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監督生:我只是唱歌而已啊? 2

黑雪 | 2022-03-11 13:39:32 | 巴幣 0 | 人氣 60

連載中監督生的佈教之旅
資料夾簡介
オンボロ寮の伝道者 來向twst的大家宣傳各式各樣的文化了www

· 跟前一篇是同一個監督生
· 一年級組感情很好
· 角色名、角色口癖或特定稱呼的部分會用日文,像是グリム跟監督生會互稱「親分(大哥)」、「子分(小弟)」,還有グリム的口癖だゾ
· 時間軸不明,作者這邊已經主線跟進到六章前篇
· 私設twst世界公用語是英文&日文(僅限羅馬拼音)
· ooc注意

今天下午是社團時間,由於監督生跟グリム並沒有所屬任何社團,因此在午餐目送麻吉們去各自的社團活動後,目前正在校園內到處閒晃,最後選定在中庭的長椅上曬太陽。

「親分~下午要幹嘛好勒?」「不知道だゾ~但是這個太陽好舒服~快要睡著だゾ~」

看著一旁快要準備夢周公的グリム,ユウ無奈的笑了,平常這種時候自己應該是會到サム桑的販賣部或是アズール前輩那打工,而グリム則會看心情決定去不同的社團活動或是來幫忙,雖然後者的機率是微乎其微。

不過難得今天沒有打工也沒有學園長硬推給自己的工作,原本想說跟著グリム一起去旁觀社團活動,但グリム……

「好不容易子分有空,當然要兩個人一起だゾ!」

比起去其他社團更想與自己待在一起這點,老實說,超級感動!我家親分太可愛了!!

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作為標準室內派的ユウ實在無法再繼續承受耀眼的陽光照射自己的皮膚,感覺自己像隻被燒紅的章魚,於是乎決定抱起已經舒服到熟睡的グリム,往室內出發。

在走廊下繼續漫步,在經過理科教室,稍微偷瞄了一下,沒有人,看來自然部今天是在植物園進行,之後沿著走廊,經過各社團的社室,聽到了桌遊部社員互相競技的挑釁,輕音部似乎在開茶會的樣子,裡面不斷傳出聊天及歡笑,不知不覺中,他走到了音樂教室門前,回想起之前的回憶。

『之前久違的邊彈鋼琴邊唱歌很開心呢!之後再去教師辦公室問看看オルフィ老師可不可以借用鋼琴好了……嗯?』

ユウ在邊嚕著グリム邊準備離開前往下一間教室時注意到,音樂教室的門是虛掩著,並沒有上鎖。

『難不成……是神明的旨意!?』

帶著這種奇怪的想法合理化自己的行為,ユウ像是著魔似的走進音樂教室,坐在鋼琴椅上,將グリム放在自己旁邊的位子。

「嗯……子分?」感受到原本一直有的溫暖突然消失,グリム睡眼惺忪的看向ユウ。

「這裡是…音樂教室?」「嘿嘿~突然想彈鋼琴了~親分繼續睡也沒關係哦~」

グリム用可愛的前掌抓了抓臉,調整下身體位置貼在ユウ的身旁,忍著困意對ユウ說:「本大爺想聽子分的鋼琴だゾ…」

聽到這句話讓ユウ嘴角上揚得無法自拔,為了等高昂激動的心情平復花了一些時間,ユウ輕輕的掀開琴蓋,手指安穩的放在琴鍵上。

『那來彈什麼好呢?先來彈一次在餐廳唱的那首吧~』

輕快的旋律傾瀉而下,ユウ也開心的哼著歌詞,而身旁的グリム則是閉上眼靜靜的聆聽。

一曲結束後,ユウ又在陸陸續續彈了幾首歌曲,自己喜歡的歌曲,就在ユウ覺得時間差不多,看向身旁已經不知何時又沉沉睡去的グリム,準備要收拾一下回去的時候聽到了窗外傳來滴答滴答的聲音,順著音源看去,原本大太陽的好天氣已經烏雲密佈開始下起雨了。

「下雨了啊…還好沒有直接在中庭睡過去,不然可能就淋濕了呢…」

『雨滴聲跟鋼琴聲…會讓人想起那首歌呢…那就事不宜遲來彈吧!』




「…啊啊啊!!!打得正起勁的時候竟然下雨!!有夠衰的!!!」エペル生氣的搔頭,最後懊惱的將雙手交疊在腦後,對著戶外的天氣胡亂發怒,還好是在他家寮長看不到的地方,不然被發現自己現在髒亂不體面的樣子,絕對會被臭罵一頓。

「之前想要測試的項目測到一半就被迫停止了…原本想說今天搞不好能刷新記錄。」走在エペル旁邊的デュース也是有些失望的看向天空,因為這場雨,而導致社團活動的暫停。

「這也沒辦法啊,田徑部跟魔盤部都是用體育場進行活動,下雨了也只能暫停。」ジャック話是這麼說,但耳朵跟尾巴都垂下顯示主人的不滿心情。

「真是煩躁的雨勢!!!馬兒的身體也變得很難吹乾!!!」セベク大聲的表達不滿。

四人是因為下雨的關係導致各自的社團活動暫停,便回到校舍內碰巧遇到,順帶一提,エース所待的籃球部是在體育館內進行活動,因此不受到下雨的影響。

「大家,接下來還有事嗎?」見其他三人搖頭否定後,デュー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看向エペル,「奇怪?ユウ跟グリム不是在魔盤那邊?沒有一起過來嗎?」

「沒有,今天我還沒看到監督生桑跟グリム君…呢?」エペル面露疑惑的回答,「不過監督生桑這個時候不是都在打工嗎?」

「午餐的時候有說今天剛好沒有,所以會跟著グリム一起閒晃的樣子。」デュース回想中午時的對話……

「說起來,今天下午有什麼計劃嗎?」デュース看向正在替嘴邊弄髒的グリム清理的ユウ,ユウ稍微思考了一會兒後回答道:「今天好像沒有什麼安排呢?サム桑也說偶爾要給員工放個假,所以不用去販賣部。」

「嘿~挺難得的嘛~」エース稀奇的看著グリム跟ユウ,「要不待會來我們這邊玩一下?フロイト前輩應該會心情變得挺好的~」

「哈哈哈……再說吧…」ユウ很慶幸那句話沒有被フロイト聽到,不然會有極高機率被直接抓去籃球部。

「今天子分要跟本大爺一起好好玩だゾ~對吧?」在看到ユウ點頭答應後,グリム開心的舉起雙手揮舞。

回想結束,デュース原本以為兩人應該會是去魔盤部玩,沒想到預測錯誤,那兩人究竟跑到哪裡了呢?

「人類也沒有來馬術部!!!」
「會不會是去籃球部了…呢?」エペル歪頭詢問,說出自己的推測。

就在デュース正準備回答時,卻被ジャック制止,「噓…安靜一下,我好像聽到鋼琴的聲音……」

只見ジャック豎起耳朵,開始確認,似乎是找到鋼琴聲的源頭,往走廊前進,並用手示意其他人跟上,隨著ジャック的腳步,身為人類的デュース跟エペル也聽到了鋼琴聲。

「鋼琴聲…?我記得NRC沒有…鋼琴部的樣子…?」
「跟音樂有關的社團應該就只有輕音部吧?但社團教室是在反方向才對。」

最後四人聽在一間教室門前,上頭的名牌寫著:音樂教室。

ジャック開了一條門縫,四人偷偷從縫隙間觀察裡面的人究竟是何許人也,卻發現原來是他們一直在找的ユウ!?

「人……!!??」「「「噓!!」」」原本正打算叫人的セベク,馬上被其他三人摀住嘴巴,並且食指放在嘴邊示意安靜。

「ユウ桑…原來會彈鋼琴啊…」エペル驚訝於ユウ的琴聲,デュース也回想起之前音樂課,點頭回應:「是啊,而且聲域也很廣呢。」

「不過ユウ現在在唱的是什麼呢?」

在セベク拍打ジャック的手臂示意對方放開後,四人開始仔細聽ユウ的演唱。

歌裡不斷透露出不安的情緒,害怕將自己的感情說出口,害怕眾人的唾棄、嘲笑,不斷的說著「算了吧」來欺騙自己沒事,對外藏住眼淚,留自己在暗處獨自哭泣。

『仔細想想,ユウ一直都被迫塞了很多難題,不管是在魔盤大賽事件還是上次的海葵事件,雖然嘴上說著沒關係,但怎麼可能是真的沒事呢…!ユウ可是無法用魔法的普通人,然後還讓他面對オバブロ這種連魔法士都很難處理的事物……』ジャック低下頭,對於沒有注意到ユウ的難處的自己感到羞恥,不自覺的握緊拳頭。

「もう君には全然期待してないから」(「對你已經徹底失望了」)
そりゃまぁ私だって自分に期待などしてないけれど(那種事情我自己也知道啊,我本來就對自己沒什麼期望了)
アレは一体どういうつもりですか(事到如今還說這個是什麼意思呢?)」

『到底是誰這麼說得…是老師嗎!?還是其他學生!?我絕對要抓到他痛揍一頓!!竟然敢欺負我重要的麻吉!!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你不願意跟我們說呢…ユウ…』デュース難過的看向還在唱歌的ユウ,明明一直待在身邊,卻沒有發現對方的負面情緒,作為麻吉真的是太失職了……

「幸せだろうと 不幸せだろうと(不管是幸福還是不幸)
平等に残酷に 朝日は昇る(平等或殘酷,旭日依舊東升)
生きていくだけで精一杯の私にこれ以上 何を望むというの(對光是活下去就已經竭盡全力的我而言,還有什麼好期望的呢)」

『ユウ桑…一直都是在這種心情下陪在我們身邊強顏歡笑嗎…?俺到底…俺到底在幹嘛啊!!連身邊的人都無法真心笑出來的話有什麼資格成為最厲害的毒蘋果!!』エペル不甘心的咬住下嘴唇,結果因為力道太大導致一絲血腥味在口腔內開始擴散。

『人類…!我竟然連自己的友人情緒都無法察覺…要如何察覺少主的心情呢!?可笑至極!!!』セベク憤恨的將拳頭打在牆上發泄,自責不已。

在這裡溫馨提醒一下,由於Twisted Wonderland是一個會將自己的心情透過歌曲傳達的世界,開心的時候會唱歡樂的歌曲,難過的時候會唱悲情的歌曲,因此四人都下意識的將歌詞與ユウ本人的情感連結在一起,尤其ユウ又是在「獨自一人」的時候唱的,可信度更是蹭蹭蹭的往上漲,雖然四人從一開始就沒有在懷疑就是了。

順帶一提,グリム剛好躺在眾人視線死角沒有被注意到,因此製造出了ユウ是一人唱歌的假象。

終於歌曲結束了,ユウ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窗外的雨滴,輕聲細語:「……果然…只有一個人(唱的話最後的地方沒辦法二重唱)…很寂寞呢……」

磅!

突然的聲音使得ユウ整個身子震了一下,馬上轉頭看向教室門口,站在門口的是底頭雙手握拳看不清表情的ジャック、雙手在胸前緊握難過的看向自己的エペル、手放在門把上雙眼瞪大表情十分驚恐的デュース,推測剛才的聲音應該就是他用力推開門所導致的。

以及……面色凝重走向自己的セベク,就在ユウ還在思考為什麼大家的都臉色這麼難看時,從頭頂傳來セベク的聲音。

「…你(明明就很不安)為什麼不跟我們說呢?人類」
『跟你們說?是指在這裡彈鋼琴的事情嗎?』思及至此,ユウ困擾的別過眼神,「我不想因為這種事情打擾你們(的社團活動)……」

「才不是這種事情而已吧!!!」「唔喵!!??」セベク忍不住破口大喊,グリム被突如其來的音量嚇到直接整隻從椅子上跳進ユウ的懷裡。

「哇啊!セベク你到底怎麼了啊?離這麼近還大叫也不想想我的耳朵的損傷…你們也說說他……欸?」ユウ一邊用手安撫被嚇到的グリム,一邊唸著セベク的不是,卻發現セベク已經開始慟哭並不斷用手臂擦拭眼眶溢出的淚水。

這下輪到ユウ擔心了,「等等怎麼了?是哪裡受傷了嗎?得快點去保健室,你們知道是怎…麼…回事…?」,等到將視線移到門口三人時,卻看見三人都是眼眶泛紅,為什麼?

「……我不準你說出這麼難過的話!!我們是麻吉吧!?」デュース最終衝向ユウ,連同グリム一起抱緊,眼淚撲簌簌的流下。

「欸?」這是因為被デュース撲倒在地上,撞到腦袋有點當機的ユウ。

「也許俺們對你而言跟本算不了什麼,但俺們作為友人想陪你一起承受痛苦啊啊啊啊」エペル痛哭流涕的從旁邊抱住ユウ跟デュース。

「???」這是已經當機的ユウ。

從頭到尾悶不吭聲的ジャック也走上前,坐在ユウ的另一邊,背對著ユウ倒在デュース身上,正當ユウ想要開口求救時,卻隱約聽到了ジャック的聲音。

「…ユウ是笨蛋…」『你是我重要的朋友這點在多一點自覺吧。』

『突然的罵人!?我到底做了什麼!?』ユウ看著自己周圍一直在哭的麻吉們,加上身上一直承受著多人的重量,快要被壓到昏過去了。

『エース…救命……』這是ユウ在昏迷前最後的想法。



後記:
說到雨聲&鋼琴就是那首歌!的監督生ユウ
直至昏迷前都不知道為何麻吉們哭的這麼慘,並暗自下定決心要找到元兇揍一頓出氣,但卻沒發現原因是出在自己身上。

莫名其妙昏迷可憐受害者的グリム
與遊戲中相比穩重乖巧許多的親分,另外由於是魔獸且長期聽ユウ唱歌,對於黑暗系或悲情系歌曲有一定抗性。
原本可以獨佔ユウ一下午,打算一起懶洋洋的度過,難得可以再聽ユウ彈鋼琴,卻被其他四人打斷,直到昏過去前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

聽到ユウ的歌曲崩潰的單純麻吉四人
不要自己一個人獨自承受啦啊啊啊!!!我們會一直跟你一起的!!!
之後就開始擅自去尋找欺負ユウ的兇手,並且下定決心絕不讓ユウ獨自一人,因此之後在ユウ的打工時間會至少一人待在旁邊陪伴(輪流社團請假),然後被ユウ以「不要造成店家困擾」為由趕出去了。

唯一不在的紅心麻吉
與其他人相比抗性較強但不及グリム
對於其他一年級變得超黏ユウ感到困惑,找ユウ詢問後,大概推理出原因,但因為很有趣於是默不作聲。
其實對這次事件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感到有一點嫉妒,但不會說出口。

這次用的歌曲是ナノウ的ハ/ロ/ハ/ワ/ユ
會寫這首是因為前奏的雨滴聲跟鋼琴聲,還有就是玩音遊時前奏真的很長的怨念w(?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