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4-3 新手經紀人

伍德‧瓦懷特 | 2021-07-31 15:12:02 | 巴幣 1164 | 人氣 297

連載中Case 4 賽蓮女妖的沉默
資料夾簡介
聲優兼歌手的女星屢屢收到恐嚇信函,身為粉絲的賀輔義不容辭接下委託。不料事態卻在眾人各懷心思和暗藏的惡意中變得越來越難以收拾...

5
  「事情竟然變成這樣……」

  隔天時近中午,賀輔獨自來到環球電視台的一樓大廳。他趁著剛趕來的空檔,對著玻璃窗整理儀容,同時忍不住嘆了口氣。

  不到一小時前,他人還在T大醫院。昨晚出車禍的莎碧亞性命雖無大礙,但雙腳的傷讓她不得不住院兩個禮拜。不幸中的大幸是車禍發生在莎碧亞送涵瀅回家後的歸途,也因此涵瀅本人毫髮無傷。

  而莎碧亞一早把賀輔請過去,提出的請求差點讓他在醫院裡大叫出聲。

  「賀輔先生,除了信的事情,能麻煩您這兩個禮拜擔任涵瀅的助理兼保鑣嗎?」

  「咦?什麼?我、我嗎?」

  眼見賀輔難以置信地指著自己,背倚著牆、坐在床上的莎碧亞忍不住笑道:「怎麼了,不願意嗎?」

  「不是,我願意!超級願意的啦!」賀輔激動地站起身,但很快就回過神:「不過具體是要做什麼?」

  「陪著涵瀅跑行程,要是她有什麼需要,就盡量替她完成。」莎碧亞說著將手伸向旁邊櫃子上的平板電腦:「至於剩下的我來聯絡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賀輔一方面難掩興奮,同時也因初次接觸的工作而不安,讓他忍不住問道:「只不過這件事情不是應該先請其他經紀人幫忙嗎?反而是先找我……」

  「賀輔先生,昨天見面後您也知道,涵瀅她是『特別』的,對吧?」

  見賀輔點頭,莎碧亞才又說了下去:「加上恐嚇信的事情,與其讓其他狀況外的人代班,不如讓知情的您跟著,才讓涵瀅少點顧忌。」

  「這──也是有道理。」

  賀輔心裡雖還是有點疙瘩,但見對方沒有說謊,就沒再追問。而他猶疑半晌,終究還是深吸一口氣,問了從昨晚就想問的問題:「那個,涵瀅她平常就是那樣嗎?有點冷淡──啊,我不是討厭她喔,不要誤會。」

  「這個嘛……」莎碧亞思索好一陣子,終究還是不知從何說起,望向窗外嘆道:「她沒有惡意,只是因為太敬業了吧?」

  「賀輔先生。」「唔啊,涵瀅!午安!」

  就在此時,後方傳來的呼喚硬是把賀輔喚回現實。他回頭一看,只見涵瀅穿著直條紋襯衫和長褲,臉上化著淡妝;儀態看上去端莊,但依舊面無笑容。

  「事情我都聽經紀人說了,這兩個禮拜就麻煩您了。」

  「別、別這麼說,能幫上忙我很榮幸!」賀輔馬上立正,就差沒有敬禮:「還有不用叫我賀輔先生沒關係,看是賀輔、小賀,還是小賀賀都可以!」

  「還是經紀人好了。」「說的也是……」

  「涵瀅,妳找到──喔,已經會合了嗎?」

  在賀輔自討沒趣,難掩失望之際,一位理著紅棕色短髮、戴著眼鏡、身著白色T恤及淺藍色開襟衫的青年緩步走了過來。

  賀輔正想問對方是誰時,涵瀅就先介紹起來:「經紀人,這位是我的高中同學古洛‧冠騰。剛才我就是搭他的車來的。」

  兩人相互點頭致意後,賀輔搔著後腦,有些困擾地說道:「說起來之前都是莎碧亞經紀人負責妳的交通吧?我看明天開始我還是去租個車──」

  「那樣的話我來接送就好了,如何?」冠騰一手叉在口袋中,神秘地一笑:「反正這兩個禮拜你也有其他事情要忙吧?」

  這男的什麼意思?賀輔一聽立刻收起笑容,涵瀅見狀只淡淡補了句:「來的路上我跟他解釋過了。」

  「沒錯沒錯,別馬上就露出提防的表情嘛,嘿嘿。」冠騰邊說邊掏出皮夾,從中取出一張名片:「我是自由接案的電腦工程師,所以時間還蠻彈性的,需要我幫忙就儘管說。」

  在賀輔端詳著名片之際,涵瀅微微低下頭:「抱歉,好像常常在麻煩你。」

  「沒事啦,同學間互助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嘛!」冠騰說完後便打算轉身離去:「那你們差不多要錄完影的時候再打給──」

  「涵瀅?好久不見!」

  沒想到就在此時,從樓梯口走下一位身材修長、留著淡咖啡色頭髮的青年。從長相到穿搭,他的外表都透漏著青春正盛的純真氣息。

  「是毓修呀,你今天也來錄節目嗎?」涵瀅禮貌性地微笑著,隨即上前攀談。

  「是『南北料理戰』,最近想試試不同類型的節目呢。」「喔,那個節目我有看,之前的粽子特集很有趣……」

  見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似乎相談甚歡,賀輔雙手抱胸、難掩吃味。而且對方雖長相俊俏,舉止也落落大方,渾身上下卻似有若無地飄散著一股讓賀輔厭惡的氣質,讓他忍不住湊到冠騰身旁問道:「哪,你知道那傢伙是誰嗎?」

  「你不知道嗎?最近越來越紅的模特兒兼藝人露特‧毓修呀!」

  「這個名字,該不會那小鬼也──」

  「欸?賀輔哥?你怎麼也在這裡?」

  賀輔話才說到一半,就看到錦懋身上背著兩個背包,手上還提著提袋,難掩疲態地走了過來。儘管如此,一看到賀輔,他還是打起精神地揮手。

  賀輔看錦懋一副窘樣,也不忍再調侃,只聳聳肩苦笑了聲:「說來話長……」

  與此同時,毓修微笑著湊了過來。他先是和冠騰相互招手,隨即將目光掃向一旁的賀輔:「你就是穆坦特‧賀輔對吧?錦懋跟我說過很多你的事情。」

  「這樣呀。」賀輔下意識地將兩手都叉進口袋中,先前的笑意全失,只微微揚起眉毛。

  而毓修也識相地抽回伸出的手,但仍滔滔不絕地說著:「像是替人和妖怪解決了許多困難,還是一聽就能聽出對方是不是在說謊的能力──」

  「咳!」賀輔將拳頭湊到嘴前,誇張地咳了一聲。毓修才似乎發現自己說得太過頭,連忙轉移話題:「總之想好好跟你吃頓飯聊聊呢。」

  「等我這陣子忙完再說。」

  賀輔雖沒破口大罵,但依舊瞟了錦懋一眼,同時也沒給毓修好臉色。他擠出和善的表情,輕聲向涵瀅提議道:「我們先去攝影棚吧?」

  「也好,我得準備一下。」

  涵瀅才剛說完,賀輔就頭也不回地走向不遠處的電梯。她雖感覺氣氛微妙,但依舊沒多問,向眾人道別後就跟上,讓現場只剩下其他三位男性。

  錦懋意識到問題可能出在自己太多嘴,連忙想打圓場:「那、那個,毓修哥,賀輔哥他平常是更大喇喇的、人也很好──」

  「呵呵,可能是對除妖師有點敏感吧。」毓修回頭瞥了眼剛闔上的電梯門,嘴角出乎錦懋意料地勾起微笑:「我一點也不在意。」

6
  「Cut!」「好,今天就錄到這邊!各位辛苦了!」

  約莫傍晚,攝影棚內傳來工作人員們如釋重負的交談聲。而位於眾攝影機焦點,站在微微墊高的舞台上的涵瀅也才得以稍稍放鬆。穿著白色T恤、牛仔短裙的她才剛再度唱完連續三首節奏輕快的招牌曲,額頭上還隱約能見汗珠。

  「好、好棒,居然能看現場的……」

  在其他人開始收拾之際,賀輔仍沉浸在剛才表演的餘裕中。一拿起麥克風,涵瀅就露出自信迷人的微笑,從舞蹈到歌聲都充滿活力,讓賀輔差點沒忍住跟著打Call──而這才是賀輔所認識的她。

  「多虧妳,今天比平常快收工呢。」留著一臉大鬍子,讓人看不出實際年紀的導演走到涵瀅身旁,大氣地笑了聲:「下次來我們Trendy Music Night不只錄表演,也來錄訪談如何?連我都對你的努力過程有興趣了。」

  「有機會的話還麻煩您。」涵瀅微微頷首,溫婉的模樣讓人看不出剛才的表演充滿爆發力,也看不透內心。她朝賀輔招手,賀輔便連忙湊上前。

  「經紀人,先幫我聯絡車子。我收拾完就跟你會合,大概三四十分鐘左右。」「沒問題!」

  賀輔笑容滿面地將手湊到額頭邊行禮,隨即走出攝影棚。而正如涵瀅所宣告的,她半小時後就換回原本的衣著,叫住靠牆滑手機消磨時間的賀輔。

  「冠騰說他快要到了,我們現在下樓時間差不多。」「好的。」

  兩人並肩走在電視台的走廊上,賀輔本想稱讚涵瀅剛才的演出,但見她又是一副撲克臉,還是把話吞了回去。而先開口的反倒是涵瀅。

  「抱歉,讓你來替我打雜。」涵瀅輕嘆了口氣續道:「其實你如果不想跟來也沒關係,我一個人應該也還忙得來。」

  「不會!能幫上忙我很開心!作為粉絲,能夠幫上偶像的忙最棒了!」

  賀輔剛說完,就聽到走在前方的涵瀅若有似無地笑了聲,卻沒瞧見她的表情。而她沉默數秒,才又小聲地問道:「今天中午聽說你能分辨人有沒有在說謊,那是真的還假的?」

  「唉,人家隨便講講,你就隨便聽聽吧。」

  賀輔早有心理準備會被問,也沒打算說謊;他反倒藉機轉移話題:「倒是那個露──露什麼的,他是除妖師吧?妳跟他那麼好沒問題嗎?」

  「毓修他或許就是因為知道,才在很多場合關照我吧。」涵瀅聽出話中有話,仍淡淡地回道:「我原本是聲優,也是這幾個月才開始比較頻繁上節目。」

  「我能理解,但是──」

  「對了,這次會請你幫忙,也是找他商量後他推薦的。」

  「這、這樣呀……」

  賀輔難掩訝異地嘆了聲。儘管他仍覺得毓修一上來就表現地那麼殷勤肯定別有所圖,談吐也陽光純真地不可思議,現在竟然還發現會接到這案子和他也有關係;但或許有部分是自己對除妖師的偏見也說不定。既然涵瀅都不在意了,才認識沒幾天的他也沒立場置喙。

  「所以今天中午聽他這麼說,我覺得有點難為情。」

  直到聽見涵瀅的聲音越來越小,賀輔才發現她不知何時在無人的長廊間停下了腳步。他回過頭,只見窗外的夕陽替涵瀅拉出狹長的影子,而她將柔順的髮絲撥到腦後,露出一抹略帶哀傷的微笑。

  「在賀輔先生看來,我是在說實話,還是一直在說謊呢?」

  「涵瀅,我……」

  說不出口。賀輔說不出他其實根本無法判斷妖怪的話語是真是假,也說不出他直覺涵瀅還有隱瞞──他突然會意過來,不是那個公事公辦的都會女子、也不是那個在攝影機前歌唱的偶像,現在眼前的女子或許才是真正的涵瀅也說不定。

  僅僅數秒的沉默,兩人間的時光流動彷彿停下。而見賀輔欲言又止,涵瀅別過臉,避開他的目光。

  「對不起,還是當我什麼都沒說好了。」

  涵瀅手臂夾緊提包,快步越過賀輔,沒有再說任何話。當兩人走到電視台門口時,冠騰的車早已在不遠處等待。他目送她上車、離去,只留下聽不出情感的「明天見」。

  賀輔悵然若失地看著車子混進下班的車潮間,掏出手機,本想藉著工作麻痺和轉移注意力,卻仍忍不住仰頭望向被高樓佔據的天穹,讓本該說出的回答飄散在空中。

  「答案妳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嗎?」
.
作者補充:
  隨著意外的(?)車禍,故事轉入新階段。賀輔在半推半就下代班涵瀅的經紀人,但總歸起來既能和偶像待在一起,還能看現場演出,應該是福利才對。不過該做的搜查還是要做,登場的新人物們雖看似親切,但和圍繞涵瀅的恐嚇案是否有關聯呢?特別是一上來就自來熟的除妖師毓修,是否別有所圖?另外聽到賀輔能分辨謊言,涵瀅的內心似乎也出現波動......
  說起來伍德也對「南北料理戰」的粽子特輯蠻有興趣的,大概會甜辣醬和醬油膏流成河吧(欸)
  貼完才發現這週沒有彩欣耶,沒關係,我們有滿滿的聲優兼偶像的涵瀅(?)。
  對發生時間太過巧合的車禍心存疑問的賀輔打算展開調查,但另一方面,恐嚇似乎也沒停止的跡象。究竟犯人的動機為何?下週的《魔都妖探》裡,那位最擅長搜查的角色即將再次登場,千萬別錯過!

創作回應

該隱
當然是唯一選擇醬油膏啊?這還需要開特輯嗎((欸
.
涵瀅:「可、可惡,這樣之後就不能在他面前說出"我最愛粉絲"之類的話了......」
2021-07-31 18:00:16
伍德‧瓦懷特
什──麼──我想不出不選甜辣醬的理由啊啊啊(欸)
是覺得「我最愛粉絲」是實話還是謊話才不能說呀XD
2021-07-31 18:06:37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覺得互動與運鏡的手法更加生動了,而且能感受到賀輔等人轉變的表情與話語。
賀輔的測謊對妖怪無效,也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自己所說的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假了...按照纖細的心思來判斷,涵瀅肯定是~(秘密)

粽子什麼的,我發現醬油膏與甜辣醬1/2的比例能完美搭配在一起,創造出了雙贏w
2021-07-31 19:24:39
伍德‧瓦懷特
所以果然多寫就會多進步──吧?在寫Math Server的當下覺得自己已經不錯了(當然沒有封頂),不過往魔都妖探寫下去後,發現自己好像還是很有進步空間。
涵瀅在遇見賀輔後,自己打算怎麼做,也是接下來值得關注的點呢。
.
我覺得1/2比例兩邊討好是不行的,問問樓上該隱怎麼想XDD
2021-07-31 21:57:30
oVo巴爾坦星人
來了 老哥~
2021-08-01 02:08:32
伍德‧瓦懷特
不用簽到沒關係,有來和按GP我就很開心了~
2021-08-01 14:02:30
悠閒紅茶(冷卻中)
感覺探病那邊的動作有些不流暢?不過「南北料理戰」的粽子特輯嗎?中部粽大概能輾壓群雄吧?
2021-08-02 00:19:40
伍德‧瓦懷特
我還蠻喜歡寫這種B→A→C→D的結構,不過用動畫或漫畫處理好像比較方便和適合才對(?)
這次內心戲比較多,而不是著重在交代案情和物證,所以寫起來比較燒腦呢XD
2021-08-02 00:57:44
冰鳩
同意紅茶,我覺得與其戰醬料這種無意義的紛爭,不如戰碗糕跟立體油飯如何在中部粽的輾壓之下突破重圍(另外輸的一方要被做成中部粽入住海景第一排)
2021-08-11 23:58:24
伍德‧瓦懷特
做這種專題的節目組大概下一集就必須在海景第一排錄影了(抖)
2021-08-12 00:02: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