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TWST X 食物語 如果イデア跟オルト是空桑少主的話(中)

黑雪 | 2021-07-29 11:07:08 | 巴幣 2 | 人氣 29


· 一時興起,所以設定超隨便
· イデア、オルト都是少主,大家稱呼オルト為小少主
· TWST那邊仍舊保有自己的魔法
· 名字部分:イデア→Idia、オルト→Ortho
· 對於兄弟倆的身世自設有(兩人都有靈力跟魔力,但魔力佔大多數)
· 鐵定OOC
· 看完以上注意事項若都能接受就請往下滑吧

凹不過オルト跟揚州的イデア最終只能乖乖點頭答應,拖著沉重的步伐前往餐廳。

一到餐廳,一名頭戴黑色警帽,身披外套的男子舉起帽子向二人致意:「二位少主早安」

「早安德州!」「…早安。」

「二位昨晚睡得好嗎?而且イデア少主您是不是又熬夜了?剛才郭管家可一直在唸呢。」德州右手托著下巴回想起剛才與鍋包肉的低氣壓擦身而過時,周遭完全沒有食魂想要靠近呢。

「噫…也就…熬了一個晚上而已嘛……」「這可不行!イデア少主現在正是長身子的時期,怎麼能不好好休息補充營養呢?請更加的珍惜自己!而且鈣質跟維生素D對於青少年來說非常的重要……」德州抓住イデア的肩膀,十分認真的開始說教。

「沒錯沒錯!德州警官再多說哥哥一點!不然每次哥哥都不聽我勸告!」オルト在一旁幫腔,鼓勵德州再多唸一點,因為比起鍋包肉顯而易見的怒氣說教,德州的耐心擔心關心三連擊說教更容易打進イデア的心坎裡,會因為對方的心情而乖乖去聽,雖然之後有沒有做到就是後話了。

而イデア也正如他家舍弟所料的一樣,低頭去聆聽對方的教誨,但是外面霹靂啪啦的鞭炮聲實在是大到讓イデア聽不清德州說的話,不得已只得打斷,他舉起自己平板的螢幕顯示自己說的話,「那個啊…德州氏…外面是不是有點吵鬧?發生…什麼事了?」

因為鞭炮聲實在是進行不下去,德州便用平板寫字回答:「旁邊一家餐館開業,正大張旗鼓的慶賀。」

『在空桑旁邊開餐館?這是什麼RPG模擬遊戲的虐菜開場啊www來這裡開餐館真是RIPwww』イデア在內心開啟自己的小聊天室。

「哦?那還真是幸運呢!這樣子可以互相切磋技藝,做出更多的美食來造福百姓!對吧?哥哥?」オルト則是保持著跟イデア相反的看法,反而認為可以促進空桑更上層樓。

就在イデア還在思考究竟是怎麼樣的人會選擇在空桑旁開店時,嗙的一聲,餐廳的大門被打開了。

「嘖嘖!說得真的是太好了!不愧是空桑的少主!」一人領著一班人馬走進餐廳,個個神情高傲的站好,領頭的人向イデア等人行禮,「請別驚慌,容在下自我介紹,吾名易牙,為宴仙壇總管,今日謹代表我家大人,特來拜會空桑。」

「宴…仙壇?」イデア搜尋自己腦海記憶,並沒有宴仙壇的記憶,但他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來者不善,他用平板電腦傳送訊息給オルト,請他提早開始『那個』計劃。

「身為食神的孩子,你竟也不知宴仙壇?」易牙睜大雙眼,不敢置信。

オルト在接受後,以平常的語調說著「說起來跟青團他們約好要一起去踏青呢~我就不打擾哥哥了~」,便離開了,所幸那位名為易牙的男子不甚在意,而是自顧自的開始解釋。

「武夷山幔亭峰有一巨石,狀如香鼎,名為宴仙壇。始皇二年,十三仙人於宴仙壇大宴鄉人……」

待易牙說明的差不多後,イデア弱弱的抬起一隻手詢問:「既然你家大人這麼厲害,那為何食神之位並非你家主人?」

『這樣的話在下也不用這麼煩惱了…』

易牙不屑的說,「哼!若不是當年他用感情欺騙瑤姬殿下,讓她在女媧娘娘面前為其美言,他又怎能獲勝?」

『這傢伙真的很喜歡自說自話,你又知道神位一定是你家主人了?那個叫瑤姬的人喜歡你家主人了?在現今時代講求的是證據好嗎?憑一己之說就想誣衊空桑還真是愚蠢。』イデア看著在自己面前口若懸河的訴說空桑的不是的易牙,已經開始左耳進右耳出了,但是易牙的最後一句話卻觸碰到イデア的底線。

「而且食神也真是愚蠢,竟然將偌大空桑交給一個不會下廚只會鼓搗奇怪東西的毛頭小子,就不怕空桑被他搞垮嗎?待在空桑的食魂們也是可憐,得待在一個這樣無能的人底下工作。」易牙說完,又多加一句,「哦,還有能把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兒放在空桑見人你們也是有挺大的勇氣的。」仰天大笑幾聲。

『…侮辱在下就算了…但誣衊空桑的食魂們…更重要的是…竟然敢這樣說オルト…!』イデア怒氣沖天,連原本溫順的藍焰火都因為憤怒變為紅焰,最終イデア壓抑怒氣向易牙說道:「若是對食神之位有異意,請你直接找女媧娘娘要求說法,但你誣衊空桑此事,在下絕對會向上稟報……」『請你做好賠償的覺悟!』

話還未說完,一陣天崩地裂的吼叫聲打斷イデア的話,腳下的地面像是畏懼來者一樣不斷顫抖著。

「嘖…那傢伙竟然跑了。」只是被叫聲分心一下子而已,イデア再回頭便發現易牙以及他的僕從們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好!定是聲東擊西之計,快到外面!」從廚房出來的北京烤鴨趕快提醒還在找人愣在原地的イデア等人。

跑到門外只見一個龐然巨物出現在空桑上方,看上去十分的憤怒,「這是…上古凶獸饕餮?為什麼……不,原因大概已經猜到了。」

『就是那顆好拔的牙齒搞得鬼吧,畢竟是『易牙』,嗚嘻嘻嘻~』イデア在內心已經不打算對他保持禮貌了,就算之後被郭管家或オルト唸,他也絕不會改正。

「小皇帝、德州警官,在下…很擔心食物語,它極可能會是敵人的真正目標。」『雖然オルト已經在加速完成了,但若是混到一點病毒的話就麻煩了……』

「不愧是愛卿,思緒清晰。那就由朕前去迎戰吧!還有!朕說過莫要喚朕的小名!」雖然北京烤鴨有點不滿イデア的叫法,但仍舊同德州扒雞往前踏出一步,召喚出得力助手鴨一鴨二,「睜大你的眼睛,好好欣賞朕的英姿吧!」「請放心交給我們!掃清你前方的絆腳石是我的職責!」

「等等…只有你們太危險了…」

「美人請放心,還有我跟小筍在呢~」不知何時來到イデア背後的佛跳牆及金蓉雞絲筍,也馬上加入戰場,發出一計大招「上古凶獸饕餮!乖乖拜倒在本少爺的腳下吧!」「你這般凶獸,可是會唐突美人的~」

「你們……」イデア知道已經沒有時間猶豫了,他只能調頭跑回神殿確認揚州及食物語的安危,『趕緊把在下的魔工機器人啟動迷彩模式前往神殿…!從距離來看應該可以同時抵達!』

「揚州氏…!!」イデア一到神殿便看見一個戴著金色面具的人用手抓住揚州的脖子,揚州神色痛苦,但即便到了這種時候仍擔心自家少主的安危,「少……主……快……逃……」

「…放開揚州氏…不然…」イデア低頭狠狠的瞪向對方,面具男似乎非常不屑的看著イデア,揚起嘴角回道「你想要?也罷……」

「Leaf shot!」沒等對方說完,イデア小聲的唸出咒語,而在面具男周圍待機的五臺機器人回應主人的咒語,同時並且連續發出綠色光芒的子彈,面具男沒有料想到會有攻擊從四面八方來,被魔法打個正著。

「啊啊啊啊啊!?」在面具男因為疼痛而鬆手時,五臺機器人迅速將揚州帶回到イデア身邊。

「在下雖然弱小,但還是有足夠的能力保護空桑!」イデア看向面具男結果發現對方手上竟有食物語!?

「嘖…看來我有點小看了…明明只是個凡人之子…」面具男拍掉衣服身上的灰塵,似乎剛才的傷害從來沒有過。

「你…難不成是…宴仙壇的主人?曾與父親是同袍的…?」イデア有些緊張,因為對方手上還有食物語,剛才太急只顧著救揚州,『太失策了!而且現在還沒收到オルト的信息……』

似乎是「同袍」這個字眼觸碰到了對方的某個開關,面具男低頭,右手扶起額頭從小聲嗤笑到仰天大笑,「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同袍?他可曾將我視為同袍過!?」

雖然被對方突如其來的瘋狂笑聲震住,イデア在心裡向自己打氣『現在不是麻痺狀態的時候,要保護揚州氏還有搶回食物語才行! 』

「對了……畢竟剛才我也捱了你一拳,我也給你個不錯的禮物好了。」面具男摧動了不知名的法術,食物語的頁面仿佛是有數滴墨水滴下般開始擴散、變黑。

見狀,イデア在內心嘖舌,身體比頭腦還要先動作,馬上衝上前想把食物語搶回來。

『這個操作在遊戲裡面可是不被允許的bug啊!?不應該是先把自己的最終目標廢話一陣後才攻擊嗎!?』

「哼!就憑你也想搶回去?」面具男又再次施展了法術,刮起了旋風,塵土飛揚,イデア只得用魔工防護罩保護自己跟揚州,待風停止後,只見那個面具男早已不見蹤影,只留下了食物語靜靜的躺在地上。

イデア先確認揚州沒有大礙後,再手忙腳亂的衝去查看食物語,只見食物語裡頭的紙張正在逐漸染黑,不甘心的將拳頭砸向地面「可惡…在下可不擅長法術啊…」

此時,其中一台魔導機器人靠近了イデア,它打開了顯示螢幕,イデア看了上面的訊息,嘴角揚起,「可惜了吶~Check mate囉~」

另一邊,北京烤鴨等人還在與饕餮戰鬥,雖然一開始的戰局是五五波,但隨著四人的體力消耗,天平開始傾斜。

「真是的!為什麼那傢伙還不倒下啊!?」小筍厭惡的拍掉衣服上的塵土,「本少爺的衣服都被糟蹋了!」

「沒關係的,不管怎麼樣的小筍都很美麗哦~」佛跳牆攙扶著站不穩的小筍安慰道,「所以趕快結束這邊回去幫美人吧?」

「可否請你們不要陷入二人世界裡呢?這邊可是十分需要你們啊!」北京回頭看著在戰場上還是很做自己的兄弟倆,不太高興的提醒道。

「吼啊啊啊啊啊」

然而就在此時,饕餮向北京烤鴨射出一發攻擊,德州見狀馬上提醒並且衝過去,但是當北京烤鴨回頭時已經攻擊已經近在眼前,那是一發如同一個涼亭大小的火球,要躲避是不可能的,讓自己部下的鴨一鴨二當防護更是免談,只能閉上眼睛,硬接受這一擊。

「嘿嘿~不愧是小皇帝呢~很有骨氣呢~」

但預想中的炙熱並沒有到來,反倒是一個聲音從自己的前方傳來,北京烤鴨睜開雙眼,眼前竟是前面不知何時出現的オルト!?

「為何…愛卿你會?」北京烤鴨沒料想到竟然會有援軍來,而且還是整個空桑最寵愛的小少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