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監督生:我只是唱歌而已啊?

黑雪 | 2022-02-12 23:17:54 | 巴幣 0 | 人氣 99

連載中監督生的佈教之旅
資料夾簡介
オンボロ寮の伝道者 來向twst的大家宣傳各式各樣的文化了www

· 因為看了很多傳道者的文章所以也想自己寫看看!(沒錯又挖新坑了
· 有自設監督生
名字:ユウ
性別:監督生
外觀:黑髮黑眼的亞洲臉孔,身高160
個性:開朗的宅宅、喜歡V家跟動漫歌曲,基本上動漫涉獵範圍挺廣的,從熱血少年類到魔法少女類都有看,BLGLNL都吃的雜食性動物,最喜歡麻吉們(全一年生+グリム)
特技:兩聲類、鋼琴(宅曲限定w)、會多國語言(主:日、英、中、法)(拜某部國家擬人化動漫所賜w
· 角色名、角色口癖或特定稱呼的部分會用日文,像是グリム跟監督生會互稱「親分(大哥)」、「子分(小弟)」,還有グリム的口癖だゾ
· 時間軸不明,作者這邊已經主線跟進到六章前篇
· 私設twst世界公用語是英文&日文(僅限羅馬拼音)
· 大大的OOC注意


一般的上課日,開頭都是平淡無奇,沒有人能夠預料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像現在,監督生ユウ疑惑的看著眼前已經哭成淚人兒的同班同學及オルフィ老師。

『明明只是一堂普通的音樂課,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ユウ不解的看向自己身旁毛絨絨的親分,而親分只是半瞇著眼說道:「是子分的錯だゾ」

「好過分!!我明明只是按照親分的指示唱歌而已!」ユウ不高興的雙手交叉並且噘起嘴巴。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去三十分鐘前,這堂音樂課的老師オルフィ因為覺得一直上課太無趣,外加想讓自己得到些娛樂(這是主因),於是便叫每一位同學上台表演一首歌,不管是什麼都可以,而且如果讓自己感動的話甚至可以加分。

而班上同學雖然覺得麻煩,但無奈武力上鬥不過老師,只能一個個上台,該說畢竟是迪X尼的世界嗎,上台的同學無一例外不是唱著勇氣與希望滿溢的歌曲,不然就是唱著砂糖多到要得糖尿病的情歌,公主與王子最後在一起的快樂結局。

最後一個壓軸便是ユウ跟グリム,ユウ向オルフィ老師徵求是否可以彈奏鋼琴,待老師點頭同意後,便坐上椅子,掀開琴蓋,但其實經過前面一長串的時間,ユウ只顧著看同學表演根本沒有在想自己要表演什麼曲目,於是他詢問了身旁的グリム,「親分有想要點歌嗎?」

グリム歪頭思考了一會兒,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本大爺想要聽之前子分唱的轉圈圈的那首歌だゾ!」

「轉圈圈…?啊!是那首對吧!包在我身上!」ユウ在得到點歌指示後迅速在腦海裡瀏覽著可能的歌曲,最後覺得就是這首了!

《活/動/小/丑》

ユウ的手指在琴鍵上跳躍,譜出自己印象中的樂曲,也順便將自己的聲音轉變成女聲。

「嘿~監督生會彈鋼琴啊~之前都不知道~」「這個旋律沒有聽過…應該是監督生故鄉的歌吧?」エース雙手交疊擺在後腦勺,新奇的看著在鋼琴前演奏的ユウ,デュース則是認真的聆聽摯友的演奏,但此時他注意到グリム的樣子不太對勁,為什麼要一副放棄貓生的表情呢?

監督生開口唱出的第一句就把在場所有人給嚇傻了。

「待ち合わせは2時間前で   此處に獨り それが答えでしょ
(約定的時間是在兩小時前   只留我一人在這裡,這就是你的回答吧)」

……蛤?約定時間?兩小時?這個男人是怎樣?竟然放女孩子鴿子!!??該千殺萬剮!!這是在場的人同時一致的心聲,如果平常也這麼團結的話就好了呢(笑。

再怎麼腐敗也還是迪X尼的名校,「女生都是公主」「是需要禮讓保護的對象」對於女性呵護到極致的想法可說是深植在這世界男人的基因裡面,因此在聽到有這麼過份對待女生的男人,所有人簡直不敢置信。

但他們不知道還有更過份的場景在等著他們。

「君の中できっと僕は道化師なんでしょ   回って 回って 回り疲れて
(對你而言 我一定只是個小丑罷了   在原地不停打轉 打轉 轉到疲憊不堪)

息が 息が切れたの   そう これが悲しい僕の末路だ   君に辿り著けないままで
(呼吸 呼吸好似被遏止一樣   沒錯  這就是悲慘的我的最後結局   永遠無法轉到你所在之處)」

「妳才…不悲…慘!」「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她做錯什麼了嗎!?」「妳值得…更好的男人啊啊……」有些同學已經開始在號啕大哭了,就連在一旁觀賞的オルフィ也忍不住拿出手帕擦拭不斷從眼眶流出的淚水。

於是便回到開頭的地方,監督生感到困惑,這首歌的確是很難過,自己第一次聽的時候也是眼眶泛紅,但是到這種寬麵淚程度就真的不敢恭維。

嘛,最後是得到了オルフィ老師的平時成績加分,結果 All right!

到了午餐時間,在食堂裡就在四人和樂融融開動時,エー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話說回來,ユウ你不只會彈鋼琴還能夠發出那種聲音嗎!?怎麼都不告訴我們!太不夠意思了!我們是麻吉吧!?」

「嗚……音樂課的創傷…」デュース回想起那首歌還是忍不住眼眶泛紅。

『デュース太純情了吧…』ユウ半瞇著眼看向雙手捂面感覺快哭了的黑桃麻吉,再用叉子捲起一口義大利麵塞入口中。

「嗯~因為沒有說過啊,而且也沒有說的時機,不過親分跟幽靈叔叔們都知道哦~」

「子分很喜歡在晚上唱歌練習だゾ!有時也會一人分飾多角來唱歌だゾ!」グリム像是在誇讚自己一樣高興的說著。

「說到唱歌,你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怎麼會唱這麼悲傷的歌。」看著隔壁已經產生小小的心靈創傷的損友,エース用眼神示意對方快安慰。

監督生決定無視對方的眼神,自顧自的回答:「親分點的呀~」

「才不是!本大爺想聽的不是這首だゾ!」「欸欸欸!?不是嗎!!我還以為我們心有靈犀欸!?」這下輪到ユウ難過了。

「本大爺想聽得是更開心的轉圈圈的歌!」「欸欸,可是那首要用原曲的音樂會更好的說~」ユウ鼓起臉頰反駁道,「而且悲傷的歌用鋼琴比較有Fu啊~」

嘛雖然不否認是因為自己想看異世界的人對這首歌的感受度,沒想到竟然看到嚎啕大哭的場景,可以當很好消遣的段子呢~

「被你們這麼一說,反而開始好奇グリム想聽的是什麼樣的歌了。」不知何時從創傷中振作起來的デュース,好奇的看向一人一獸。

「可是沒有音樂哦?」「那就清唱唄~反正你的歌聲又不難聽~」エース賊笑,他不打算給ユウ留後路,畢竟剛才可是讓他們出糗了,有可以反擊惡搞的機會當然不能放過。

「…那親分!要跟我玩上次的遊戲嗎?」結果ユウ卻完全沒有不甘心或害羞的意思,反而開心的轉頭看向グリム。

不過,『玩遊戲?』聽到遊戲這個關鍵字,紅心黑桃的兩人同時歪頭,不是說要唱歌嗎?怎麼變成玩遊戲了?

「好哦!這次本大爺可不會輸だゾ!這次ユウ要用哪一個的?本大爺還是一樣的だゾ!」
「哦~グリム看起來自信滿滿呢!嗯…既然在吃義大利麵那就唱原版吧~」

ユウ拿起使用完的叉子,拿近自己的玻璃杯,「那就要開始囉~」,敲打玻璃的倒數聲音響起,原本熱鬧的人聲似乎也因此而逐漸淡去。

1、2、3

「「まわるまわる 手を取って まわる地球ロンド(轉啊轉啊牽起手一起跳著地球圓舞曲)」」像是接受到彼此的暗號,一人一獸同時開始他們的合唱。

『哦?意外的是很歡樂的歌曲呢?』エデュース在內心想著。

「ノリノリな音楽で Shall we dance?(隨著興頭上的音樂 願意跟我跳一曲嗎?)」グリム向ユウ伸出右手,作出邀舞的動作。

「足を踏みならして Carolare(踏著輕快的步伐 與我一同共舞吧)」與此同時,ユウ卻唱出了與グリム不一樣的歌詞,周遭的人都瞪大雙眼,雖說二重唱不算少見,但完全疊合的唱法可從沒聽過啊!?


「スーツにシルクハット エールで(乾杯穿上西裝戴上禮帽 用愛爾來乾杯)」
『不你沒辦法喝酒吧?!』エース在內心吐嘈。

「パスタ巻いて クルクルッ 長靴で乾杯!(捲起義大利麵 用長靴來乾杯)」ユウ隨著歌詞將叉子放在盤子上轉,假裝有麵,非常開心的唱著。
『為什麼是長靴!!??』デュース露出不明宇宙貓貓的表情。


「「まわるまわる地球で(轉圈圈轉圈圈,對著地球說聲) 」」
『哦?原來是一部分的重唱而已啊?』

「「Hello! /Ciao! ヘタリア!(你好!黑塔利亞!)」」


「「給我等一下!!!」」最終抵抗不住心裡疑惑的エデュース還是出聲制止了監督生跟グリム。

「怎麼了嗎?這才只到第一小段而已欸?」「你們,在別人唱歌的時候打斷是很沒禮貌だゾ」ユウ十分不解的歪著頭,グリム則是不開心的半瞇著眼看向面前的麻吉二人。

「不不不只有沒禮貌這點才不想被你這隻初入社會的魔物說!」エース也面露不滿的回嘴。

「那是什麼樣的歌啊!?竟然用不同的歌詞進行二重唱!?」デュース瞪大雙眼,激動的反駁。

「這就是遊戲呀?」「在玩遊戲だゾ」ユウ跟グリム更加疑惑的看著對方,明明是對方要自己唱歌還一直打斷,真的很失禮欸!

「不是!你別給我用『遊戲』兩字隨便帶過啊!?」エース忍不住拍桌吐嘈,他要的不是這個答案!

「欸~~」ユウ無奈的看著坐在對面充滿著『不好好解釋的話是不會放過你的!』的氣場,奇怪?你們兩個是我的老婆嗎?我沒外遇吧?啊不對你們是我麻吉

「……我知道了啦,那就先從歌名開始介紹吧,這首歌名是地球圓舞曲,地球,是我所居住的星球的名字,以你們的話來說,就相當於twisted wonderland的感覺,就像這裡有薔薇王國、輝石之國一樣,地球也有很多國家,據我所知有將近兩百個國家…」

「兩、兩百個!?」聽到這個數目,エデュース忍不住異口同聲驚呼。

ユウ將玻璃杯剩餘的水喝完後繼續補充:「再來這首歌是我很喜歡的一部國家擬人化動畫的ED,也會針對不同國家的民俗風情更改歌詞跟樂器,只有主旋律不更動,所以你們才會同時聽到同個旋律不同的歌詞。」

「本大爺唱的是英/國版本,子分唱的是義/大/利版だゾ!」グリム不滿的雙手交叉,「本大爺好不容易不被ユウ影響順利的唱完第一段,結果就被你們打斷了…」

「所以這就是你們所說的遊戲?」エース挑眉問道。

ユウ點點頭,「各自唱選擇的版本,一起開始唱歌,最先被影響的人就輸了,簡單明瞭對吧?」

「聽你這個語氣,除了剛才的兩個版本還有其他的?」

「Bingo!這首歌總計有10個版本哦~」ユウ輕快的打個指響。


翻外篇
· 這是如果麻吉不打斷的if線w

「「さぁ行こう 夢をポケットに詰めこんで(將夢想放進口袋裡,一起向前吧~) 」」
在歌曲的後半,突然一人一獸站起來,拿起各自的托盤,轉身,走到櫃臺交給收餐的幽靈。

原本以為他們兩人會直接回到座位的エデュース,卻看到兩人往餐廳門口走去並推開門:「「新しい世界への ドアを開こう(打開這扇門,往新世界邁進) 」」

唱完後,ユウ跟グリム的身影便消失在兩人眼前。

「……等等你們兩個是要跑去哪裡啊啊啊啊!?」最後留下的是エース更加不解的吶喊。


本篇使用到的歌曲
【初/音/ミ/ク】 か/ら/く/り/ピ/エ/ロ(活/動/小/丑)
ま/わ/る/地/球/ロ/ン/ド(旋/轉/地/球/圓/舞/曲) 義/大/利ver.&英/國ver.
歌詞都是我流翻譯,所以可能多少有些不通順,還請看官們見諒<(_ _)>

嗯…前陣子一直很喜歡看傳道者的文,看twst的大家對黑暗系歌曲嚇的皮皮挫的反應很紓壓(?,有些歡樂類型的歌曲也很適合,V家曲是好東西(ゝ∀・)b
這篇的梗其實停留在腦袋裡很久,最後還是忍不住寫下來了XDD
『同樣都是轉圈,但歌詞跟曲風完全不一樣的兩首,是不是可能會搞錯呢w?』抱持這樣的想法寫下了這篇,之後也還想寫看看其他的歌曲呢~不管是V家曲還是動漫曲(像是一年生來唱暗/黑/森/林/馬/戲/團之類的www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