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監督生:我不是就說是捏造的嗎!?

黑雪 | 2022-05-29 14:43:40 | 巴幣 1002 | 人氣 57

連載中監督生的佈教之旅
資料夾簡介
オンボロ寮の伝道者 來向twst的大家宣傳各式各樣的文化了www

· 跟前面幾篇的監督生是同一人
· 破爛寮的幽靈們名字會出現
· 影片內容有稍微參考ECHO的小說,可能有一點劇情暴雷
· OCC注意

今日下午,ユウ的預定行程是在サム的販賣部打工,而本次的任務是簡單打掃整理販賣部的倉庫。

在用掃把掃地的途中,ユウ停下動作,環顧四周,自言自語道:「販賣部的東西真的各種各樣都有呢……」

「算是吧,為了這裡可愛~的小鬼們,我可是卯足全力收集各地的稀有物品呢!」サム站在倉庫門口用著自豪的語氣說道。


「!?」ユウ被背後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右手不自覺的捂住胸口,感受到內心鼓動不已,難道這個就是……戀愛?

並沒有好嗎。

「サム桑不要突然出現啦…對心臟不好呀……」
「哈哈哈哈!小鬼真是有趣極了!!對了!如果小鬼有什麼想要的東西的話,我可以以員工價便宜賣給你哦!」

ユウ無奈的看向サム,果然能待在NRC的人都需要提升點無視技能嗎?不過既然自家雇主都親口提了,不趁機搜刮…啊不是購買點東西犒賞自己也沒什麼不好,對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請問有沒有可以把記憶具現化,或者是可以以影片之類的方式觀看的道具呢?」ユウ想了一會兒,繼續打掃並詢問サム。

『雖然我更想要的是有能連結到原本世界網路的筆電或手機,我想追新番的說~不過既然連那只烏鴉都沒找到任何線索,感覺應該也沒什麼希望吧?』想到這裡,ユウ開始沉思,『但是比起那只每次硬塞難題還給少少工資的烏鴉 ,サム桑跟他的秘密夥伴的可信度更高吧?改天再問看看吧…』

「哦呀?真是奇特的要求呢?」サム右手摩娑著下巴想了想,但又迅速回到平常的笑容「但畢竟我可是有秘密夥伴們的幫忙,所以當然是!IN STOCK NOW!」


「不愧是サム桑!!!」

晚上吃完晚餐,ユウ自己一個人坐在談話室的沙發上,盯著眼前的機器,手上拿著サム給的說明書,一邊對照著,確認機器的用法。

「嗯……簡單來說就是把旁邊這個像帽子一樣的裝置帶在頭上,然後按下開始鍵後開始回想想要看的畫面,之後在按下停止鍵,就可以用帽子連結到的另一台機器的螢幕上觀看了……對吧?」這是ユウ得出的結論,但也只是個大概,畢竟自己並不擅長機器這方面,而且加上語言也並非母語,無法確定是不是有理解錯誤,總而言之先試再說!

「子分,怎麼了だゾ?」ユウ聽見グリム的聲音,往門口一看,是剛才跟幽靈們在外面玩魔盤的グリム。

「這個是什麼啊?」
「在販賣部以員工價買回來的魔法道具哦!只是剛才在思考該怎麼用而已~」

ユウ看著在用可愛的肉球輕輕的戳著機器的グリム,想到『機會難得,就讓親分擔任我的第一個觀眾吧!!』

「グリム,稍等一下哦~」ユウ戴上旁邊的裝置,按下開始鍵,『要先聽哪首好呢?果然先以電子音的V曲好了,現在在這邊只能用鋼琴演奏,但果然還是想聽原曲啊!!好勒!就決定是這首了!』

在回想結束後,ユウ摘下裝置,跟グリム一起觀看使用的最終成果,影片跟自己想像中的一樣還原,由一名即將面臨「消失」的少女獻給自己最重要的人的告別之曲。

「這首歌雖然有點奇怪,但是好好聽だゾ!!」
「對吧!?親分的眼光不錯嘛!!說到V家曲當然少不了最高速的離別曲!!」
「那個唱歌的藍色頭髮的人唱歌好厲害だゾ!」
「嘿嘿~畢竟是V家的頭牌歌姬嘛!」
「為什麼是子分在自豪だゾ…」

『嗯~~果然有人可以一起討論V曲果然超棒的!!』ユウ感動的暗自握緊拳頭,「決定了!就來推廣V家曲吧!!親分會來幫忙的吧!?」

「雖然不知道你要做什麼,但幫助有困難的子分是親分的責任だゾ!」儘管不知道對方想做什麼,但仍舊自信滿滿拍胸脯答應的グリム。

「什麼什麼~?グリ坊跟ユウ醬要做什麼有趣的事嗎?」身材圓滾滾的棉花糖型,臉頰也很圓潤的幽靈ジョージ從窗外探頭進來好奇的詢問。

「嗚嘻嘻嘻~你們要做什麼呀?」緊接著另一個與前者相比要小一圈的幽靈バートン也飄進來,好奇的上下打量著談話間的機器。

最後一個進來的是來自一名骨瘦如柴的幽靈コルビー,他似乎是注意到ユウ眼裡的狡黠,喜愛惡作劇的心也跟著浮起,「也讓我們這群老骨頭參加參加吧~」

「ジョージ叔叔!バートン叔叔以及コルビー叔叔!其實呢……」ユウ賊笑的向著幽靈們招手示意他們靠近,並開始說明自己的計劃,「……大概是這個樣子,能做到嗎?」


「包在我們身上吧!我們也不是白活這麼久哦?這點小事當然可以!」
「不愧是叔叔!」



在那之後的一個禮拜六下午,叮咚!ケイト的手機傳來Magicam的提醒音,點開後發現是監督生的帳號上傳了新的影片。

《ECHO》covered by youu
作詞/作曲/編曲:Crusher-P
—誰能告訴我…我該如何看見你眼中的繽紛世界?
#異世界歌曲#Vocaloid歌曲#感覺是TWL少有的類型?#劇情捏造#特別感謝親分還有幽靈叔叔們!!#不太瞭解Tag方式!下次來請教方塊前輩吧!


「什麼什麼~監督生醬竟然上傳影片欸~~好像很有趣~叫トレイ君跟リドル君還有エデュース醬過來一起看吧~」ケイト開心的前往談話室,去找友人們一起看可愛的後輩所做的影片。

進到談話室,正好看見後輩們正在享用トレイ的美味蛋糕,「哦!Lucky~大家都在呀?吶吶~一起看監督生醬做的影片吧~」

「欸?!ユウ上傳影片嗎!?為什麼沒有叫上我們……」デュース原本還在開心吃著蛋糕的嘴角逐漸下垂,再加上之前在音樂教室那件事情,讓他越來越擔心ユウ的情況,雖然本人一直說沒問題。

坐在隔壁的エース也不太高興的附和道:「就是就是!這麼有趣的事情竟然不叫我們!!」

「監督生的影片嗎…若是差到看不下去的話,下次見面可是得好好唸一頓才行呢。」「哈哈哈リドル太嚴苛了啦,這種東西就是要帶著輕鬆的心態觀看」面對リドル嚴厲的話語,トレイ只是苦笑簡單帶過,不過監督生的確沒什麼資源,生活費一直都很吃緊,能預想得到影片素質應該不會到多高。

「那就事不宜遲!馬上來看吧~」ケイト輕鬆的按下播放鍵。


影片一開始是全黑的,一瞬間,原本全黑的螢幕突然亮起來,一台老舊型號的箱型電視靜靜的躺在地上,電視螢幕裡是沒有訊號的雪花畫面,此時前奏開始想起。

下一秒原本沒有訊號的電視螢幕又像是接到什麼訊號似的出現空白的畫面,鏡頭逐漸往電視那空白的畫面拉近。

那是一個空白的世界,如同字面一樣完全沒有東西,只有幾個幾何形狀的物體被到處擺放著,原本空無一人的世界,突然一瞬間的扭曲,一個人出現在畫面中間。

「吶…那個是…ユウ吧…?」エース用著不確定的語氣詢問其他人,因為螢幕中的人跟平常的ユウ相比是完全不一樣的樣子。

ユウ似乎穿著白色的短T,黑色的褲子,為什麼說是「似乎」,是因為大家注意到了,ユウ整個人身上只有黑白兩色,也就是說ユウ現在所待的世界是一個沒有色彩的世界。

此外最不一樣的便是臉上的表情,如果說平常的ユウ是溫暖開朗的太陽的話,那現在的ユウ就是什麼都感覺不到的「無」,眼內的閃爍不復存在,只是呆滯的看向前方,開始自言自語。

「自從我醒過來過了多久?」                                                                  「我不知道」
「這世間有值得我堅持的嗎?」                                                              「我又無法留住那有什麼意義」

ユウ將手往前伸,似乎碰觸到一個透明的物體,一道光一閃而過,隨後出現的是ユウ自身的倒影,原來眼前是一面鏡子。

就在ユウ呆愣的盯著鏡中倒影時,突然倒影的背後多出了一排文字。

『Hello』

在鏡中的自己背後竟有一個怪物正雙手搭著自己的肩膀,ユウ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嚇得往後退,並因為重心不穩跌坐在地上,他急忙轉頭往後面看,但自己的身後卻是空無一人。

此時的ユウ又重新回頭看向鏡子,鏡中的怪物也從站在倒影的後面來到前面,ユウ這才看清她的樣貌。

為什麼會用她(彼女)呢?只是因為她身上穿的是女學生的水手服,所以才會用女性的她來指稱,但不同於一般女學生,在她的肩後還多出了兩對在常人身上不該出現的手臂,原本頭部的地方被箱型電視所取代,剛才的文字便是從螢幕上顯示出來的。

『Hello』
                                    『Nice to meet you.』
                                                                                                          『:-)』

她又再次的打了招呼,最後螢幕停留在那個橫著的微笑表情,明明只是一行簡短的文字卻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看影片的五人都屏氣凝神不敢說話,就連隔著螢幕的他們都因為這奇怪詭譎的景象而感到背脊發涼,仿佛室內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度一樣,更何況是直接面對她的ユウ。

「…ユウ快逃!!」デュース害怕的吶喊道,他的臉上滿是擔心的神色,已經完全陷入影片中的世界了。

「デュ、デュース醬冷靜點…ユウ醬的話一定…一定可以成功逃出去的…對吧?」ケイト話是這麼說,但語氣充滿了不安,トレイ也能皺眉點頭同意ケイト的看法。

不出所料,ユウ原本沒有表情的臉龐逐漸浮上驚恐的顏色,害怕的繼續後退,最終直接轉身開始全力逃跑。

但ユウ跑沒幾步卻突然靜止,眼裡滿是訝異,這說明那不是ユウ自己想要停止動作的,而是仿佛有人按下遙控器的暫停鍵一樣被迫靜止。

下一秒鐘,ユウ迅速出現在水裡並解除了靜止狀態,因為慣性緣故,ユウ吞進了一大口水並且嗆到,又將原本所剩不多的氧氣往外咳出,但這只是造成惡性循環。

ユウ痛苦的閉上眼睛,用雙手包覆住口鼻,忍受水在氣管中亂竄的痛楚,想盡辦法不再讓空氣跑出。

「喂喂喂…ユウ…?吶,ユウ…他會沒事吧?」作為擅長魔術的エース自認觀察力不比人差,但那痛苦的神情實在是太過於真實。

就在此時,エース似乎聽到了按按鈕的聲音,原本痛苦不已的ユウ在一瞬間內從水裡瞬間移到高空,並開始快速下墜且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等等…如果監督生在這麼快的速度下落地的話…不是重傷就是死啊…?」リドル顫抖的聲音儘管小聲,卻逃不過在場其他四人的耳朵。

「死!?不行!!ユウ!你在哪裡?!」デュース慌張不安的四處尋找ユウ的身影,甚至打算去拿掃把接住正在落下的ユウ。

「笨蛋デュース!冷靜下來!你看!」エース指向螢幕,螢幕中的ユウ在下墜至地面的前一秒又突然平穩的躺在地面上,「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至少可以確定ユウ沒有死。」

ユウ在地面呈現大字型,嘴巴在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臉上滿是驚恐,但似乎是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待在這種危險的地方,不顧剛才還在水中無法呼吸的痛苦及遇見那個TV怪物的恐懼,硬是站起身子開始往前跑。

ユウ不曉得自己應該跑向何處,不管往哪裡看都是一片雪白,但為了抓住那一線生機,只能死命的往前跑,離那個地方越遠越好。

「WHAT THE HELL'S GOING ON?」螢幕上的字幕在顫抖著,就如同ユウ現在的心情一樣,ユウ恐懼著,哭訴著,嘶吼著,懇求般的歌聲,「CAN SOMEONE TELL ME PLEASE」

但卻沒有人可以回答他的疑問。

ユウ往前跑的途中,可以時不時見到在他背後總有一個身影一閃而過,ケイト事後曾經嘗試多次暫停來確認那究竟是何物,不出意外,是那個TV怪物,而且第一次出現時,電視螢幕是看向ユウ,第二次時怪物轉頭面對螢幕,第三次露出那個詭異的表情符號『:-)』,第四次則是…

『YOU ARE THE NEXT.』

嚇得ケイト直接下意識把手機丟出去。

回到正題。

不知道跑了多久,ユウ周圍的景色又在一瞬間變黑,或者說反白比較恰當,ユウ眼中充滿恐懼,但卻不打算回頭,因為他看到了。

有一扇白色的門就在前面不遠處。

「監督生你做得很好!差一點就可以離開那個地方了!」リドル不自覺的出聲替影片中的ユウ加油。

トレイ輕輕的將手放在リドル肩上,溫柔的說:「這周的茶會也叫監督生過來一起慶祝吧,做他喜歡的巧克力派。」

其他四人默默的點了點頭。

打開門出來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關上,眼前是熟悉的破爛寮的走廊,ユウ靠著門緩慢的下跌,雙手環抱住自己,止不住的恐懼撲面而來。

隨後ユウ抬起頭似乎是注意到眼前走廊的東西,從ユウ蓄滿害怕的瞳孔中映照出的,是兩三瓶紅色的汽油桶以及火柴盒。

「欸…?騙人的吧?」不知道是誰發出了感嘆。

畫面一轉,ユウ已經開始在破爛寮屋內外周遭淋上汽油,待最後一瓶汽油桶倒完後,ユウ站在破爛寮門口,面無表情的將火柴劃出火花後丟出去,下一秒破爛寮遭受祝融之災,而ユウ只是平靜的看向眼前化為巨大火焰的破爛寮。

之後ユウ看向自己的手,被火焰的光照射的部分出現了顏色,他握緊拳頭,看來,已經到最終章了。

「I'M GONNA RUN AWAY NOW AND NEVER LOOK BACK.」

ユウ轉身,頭也不回的往森林的出口奔跑,期待的看向出口的曙光,終於可以結束了……!


映照在眼裡的,不是顯眼的校門口,不是熱鬧的主道,不是吵雜的走道……


是一片空白。


「欸…?」
「為什麼…?ユウ不是成功逃出去了嗎?」

ユウ的臉染上絕望的色彩,驚恐的淚水不斷溢出,他突然身子震了一下,像機器人一樣緩慢的僵硬的轉過頭看。

                                                                                                                                    『Welcome back.』
                                            『:-)』

至此,螢幕又回復到黑暗,音樂也到了尾聲。

影片結束,眾人沉默了許久,ケイ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開口……

「吶」
「今天一整天下來有人看到監督生醬嗎…?」

雖說是假日,但其實ユウ常常會帶著グリム一起到處去串門子或是散步,エデュース也會去破爛寮留宿一起玩,所以沒見到ユウ的機率其實不高,尤其是對身為麻吉的一年生組而言,但前輩組看過去時只見兩人臉色鐵青,看來今天是真的沒有見到。

「ユウ說…週末有事要在寮裡自己處理…而且看起來很開心…問了之後回我說找到一個有趣的機器…要試試看…該不會……」エース想起前一天放學時ユウ對他們說的話。

「ユウ!!!!!你在哪裡!!!!」デュース馬上衝出宿舍去破爛寮尋找ユウ,不顧自己還吃到一半的美味的蛋糕,比起蛋糕重要的是自己的麻吉性命啊啊啊啊!!

像是被點醒了一般其他四人也回過神,リドル出現難得的慌亂,「トレイ…ケイト…怎、怎麼辦?監督生他……」

「冷靜一點…總之先跟上去確認ユウ的下落才是第一要務。」トレイ因為看到已經有些六神無主的青梅竹馬而強迫自己鎮定。

另一方面在破爛寮,ユウ跟グリム等人正在舉辦慶功宴,礙於錢財有限,只能吃點速食配可樂。

「「「「「乾杯~~~」」」」」

「唔哇~~~大家都好厲害喔!!!TV怪物的詭異感超級完美!!連在演對手戲的我都要真的害怕起來了!!不愧是親分!」ユウ開心的撫摸在自己身旁專心吃雞腿,也是本次影片的另一個主人公的グリム。

「哼哼~變形術這點小魔法完全難不倒本大爺!雖然被クルーウェル那傢伙給特訓好一陣子才過關だゾ…」グリム回想這一個禮拜被クルーウェル一直不斷特訓雕琢怪物的細部,就覺得有些反胃,但不管怎麼樣結果讓子分露出笑容就行了!

「哈哈哈!不愧是未來的大魔法士呢!」
「呦!大魔法士グリ坊!」
「話說回來連我們的份都準備真是不好意思啊ユウ醬」
「說什麼呢!叔叔們可是提供了幻象魔法製造出超完美的TV世界欸?!倒不如說只給這點報酬我還很過意不去呢…」

ユウ有些委屈的雙手食指對食指,原本是想要把自己打工的錢再貼補進去請大家一起吃份豪華大餐,結果被幽靈們阻止說反正他們也不需要吃飯,不用特地準備他們的份,但基於禮儀跟感謝的心意,ユウ還是訂了家庭號的炸雞桶套餐,希望讓幽靈們也可以吃一些,然後一起乾杯慶祝。

「話說回來ユウ醬,手機一直在亮哦?」バートン注意到在ユウ身旁的手機螢幕不斷的閃爍,好像是來自Magicam的提醒。

「真的呢!」ユウ拿起手機,看也不看直接關機,看著其他人的『不看一下好嗎?說不定很重要』的表情,揮一揮手表示不用在意,「現在可是慶功宴呢!當然是要好好慶祝啦!反正應該頂多就是前輩們或是麻吉們的評論吧?不知道他們覺得怎麼樣呢~待會再看就好啦~」

然而ユウ並不知道,正是因為這個動作,造成NRC的找人恐慌更加嚴重。

「喂!エース!聯絡到ユウ了嗎?」「這不是正在打嗎!!可惡那傢伙怎麼不接啊!!」

「ジャック君,中庭跟教室都沒有見到ユウ桑…你那邊呢?」「…沒有,體育場跟植物園都沒有ユウ的味道…」

「人類!!!你到底在哪裡!!!!」

就這樣一年生組到處亂跑尋找ユウ的蹤影,最後因為校園內找不到,決定前往破爛寮。

砰!砰!砰!
ジャック顧不上禮節強力的打開門,後頭的其他一年生也跟在後頭開始一個個房間打開確認。

在一樓的最後打開會客室,映入眼簾的是一人一獸三幽靈正在有說有笑的吃著炸雞配可樂。

「啊勒?大家怎麼了?一副緊張兮兮的……」

「「「「「ユウ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吵死了!!!!」

後記:
決定開始推廣V曲的監督生
在第二次被麻吉們撲倒抱住後,已經開始有點習慣了,之後各寮前輩們陸陸續續的前往破爛寮確認安危,破爛寮要被擠爆了請快點回去!!而且我們還在慶功宴中欸!?
完全不瞭解為什麼大家都這麼緊張,『不就是個影片嗎?太大驚小怪了』的感覺下體驗到異世界隔閡,但因為看到大家的反應這麼有趣,因此決定『絕對不會停下!而且還要拉更多人進來!』的決心。

本次影片MVP的親分
一開始說怪物是自己演的時候,其他人都嗤笑著不相信,直到用變形術變身後才真的相信,經過クルーウェル的鍛煉,相信在之後也可以大放異彩的!

本次影片的幕後功臣幽靈們
利用魔法製造出那個空白世界,概念上與世界計劃裡的[空無一人的世界]很像

其他寮的反應
基本上都是一開始覺得詭異但認為反正最後一定是HE而放鬆警惕,看到最後的BE後全員愣在原地,除了經過上次事件超級擔心的一年生組馬上回神衝出去找人


咿www沒想到我真的寫出來了OAO
因為前面用的都是日文因此這次就決定先來推廣英文的V曲啦~~~左思右想得出來的結果就是ECHO啦!之前就在想如果是我要用動畫呈現ECHO的話會怎麼呈現,雖然腦海中是有畫面啦,一想到要如何形容畫面的時候就會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文采有限呢wwww
之後還想讓ユウ再推薦各種東西呢~像手搖杯(當ユウ說出QQㄋㄟㄋㄟ好喝到咩噗茶或是珍珠綠茶拿鐵微糖微冰,其他人:那是甚麼咒語嗎?(XDDDD)或是歷史地理之類的,或者是古代文學其實是文言文(醉翁亭記之類)因此考滿分讓大家大跌眼鏡感覺也很有趣wwww
順帶一題ECHO的小說很好看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