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貳 5-5 困獸之鬥

黑天 | 2021-08-17 11:21:33 | 巴幣 24 | 人氣 55

太陽高掛於天空中心的這個時候。
所有的討伐隊都已經進到了森林裡。
現場只留下負責後勤的師生們,和負責巡邏的警衛隊在而已。
老師和學生為了將補給物資送去給森林裡的隊伍,忙著從公會和廣場間穿梭。
公會人員則忙著確認各隊的現在的位置,慌張的四處奔波。
等一切都沒問題後,負責運送的騎士團就會騎乘天馬,將物資送到指定地點。
當、當、當……
確認完目前所有學生的狀況後,羅莎林德就帶著娜娜,踩著高跟鞋,走回自己的帳篷。
向門口的兩名士兵慰問個幾句,進到足以媲美指揮所的大帳篷裡,羅莎林德才鬆了一口氣。
她趁著現在四下無人的時候,將假腿抬到椅子上,自己則坐在少發椅上放鬆。
「小姐,請用。」
早就預料到今天狀況的娜娜,已經在冰箱裡準備好了水果雞尾酒,來慰勞自己的主人。
「辛苦妳了。」
當羅莎林德開始享用雞尾酒時,門口的士兵卻剛好有事遞報。
為了不打擾到主人休息,娜娜放下現有的工作,向前替主人接下消息。
「小姐,斯綺麗小姐和潔米莉小姐已經到門口了。」
「讓她們進來吧;順便準備點涼的招待她們。」
「我知道了。」
讓門口的士兵放人進來後,娜娜就帶著兩位來到了羅莎林德的面前。
「歡迎,請坐吧。」
在她招待客人的同時,娜娜默默的退到後頭。
將門簾放下後,開始準備飲品和點心。
「真難得妳會主動約我們。」
「那、那個…真感謝您這麽照顧魁姐,這是我們的一點小心意。」
斯綺麗冷漠的向羅莎林德寒暄時,潔米莉緊張向她送禮。
「那沒什麼,畢竟我跟小魁很久沒見;純粹只是我單方面要她留下來罷了,客套就不用了。」
「我、我知道了!」
聽到羅莎林德這麽說後,潔米莉就跟著斯綺麗一起坐在她對面的椅子上。
「抱歉,這麽晚才找妳們;老實說,我本來就打算等妳們搬完家後,就找妳們來敘敘舊。但沒想到光是魁絲的到來,就一直有人想知道她的身份,實在是很煩人啊。」
「那、那還真是辛苦呢……」
當羅莎林德向她們解釋原因時,娜娜也正好端著飲料和餅乾進來。
「不過我們也挺失禮的,不管是搬家的事,還是入學的事;我們一次都沒正式的表達感謝,真是抱歉。」
在潔米莉將點心交給娜娜的同時;斯綺麗也向羅莎林德表達遲來的感謝。
「哎唷,妳們家的小陛下已經把這件事還清了,就別提這件事了吧。」
不過很快就被羅莎林德隨便敷衍過去了。
當三人開始談起以前的往事時,一直待在外頭待命的娜娜卻跑了進來。
只見她稍微行了個禮後,就來到了羅莎林德的身旁。
「剛剛危險區域傳來了爆炸。經過證實,是湊大少爺的隊伍所負責的區域。」
「領主知道嗎?」
「是的,就是他命我來轉告您,畫面也已經暫時切掉了。」
「這樣啊,讓魔像接近那裡的次數減少,所有相關的畫面優先傳到這裡來吧。」
「是,我這就去準備。」
娜娜再次行禮後,就為了完成命令,短暫離開了帳篷。
「看來妳們的小陛下似乎遇到了麻煩呢。」
「?!真、真的嗎?」
「小莉?」
「對、對不起,失禮了……」
聽到布萊克發生了什麼事,讓潔米莉緊張站起來。
畢竟都對外宣稱潔米莉是布萊克僱用的女僕,自己則是秘書。
要是表現的太過親密,是會被別人懷疑的……
在斯綺麗的提醒下,想起設定的潔米莉,又戰戰兢兢的坐回位子。
「只有我的話,可以不用在乎身份上的問題哦。以前幫忙照顧的小孩,突然變得疏遠,就連我也會受傷的……」
不過羅莎林德倒是毫不在意的說著,讓潔米莉更加進退兩難。
「妳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礙於這裡算大眾場合;要是被其他人認為我們之間有什麼關係,會影響到小銀的前途的。」
聽到斯綺麗的擔憂,羅莎林德卻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還真為那女孩著想呢。明明就是為了把她供上祭壇,才刻意接觸的……」
「羅莎?」
羅莎林德的說詞,讓斯綺麗不高興的低聲警告。
態度還很畏縮的潔米莉,也豎起了耳朵和尾巴。
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羅莎林德先是喝了一口雞尾酒之後,再出聲為自己的失禮道歉。
「「……」」
斯綺麗和潔米莉兩人互相看了一眼。
態度雖然有些隨便,但兩人還是決定原諒她。
……
…………
………………
視野的一切一片漆黑。
除了汗水的濕黏感外,血的味道還一直充斥在嘴裡,十分難受。
每當血液從傷口流出時,自己就感覺像破了洞的玩偶一樣,四肢逐漸冰冷。
(站起來……)
名為痛覺的巨石,強壓在自己身上。
儘管心中不斷有聲音催促自己,但身體卻連動都無法動。
只能死死的被釘在了地上,無助的等待著。
我……不想……
明明內心如此祈禱,卻沒有任何一滴眼淚留下。
或許心裡某處早已接受了現況也說不定。
明知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還是想做出某種程度的反抗。
?!
黑暗中在我胡鬧的時候,突然有光點在閃爍著。
覺得這可能是千載難逢機會的我,鼓起勇氣將手伸了出去……
大火燃盡,死去的樹木佇立著。
空氣瀰漫著燒焦的臭味,殘留著餘溫的焦土染上了鮮紅。
「呃……」
在剎那間,布萊克就在湊的面前,被突然出現的漆黑刀刃給砍成兩半。
在鮮血還來不及留下地面,刀刃就回到了影子中。
隨著他生前的視線望過去,一頭巨大的狼,正巧從附近的樹蔭中出現。
金黃色的雙瞳中,映著著憤怒的色彩。
伴著牠的出場,無數隻圖瑪茲(影狼),宛如海嘯般往這裡逼近。
「少爺?!」
前一秒還有說有笑,後一秒就馬上死去。
耳邊傳來查爾斯的警告,湊卻只是呆呆的站著。
這樣好嗎?
明明海嘯已經逼近而來,他卻毫無作為……
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就這麽放掉了?
手中的劍開始發光,湊周圍的溫度開始上升。
「湊……」
見到這一幕的銀兔想要上前,卻被身後的人抓住了肩膀。
又要拋棄家人和朋友了嗎?
「怎麼可能!」
做出反駁的同時,湊揮舞了手中的劍。
累積了龐大熱量的火焰,隨著他的動作飛了。
奧義——火牆炎壁。
一揮劍刃,轉眼間,狼群所構成的海嘯很快就被一道火牆給阻擋。
「嗚嗚…」
很快的,牆的另一面就傳來了無數狼的哀號。
不過湊並沒有就此打算住手。
只見他利用空檔,在空中構築出無數個相同的魔法陣。
當城牆逐漸消失,空中的四階魔術——『烈焰火槍』也跟著準備完成。
「死吧!」
火槍如雨般,連同將怒火一起,朝倖存的圖瑪茲(影狼)飛了過去。
無數槍尖一碰到了物體,裡頭所壓縮的熱量便獲得了解放。
揚起的土塵逐漸晉升為布幕。
即使如此,卻沒有打中的手感。
「………」
感覺不對勁的湊停止施放火槍,決定等煙幕退去。
煙幕尚未退去,一把黑槍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湊的方向,飛了過去。
咭噹噹——
湊用劍摩擦長槍的側邊,勉強跟它擦身而過後,在順手丟個二階的火球過去。
只可惜對方已經用影子將自己和同伴包成球狀,導致火球根本無法打到。
發現敵人的攻擊對自己沒用之後,球狀的影子向外伸展,開始接二連三到向他突刺。
好在對方似乎不習慣這樣的攻擊;面對一次二到三根尖刺攻擊,湊都能輕鬆化解掉。
但在第三波攻擊之後,有一根尖刺神奇的轉了個彎。
等自己注意到的時侯,尖刺已經離自己只剩半步之遙。
「湊?!」
所幸銀兔即時趕到,順勢將他推倒在地,才勉強躲過。
「銀兔,謝啦……」
「不客氣;後面的!就是現在!」
順著銀兔說話的方向,湊才發現。
原本已經被斬成兩半的布萊克,居然活蹦亂跳待在後頭。
「了解~魁絲?」
「OK,隨時都可以。」
互相確認之後,兩人就牽起彼此的手。
周圍的魔力開始往他們身邊、布萊克的神器—『奧義書』旁聚集。
魁絲的鎖鍊也跟著飛到頭上,排列組合成比剛剛更複雜的魔法陣。
「嗷……」
本能的察覺到危險的巨狼,解開了影子所構成的花笣。
一聲令下,所有圖瑪茲就直接往他們的方向跑去。
「糟糕!」
眼見狼群直逼眼前,銀兔趕緊喚出神器,並將之插在地上。
雙手劍一感應到危機,就自動召開結界,保護兩人。
「銀兔,這樣子的話……」
「放心,那傢伙一定有辦法的處理的。」
很快的,湊的擔心就如同銀兔所宣告的那樣,馬上就消失不見。
名為狼群的海嘯,在接近布萊克之前,就被強光給吞噬了。
當湊睜開眼睛時,不知為何,來到了類似羅馬競技場一樣的地方。
由石頭和泥土所構成圓環式建築,階梯式的座位區。
湊所站在的地方,似乎就是王族觀賽的位子 。
只要輕輕的往下望去,便能將整座建築物覽進視野。
中間用來搏鬥的空曠場域,只有那隻巨狼,可憐的被鎖鍊栓在地上。
「小子……」
「布萊克?」
回頭望去,便發現那位已經被分成兩半的友人,如今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讓他十分驚訝。
對方似乎也感到非常尷尬,罕見的陷入了沉默。
「我對於假死的事……感到十分…抱歉。我不是有意或故意要這麽做的,只是出於戒備,才放出幻影試探而已……」
布萊克也知道,自已必須做出解釋,才能解決現在的狀況。
在他戰戰兢兢,試著鼓起勇氣解釋後;想不到湊二話不說,就抱了上來。
「太好了…真的……」
因為這在西方是很常見的動作,所以布萊克就沒多說什麼,而且幸好湊馬上就離開了他。
在後頭偷偷觀察的銀兔,臉有點紅的,與他們會合。
「啊~因為我們時間不夠,所以就長話短說吧;
  1. 這裡是由我跟魁絲一起研發結界術《風花雪月》;很不幸的~因為前面魁絲耗了太多魔力,所以她正在休息,而~這裡只能撐一刻半(一小時半)而已,
  1. 查爾斯和我的『無名士兵』正在另一個地方,解決狼群,所以那隻大狼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1. 那隻大狼應該就是造成這次事變的源頭了。
  1. 想不想加入是你們選擇,我是覺得反正既然遇到了,那就試著挑戰看看吧~」
「我也是這麽想的。」
兩人像在唱rap一樣,快速的得出自己的結論。
雖然節奏有點怪怪……湊頭痛的看向了自己手中的劍。
護手上面多了顆紅寶石、劍身也多了金色的紋路。
看著手中產生變化的劍,回想起自己的拿劍的目的……他還是選擇加入兩人。
「嗷——」
看著身上的鎖鍊退去。
恢復自由之身的巨狼,站了起來,充滿殺意的瞪著挑戰者。
「上了,湊……」
「好。」
見到對方還處於警戒狀態,讓銀兔迫不及待的與湊衝了過去。
兩人同時對自己施展了三階的無屬性魔術『加速』。
雖然這魔術頂多就是將跑步速度,變成自行車的速度。
但對於長時間的作戰或用來閃躲對方的攻擊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整齊劃一,勇猛向前,舉槍列陣,攻無不克……」
待在後頭的布萊克,趁著兩人在吸引注意,利用書本模仿詩人的能力,強化彼此。
感覺到力量湧上來後,銀兔率先發出了第一擊。
揮舞比自己還高的劍向前突擊,卻輕鬆的被對方給躲開。
碰!
在巨狼準備用影長槍,射向銀兔,布萊克就拔出小型銃(槍)來吸引牠的注意。
碰、碰、碰……
即使特地強化了火藥量,仍打不穿牠身上的影子。
「嗷嗷嗷——」
就像一直被人用小石頭丟一樣……沒過多久,巨狼就開始不耐煩的將注意力移到了布萊克身上。
「嗚~快跑啊!」
發現對方開始注意到自己。
布萊克就收起武器,用符製造了無數幻影。
只見現場有十到二十個布萊克,紛紛四處逃竄,弄得巨狼眼花撩亂
更讓人腦火的事,真正的布萊克時不時混在人群中偷射。
逼得巨狼必須趕快想辦法找出本尊才行。
當牠忙著用影長槍,橫掃幻影時,湊早已偷偷潛伏在牠附近。
((就是現在!))
抓到機會的他,趕緊對巨狼的左腳施展了居合斬;銀兔則趁機砍右腳。
即使劍身纏繞火焰、充斥著雷電;也難以突破包覆在上的影子。
只見腳上只露出了一個短暫的破口後;不只恢復原狀了,還從其中長出了尖刺。
尖刺突然的出現,差點擦到兩人的身體。
所幸湊在攻擊完後就立刻拉開了距離,才免於傷害。
來不及拉開距離的銀兔,勉強用劍身擋了下來。
但沒想到這樣反而惹怒了對方。
牠奮力一吼,地面馬上形成了黑色的水坑。
不斷有尖刺從中冒出,弄得三人只能不斷逃竄。
見到銀兔她們的攻擊都沒用,幻影也被清的差不多後,布萊克開始思考下一步。
(因為施展了《風花雪月》,書本大概只能用來召喚和擬態之類的用途了…子彈現階段也只能吸引注意而已,至於仙法嘛~ 等快死了再說吧
布萊克收起了小型銃(槍),轉而拿出圓月輪和爆炸符。
「小兔子?!」
在呼喚銀兔的同時,布萊克朝巨狼丟了幾張爆炸符來阻擋視線。
雖然不清楚兩人的意圖,但湊很清楚,布萊克是不可能讓銀兔有生命危險。
所以自己的工作就是要吸引注意……這麽想的湊,開始試著使用最熟悉的火魔術,來削弱巨狼身上的影子。
至於銀兔這邊,見到布萊克將圓月輪分成兩個,又讓它們擴大到能套住一個人的大小。
「好!來了吧。」
馬上就知道要怎麼辦的銀兔,脫下了面具,收起武器,做好奔跑的準備。
巨狼在面對湊的火魔術連番轟炸下,也無法順利做出應對,只能築起黑色的高牆來防禦。
布萊克趁著湊一個人吸引注意的時侯,偷偷操控圓月輪到巨狼的頭上。
「聽好囉~記得要在空中調整位置哦。」
「我知道,來吧。」
看著銀兔興致高昂的樣子,布萊克雖然還是不放心,但還是接通了兩個輪的通道。
「就是現在!」
等布萊克一下指令,銀兔就立刻衝向圓月輪。
隨著一瞬間的場景變換;當她睜開眼睛時,自己已經身在半空中。
「啊~真麻煩~」
為了避免計畫失敗,布萊克又召喚了三名『無名士兵』來牽制目標的走位。
確認能擊中目標,銀兔才召喚雙手劍到自己手上。
「上啊啊啊啊——!」
伴隨著銀兔充滿決心的喊叫,和重力加速度。
劍身終於突破了毛皮,狠狠的卡在牠身上。
「ㄠ——」
哀號便隨之而來。
巨狼痛苦晃動身體,影子化成的城牆和盔甲短暫的開始崩塌。
「呼~再借給我力量吧……」
為了不再讓同伴的辛苦付諸流水,湊抱著必死的決心,向手中的劍低語。
而劍彷彿在回應他一樣,開始發光……
布萊克見到計畫成功後,連忙朝巨狼兩旁再各自丟一個圓月輪。
原本跟戒指般大小圓月輪,隨著距離慢慢變大。
等到接近目的時,就已經擴大到跟呼拉圈一樣的大小。
「小兔子,快跳!」
布萊克在通知銀兔撤退的同時,向場上的三名『無名士兵』下達攻擊指示。
等銀兔棄劍跳向圓月輪中心的通道,三名『無名士兵』便開始瘋狂的朝巨狼衝鋒。
隨著背部的大劍跟著主人消失,巨狼的傷口便開始流出鮮血。
不管是體力還是魔力,都隨著血液不斷流失的現在……
牠只能勉強將影子披在自己身上,在製造一、兩跟尖刺進行反擊。
該說真不愧是能統領圖瑪茲的『長』嗎?
即使現況十分險峻,牠仍舊依靠著本能,與三名士兵打的有來有回。
但湊一加入後,戰況很快就逆轉了。
纏繞在劍上的火焰,很輕鬆的就將尖刺給粉碎。
湊每揮一刀,巨狼身上的鎧甲就逐漸消失。
很快的,滿身是傷的巨狼,最後還是倒地了。
眼神不斷放出怒氣的牠,一直到最後,都不忘釋放自己的怒氣。
當湊的劍刺向牠的身體裡,並用盡全身的力氣穩住劍身。
湊顫抖的雙手透過劍,傳到了牠身上。
在生命慢慢從他手中的劍消逝的現在,巨狼似乎不再釋放怒氣。
反而憐憫般的看著湊哭泣般的臉龐,才像是領悟到了什麼一樣慢慢闔眼。

創作回應

黑天
光戰鬥場景就重寫三次,弄得我頭好痛啊
2021-08-17 11:38:16
小魚達
這次寫的很好,感覺比之前好讀許多。那個從跑步變自行車形容的貼切(笑)湊的故事看來也不簡單。
2021-08-18 13:48:34
黑天
謝謝誇獎
2021-08-18 16:43: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