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傲嬌之物-新良篇-12-生死之戰

人不痴 | 2021-11-24 17:52:13 | 巴幣 4 | 人氣 26


感覺到這房間很冷,雖然有穿厚重的外套,這房間的空調令人感到寒冷,新良正在喝著熱咖啡,還問要不要。
 
我婉拒了,因為我也怕新良對我耍陰的。
 
 
我和新良都在上方,而陳紹南和若玄正在下方鬥技場,不斷地交戰,使出源源不絕的劍花。
 
都使出各自的絕技,都想把對方置於死地,生死之戰,太精彩了。
 
兩方劍鋒激烈碰撞著,陳紹南的攻勢相當猛烈,若玄卻像是回應他的劍招,每一招都不主動。
 
像是反擊陳紹南的攻勢似的。
我望著一場冷兵器的精彩對決。
 
陳紹南的攻勢有如海嘯般翻湧而來的攻勢,一下子變得洶洶湧浪花飛濺起來,有時是陣陣狂風卷來,不經意間已經聽見了劍的激烈碰撞聲彷彿鼓隆的咆哮了,暴雨的攻勢都完全擋住下來。
 
「若玄是反擊武術的高手,什麼樣的招式都能接住。」
新良和我都在樓上觀看他們的激戰。
 
「最強的防禦和最強的攻擊。」
我把這場戰鬥比喻成這樣。
 
「所謂的矛盾對決吧,看誰能撐多久。」
若玄施展剛猛的劍技化解敵人的攻勢。
 
這是兩個戰鬥團,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了一項又一項招適。
 
戰士們用自己的武功力量向敵人作戰、戰鬥精神,用自己的武器開闢戰場,用自己的武器,用自己的方式鬥志在戰場上決定戰鬥精神,用真武裝起這戰士們才是武裝起。
 
帶著心中激昂高亢的鬥志,在激烈的拼搏中成長,不屈不撓地寫下成熟的文字,成為一篇篇篇具有鮮活且充滿生氣的文字。
 
雙方都打起平分秋色,暫時分不出勝負。
 
「這是你的策略嗎?新良。」
我想這樣僵持不下的局面很像新良的作法,打拖延戰術是他擅長的手法。
「沒有錯,我們的武力沒有辦法對付全台第一人陳紹南,如果守住陳紹南的攻勢就不一樣了。」
新良聽了很高興,看來我猜中他的戰術了。
 
 
若玄右腿一勾,施展「反身擒拿」絕技,落下時只有敵招,但也不得不退避,手腕已被握住,只得放手,哪知握來的只是一握,對方力道全都運勁,轉瞬間就把細長劍抓了個圈子。
 
陳紹南騰身一躍,武功竟然不斷,轉身要避,忽然左拳猛出,左臂上均運勁,捏住劍柄,這人直立轉運勁,一劍方向與若玄身前猛撞。方有方向前沖出,方向後急躍。陳紹南手腕一翻,已從半空中穿出,長劍「回龍璧渡頭」,向左砍出。方有方向勁力反撞,方能跟著點出空。
 
這邊那人也不追趕,陳紹南身子尚未落地,腳下一個踉踉,已跌倒,隨即挺劍刺出,正中他右臂。那人雖然沒有中招用兵刃擋招,但兵刃和長劍相交,呼呼風響,聲勢極猛。
 
陳紹南還是沒有辦法得手,這場戰鬥已經打了二十多分鐘了。
 
若玄還是沒有占下風,還是平分求色,穩若泰山,不慌不急,繼續防守。
 
「你的招式完全都是防禦型,那可是真難對付了。」
陳紹南久攻不下,明白若玄是打算打防守戰了。
 
若玄不慌不亂,向陳紹南示意:「不如你使出你最得意的一招,好像是叫落英水芙蓉是吧。」
 
陳紹南明白他的意思,若玄在表示自己防守劍術是最強的,冷道:「你挺囂張的嘛」
 
若玄擺出防守姿態,穩如泰山:「來吧!我試試看你最強的招式。」
 
「那我就不客氣!喝!」
劍氣。他掌力雄渾,劍上勁力不消,意象技的絕技,落英水芙蓉,一劍直接穿心。
 
若玄以四兩撥千斤,以異於常人的反應,用他的細長劍,擋住陳紹南的武士刀,這一挑劍的手法,巧妙化解落英水芙蓉。
 
「什麼!擋住了。」
 
陳紹南很訝異,他得意的招式竟然無效,陳紹南也發現剛才他的落英水芙蓉沒有辦法使出全力。
 
到底怎麼一回事。
 
「你還沒發揮全力是嗎?」
若玄手臂是有受傷,落英水芙蓉還是很有威力,就算擋住,難免會受到傷害。
 
「這招是偏的沒錯,但是你的招式是某個人的招式,是死去的封禹,過去四大高手,曾經被我殺死。」
陳紹南本以為這招能殺死若玄,沒想到只是手臂的輕微刀傷,若玄的招式讓他想起以前的對手。
 
「沒錯,那是我的師父。」
若玄點頭承認,原來是以前死去的四大高手教他的劍法。
 
「我總算想起來了,你的招式跟他很像,但是有一點不一樣,是你把他的劍法改良了嗎?」陳紹南想起那位死去的封禹,這劍術重在防守,不過沒有完全的主動攻勢。
 
跟那位死去的封禹不一樣。
 
「我不是想向你報仇,那位師父是弱者,我只是改良他的劍術不足的地方,變成我的劍法」
若玄沒有表情,卻嘲笑師父的懦弱,只是輕描淡寫回答他的劍術如何變成完全體。
 
不為他的師父報仇,若玄只是想打敗陳紹南,證明自己的實力。
 
 
陳紹南從這場戰鬥感覺出來,若玄不是普通人,嚴厲地說道:「你不是一般的人,像是失去某些情感的人,而且你的身體反應易於常人,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也感到訝異若玄竟然可以擋住落英水芙蓉,連鐘神父都很難擋的,若玄竟然很輕鬆擋下來,只受輕傷。
 
「不繼續打嗎,再打下去,你就知道知道我是什麼人了。」若玄堅持繼續打下去。
 
「看來要用我的花雲招。」
陳紹南正要運氣,使用劍氣,下盤便不穩,喝一聲,整個人搖搖欲墜似的。
 
他感到身體不適,臉色露出難過的表情,好像是中毒了。
 
「這是!?」
陳紹南望著若玄,看他沒有事的樣子,但是陳紹南沒有吃到什麼東西,是有聞到東西,一股香味。
 
起初不以為意,發現自己中毒了。
 
這時候我明白了,這是劉新良的詭計,但是若玄沒有事情,他臉上沒有戴上任何東西,為什麼同一間密室,若玄卻沒有中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