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戰爭的掙扎

聖頓大斯 | 2022-05-20 17:41:53 | 巴幣 2 | 人氣 33

連載中雷昇轟鳴
資料夾簡介
故事理應是追尋著既定的道路前進著 然而隨著異物介入 原先的道路破損 失去所愛之人的穿越者 與一見鍾情之人所屬敵對的懦弱者 兩個靈魂,在死亡之中相見 故事再次運行

不是所有的英雄都有英雄般的出身與故事
我們從未看見他們在地上匍匐只為追求夢想理念的殘破不堪
而正是因為他們成功抵達
我們才稱之為
『英雄』
   時間未知,發言人未知


在聽到卡爾帕告白的瞬間,夏露蒂瞪大了雙眼,如銅鈴般看著卡爾帕
「我希望妳可以...」
就在卡爾帕打算再次說出接受求婚時,夏露蒂一手摀住嘴,一手遮住眼睛,並將臉轉到他無法看見的地方
「抱歉...」
「抱歉...」
「等等...!」
不斷倒退,一邊說著抱歉
夏露蒂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帳篷內,雖然卡爾帕試圖追去,但不知何時已經踏入帳篷內的阿西斯一把抓住了向前衝的卡爾帕
「等!放手!阿西斯閣下!」
「不,我不會放手直到您打消去追【碎顱戰槌】的念頭」
「可!可是!我!」
無法組織的片語讓卡爾帕瞬間消了氣,對啊...,自己是希瓦牡人而她是敵人...
而且,就算自己追了上去,又能對她說什麼呢?
或許,不要再次在戰場上與其廝殺,就是最好的選擇了吧...
可是為什麼?
丹不是說如果將戒指交出就可以了嗎...?
「...走吧」
語氣低落的卡爾帕甩開阿西斯的手,徑直的走出帳篷
回去的路上,卡爾帕的視線不斷在身後的帳篷和目的地的迦爾薩堡之間來回,直到來到巨大
望向眼前已經慘不忍睹的迦爾薩堡,卡爾帕其實完全想不透丹究竟有什麼計劃
堡壘內吵雜的工作聲,隨著靠近越發巨大
而身邊盡是進進出出搬運著依照丹指示要在堡壘前建築防禦工事材料的工人們
穿過人群,卡爾帕看見的是不分種族,人種,信仰的人們相互幫助,為了接下來的戰爭忙的不可開交
「...為什麼?」
『你是想問為什麼這些人能放下成見互相合作嗎?』
「不,我是想問」
「丹先生,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
『對了,你約會的狀況如何?怎麼不見也有任何喜訊』
「沒,沒什麼,只是被拒絕罷了...」
『...是嗎,那可真是遺憾』
「請回答我剛剛的問題,你究竟要做什麼?」
『...』
『...呼』
聽著在自己靈魂深處的室友完全沒有要表態的意思,卡爾帕再次感到惱火
這次同樣來到丹所在的廣大白色空間,卡爾帕一把抓住了眼前棕髮男人的衣領大吼道
「你究竟還有什麼瞞著我的!」
「為什麼夏露蒂會拒絕我,你明明告訴我她會接受的!」
「另外!日咎(16號)的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還有眼睛的事!」
「為什麼你都要這樣擅作主張的做這些,你不是應該要幫助我嗎?」
「這是!這是我的人生吧!」
然後卡爾帕的聲音,從原先的怒吼聲漸漸轉為啜泣聲
放開抓著的衣領,失落的垂下頭,跪倒在地上
「...我有權利知道一切吧?」
「對吧?丹先生?」
沒有理會他,丹一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再次呼了一口
輕聲的說道「抱歉...」,隨後便消失在了白色空間裡
留下縮成一團的卡爾帕

獲得身體控制權的丹,看著這雙屬於卡爾帕的雙手,隨後又將其捏緊、放鬆,不斷的重複著這個動作
「抱歉,卡仔」
「但是我有必須要完成的事情...」
「我會為你贏下這場戰爭的」
「你就靜靜在身體裡等待一切都結束吧」
來到牆上的丹,用僅存的左眼看著敵人的一舉一動
片刻,眺望遠方的他看著遠方樹林裡慢慢出現的部隊
身穿白色與黃色相嵌衣袍的戰袍的士兵們一個接一個出現在丹眼中
隨後出現的是丹極度注意的反魔重裝甲兵,身穿以赫托金屬製成的黑色重甲在稀疏的叢林中顯得格外明顯
看到近乎將遠方小丘完全遮蔽的敵軍,丹再次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已經有預期,但第一次看到如此數量的士兵還是讓丹不經對眼前的數量感到窒息
稍稍平復心情後,他舉起右手再使用風魔法【傳音】對著城下吼道
「全員備戰!所有人立刻執行計畫β(beta)!!」
一聽到丹的聲音,原本稍稍等待的士兵們宛如炸了鍋一般
隨著長哨聲不斷在堡壘內呼嘯,戰場的煙硝再次被點燃


     ********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如同風一般不斷的在叢林中奔跑的夏露蒂腦子只剩下"對不起"一詞
她甚至忘記自己究竟是如何從帳篷離開一路來到到這個陌生的森林中,只知道自己是不停的奔跑著,即便被樹根絆倒了還是不斷的向前,直到來到這個陌生的叢林裡
然而現在她腦內剩下的只要為何要拒絕卡爾帕的求婚
是詛咒?
是對自己相貌的自卑?
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逃,只是本能的拒絕了
明明這是自己從小到大一直憧憬的夢,明明近在咫尺
明明近在咫尺
但自己卻這樣逃開了
想到這裡,她重重的頭槌著大樹
憤怒、悲傷、喜悅與膽怯,宛如感情的雜燴鍋在她腦子不停攪拌,而她想將這個自己不該有的感情壓抑但卻絲毫沒有辦法
只能不斷地用疼痛來忘記一切
神啊...
為什麼?為什麼祢明明剝奪了我活下去的理由卻又在此賦予我動力了?
為什麼啊?
無助的夏露蒂額頭貼著樹幹,緩緩的跪倒在地,雙手無力的垂落在兩側,無聲的啜泣


這一切都被緊追著夏露蒂出來的格溫.格溫泰斯看在眼裡
"雖然殿下要求我好好看著這女孩..."
“但我可不是為當保母才上戰場的”
"...而且總有一天我會..."
唉...嘆了一口氣的格溫緩緩來到夏露蒂身旁,柔柔的說道
「我們回去吧,殿下」
「......」
看著這個似乎鬧起彆扭賴在地上不走的矮人混血少女,格溫有些惱怒
但她還是耐心的試圖去觸碰並提醒自己目前在侍奉的主人
「...殿下,您該回軍團了」
「...不要」
突然聽到回話的格溫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於是再次詢問道
「殿下您...?」
「不要!不要!不要!」
「我不要回去!」
哭成淚人的夏露蒂絲毫沒有要回頭的意思,格溫有些啞口無言
"眾人不是都說這傢伙非常溫順,會以戰場為第一優先考量嗎?"
"到底是哪個白癡說的?"
"這不是個性乖僻嗎?"
再次嘆了一口氣的格溫,再次來到龜縮著的夏露蒂身旁
「...其實,下官在殿下離開後有聽到卡爾帕閣下私底下與他的副官提到有說"無論如何都會迎娶夏露蒂殿下"一事」
「...」
「但是呢,閣下說他是因為殿下的英姿與戰場上的風采才迷上大人您的」
「然而殿下您現在這樣與卡爾帕閣下所描繪他所喜歡之人相差甚遠」
「希望殿下若不想辜負卡爾帕閣下對您的憧憬與愛慕...」
「...還麻煩您振作起來」
看著緩緩站起並朝提爾芬兵營走去的夏露蒂,格溫不由得的鬆了一口氣
說到這裡,格溫心想
"這樣就可以了吧,殿下,下官盡我所能了"
"接下來就得看殿下您自己了"
看著遠處高空飛翔的大鳩,格溫沒有留念蔚藍的美彩只是緊跟著夏露蒂的身影一同離開。
如同那自由的鳥遨遊於天際,不留下一絲痕跡,不過諷刺的是自己不過是被囚禁在土地上的奴僕罷了...


********

「看起來那座堡壘完全沒有被打下的意思啊...」
看著遠處迦爾薩堡的比芬萊.霍爾安.安.威克特.安娜西雅五世語氣調侃的說著嘲諷
拉了韁繩的他再次看向這個直到剛剛才來到自己身旁的提爾芬最高指揮官
「我說啊...皇妹,不,夏露蒂,妳就這樣隨便的跟敵人簽了一個【歐西萊文戰爭條約】妳覺得這樣可以嗎?」
「...」
下馬後直盯著這個眼神堅定回瞪著自己的半矮人,比芬萊一看就來氣
啪!
突然的一巴掌響徹在眾人耳中
「幹!」
摀者賞了夏露蒂一巴掌的右手的比萊芬痛罵了一聲,而夏露蒂宛如沒事般再次將被甩向一旁的臉慢慢轉回,嘴角處牽著一絲因破皮而流下的少許鮮血
在經歷了這麼一場鬧劇後,比萊芬看著眼前這宛如死物的夏露蒂,只能自討沒趣的離開
「那麼!巴東!」
「接下來由你率頭進攻迦爾薩,不要讓我失望了啊!」
「是!必不辜負大人的期望,下官這就去準備!」
得到眾人肯定的比萊芬立刻轉回頭去,一臉嘲諷的笑著說
「那麼皇妹,妳可以去一旁"休息"了」
「我會用這次進攻一次毀掉希瓦牡」
「我會告訴父皇大人,就算妳這個混血不在,安娜西雅軍的西侵也絲毫不會有問題」
繞著夏露蒂踱步的他,說著這些刺激的話語
然而她彷彿甚麼也沒有聽到似的,只是直勾勾的看著前方準備好衝鋒的軍隊
這讓比萊芬再次感到遭受汙辱,剛要舉起手卻又突然想到先前右手遭受的罪,最後他還是緩緩地將手收了起來
隨後一邊大笑一邊離開

「殿下,比萊芬殿下已經離開了」
「嗯...」
得到簡單的回應後,夏露蒂便領著提爾芬兵團來到部隊後方
而在透過深為副官的格溫確認提爾芬兵團確定進入修整後,她便再次離開了
看著迅速整備的第二師團以及第三師團,夏露蒂前所未有的放鬆了,完全沒有絲毫頭緒,但是她還是緩緩的鬆了口氣
再次來到那個可以看見迦爾薩堡一切戰況的小丘上,夏露蒂空洞的注視著緩緩來到城堡下平原的安娜西雅軍
如果...
如果是你...
能將我從這詛咒中解放...
是不是我們就能...
想到這裡,夏露蒂再次撫摸了頸部那漆黑的詛咒



     ********

看這遠處已經準備好進攻的安娜西雅軍
全副武裝的士兵們以城牆為掩護,手扶在垛口上,靜靜的等待著敵人的到來
而扶著城門抵禦進攻的士兵們無一不緊張
丹單腳依著牆齒看著逐漸逼近的士兵們,喃喃道
「...還不夠」
1000米
「...還不夠」
800米
「...再進來點啊」
500米...



轟!!
瞬間,地板宛如水一般,產生了一陣波一般的起伏
掀翻了附近的士兵
爆炸的瞬間伴隨著哀號立刻傳遍了戰場,為這場戰役打響了起始的號角
雖然安娜西雅軍試圖重新組織,然而,第二波從迦爾薩堡飛出的遠程魔法轟炸立刻將他們打的措手不及
「不!不要慌!先後撤!重新組織!」
伴隨著巴東的話語,士兵們快速的重新組織了起來
帶著攻城道具就直向城牆奔去
然而,就在士兵們在靠近城牆約莫100米時,城牆上噴出大量的細小火光,而被火碰觸或直接命中的士兵無一不倒地不起
見狀,巴東立刻抓起身旁的魔法兵吼道
「你們這些該死的偷懶者!」
「不!不術的!大人!偶!我們已經有釋放防禦魔法了!但!但是!」
看著再次從天空灑落而下的火焰,以及自己的士兵們哀嚎及死傷一片,咬牙切齒的巴東看著魔法兵吼道
「給我朝城牆發射魔法!立刻!」
哆嗦著點了點頭後,被巴東放開的魔法兵立刻對著部下吼道
「看,看甚麼,還不準備!準備三十節魔法【天殞】!」
「「「是!」」」
巴東看著這些開始手忙腳亂準備啟大魔法的士兵,咬牙切齒的看著目前一片安靜的迦爾薩堡
"不論你有甚麼詭計我都會猜穿"
"該死的異教徒"
"為什麼不要乖乖的被侵略就好了!"
“在我等真神與使徒的進攻下你們明明只要乖乖的死去就好了!”
咬牙切齒看著沉靜的迦爾薩堡,巴東對比之下格外的狂躁與焦急, 但他的急躁情由可原; 在來到第三皇子麾下前,自己就被告知
"東巴閣下,作為皇子我也不是那麼不通情打理的人"
"但是,過去你們作為支持二哥的人,突然轉到我底下,再怎麼說我很仁慈,也不能就這樣讓外人說我沒有原則吧"
"所以呢..."
接下來的迦爾薩城進攻呢,就讓你和其他的第二師團先立功吧
想到這裡,巴東再次嘖舌
"什麼立功,根本是要我們送死吧!"
「該死!魔法兵還沒好嗎?」
回頭大喊的巴東焦躁的看著那些結構的複雜魔法陣,嘴角終於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上弧,看來這次終於可以...
然而就在巴東得意之時,他眼前站在法陣之中維持兩名魔法兵宛如斷線木偶般倒下,而懸浮的藍色魔法陣因為被打斷而扭曲了起來
尖叫聲立刻四起,率先逃跑的是那些站在法陣前士兵們,他們絲毫不管那些試圖阻攔他們逃跑的士兵,甚至對那些阻攔他們逃跑的人攻擊
而健壯的巴東也打算立刻逃走,但是就在眾人趕忙逃離的瞬間,失控的法陣爆發了
法陣先是將四周的一切凝縮成球,包括那些來不及逃跑的人,並在電光火石之間向外噴發
形成的大爆炸將那些被吸進去的物體在一瞬全部噴出並再次造成二次傷亡

失去指揮官的第二師團立刻亂了陣腳
而一直在遠處看著的比萊芬此時正坐在椅子上看著第二師團的失態,悠悠然的吸了一口果之後
「看在這些砲灰先幫我們試水溫的狀況下,你怎麼看?芬.格溫泰斯」
「請怒屬下直言,敵人貌似研發了我等所不知的遠程武器並能精準打擊重點目標,以及...」
「那個奇怪的火狀防城武器是吧」
「是」
「稟報殿下,據我的部下報告,那種武器的精度似乎不是那麼精準且殺傷力較不強」
「嗯...,這樣啊,那先把這些第二師團的殘兵叫回來重整吧,稍做修整後,晚點我們還有事情要他們去做」
「是」
看著轉頭去安排的芬,比萊芬直勾勾的盯著遠處城口破了個大洞的迦爾薩堡
"真有趣,雖然不知道你用什麼方式擋下了這波攻勢,但是如果是沒有光你們還能如此從容嗎?"
"就算真的挺過了,只靠我的第三師團也能輾壓你們"
"你們就先這樣放鬆警惕吧"
"直到我將你們完全併吞"
大笑著站起的比萊芬扯起袖子離開了座位,絲毫沒有將迦爾薩堡放在眼裡


  ********

聽到安娜西雅軍已經退兵,迦爾薩堡內立刻充滿歡呼
然而單腳踩在城齒上的丹看著撤軍的安娜西雅卻絲毫沒有開心
雖然先前便是他用新研發的武器擊斃了兩個魔法兵,說是他讓安娜西亞的進攻停歇的重大功臣也不為過
然而與歡喜的眾人不同,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退回樹林的軍隊
"結果出來的都是先殿背的嗎?"
他絲毫沒有沒有放鬆的意思,並再此看向手中的“擬狙擊槍”
丹便是用這個就地取材的仿製武器從遠處狙擊敵人的
然而與真正的狙擊槍截然不同,這把槍更為細長,透亮且整體槍身呈墨藍色
雖然內部結構及擊發方式類似,但材料卻不是鐵或任何金屬,不,是只有少量的金屬。
這把槍是使用史萊姆為材料,而對異世界不了解的丹也是在“系統”的指示下給予工匠設計圖以及鍛造方式,這才將槍如期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
而子彈也不是使用火藥而是改用複合法陣
將底火改為賦予上一節魔法【釋放】並將裝藥改為塞入【噴射】和【高速旋轉】的法陣作為火藥的替代,以此加長彈頭以增加破壞力並同時解決了一般魔法在距離上不足以及會隨距離減弱威力的問題
重錘的設計則是將原先較為尖的設計,將之改成較為平並大的錘狀並刻上【擊出】和【推進】的法陣。
以此簡化成只要灌入不同等級的魔力並扣下扳機便可產生不同威力的射擊
看著瞭望台上在瞭望塔將擊退安娜西雅軍的武器高高舉起的士兵們; 這也是自己依照"系統"的指示下製作的現代兵器:
轉管式格林機槍
與手中的步槍一樣只是在子彈的設計上改變,事先在子彈內填入固定的魔力量代替火藥並讓操縱者只需在扣動板機時灌入魔力便可驅動
省略馬達等複雜的結構及驅動,雖然這對如今毫無反擊能力的駐軍是件好事...
但是,將這項發明提供到這個世界來,真的是對的嗎?
再次看向手裡的槍,丹有些迷茫
"你別忘了,你還有要完成的事,其他人的死活乾我們屁事,只要最後活下來的是我們就好了"
「誰!!」
丹聽到這句話的同時,立刻回頭
而在他回頭的同時,四周的時間瞬間停了下來,而他看到是坐在城齒上的另一個自己
不過這個丹穿的是自己在來到這個世界前那件染滿鮮血的風衣
全身傷痕累累,渾身是血,並從那被血液黏住的瀏海下對自己露出嘲笑的表情
他從城齒上撐起了身子後,穿過人群緩緩走來,來到丹的面前
"英雄家家酒玩夠了嗎?"
“我們的目的不是在這邊拖延時間,而你也很清楚接下來該怎麼辦”
不用你提醒
"那當然啊,我,如果我不提醒你誰知道你會拖到甚麼時候"
身為一個幻覺就給我乖乖消失吧
"哈哈哈!不可能的!只要你還抱持著這種想要救所以人的想法我就不會消失"
我...
“你沒有辦法拯救所有人,丹”
"犧牲那些戰俘吧"
"為了我們的目的"
"不是所有人的值得我們拯救"
該死的,不是!不該是這樣的!
"還是說你想再次害死哪些支援你的人?就像過去那樣?"
不是!該死的!萊特不是我害死的!他...
"如果不是你一直拖拖拉拉!猶豫不想動手處死那個在殺死我們妻子逃跑後在遠方建起幸福家庭的兇手!"
"要不是你因仁慈猶豫!萊特他會暴露嗎?"
"萊特他會被!被吊起來燒死後拋在垃圾堆裡嗎?蛤?告訴我啊!丹‧布蘭德!!!"
"你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你手中的手牌已經匱乏了!"
"還是...這次你連自己都想犧牲?為了這些毫無意義的故事虛構人物?"
看著這個憤怒扯著自己的衣領的虛影,丹陷入了混亂
“好好想想吧,接下來的情況容不得你那天真的仁慈”
放開衣領後再用手指戳了丹的胸口後,虛影便再次走回人群中
該死!即便知道是自己的幻覺,丹還是被幻覺的一句句話刺傷了所剩不多的自信
然而就在他再次抬頭時幻覺早已消失,只留下丹一人脫力般的以背靠著城齒慢慢向下滑,最後一屁股坐在地上
雙手再次摀住臉的他喃喃道
「...我沒有錯...」
「沒錯,我的指揮沒有錯,沒有錯...」
看著穿梭士兵不斷吵雜的腳步聲,丹不由得再次抬起頭
看著那隻在緋紅天空中遨遊的鳩,丹再次陷入了迷茫
究竟是為何要將這場不該屬於自己的戰爭攬到身上呢?
是自己那該死的虛榮心嗎?還是自認為對未來的有所掌握?
卡爾帕或許是對的...自己真的不該插手他的人生; 那個纏著自己的幻覺也許也說對了,自己就是抱持著這種婦人之仁所以才會害死好友,而這種仁慈也將害死自己...
是啊,沒有時間了
再次艱難站起的丹將槍收進收納裡,眼神中的猶豫不再復存
瞭望了燃燒著的戰場,丹拂袖而去



  ********
看著防守住安娜西雅第一波進攻
格溫視線穿過這寸草不生,煙硝繚繞的平原,直視著那開了個口的迦爾薩堡
“看來殿下防守下來了...”
“雖然再過不久前來支援的【夜幕天騎隊】就會趕到了"
"但是...接下來的攻勢您還能怎麼應對呢?"
碰!
碰碰碰碰!
啪啦!啪啦!
厚重金屬剁地的聲音從格溫右側的森林中傳出
外型如螃蟹般的人造載具一個個的走出
看著龐大的身軀,格溫再次看向這個強弩之末的迦爾薩堡
"烏來翁上校接下來會忙翻吧"
"如果真的能守下來,那這場戰爭可能會立刻產生轉折吧"
就在她毫無波瀾、漫無目的的看著遠方時,原先停頓在兩側的巨大螃蟹開始發出嘰嘰聲,緩緩的向前爬行
越過小丘,穿過師團紮營處隨後便停在了戰場的最前方,如一座堅不可破的牆般護在第三師團前
"雖然我對殿下您與夏露蒂的戀情毫無興趣..."
"但眼下的狀況也很難讓我不感興趣了"
"就讓我看看這場戰爭將以何種方式結束吧"
隨著天色逐漸暗沉,格溫的身影也逐漸消失在漆黑的森林陰影之中,並在眾人毫無察覺之際繞道朝著迦爾薩堡處前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