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意外訪客

黑天 | 2022-05-27 20:27:20 | 巴幣 30 | 人氣 58



馬車晃了一下,隨後傳來了敲打石頭的聲響。
經過兩個星期的長途跋涉後,他們終於來到了巴爾巴德國。
讓原本還在熟睡的旅人們甦醒了過來,好奇的看向外界。
如同聽說的一樣,城門外聚集了大量的人潮。
這個從『大戰』中倖存、並且在英傑稱王後,急速併吞周遭。
這個擁有南陸三分之一領土的這個國家裡,充滿了各種能吸引人的地方。
「都下來吧。」
穿過普通市民的馬車專用通道,停到城門附近的驛站後,馬夫才開始讓人一個一個離開。
「不好意思……」
當馬夫想去休息時,一名身材矮小、披著斗篷的男子向他搭話。
「請問你知道這裡要怎麼走嗎?」
接過男子的地圖後,馬夫有些吃驚。
因為男子想去的地方,是位在這個國家深處,尚未被合併的原住民棲地。
對此,馬夫露出疑惑的眼神,詢問男子的意圖
只是去找個人而已——男子這麼回答,心領神會的馬夫只好無奈的為他指路。
*
「啊~真舒服啊~」
「就是說啊~」
布萊克、魁絲兩人因為按摩而舒服地躺在床上,潔米莉則是已經閉起眼睛,開始享受了。
兩人趁著布萊克要來城鎮,偷偷跟著他離開了森林。
為了慰勞潔米莉平時的付出,布萊克便開心的帶她來按摩。
「客人已經結束囉!」
犬族的女性前來告知,布萊克等人才不捨的爬起身。
「如何啊,大爺?」
一名年老的松鼠族男性,帶著同族的年輕女性,高興的向在門外面等著的布萊克搭話。
「拉塔,你這頑皮鬼……你們家的技術還是跟以前好。」
見到熟悉的面孔,布萊克高興的走向前。此時,穿好衣服的魁絲和潔米莉也剛好走出來。
「拉塔托斯克Ratatoskr)!」
一見到年邁的松鼠男性,魁絲開心地呼喚完他的名字撲向。
布萊克看到這副景象,瞬間變臉;看著他們的眼神也變得兇惡。
一旁的潔米莉只是尷尬的苦笑。
「好了好了,小魁,快放開我吧。在抱下去,我又要閃到腰了。」
「欸~」
察覺到這件事的拉塔托斯克,緊張地提醒魁絲,這才讓她不捨的放手。
之後兩人為了採買食材先行離開。
跟她們約好集合地點合後。
布萊克就跟著拉塔托斯克,來到他位於二樓的辦公室。
「好了莉亞,妳先離開吧。」
被稱為莉亞的女子聽到這句話,感到有些猶豫。
但最後還是乖乖的離開房間了。
啟動擁有《靜音》能力的音叉後,兩人才安心的開始談話。
「上次的報告我已經看完了,麻煩給我一本新的。」
趁著拉塔托斯克倒茶之際,布萊克將一本厚厚的資料夾放在桌上。
他將茶杯交給布萊克後,馬上從櫃子裡拿出一本新的給他。
「如何?回顧了幾百年的歷史,有什麼感覺。」
「沒有,只是相同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而已,能有什麼感想。」
「這樣啊……」
聽到他這麼說,讓拉塔托斯克有些認同。
兩人各喝了一口茶後,布萊克突然開口。
「對了,拉塔……你、你知道最近的女孩子都喜歡什麼嗎?」
啥?拉塔托斯克有些呆愣的看著他。
對全世界最大的情報商,提出這種要求。
就算找遍九界,恐怕也只有他一人吧……
不過拉塔托斯克馬上就轉了過來,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向他收費。
雖然很不願意,但布萊克還是乖乖付了兩枚古銀幣。
「嘿嘿嘿…我會讓曾孫女送過去給你的。」
「我說啊,你也差不多該退休了吧?」
看到他心滿意足的收下費用,讓布萊克難免有些被坑的感覺。
「放心吧,現在只有面對熟面孔,我才會出來;否則都是交給我孫子處理……」
「這樣啊,你也算是兒孫滿天下呢……」
想起了剛剛的那位小姐後,布萊克有些感慨的喝了一口茶。
「你也一樣,不是嗎?」
拉塔托斯克意有所指的看向自己,讓他不高興的瞪向他。
不過老松鼠很快又開啟了新的話題,轉移焦點。
「對了,我昨天聽到一件很有趣的是哦……」
「是什麼?」
布萊克沒興趣的一邊附和,一邊喝茶;心思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有人目擊到梵(五)入境了。而且目的地似乎是這裡哦~」
聽到這件事,讓布萊克回過神,臉色慘白向他再次確認。
而拉塔托斯克開心把資料拿給他看。
布萊克看完之後,馬上把茶喝完,趕緊離開。
* *
「嗯哼哼~」
繆晃著尾巴,站在已經變成布萊克秘密基地的舊遺址中央。
藍色的皮毛在陽光下閃耀。
她心情愉悅的背著弓箭,無言的看著弟子。
「小翠,妳還好嗎?」
今年是布萊克等人來到這裡的第二年。
今年已經十三歲的銀兔,卻悽慘的倒在地上。
「嗯……」
平時很有活力的翠鹿,也因為剛剛跑上跑下的緣故。
現在整個人跟著尾巴一起,無力的癱軟在地。
而斯綺麗在一旁將樹果、薄荷、月桂葉、水和冰塊混在一起,做成冰沙。
偶爾會有人跑來跟她們借這裡練習。
但因為這裡本來就屬於迦南族的公共財產。
所以斯綺麗對於有人來問這件事感到非常無奈。
她甚至想乾脆提議讓自己成為這裡的管理員。
如此一來自己就能維持最低標準收入水平了……
斯綺麗想著該如何跟火龍協調的同時,告知繆她們飲料準備好了。
繆才看了一眼天空後,決定宣告休息。
兩人才疲憊的站起來。
太陽溫和的照耀,春天的氣候舒服的讓人想睡。
「為什麼抓不到……」
然而,銀兔卻懊惱的喝著果汁。
已經習慣的翠鹿,用平常心看待這件事。
「話說回來,怎麼沒看到阿布呢?」
繆理所當然的指出這件事,讓銀兔和翠鹿尷尬的互相看了彼此一眼。
「他去城裡一趟了……」
只見斯綺麗用沉穩的語氣回答她。
不過繆看出她那平心靜氣的樣子,只是勉強裝出來的假象。
「哦~所以小──莉?和魁絲就趁機跟著阿布,最後留下妳一人看家嗎?真辛苦吶~」
繆的說法很明顯正中事實的真相。
只見斯綺麗微微的顫抖著,手中的冰涼果汁,瞬間被加熱起泡。
「那、那個斯姐……?」
就在銀兔想安撫斯綺麗時,一隻老鷹飛了過來,降落在餐桌上。
看見牠身上穿戴著護具,就讓人瞬間明白牠為何出現。
傳信鳥──是迦南族聯絡族人時,常見的手段。
迦南族人會視鳥的種類,來判斷事情的嚴重性。
看到是緊急狀態時才會出動的老鷹,讓繆收起玩樂的心情,嚴肅的從牠腳上取出紙條。
「嗯~斯斯。神龍大人召見。」
繆簡短的說出信上傳達的意思,讓年幼組的兩人十分不安。
「……」
斯綺麗從繆手中接過紙條。
雖然上面沒有說明來意,但從神龍的語調看來,事情十分麻煩。
剛好可以紓解心中的煩悶──斯綺麗抱著轉換心情的打算。
簡短的拜託繆訓練的事情後,就起身離開了。
「好!休息夠了。」
繆見狀跟著起身,繼續剛剛的訓練。
化身成狼的斯綺麗,越過一棟又一棟的房子。
最後在銀兔家門口變回人型,再緩步走去神殿。
上午時分,位在村子中央神殿集滿了人潮。
平時不常出現的祭司們,都得出來幫忙管理秩序。
而產生騷動的源頭,如今在神殿的最深處,與神龍面對面坐著。
「那個……我是不是給你們帶來困擾了?」
對方是一名擁有罕見藍髮的少年。
穿著輕盈的布甲,只有手腕、腳踝戴著鋼甲。
「不,請別這麼說!」
面對看似弱小的小孩,神龍沒有對此擺出高傲的態度。
甚至在輔佐官的面前,表現出少年畢恭畢敬的態度。
輔佐官雖說有些意見,但還是保持沉默。
『初代劍聖』瓦馬納(Vaman──
自從第八十九代劍聖在五百年前戰死,稱號回歸到他身上,一直到現在。
此等重量級的人物,但行蹤一直不明。
明明上禮拜才收到人在東方聯邦;如今卻突然出現在這裡。
自然讓身為戰鬥民族的所有人為之興奮,紛紛都想與之切磋,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我這樣突然來訪,果然對你們造成困擾了嗎?」
「請您別在意。只是這裡很少有外地人來,所以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而已。」
瓦馬納愧疚的向神龍道歉,讓祂客套要他別在意。
戴著某種鳥類面具的女輔佐官──赤雀;已倒茶為名義,趁機和緩雙方的氣氛。
(請祢振作點。)
(抱歉。)
赤雀一邊用眼神叮嚀自己的神明,一邊好奇的盯著他手邊的兩把劍。
一把看似普通的鐵劍,但微微散發的魔力卻無法讓人這樣信服。
另外一把上頭刻著八顆馬頭的劍,特別吸引她。
碰!
正當氣氛開始和緩的同時,房間的大門恰巧剛好被推開。
一看到斯綺麗,神龍心裡鬆了一口氣,熱情的呼喚她。
「……」
不過斯綺麗看到神龍對面的客人後,馬上就理解到發生什麼事,臉色瞬間不悅了起來。
「好久不見,薩緹亞(Satya)。」
聽到對方親切的呼喚自己的真名,又讓她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大姐,所以妳認識這個人嗎?」
「唉……」
對於神龍的回答,斯綺麗疲憊的嘆了一口氣後,回答「知道」。
「他是我的舅舅……」
「「欸欸欸欸?!」」
除了當事人外,都發出了不曉得第幾次的驚訝。
* * *
在神龍的同意下,斯綺麗帶瓦馬納回到銀兔家。
為了躲避人群,還特別讓他裝扮成祭司離開。
脫下偽裝,確認沒人跟蹤後,斯綺麗獨自去往廚房。
第一次來到迦南族的瓦茲納,好奇到處參觀。
不管是小木屋的造型設計,還是牆上掛著武器,都讓他興趣十足。
當他看到近幾年的映畫(照片)時,臉上的表情卻十分複雜。
「你幸福嗎?」
「很幸福啊~」
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腳踝傳來了熱量和痛楚;但瓦馬納沒有理會,只是默默轉過身。
「好久不見,維達哥。」
儘管有小禮帽蓋住,但還是能隱約看到,坐在餐桌旁的布萊克額頭上,冒著微微的金光。
見到義弟除了面貌以外,什麼都沒改變,就讓瓦馬納放心了不少。
「好久不見,小黑。我來看你了。」
相比他輕鬆的態度;布萊克除了重逢的喜悅外,更多的是猜疑和無奈。
知道布萊克在擔心什麼的瓦馬納,默默走到他對面坐了下來。
「娜格拿吉蒂Nagnajiti)/魁絲的能力啊。所以我現在在哪裡?」
「那個孩子的家中……畢竟要欺騙前輩,只能用房間的位置來混淆啊~」
「這樣啊,你還是跟以前。一扯到那孩子事,就格外神經質呢。」
「哪裡哪裡~所以說,前輩?你這次為什麼來這裡呢?」
語畢,瓦馬納就感覺附近多了五個人的氣息。
雖然看不到身影,但能隱約感覺到她們殺氣騰騰的樣子。
所以才說使役系的法師很麻煩……
「放心,單純只是來看看你的身體狀況而已。你妻子們的事,我們都沒說什麼了,事到如今,又怎麼會找你麻煩呢?」
早就預測到布萊克會像刺蝟一樣防衛的瓦馬納,露出了苦笑說明自己的來意。
明白這一點的布萊克,也不想再浪費時間,於是隨手解除了魁絲的幻象。
只見從原本的客廳,逐漸變成了堆滿雜物的倉庫。
屁股下的椅子也恢復成了木箱。
可怕的是,周圍貼滿了爆炸符。
你對我還真戒備呢。
見到如此場景,瓦馬納無奈的抱怨,不過這也讓布萊克不滿的跑到他臉前。
是維達哥才奇怪!明明之前就答應過,來之前要提前告知。要知道你這一跑來,就有可能會暴露孩子的身份……豈不就浪費我這些年花的錢和心力了嗎?!
「呃……抱歉。
對於只懂的在前線殺敵的自己來說,確實完全不懂布萊克在意的點到底是什麼。
或許是因為他的肉體還是孩子階段吧。
總感覺他跟以前不一樣,特別容易易怒。
「那個……總之非常抱歉。
一個成年人被孩子訓斥這件事……
對自己來說還是一件非常羞恥的事情;所以只好道歉了。
見到自己的義哥還是跟以前一樣
讓布萊克只好無奈地接受道歉,然後邀請他留下來吃晚飯
見到義弟還是很看重自己,讓瓦馬納理所當然的答應了下來。
晚餐時,再次看到不曉得今天第幾次驚訝的反應後他開始思考,這個決定的正確性。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好久沒看到黑天的更新了!
2022-05-28 02:27:51
黑天
事情終於忙完了,謝謝願意等那麼久
2022-05-28 12:43: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