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Break 2 - The Worst First Meeting (上)

伍德‧瓦懷特 | 2021-06-19 15:01:09 | 巴幣 338 | 人氣 211

連載中Break 2 最糟的初次見面
資料夾簡介
原以為只是普通的外遇調查,賀輔卻意外遭逢危機?與此同時,逛街的彩欣竟然發現夏斗警官疑似交了女友...

0
  「管東管西……」

  深夜的公寓內,亞馬諾‧錦懋剛掛斷手機,就隨手將手機扔到棉被上,隨即自己也趴了上去,將臉埋到枕頭裡。

  剛才和錦懋通話的是他的母親,目前在南部的鳳偉市政府擔任妖怪福利課的課長。儘管本身沒有除妖師血統,但一方面是除妖師家族亞馬諾家一員、另一方面她公正嚴明的作風讓其依舊獲得各方勢力敬重。

  由於一家之主忙於公務,錦懋兩兄妹自小大多由母親管教。幹練的個性也體現在她對兄妹倆的教育上。錦懋身為長子、其下又有位幾乎十項全能的妹妹,嚴格的要求難免讓他偶爾喘不過氣。但他也並非和母親感情不好,畢竟他從來無法反駁她的賞罰分明。

  「未來要做什麼……嗎?」

  錦懋在床上翻過身,一支手臂擱在額頭上,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簾。他噘著嘴,咀嚼著剛才和母親談話的內容。

  他其實也有自覺,大四的他確實是得想想畢業後的打算,只是當他看著好友們有的去考導遊執照、有的和出版社接觸翻譯業務,他卻總認為那和他無關。他只要考過除妖師執照,憑他的除妖術實力和響噹噹的姓氏,難道還怕接不到案子嗎?

  「你有沒有想過沒考過怎麼辦?」

  母親的一句話卻直接戳破他的美夢。他一直不敢去想另一個很可能發生的未來。雖說考不過確實能再考,但在除妖師這小圈子裡,需要重考實在不光彩,而此時他所背負的姓氏也反過來變成了壓力。

  還是乾脆一輩子當個沒牌的除妖師,就算接不到大案,靠些小案大概也能像賀輔哥那樣餬口吧?錦懋邊揣想著,腦中也浮現出平常賀輔的樣貌。

  「喂,金毛!你這期活動肝完沒?」「哇咧!這單再課下去就沒錢繳房租了啦!可是這女角好香……」

  絕對不想變成那樣。錦懋嘆了口氣,暗自在心中作結。儘管如此,當剛才母親提到聽說兩兄妹在打工,要他好自為之,若影響考試就趕快辭職,錦懋卻也感覺一陣煩躁:雖說上次美術館的事件後,也沒接到什麼像樣的案子,但要不要辭職也輪不到他人插手吧?

  他再次拿起手機,漫無目的地在常去的幾個網頁間流連。或許倒也不是真的想看什麼內容,只是想藉文字和圖片麻醉自己。

  「叮咚!」「噗哇。」

  不料就在他放空之際,通訊軟體突來的通知嚇得讓他鬆開手,還讓手機直接砸到臉上。

  「到底誰啦?」錦懋邊咕噥著,邊確認剛才傳來的原來是賀輔傳到他和錦懋兄妹倆群組內的語音訊息。才剛點開檔案,就聽到賀輔活力十足地宣告道。

  「你們兩個,我明天要出差,別來事務所喔!」

  「居然在工作?」錦懋下意識地調侃道,卻又馬上被反作用力席捲:賀輔哥都在工作了,我到底在做什麼?

  「叮咚!」「嗨嗨金毛,明天傍晚有空嗎?」

  就在此時,另一條文字訊息傳了進來。錦懋一看寄件人,最先湧上心頭的不是喜悅或興奮,反倒是一陣疑問。

  「毓修學長?」

魔都妖探 Break 2
~The Worst First Meeting

1
  米色運動夾克、直筒牛仔褲、平光眼鏡、加上一頭刻意弄亂的頭髮,今天的賀輔相較平常可謂毫不起眼,就算走在路上也不會有人想特別多看一眼──而這正是他的目的。

  「確認目標和對象接觸。」

  時間約莫正午,他躲在人來人往的東區街角,只露出不到半張臉,並小心翼翼地拿出備用手機,拍下不遠處的妙齡金髮女子。年約二十出頭的她一身小洋裝,雖不到非常正式,但仍看得出來用心打扮。她瞥了眼手機後,很快將其放回肩上的包包中,並朝對街一位緩緩走來的男性招手。

  男子年約五旬,身上的黑西裝剪裁合身,就算隔著一段距離都能看出布料是高級貨,大概是量身訂製的。他的眉宇間散發著相稱的成熟氣息,舉手投足都相當穩重。而他只不過輕輕頷首,原先還有些惴惴不安的女子就馬上放鬆下來,靠到男子旁,露出安心的微笑。

  賀輔邊繼續偷拍,邊暗自評論道:這種年齡差和這種反應,有問題的機率大概百分之八十七,應該很快就能收工了。

  他之所以得偷偷摸摸,還得往前追溯幾天。以往總是打電話,意思意思催著房租的房東也不知是急著用錢還是吃錯藥,竟然直接到事務所下最後通牒。他邊慶幸那天彩欣和錦懋不在,沒讓他們看見自己的窘樣,同時也病急亂投醫,對上門的委託沒多問就接了下來。

  案子本身是單純至極的外遇調查。若是平常,賀輔根本不想接這種委託。他並非眼高手低,只肯接殺人或竊盜等刑案,而是認為情侶或夫婦間的爭執應該靠兩人自行化解;外人插手蒐證是能解決,但通常結果都不怎麼幸福美滿。

  「早知道就叫金毛那小子來……」

  賀輔邊檢視著剛拍到的照片,邊心想著:要是那小子在,就能教他跟蹤的技巧,甚至以後有類似的案子也能推給他──不過他以後會去做除妖師吧?哪會一直跟著我?

  當賀輔再次探頭之際,女子已和男子先後走進餐廳。雖說有照片就能撤退,但他猶豫半晌,還是決定跟進餐廳探探虛實。

  只不過他並未注意到,當男子走進餐廳時,曾經往看似空無一人的街角,露出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2
  「抱歉抱歉,等很久了嗎?」

  彩欣一手揣著背包,才剛出捷運站就急急忙忙跑向希門商圈的入口,而在入口的拱門下,早已有位一頭奶白色長髮的少女等待著她。

  「一下下而已喵。」先前在事件中結識的妖貓小艾化成人形,白皙的肌膚、稚氣未脫的容貌,配上粉紅色及膝裙,彷彿就像從二次元直接走出來的人物:「人家一直想來這邊逛喵。」

  位於希門捷運站旁的希門商圈除了有著便宜卻流行的服飾外,也以眾多和動畫、漫畫有關的商品為賣點;商圈內不僅有數家電影院,也有幾家各具特色的女僕咖啡廳,是年輕人週末喜歡消磨時間的地點。

  「我也好久沒來這裡了。」彩欣高舉雙手,伸了個懶腰後問道:「小艾有想去哪裡嗎?」

  「出門前爸比有跟我說喔喵。」小艾抿著嘴,臉頰更顯得圓潤柔軟,讓人忍不住想捏捏看:「說這裡好像新開一間……貓娘咖啡館,要人家去看看情況喵。」

  「嗯,同業相互觀摩啊。」彩欣一手撫著下顎,在腦中盤算了下才又說道:「我們等等逛累了可以去看看。」

  「可是彩欣,貓娘是什麼喵?母貓嗎喵?」

  「咦?」彩欣初聽先是訝異,接著又有些困擾地上下打量小艾:唔,好像也不該說小艾就是貓娘……

  「嗯,貓娘咖啡廳的女僕們會戴上貓耳朵,有的會戴上尾巴,說話也會加上喵吧?」

  「有什麼稀奇嗎喵?」小艾一臉難以理解:「那樣的話人家也會喵。」

  話剛說完,小艾就用雙手擦著臉,霎時頭頂長出毛茸茸的貓耳,後方也伸出一條細細的尾巴:「人家以前不太會變身就會變成這樣喵。」

  看著小艾兩手托著下巴,翹起尾巴的模樣,就連彩欣都不得不稱讚可愛。甚至一位看起來高中生年紀,穿著格紋襯衫的少年馬上靠了過來。

  只見他深吸一口氣,好像鼓足勇氣才說道:「那、那個,請問妳是貓娘嗎?可以跟妳拍照嗎?」

  「嗯喵?」小艾瞥了彩欣一眼,見她沒有反對,便微笑著點頭:「可以喔喵!」

  「真的嗎?Lucky!」

  少年興奮地跳起來,隨即拿出手機。彩欣也好人做到底,幫忙一人一貓合照。豈料她才剛把手機交還給少年,就又有另一群少女湧了過來。

  「可以拍照嗎?」「妳有Pacebook還是Instaphone嗎?」「哇!耳朵摸起來好軟!」

  「大、大家等一下啦喵──」「給我排隊、排隊啦!」

  一陣混亂後,就算是平時在咖啡廳習慣給人拍照的小艾都略顯疲態,但一人一貓總算是來者不拒地滿足大家的要求。只不過正當他們總算能走進商圈之際,又有位青年從後叫住她們。

  「喲,小姑娘們很可愛嘛,還是貓娘咧!」男子的聲音輕挑而流氣,光聽就讓彩欣一陣厭惡,只見他搭上彩欣的肩膀說道:「哥哥請你們吃冰如──哇!」

  「你說什麼?」「對、對不起!是我錯了!媽媽──」

  彩欣回過頭,才剛和男子對上眼,就見到一頭金髮的青年臉色霎時慘白,嚇得轉身逃跑,在逃跑之際還不小心跌倒。

  直到男子消失在視線之外,彩欣才愣愣地說道:「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似曾相識的場景喵……」

  小艾邊評論,邊趕忙把貓娘的特徵消去而變回人型。

  一走進希門商圈,除了兩側的各式店鋪和餐廳外,最顯眼的莫過於正對著入口的巨大電視牆。各種電玩、動畫的廣告無間斷地播映著,時不時也能見到遊客抬起頭觀賞。

  「大家!請幫我注入Love & Power喲!」

  彩欣只瞥了眼廣告裡在舞台上高舉右手的女歌手便輕聲說道:「嗯,Shining Singers的廣告呀。」

  「那是什麼喵?」「喔,是賀輔先生在玩的手機遊戲啦。本來我不熟,都被他講到認識了。」彩欣苦笑了聲後續道:「聽說其中一個配音員最近還要出來開個人演唱會,作為歌手出道呢。」

  「跟你一起在舞台上Shining!Shining Singers!」

  小艾看著廣告內歌手的穿著,又瞥了眼彩欣的打扮,兩者的相似之處讓他喃喃說道:「原來色狼喜歡這種的呀喵……」

  「咦?那個是……」

  就在此時,一名青年從路旁的拉麵店走了出來。儘管不像平時看到時總是西裝筆挺,他身上的襯衫依舊看得出經過熨燙整理,神情一如他處事的態度正經無比。

  「夏斗警──咦?」

  正當彩欣打算揮手叫住似乎休假中的夏斗時,另一位大學年紀的棕髮女孩便靠上前。而夏斗一見到女孩,臉上竟難得浮現出一抹微笑。

  「不會吧……」隔了一段距離的彩欣趕緊遮住自己的嘴,才沒叫出聲。

  「夏斗警官他──交女朋友了嗎?」

3
  「那、那我要一份超值套餐。」「不好意思,只有平日中午有供應喔。」

  賀輔和需要調查外遇的目標刻意錯開了一段時間才走進餐廳,雖說是若無其事地坐到兩人後方的座位,可以聽見談話內容,但一打開菜單,價格不禁讓他咋舌。雖說不是高貴到一般人難以負擔,但平時總以便利商店微波食品果腹的賀輔仍舊倒抽了一口氣。

  儘管賀輔曾一時動念想問服務生CP值最高的餐點為何,但就怕對方要他去對面麵攤點陽春麵,只好輕咳了聲,裝作很有品味地點了份肉醬義大利麵。

  「原來如此……」

  從結果論,他很慶幸自己跟進餐廳,釐清事實。他身後著西裝的中年男子似乎是名除妖師,而金髮女子除了是他舊識的女兒外,也委託他調查控制慾突然變的很強的男友是不是中了妖術。兩人沒說謊的跡象,如果吃完飯就各自離開,看來就只是委託和被委託的關係。

  賀輔回想起前幾日在事務所如機關槍說個不停的那位青年。他壓根和妖怪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看到身材姣好的女友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就讓他心中不安,越想越不對勁的他甚至找上偵探做外遇調查;從這點來看,立刻找除妖師反制調查的女友其實也算跟他天生一對。

  總之將調查結果據實以告,剩下的發展他就不想管了。賀輔嘆口氣,隨即將叉子捲起的義大利麵送入口中──味道不錯呢,下次有閒錢的時候帶彩欣來好了。

  隨著賀輔用餐,他注意到女子先行離席,臉上的神情複雜得很。畢竟要是能把男友的控制慾歸咎給妖術反而比發現那是他的本性容易吧?

  賀輔雖也碰過真的做惡的妖怪,但仍忍不住嘀咕道:「就只會怪妖怪……」

  「好了,解決一件。」

  男子的話語聽起來如釋重負,正當賀輔以為他也要離開之際,男子接下來的行動卻完全超乎賀輔預期。

  「接下來換這件。」「你──」

  男子坐到賀輔對面、瞇起眼、翹起腳,臉上優雅的微笑卻隱隱帶著侵略性:「查到什麼了嗎?大偵探?」
.
作者補充:
  一定要先說在前頭:雖然伍德自認是犬派的,但貓娘真的很棒(伍德你的節操)
  這次彩欣和小艾去逛的希門商圈取自現實的哪裡,應該很明顯;寫著寫著都想出去走走了呢(自制)。
  每次新章開始,在開頭放大字標題的時候,伍德總在心中有種下OP的衝動──開頭先唱兩句副歌、進前奏、下標題,雖然是沒什麼創意的公式,但光想像這樣的畫面就讓我期待動畫化的成品呢(不要瞎掰好嗎)。
  正式恢復連載(?)後,儘管名義上是Break 2,不過賀輔竟然在工作。不管是他究竟又遇到什麼麻煩,還是夏斗警官究竟有沒有交到女朋友,請別錯過下一次的魔都妖探!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果然貓娘什麼的真的很萌呀(////)(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讓彩欣變成貓娘(?!
賀輔果然被發現了,看來只好說是要調查肉醬義大利麵了XD
2021-06-19 16:36:01
伍德‧瓦懷特
彩欣也變成貓娘去咖啡廳打工吧,貓娘百合感覺很棒(作者你的節操)
賀輔:「其、其實我是美食部落客,正在到處試吃啦。」(說謊的氣息逐漸飄散)
2021-06-19 16:42:19
喵君
[e12]
2021-06-19 16:51:53
伍德‧瓦懷特
別害羞,說些話嘛XD
2021-06-19 16:54:49
勳一
還好我是屬於「全都要派」(X)
.
所以我說什麼時候可以看到彩欣&小艾的女僕裝立繪呢(敲碗)
2021-06-19 18:01:22
伍德‧瓦懷特
勳一不愧是成熟的大人,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男角們等等就去報到(欸)
.
立、立繪...伍德一來沒看到心儀的繪師,二來──什麼時候伍德可以發財QAQ(欸)
2021-06-19 21:17:14
悠閒紅茶(冷卻中)
啊貓娘就很可愛咩=w=
話說賀輔是不是和冨樫畫上等號了啊ww賀輔(冨樫)都在工作了,你各位還不認真起來XDDDD
2021-08-01 22:52:19
伍德‧瓦懷特
雖然伍德是犬派的,但貓娘果然真香(欸)
賀輔都在工作了,但是庫拉皮卡還沒下船(
賀輔:「我工作真的有這麼稀有嗎QAQ」
2021-08-01 23:08:06
悠閒紅茶(冷卻中)
位於希門捷運站旁的希門商圈除了有著便宜卻流行的服飾外>對了對了,這裡是「便宜且流行的服飾」嗎?有點好奇?
2021-08-01 23:16:18
伍德‧瓦懷特
當初在寫的語感是便宜沒好貨,覺得便宜應該都是些很俗套的衣服。
2021-08-01 23:45:49
伍德‧瓦懷特
但是其實伍德也是都穿平價服飾啦(
2021-08-01 23:46: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