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TWST X 食物語 如果イデア跟オルト是空桑少主的話(下)

黑雪 | 2021-10-17 20:45:35 | 巴幣 0 | 人氣 19


· 一時興起,所以設定超隨便
· 寮長是少主
· TWST那邊仍舊保有自己的魔法
· 名字部分:イデア→Idia、オルト→Ortho
· 對於兄弟倆的身世自設有
· 鐵定OOC
· 看完以上注意事項若都能接受就請往下滑吧


「因為主線任務完成了!所以就過來幫忙…了…哦……」オルト開心的回頭看著北京等人,但卻是看見四人全身上下大小傷痕不斷,即便臉上戴著面罩,其他人都看出オルト原本上揚的嘴角逐漸下滑,眼神也變得銳利起來。

オルト開啟飛行器,飛到饕餮面前,用在場的所有人不敢置信的平淡死氣的聲音說:「…你啊…真敢做呢?」

「正好,哥哥幫我配備的新裝備,實驗對象已經找到了。」說完,オルト的右手馬上轉變成一個發射器的樣子,「雖然比不上哥哥,但我對魔工的熟悉程度可不差哦?」

饕餮似乎並沒有聽懂オルト的意思,還是自顧自的發動攻擊,但都被オルト用魔導防護罩給擋下了,反倒是オルト利用自身小隻的優勢穿梭在其中,用掃描器掃描饕餮,右手的發射器不斷的發出藍焰的子彈,並且都正中饕餮的弱點,造成饕餮身上大小傷不斷。

「吼喔喔喔喔!」似乎是發覺到自己被愚弄,饕餮十分生氣用自己巨大的腳掌踩踏,企圖一擊將オルト踩死。

「動作慢死了。」オルト迅速衝到饕餮眼前,左手化為藍白色的光刃,毫不猶豫的往眼睛砍去。

「啊啊啊啊啊!」

オルト對這個慘叫聲沒有感到任何一絲的憐憫,他飛到饕餮頭的正上方,雙手轉變成一個更大台的發射器對準饕餮,嘴裡小聲的唸著:「魔導光波,輸出300%,倒數3、2、1」

巨大的藍白光束從發射器射出,「上古廢物就好好的進到地獄為攻擊空桑這件事而懺悔吧。」

於是乎,眾人眼前的是只剩一堆已經火化的饕餮灰塵,當眾人還沉浸在オルト的怒氣沖天的戰鬥表現時,オルト已經轉過身面對他們。

「小筍!小皇帝!德州警官!福公!快給我看看你們的傷口,我幫你們做緊急包紮!」太好了,又是原本他們認識的,總是面帶微笑,活潑開朗的小少主。

「對了,少主怎麼樣了?」德州想到比他們早一步先回到殿堂保護食物語的イデア。

「哥哥的話,只在我完成時回了一句『做得好』而已,我想現在應該還在殿堂才對。」オルト邊為其他人進行包紮邊回答道。

等到四人全部傷口都處理完畢後便趕緊前往神殿,只見揚州的身邊有四台的機器人正在幫忙治療傷口,イデア本人正利用剩餘的那台機器人轉變成的電腦在分析些資料,沒有注意到在門口的德州等人。

「哥哥!揚州!你們沒事吧?」オルト擔心的飛向イデア身邊,用掃描器確認有無傷口。

「在下沒事…揚州氏只是昏過去…,應該一會兒就好。」イデア回答完看向オルト後方等人,看見四人身上到處都是繃帶包紮的痕跡,衣服也有些破爛,他忍不住開口:「…你們…那邊還好嗎?沒有…勉強自己吧…?」

「那種東西怎麼可能傷到本少爺!」知道對方是在擔心自己,小筍挺起胸膛表示自己並沒有問題。

「我們並無大礙哦~美人太操心了~」佛跳牆也像平常一樣挽起自己的頭髮至耳後,顯得一派輕鬆,讓自己該守護的人露出悲傷的表情作為空桑食魂可不及格呢。

「多虧オルト少主及時到場救援!」德州脫下警帽敬禮回答,隨後又想到什麼似的再度開口:「話又說回來,為什麼少主給オルト小少主的裝備會這麼強呢?」

「欸?啊…測試過啦…順手嗎?」見オルト點頭後,イデア便認真回答德州的問題,「畢竟也不能完全否定會有人來踢館或是來鬧事的機率…所以就想說來研究下…原本只是以自衛程度優先的…但是啊…!在下不小心就沉迷了啊啊啊!因為機器人很有趣嘛!想知道魔導工學跟武器能做到什麼樣的境界嘛!而且オルト又長得這麼可愛難保不會有人想誘拐不是嗎!?所以就一直不斷的更新防禦程式了嘛!」

說到後面イデア都忍不住感到羞恥捂面,為什麼今天一直被挖黑歷史啊!?

「愛卿也是,福公也是,空桑裡頭還真多弟控……」北京看著眼前的景象,小聲的吐嘈。

好不容易從羞恥的情緒中緩過神,イデア再度看向德州等人,認真的問狀況,「…你們現在有覺得身體哪裡不適嗎?」

福公正打算回答「沒事」時,從身體深處有兩股力量在拉扯,低頭一看,自己的手竟出現了一絲一絲的黑色裂縫。

再看向身旁的小筍,自己珍愛的弟弟的臉頰上也出現了數條裂痕,這個難不成是……

「嘖…果然還是食魘化了嗎…?」イデア的話語進入到福公耳裡。

「食魘化!?為什麼?」「這個就是原因。」イデア將書頁已經全部染黑的食物語攤在眾人面前,嘆氣道:「…剛才開始雖然一直在嘗試了…但沒有成功…而且在下也沒有能淨化你們的能力…」

「哥哥……」

北京烤鴨看著自己的掌心,握住拳頭,似乎下了一個決心,他走向イデア,蹲下與他平視,平靜的說:「愛卿,將食物語撕毀吧,將食魂們與空桑的契約全部毀掉……」

「……大家…」イデア抬起頭眼神依次看過德州、小筍、福公、北京烤鴨。

揚起微笑,以快活的語氣說:「那就bye bye啦~那在下就趕緊進入下一輪~」便開始撕碎食物語,其他食魂整個定住。

「…雖然由我來說很奇怪,但少主你沒有任何留戀嗎!?」德州驚訝的詢問,難不成是打擊太大,整個人都瘋了嗎?!

「留戀?嗚嘻嘻嘻~才沒有必要呢~」イデア輕鬆的擺手,「你們把在下當成什麼了?」

「與其問在下倒不如看看你們自己吧~」就像是在打啞謎一般,イデア並沒有打算明說。

實在看不下去的北京烤鴨也忍不住詢問,「愛卿你到底是發生何…事……」

說到後面越來越小聲,因為他注意到了,注意到從イデア撕毀食物語過後已經一段時間了,可在場所有食魂,都沒有因此逐漸消失回到自己的故鄉,再低頭一看,自己身上的黑色裂痕也已經不翼而飛。

「嗚嘻嘻嘻~看來是成功了呢~不愧是在下跟オルト合力的最高傑作!」イデア驕傲的笑著說。

「嘿嘿~嚇到了吧~」オルト高興的繞著大家轉圈,「其實啊~我跟哥哥製作了一個『食物語伺服器』哦~這樣就不用跟大家分開了!啊,不過還是得重新跟這邊的食物語定下契約比較保險哦,雖然有我跟哥哥的雙重加密以及獨立出來的伺服器,外層還有添加魔工防護,但難保不會被破壞!」

德州目瞪口呆的站在旁邊,不只是德州,在場的所有食魂都呆愣在原地,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食物語伺服器?備份?

「嗯……我究竟是?」此時在一旁的揚州正好從昏迷中醒過來,イデア趕緊先用掃描器幫揚州掃描確認身體並無大礙後才回答道「揚州氏你昏過去,那個人也已經離開了。」

「既然揚州都起來了,哥哥我們趕緊前往天庭吧~」
「請問為什麼要去天庭呢?」德州此時回過神詢問。

「當然是去跟隔壁那群笨蛋討回公道啊~怎麼可能讓他們趁心如意呢?」オルト擺出燦爛的笑容回答道。

「小美人!還不能輕舉妄動!現在搞不好還有他們的人!而且如果現在通報的話發現應被封印的饕餮出現在這,說不定還會被認為是我們解除封印的啊!」

「福公請放心~饕餮已經被我完整處理掉連灰都在這個罐子裡呢,雖說是廢物但研究過後還是有點用處的吧?」オルト右手掌攤開,一個小小的玻璃瓶出現,裡面裝著的是剛才他打倒的饕餮灰塵「而且我們當然不是沒有任何想法就過去的,倒不如說這些日子的準備就是為了這種時候哦~對吧~哥哥~」

「嘛,就算有,該找的資料、證據跟相關人員每個人的把柄在剛才都找齊了呢,雖說是九重天但保安系統素質真是低得不像話呢~」イデア勾起邪惡的笑容,嘲笑著已經不在自以為勝利的易牙等人。

「對了オルト,能幫我分析剛才的影像嗎?雖然剛才狀況緊急來不及說,但我認為那個人的聲音跟他很像……」「……我想哥哥你的推測是正確的哦。」

「少主!那至少要先跟五味使還有陸吾他們報告才是!」揚州在剛才談話過程中請北京烤鴨跟金蓉雞絲筍解釋剛才的來龍去脈後,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但得來的卻是眼前兩位少主眼神撇開困擾的神情。

「少主…?」「喂,僕從你們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

イデア跟オルト互相對看,只見イデア最後閉上眼睛,沉重的點頭,オルト也明白了哥哥的意思,於是投射螢幕給大家看。

「其實剛才我把剛才那段時間的資料調出來比對那個神秘人的身形跟聲音了,而在空桑,有一個人跟他是符合的……」螢幕上顯示出的,是現場的大家再熟悉不過的人……

「『枯無大人!?』」五位食魂幾乎是同時說出螢幕上白髮男子的名字,臉上是藏不住的訝異跟驚嚇,為什麼?本應是站在身旁一起努力向前的夥伴,但卻在不知何時站到他們的對面。

『…或許…枯無氏從一開始就不是這邊的人了……』イデア將這句話停在嘴邊並沒有說出口,這對其他人的打擊太大了。

這個想法也並非空穴來風,從小時候開始,枯無時常會用一種讀不懂的眼神看著自己,或者說,瞪著自己,但因為當時的自己早已沉迷於魔導工學的各種實驗,所以不甚在意他人的眼光。

雖然知道福公他們還在被枯無背叛的難過中,但還是得先替空桑的大家討回公道,他牽起オルト的手,オルト似乎是感受到對方的不安也緊握著對方的手,傳達著『沒事的,我們兄弟在一起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各位,沒時間感傷了…該復仇反擊了,必須讓那群人付出代價。」

被打而不反擊,可是有損在下身為NRC學生的尊嚴!看我怎麼把你們從天堂拉到冥府深處,ウヒヒヒ~到時候你們會是什麼樣的絕望呢?讓你們好好看看真正的惡役(Villain)該怎麼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