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帝國,第八章,直到黎明

物理被當的我 | 2021-05-29 09:45:29 | 巴幣 234 | 人氣 219

連載中藍色帝國,美利堅穿越異世界?
資料夾簡介
異世界的洛沃森王國因為被叛軍用黑魔法污染,導致本土土地損壞嚴重,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就啟用了『救國計劃』,從異界召喚一塊土地來轉移污染,然而卻弄巧成拙。

1941年12月7日
晚間22:14
本森霍斯特包圍圈,南布魯克林

布魯克林南部,本森霍斯特的每一座建築、每一層樓甚至每一個遮蔽物的後方,可以聽到劃破空氣的乾燥槍聲持續作響,以及不時有幾聲清脆響亮的『乒』交織其中。

吼喔喔喔喔喔⋯

接連不斷、足以把震動透過地底傳來似的,婆娑濱死前的哀嚎。

為了蓋著刺耳的悲鳴聲,更多的槍聲響了起來。

終於怪物的慘叫聲變得越來越弱,婆娑們沒能衝破防線,中彈後,牠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嘗試逃回敵軍的防線,然而常常還沒跑多遠就倒下了。

「媽的,這對心臟很不好耶。」
威爾遜士官長瞇著眼睛,不敢放鬆地緊盯著奇美拉直到終於斷氣為止。接著,他繼續緊盯著異形怪獸的身形被氣憤的士兵用五零機槍掃成肉屑,到此為止才放心地深深呼了一口氣。

這些怪物實在是出人意料之外的頑強。在沒有確認它完全死亡以前,一點都大意不得。

就算是用步槍的7.62mm子彈,只要沒打中正確的地方,那是不可能單靠一槍把這樣的怪物給幹掉的。不過五零機槍的12.7mm子彈倒沒有這種問題。

「你作的非常好,札爾斯。剛剛打中牠眼睛的那槍是你放的嗎?」
「哈哈⋯不算什麽了不起的事,長官。」
札爾斯謙虛地回答,順便放下了手裡自己加裝狙擊鏡的斯普林菲爾德M1903步槍。

「我有段時間待在蒙大拿州,以前從那學了些技巧,對付那麽大的靶子可比打野兔要容易多了。

「那以後也拜託你啦。」說到這,士官長也露出了輕鬆的模樣。
「可是,對於這樣不習慣的黑夜,要讓眼睛適應可還真麻煩啊。」
札爾斯轉頭環顧四周。

即使日落以後,敵軍仍然進行著零星的攻擊,令士兵們大多消耗的很嚴重。不論體力方面、或精神方面亦然,然而彈藥倒還多得很。

面對趁著暗夜,撲向防線的吃人怪物,精神上的壓力並不是沒道理的。

在柏油路上構築了防線的國民軍步兵們,全員都把眼睛死瞪的像個碗似的,因為不敢漏掉一隻。要是有任何奇怪的東西出現在了視野中,立刻就是一陣槍林彈雨不分青紅皂白地掃射。

「現在就退縮的話會很危險的。多虧了至少還有月亮出來,我們還勉強能看清楚敵人的位置。只要等到早上增援就會抵達了,我們一定要站穩腳步。

雖然現在夜幕已經落下,但由於月亮高掛天上,提供了某種程度上的光亮。多虧了月光,到此為止婆娑的攻擊還沒有一次成功。

『說到月亮⋯』
札爾斯抬頭望向夜空。

在夜色籠罩的天幕上,高懸著紅藍,兩種顏色的月亮。光是隨著時間流逝夜色到來天色變暗,就已經足以使美軍士兵呆然了,畢竟,天空上高掛的是「兩個」不知來頭的月亮。

光是將兵們還沒有因此陷入恐慌狀態,本身就很不可思議了吧。

「講到月亮,長官⋯那個,到底是什麽玩意兒?」

札爾斯抱著一絲期待指向天空。在天空中散佈著毒辣禍害色彩的赤月,與看起來令人覺得背脊膽寒的青月。被這個問題給考倒的皮爾斯,看了看天空也困惑地搖搖頭。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詳情要等華府的消息吧。」
「哈啊」
面對這樣原封不動把問題扔回來的答覆,札爾斯繼續抬頭望著天。而皮爾斯也與他一同仰望著陌生的天空。

所有人都感到不安。這個世界,突然間發生了什麽不明的異變才會變成這樣吧。

可是,現場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深究下去。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要是沒有那兩顆月亮,自己早就曝屍荒野了

距離太陽升起,還有很長的時間。

1941127
晚間22:57 美東時間
大西洋 德克薩斯號戰列艦

「司令,歡迎歸艦!」
歐內斯特·金上將以及臨時副官威廉·丹尼爾·萊希上將剛剛從莫菲特號轉移到了德克薩斯號戰列艦。

在這一天內莫菲特號在哈德遜河上來回奔波,首先是港區警戒,接下來防空任務,再下來是接送紐約中城區的市民和拉瓜迪亞市長前往相對安全的紐澤西州紐瓦克市,這樣一折騰,直到晚間九點才有空檔將兩人送到在外海待命的大西洋艦隊。

然而一刻也不可耽擱,確認兩人安全上船後,莫菲特號艦長立刻啟航返回紐約繼續疏散市民,而停泊在紐約港中的貨輪、客輪都相繼加入了疏散的行列,但對有數百萬人口的紐約,無論橋樑、隧道或船艦都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我要讓你們知道什麼是地獄。」
金回想著在紐約的經歷,怒視著前方還不知道即將大難臨頭的洛沃森艦隊喃喃自語。

「司令,下一步指示?」
他轉過頭。萊希以嚴肅的神情緊盯他並詢問道。

「還用說嗎?讓那群落後的鄉巴佬見識什麼叫做現代戰爭!」
聽到司令的命令,萊希的嘴角露出了笑容,這是自白天以來,他第一次感到輕鬆。

「你們都聽到了吧!趕緊通知全艦隊!填裝高爆彈!」
司令的命令被傳達到了大西洋艦隊的每一艘航母、戰艦、巡洋艦和驅逐艦上。

艦隊從上到下都充滿著怒火,水手們甚至都做好了和異界海軍進行白刃戰的覺悟。

戰艦、巡洋艦開始填裝砲彈,驅逐艦上則緊鑼密鼓地將魚類上架。連遊騎兵號和胡蜂號航母上的SBD俯衝轟炸機、TBF復仇者轟炸機和F4F戰鬥機都已經裝好了彈藥。

為什麼明明是夜間卻還是讓航母艦載機出動呢?因為敵軍是不懂得燈火管制的異界過時艦隊啊,火把讓洛沃森艦隊亮得跟時代廣場上那已經被炸毀的聖誕樹沒有區別。

「填裝完畢!」
各艦艦長的答覆在德克薩斯號上的無線電中此起彼落地高喊著。聽到大家都如此有精神,金和萊希相視而笑。

不過金腦中忽然閃過一個更棒的點子

1941127
晚間23:04 美東時間
本森霍斯特包圍圈 南布魯克林

「絕不許後退一步」
撤退是絕不在考慮範圍內的。當然,就連後退也辦不到,因為再後退就是手無寸鐵的平民了。

只有劍與槍程度的中世紀步兵的話,也許能與之一搏,但面對婆娑就束手無策了。要是讓那種怪物成功衝破防線,以現有的戰力來講會在根本沒辦法抵抗的情況下慘遭蹂躪。

「增援的消息怎麽樣了?!」
「指揮部說第一步兵師第26團已經在路上了!」
「還要多久?!」
「不知道!」
現在,本森霍斯特的防線已經在漸漸縮小了。

雖然說許多男性平民也拿起了自己的槍枝一起防守,但婆娑的攻勢卻一波比一波強。南線失守後整個防線又再次後撤。

戰況嚴峻,即使丹波防線也一樣。

「現在,我們只能祈禱支援部隊盡早趕到了。不然,我們只能以現有的兵力想辦法撐到天亮。

美軍第42師和其他師團的編制不太一樣,大多美軍師團是配置三個戰鬥團,但42師卻是一個旅和兩個團,這樣雖然讓42師的火力較強勁,但同時也降低了調兵的彈性。

第二獸騎兵團與美軍間爆發戰鬥,然而隨著時間,洛沃森會愈發處於下風,因為又有幾個來自各州的國民警衛隊完成了動員,同時第二裝甲師也已經抵達了紐瓦克,兩小時內可以投入戰鬥。

國民軍第53師主體的三個步兵團裡,有一個已經隨著獸騎兵團最初的奇襲攻擊,根本沒能作出怎麽樣的抵抗就從編裝表上徹底消失了。現在該師殘部的兩個團,已經撤回了丹波防線,所以完全幫不上忙。

「敵軍剛才的攻勢,雖然將我們被逼入絕境但最後有驚無險擊退了。敵軍的攻擊力度明顯降低了許多,應該是高層對於是否要將怪物投入我們塊這硬骨頭產生了分歧。再加上,敵軍還有丹波戰線要顧,怪物不太可能全部用來突破我們這一邊。

不久之前敵軍對本森霍斯特防線展開了大規模的進攻,但因為投入的全為步兵,所以通通都加以成功擊退了。

面對皮爾遜士官長的報告,團長艾爾曼中校滿意地點點頭,並忍不住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

「幹的好。時間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我們只要堅守到早上,然後在這段時間裡讓敵軍沐浴在槍林彈雨裡就好了。單純至極。

雖然說起來這麽簡單的事,每一位士兵都清楚這不是能容易達成的任務。

不過,沒有人會開口道出這樣的懷疑,因為這時候降低士氣是極不明智的。

『不惜一切先挺過這一關再說』
艾爾曼中校也在思考著。要是在這裡只顧自己性命的話,那他就是千古罪人了。再者,要他丟下應當守護的人民和同袍逃亡,他的良心不允許。

而且這麼做的話,被丟到軍事法庭上處死也不奇怪。在內心用各種想法確立了與陣地共存亡之悲壯覺悟的艾爾曼,卻沒想到事情的發展與他的悲觀預測走到了相反的方向去。

泰拉歷245 14 尼散月
1941128
凌晨00:01 美東時間)
布魯克林 布魯克林博物館外

在布魯克林博物館旁的植物園,聚集著幾位魔法師。從法袍上的華麗裝飾看來,這正是表示他們身為高段魔法師的象徵物。

「你說撤退?!」
其中一人突然驚愕地提高了聲音。

撤退。

從臨時司令官口中漏出的字眼,令魔法師們露出了複雜的神情。由於李海中將戰死,成為佔領軍代理司令的特羅福少將,面對啞口無言的部下們掃視一圈。

「有人不服嗎?」
「閣下!雖然聖龍騎士部隊被打敗了,但我們已經成功殺進了市街。我們還沒輸吧!
「現在就撤退會不會太軟弱了!」

特羅福舉起手製止發著各種不滿與牢騷意見的部下們,開口說道。

「你們也有看見吧,敵軍裝備的各種武器。」

異界軍裝備的是疑似法杖的武器。杖端噴出火光、殺戮遠方的敵人,可說是這個世界前所未見未聞的兵器。

特別是,天上還有那些使飛龍騎士團瞬間全滅的飛行魔法兵器。

「本來這次作戰,就是使用魔法將未開化人、或著是被奴隸魔法所無力化的群眾加以鎮壓為主目標的作戰。要對付有力有組織抵抗的敵人,我們現有的戰力還太少了。

特別是飛龍騎士團全滅是極其致命的。

以後,不但得不到友軍的空中支援,甚至是還會被敵軍的鐵製怪鳥威脅到無法順利進行作戰。就算是能順利的用婆娑將敵兵全部排除,要佔領這麽大規模的都會,需要的是大量步兵。現在這僅僅三千人根本是不可能的。

要是奴隸魔法有效的話,異界人就會向洛沃森人乖乖屈膝從順的,但總之不曉得是出了什麽差錯⋯現實就是這副慘狀。

『特別是異界人使用的武器⋯是叫槍嗎,真是恐怖的東西』
他想起從捉來的異界兵那裡訊問得到的武器情報。這些東西如果不是魔法加持過,而是純粹製造出來的兵器,這種事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反正失敗是遲早的事,總而言之也差不多有該撤退的覺悟了吧。」

他這麽向部下們宣佈道。雖然魔法師中是有幾個露骨地頑抗的人,但大多數人都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而放棄了抵抗。實際上,他們也受到敵軍預想外的攻擊而為之動搖了吧。

「那麽⋯我們在這裡奮戰犧牲的一切豈不都成了徒勞無功嗎」
一個不服的魔法師喃喃咒罵道。
「哪有這種事。」特羅福搖了搖頭。

「至少,我們知道了敵軍是使用什麽樣的武裝。我們得到了大量異界武器跟魔法裝置的樣本,而且還得到了大批戰利品與俘虜。

在攻入登陸的蹂躪戰之中,魔法師們衝入了建築物裡,奪取了大量異世界的文物。而且,還得到了大量知道怎麽使用這些東西的異界人俘虜。

雖然龍騎士與婆娑的傷亡高到難以忽視,但本來以寡兵進攻這麽大規模的都市,損害就不可能壓得下去。

附帶一提的是,相對於獸騎兵兵團的魔法師們對異界的書籍、機械感到興趣而洗劫了這些東西,隨後突入的步兵部隊則將精力放在掠奪即可使用的金銀財寶之上。

受到洛沃森人掠奪布魯克林博物館,只要視線所及之內可以判斷為有價值的金銀寶石等裝飾品大部份遭到了洗劫,而繪畫、雕刻等文化財則多數慘遭了破壞。在這些人撤退前還挨家挨戶搜刮財物,事後當地的慘狀透過電視、廣播和報紙廣泛傳播,美國人被這種暴行給強烈地激怒了。

「要在受到更多傷亡以前撤退,我以入侵軍代理司令的權限命令你們。」

面對這不管反對意見的堅定口氣,那位反對撤退的魔法師也垮下了肩膀。

「可是閣下,現在的情況我們要安全撤退也很困難吧?步兵隊已經開始跟敵軍交戰了。」

相對於隨著魔法師的命令就乖乖地前進後退的奇美拉不同,要把已經進入戰鬥中的步兵圓滑地拉出戰場是極其困難之事。

「現在戰鬥的不過是奴隸兵部隊。我們就以他們為肉盾,首先讓步兵隊的司令部後撤。接著,再輪到我們魔法師撤退。在逃走前一刻,就把所有奴隸兵部隊施法給狂戰士化,讓他們大鬧一場拖住敵軍的腳步吧。

特羅福輕描淡寫地說。

在他看來,奴隸兵部隊雖然有其價值,但總比損失掉貴重的婆娑部隊與魔道兵部隊要好得多了。畢竟,這種奴隸步兵只要用罪人或少數民族充軍,再用奴隸魔法簡單調整一下加以控制,很容易就能得到補充。

「趁異界人還沒注意到我們撤退的打算,盡快通知前線的魔法師們。」

在這之後,洛沃森軍從屬奴隸部隊反覆嘗試了三次突擊,為了對瘋狂的人海攻擊而使美軍各戰線忙得不可開交時,洛沃森軍展開了撤退。

佔去步兵大多數的奴隸部隊作為棄卒,剩下的單位則很順利地撤出,到天亮時,魔法師與步兵隊的司令部都已經撤回了艦隊。

接著,伴隨著太陽東升,美軍展開了反攻。

獲得了機械化部隊加強而使戰力大幅增加的美軍,以坦克為先鋒開始對市內的洛沃森佔領區進擊。從屬奴隸兵的突擊,在猛烈火力下迅速瓦解,在日正當中之時,洛沃森軍殘存部隊已經差不多被美軍掃蕩乾淨了。

但是,在好不容易奪回了市區的美軍官兵們面前,是被洗劫掠奪一空布魯克林悲慘凌亂的瓦礫堆,以及逃的慢了一步,慘遭婆娑虐殺玩弄殆盡的市民亡骸。

後來,這場戰鬥被稱為「紐約港事件」或「偷襲紐約港」

此事件中一連串的戰損結果如下,按照官方發表,國民警衛隊一個步兵團蒙受了全滅等級的損害,其餘各部隊均有輕重不同的損害,而因為陸面戰鬥發生在人口稠密的布魯克林,市民在僅僅一晝夜的戰鬥中,就產生了約二十八萬名犧牲者。

相對於此,洛沃森軍損失了龍騎士90騎中的56騎,步兵2200餘人,婆娑428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