;讓兩人嚇了一跳。

至於布萊克……

(你說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這混帳!)

表面裝作鎮定,內心卻十分憤怒。

然而響還故意在面前問「有什麼不妥?」;逼他開始思考得失。

對我方來說,幫助湊只是順手之勞,順便賣個人情給埃德家而已。

偏偏這時失去湊,又會讓計畫被迫拖延。

畢竟『持有者』還是越多越好;但要把銀兔跟他綁在一起,不管是心情上還是理智上都讓人不爽。

「我知道了,就由我來吧。」

「唉?!」

自己還在猶豫時,銀兔突然自告奮勇的上前答應,讓他十分錯愕。

「小、小兔子?」

「怎麼了?」

妳還問怎麼——布萊克試著壓制自己想大吼的心情,擔憂的看向她。
面對宛如火焰般燃燒的雙眼;銀兔帶著決心和信任,直盯著自己。

讓他吞下原本想要說的話;並提出『湊也必須擔任自己的護衛』,以及『將埃德家的部份權力借給自己』為條件,向響討價還價。

響在思考了一陣子後,答應了他的要求。

將上述要求都寫在契約裡,雙方確認過後,響才將手環交給年輕的兩人。

「戴上之後,將手和小子的手重疊之後,說「我願意以靈魂做擔保,對天發誓會遵守契約內容」;這樣手環就會啟動。啟動過程中會有些……刺痛哦~」

「布萊克?」

銀兔呼喚,讓布萊克抬起了頭……

哀傷和自責的情緒,從他眼中不斷流出…

銀兔看著這樣他,直接牽住他的雙手。

「別擔心~你不常這麽說嗎?何況我可是相信你,才願意這麼做的哦!要是你露出這樣的表情,我、我也是會不安的哦……」

聽到她鼓勵自己,讓布萊克驚訝的直盯著她。

為什麼?為什麼妳總是這樣……不要對我投以信任,不要為了我去冒險……不要不要……我——

過去的回憶和現在的情感交雜,在內心掀起了一陣風暴;事先放在椅子上的『奧義書』也跟著發光

「嗚嗚嗚~小兔子終於長大了呢~嗚嗚嗚~」

「喂?!你說『終於』是什麼意思?」

「那兩人在學校也是這樣嗎?」

「是……差不多。」

一旁看著吵鬧的兩人,讓響有些好奇,而湊則是苦笑。

「唉——抱歉。但如果不這樣的話,我實在很難放心。」

「父親?」

見到響罕見的對自己道歉,讓湊感到有些不適。

如同布萊克先前說的一樣……

今天會發生這種事情,自己也有一定的責任。

看到很有可能是受害者的兩人,被自己這樣威脅;讓湊十分自責。

「別擔心,這手環不會要了你和那個小姑娘的命。違約的下場頂多就是魔力會瞬間被抽乾,有幾天會變得疲勞罷了。」

熟知自己兒子個性的響,怕他為此做出傻事;趕緊將手環的真相說給他聽。

「是、是這樣嗎?」

有些不相信的湊,露出了狐疑的樣子。

但在響再三保證下,他還是相信父親的說法。

「我是不知道平時你們是怎麼相處的,但勸你還是別太相信那個男會比較好;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本人,但他敢拿此名號自居就代表他可能是代理人或繼承者。」

「父親?」

「我沒有要影響你們友情的意思;但光是你姨母參戰後,都少了一隻手了才回來。我無法相信同樣也參與過戰爭的他,身上沒有任何事情。」

「那傢伙受的傷比較重,所以才拖到現在才出現……」響的擔憂,讓湊想起之前與羅莎林德的談話內容。

但眼前的布萊克生龍活虎的樣子,實在很難想像他受過重傷的樣子。
以及當羅莎林德說出這件事時,臉上呈現的表情……

決定稍微做點調查的湊;一邊答應響會小心注意,一邊想著晚上的行程。


創作回應

小魚達
第八化身,感覺好神秘。紅酒啊,最近有人花14萬買上百瓶紅酒要作紅酒燉牛肉...可惜我不吃肉也不喝酒。但為什麼就覺得好像很好吃呢?
2021-10-30 19:38:59
黑天
別人的東西總是特別香(?)
2021-10-30 19:46:57
小魚達
的確,但要小心免費最貴
2021-10-30 20:26: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