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帝國,從此岸到彼岸,第八章,側手翻行動

物理被當的我 | 2021-10-15 12:28:30 | 巴幣 1344 | 人氣 360

完結藍色帝國支線,從此暗到彼岸
資料夾簡介
太平洋,美國的內海,竟然發生美國漁船遭到扣押的事件?是可忍孰不可忍,華盛頓決定派遣一支龐大的艦隊前往東方~那個叫旭日的地方。(轉入重置版本)

貞寧14年 六月 廿七
194286 09:20
玉名城 皇宮

「月璃!月璃!娘娘!」
一名女孩子正急切地衝著正跨上馬鞍的女人大喊大叫。

「霜琳,不用這麼擔心,難不成我還能被大蓮人套走?」
「娘娘~妳可不只是貴人了啊!不能這麼⋯⋯哎?!」
「會擔心我安為那不如就和我一起出去散散心吧。」
月璃一把拉住了小宮女的胳膊,輕易地將其拉上了馬。

「駕!」
然後趁人家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便踢了馬側,駕著馬向著宮外騎去。

她,月璃,並不是什麼小人物,明面上,她是皇帝最喜歡的妃子之一,然而,連皇室都沒有人知道她的另一個身分~前北廠的欽差總督。

而且她還是個神女⋯⋯

自她化為神女,也就是西方所謂的亞神,已經過去了七百年左右,她親手協助大寧帝國統一中原,她目睹了大寧的昌盛以及後來由盛轉衰的過程,她對大寧皇帝是如何一代比一代貪婪、一代比一代還要橫徵暴斂而感到痛心,然而她卻無法拋棄這個腐敗不堪的國家⋯⋯

她在五百多年前,寧惠帝在任時因為北竺詩案~簡單來說就是一群對政治現狀不滿的文人嘗試顛覆政權的案件,而被指派其領導北緝事廠來鎮壓那些反動勢力。

然而,後續的幾任皇帝要求北廠整肅所有和皇帝意見不合的文人、民間仕紳甚至皇室成員~伊始,月璃還能夠冷血地執行任務,然而,越後來的幾位皇帝越是著了魔似的,一切不順眼的人都要除掉~文人陰陽怪氣地嘲諷皇室?斬!大臣公然反對皇帝的政策?斬!百姓抗議稅負過重?抓帶頭的,斬!

自那時候開始,月璃開始私下將無辜之人送出國界,透過貿易路線送往通天山脈西方或是天竺。

她曾經想過歸山隱居,然而認同她作法的部下們勸戒她萬萬不可~她離開了,新上任的總督難道會像她一樣挽救那些無辜之人嗎?答案是否定的,月璃身為建國元老之一,尚可不受皇帝控制,然而當月璃離開,那皇帝的親信便會控制北廠,屆時,百姓可能連呼吸都可以被定罪⋯⋯

她無法拋下這個國家,或者說,她無法拋下這個國家的人民。

當四十多年前,大寧的腐敗導致大蓮乘虛而入後,大寧朝廷南遷,而後帶著七十萬流亡者流亡海外,具有改革意識的皇太子登基,是為後世所知的寧仁祖,月璃彷彿看到了開明進步的希望。

當大寧流亡至玉名城後,皇太子放寬了輿論管制、鼓勵文人和臣子們提供施政建議、逐步建立與西方之間的貿易、象徵著皇室絕對權威的北廠也終於被解散,所有資料被一把火燒毀~雖然自己一手建立的機構被解散了,但這一切都讓她感受到了改革的希望。

大寧又迎來了黃金時代~數百萬大陸流亡者和異見人士受到開明統治的感召而跨過海峽來到玉名,這些人成為帝國再次繁盛的基礎,在經濟和貿易方面甚至比大陸時期還要繁盛,政治方面也給了官員們更多的自由裁量權,文化上不再打壓非中原文化,一切都在往對的方向前進。

直到,寧仁祖突如其來的死亡⋯⋯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寧仁祖突然猝死,但見一群彌陀山的僧人說屍體瘴氣重要趕緊火化時,當時輾轉來到軍部秘密情報部門的月璃以及一些軍官敏銳地感覺到了陰謀。

在寧仁祖死亡後,接著幾任皇帝均與各武林門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因此,本已不再參與外務工作的月璃決定要親自出馬查明後面的真相。

她藉著自己不凡的身姿成功進入了皇帝的視野中,並成功在後宮中得到一個名份⋯⋯

躂⋯躂⋯躂⋯
馬匹快速飛奔過皇城的通道,衝向了南門,讓霜琳意外的是,南門的守衛並沒有多加阻攔,反而是朝著月璃娘娘敬禮。

皇城外是一片人流湧動的街道,密密麻麻的小攤位前數十名食客有說有笑地互相交流,酒館中不時傳來笑聲,街上還有販賣著水果蔬菜的農夫以及販售南北雜貨的行商,而一間茶館外,人們正聽著說書人講著章回小說。

這是霜琳第一次離開皇宮見市面,作為小時侯就被選入宮中做為宮女的她,到現在十六歲了其實一次都沒有離開過皇宮。

躂⋯躂⋯躂⋯
馬匹逐漸離開了商業區來到了港口,數千艘大小船隻~玉名作為旭日南方最重要的港口,此地是西方世界與東方交流的窗口~旭日南方產出的香料、瓷器以及北方產出的絲織品、酒精飲料和珍獸野物是大寧外銷的主力,每天都有數十艘西方商船來到此地貿易~雖然最近因為不明原因,西方商船的數量有稍微減少。

同時,此地亦是大寧水師中最強大的南洋艦隊之駐紮地。

數百艘隸屬南洋艦隊的福船、樓船等艦隻比鄰交錯,但最搶眼的還是停泊在海灣內、距離港口有段距離的數十艘寶船。

兩艘、兩艘地並列停靠在一起,任何船隻都會在那三十八艘組成的壯麗艦隊面前相形失色⋯⋯

寶船船身高四層,船上九桅可以掛上整整十二張帆,連錨都有幾千斤重,光是揚帆啟航就要動用二三百人~僅僅一艘寶船能搭載近兩千名士兵或者能讓一個兩萬人的兵團吃上一個月的補給物資。

儘管雖然現在的大寧水軍因為經濟體量和人口等問題,無法維持如同大陸時期那擁有近三千艘戰艦艦隊的英姿,但僅依靠著剩餘的這七百多艘船,尤其是那三十八艘龐大無比的寶船,這支規模不大的艦隊實力仍能夠傲視全球。

從港口邊的南門離開喧鬧繁華對城市、來到了一處海岸邊⋯⋯

「吁!」
月璃用力拉了韁繩,馬便驟然地停了下來~琳霜差點就飛了出去。

月璃!
一名布衣平民從海岸邊的樹後伸出頭探了探來者,在看見那獨特的髮飾後便確認了是月璃,於是從樹後緩緩走了出來。

「放肆!娘娘之名豈是你這布衣之輩可⋯」
「琳霜,別這樣⋯這位是澤橣,我的朋友。」
月璃制止了琳霜的斥責,並向其介紹了正微笑著的澤橣~月璃作為軍部要員之一,前線的戰況她自然有義務要了解,而澤橣正是她與前線的聯絡窗口。

「喔~這位就是妳提過的那⋯⋯」
「你別廢話⋯琳霜,妳四處晃晃吧,開闊下眼界、看看皇宮外的世界。」
澤橣豁然開朗般剛要說什麼,月璃便用力踩了他的腳要他別多嘴,然後隨便找了個理由支開琳霜~天真無邪的琳霜也沒把澤橣的話放心上,徑直跑向那從未親眼見過的沙灘和大海。

「你那口無遮攔的說話方式真的讓我恨不得當時沒有一刀砍死你。」
「我很抱歉。」
「但你從來沒有反省過啊。」
「啊⋯喔對了!這個⋯⋯」
支開琳霜後月璃埋怨了澤橣幾句,澤橣為了緩解她的怨氣而從衣服內側拿出的一小塊透明水晶。

「⋯行吧,饒過你。」
月璃一手接過水晶塊,並將其置於眼睛正前方。

在水晶中投射的影像是孫川飛將軍腰間的令牌的視角~看得出來大將軍正和一個女人戰鬥⋯⋯

『能讓老頭子氣喘吁吁的人還真少見⋯⋯嗯?』
月璃心中正擔心著老將軍的體力呢,忽然發現街角一隅停放著一輛前所未見的鐵盒子~她瞬間意識到了軍隊遭遇的對手可能不隸屬於幕府或是北方大名。

「讓他們趕緊撤回諾霞關!」
「為什麼?這麼突然?!」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聽月璃這麼說,澤橣感到有些犯難~軍部將在政治上翻盤的機會全賭在了天京戰役上了,現在撤退只會讓那群武林人架空軍隊的陰謀得逞。

「可是,我認為⋯⋯」
嗡嗡嗡嗡
澤橣還沒有意識到大寧招惹了什麼東西,嘗試遊說並改變月璃的決定,但剛開口,一陣急促的振翅聲打斷了他的話⋯⋯

順著聲源看去,數十隻鳥型造物低空掠過海面、向著玉名港直直飛去。

*數十分鐘前
194286 12:37 (旭日時間)
艾塞克斯號航空母艦

「各位,讓行動開始吧。」
唐納德·B·鄧肯中將向自己的部下們下達了展開行動的命令。

鄧肯在參與此次行動的兩艘艦艇中都有著崇高的地位~他剛好是長島號和艾塞克斯號的首任艦長。

別看鄧肯一副呆板保守的樣子,他可不是個傳統的大艦巨炮主義者,而是美軍航母發展的重要人物之一~他在派往太平洋前可是金恩底下的空中任務指揮官。

實際上,杜立特空襲的構想就是他提出的⋯⋯

此次行動亦是其一手策劃的。

八月五日中午,美軍方面接收了二十一名殺出重圍的幕府殘軍,帶來的只有壞消息~原先接待美國人的室所頭子一色義承失蹤,幕府大將軍被斬殺,幕府勢力徹底瓦解,北天京城被洗劫一空~十萬人,包含貴族和皇居工作人員都被屠殺殆盡。

聽到這個消息的艦隊高層都緊皺著眉頭,每個人都想知道為什麼這個世界動不動就要搞個大規模屠殺⋯⋯

除了一些北城的消息外,他們也帶來了一些對美軍來說十分重要的文件~旭日群島全圖和周遭海域的海圖~是一色義承在失蹤前要求他們轉交給美國人的。

看見兩張地圖,鄧肯起了興趣,並向斯普魯恩斯提出了一個大膽想法~派遣航母直接打擊敵國首都。

這個想法獲得了斯普魯恩斯和三位參謀的同意。

於是他立刻著手制定更詳細的作戰計畫,經過與情報官們、透納少將的討論後,確立了以魚雷機為核心的攻擊計畫~攻擊大寧的皇家艦隊、解決對美國海軍有威脅性的目標。

會將原訂的對城市的空襲行動改為攻擊大寧水軍是因為有情報官在城市中蒐集情報時從幾名海商那兒得知了大寧有數艘和巡洋艦差不多大的艦艇正在玉名港內做著出航準備~那種大型船隻對停泊在塵海灣內的美軍艦隊雖算不上是個急迫的威脅,但也是如鯁在喉般的存在⋯⋯

因此,原本只有打擊士氣的轟炸計畫被拋棄~而消滅高威脅目標成了行動的第一要務。

八月五號晚間,艾塞克斯號和長島號在八艘驅逐艦和兩艘巡洋艦的護衛下借助夜色駛出了塵海灣、航向南方。

而現在,便是行動的時候了。

當收到行動開始的信號後,艾塞克斯號和長島號兩艘航母迅速下達了機隊起飛的指示。

艾塞克斯號的甲板管制官拿著指揮棒指示地勤將一架TBF摺疊起來的機翼展開~在確認地勤處理完起飛作業後,管制官將手向著船首方向一擺~那架TBF便加速向前、逆風而起⋯⋯

幾分鐘後,VT-11魚雷機中隊的大多數魚雷機已經在上空盤旋等待著完成集結。

待起飛序列最後的那一架魚雷機進入機隊後,編隊便轉向飛往此次的攻擊目標~玉名城。

而艾塞克斯號上的地勤們在目送魚雷機隊飛出視線外後尚不可休息,他們還得幫負責第二波空襲的俯衝轟炸機中隊填裝炸彈。

16TBF在來自長島號的數架F4F戰鬥機的護衛下,朝著艦隊兩點鐘方向飛行⋯⋯

飛越了作為導航點的一座無人島後向機隊東方偏轉,不過幾分鐘,陸地模糊的輪廓便出現在每一位飛行員的視線之中。

魚雷機在此時向著海面降低高度以避免被偵測到,而戰鬥機群則向著轉向準備從另一個方向進入戰場。

VT-11是個剛成立的中隊,本來只是個駐紮在聖地牙哥的訓練中隊,但因為艾塞克斯號提早服役而被指派往此航艦上,因此,這是他們的首戰。

中隊以錐形陣低空掠過海面,並沒有遭遇任何防空砲火的阻礙。

「散開後自由狩獵。」
無線電中傳來了中隊長的指示,中隊隨即如撲向綿羊的惡虎般四散各自找尋目標。

當然,綿羊就是港內用鐵鍊綁在一起的艦隻。

*同時

「聽說天京城有很多藝伎。」
「真的嗎?!那可得拿上多些銅錢了啊!」
「你上次去青樓被抓到不是被你妻子趕出家門兩三天嗎?」
「那可是天京啊!那黃臉婆在怎麼神通廣大難道還能在北邊有門路不成?」
兩名在安濟艦上服役的水手在繁忙的雜務工作間倚在船舷偷懶聊天~這艘寶船的出航時間是三天後,負責向陸軍佔領的天京城輸送後備軍隊。

安濟艦是大寧皇家海軍的旗艦,是三十八艘寶船中最新銳的一艘,雖然有著三十年的船齡,但其實安濟艦去年才完成翻新工程,所以和一艘新船沒有太多的區別。

「嗯?那是什麼?」
「蛤?什麼東西?」
「那個啊,那個黑點。」
「是鳥嗎?」
「不太像⋯⋯鳥會振翅吧?」
「還是⋯欸,那個黑點好像拋下了什麼東西。」
他們對遠處黑點的討論引來了其他水手的注意,一群人湊了過來比手畫腳著、熱烈討論著那是什麼?是鷹?是鷺?還是鴻鵠?

那上頭是個人嗎?
那隻從他們頭頂飛越,一名水手發現上頭好像有個人,一邊大喊一邊指著那隻大鳥,其他水手們轉過頭來觀察那隻大鵬

因此,他們沒有注意到後頭的水面上浮現了一條白色水痕。

轟~
他們永遠也不會知道那隻其實是一種叫做飛機的載具了。

一枚MK.13魚雷緩慢地在水面上留下白色水痕,然後略顯悠閒地游過玉名那天然的深水港,然後輕輕地與安濟艦的龍骨互相碰撞~水面上忽然冒出了沖天水柱。

而當水花落回海面時,安濟艦早已被截斷成兩截,與安濟艦並排停放在一起的寧遠艦也在吃水線下被炸出一個大洞,還冒出來熊熊大火。

其他船隻的水手和港口雜工們聽見爆炸聲後停下了手邊的工作,不約而同地看像冒著濃濃黑煙的寧遠艦。

然而大多數水手們只顧著看熱鬧而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陷入了危險之中。

又是一聲巨響,又一艘寶船發生爆炸,接著又一艘,然後又一艘~一艘艘被譽為大寧繁榮的象徵物的寶船沉入了冰冷的中太平洋海水中。

頃刻間,玉名港陷入了混亂,燃燒的船隻殘骸在港內隨波逐流,再加上戰鬥機用曳光彈射擊港內船隻,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港中一片混亂,原先三十八艘規模的寶船艦隊只剩下六艘倖存、三艘還勉強還能浮在水面上,其餘的要馬沉入水中不見蹤影,要馬化為一塊熊熊燃燒的殘骸在水面上載浮載沉。

密集停泊在靠近碼頭的數百艘樓船、艨艟和福船中有幾艘船的風帆被曳光彈點燃,火焰逐漸蔓延至周邊的其他船隻,有些水手當機立斷打算將船隻遷移他處以免遭到火勢波及,然而將船隻與船隻捆起來的笨重鐵鍊打破了水手們的想法。

有些水手嘗試以海水撲滅火勢,然而幾水桶的水根本趕不上火勢蔓延的速度,最終他們只得棄艦跳水逃命。

當航空器的螺旋槳轟鳴聲遠去後,人們試圖對這場毀滅性的攻擊做出合理的解釋~但在他們得出結論前,第二波攻擊降臨在這座港口城市上。

倖存於第一波魚雷攻擊的九艘寶船最終沒有挺過第二輪俯衝轟炸機發動的轟炸。

下午兩點半,長島號航空母艦回收了最後一架警戒的戰鬥機,隨後,這支攻擊艦隊便轉向返航天京港。

幾分鐘後,愛荷華號艦橋收到了這麼一則電報⋯

太平洋上再無威脅!

*未時(下午213分)

琳霜領著月璃從馬上跳下來,跑向了港口。

「天啊⋯⋯」
在她們面前是一片狼藉,短短一個時辰,強大的大寧水軍~消失了,徹底消失了。

「我們到底招惹了什麼。」

#此篇篇名~側手翻行動,是二戰時期對拉包爾實施的一連串空襲行動。

創作回應

玩家1號
珍珠港 不過這次從獵物變獵人了
2021-10-15 16:28:25
物理被當的我
“偷襲”(X)
“戰略性打擊”(O)
2021-10-15 16:45:14
golden
美式民主歡樂送1942.jpg
2021-10-15 19:30:44
物理被當的我
“絕對不是為了利益喔~”
2021-10-15 20:56:52
louhan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了好久。
2021-10-15 19:53:06
物理被當的我
抱歉~最近蠻忙的。

不過主線那邊前幾天有更新了。
2021-10-15 20:56:02
a2310395
所以就像史實中的馬糞那樣,會有對外出征是因為畸形體制無法調和內部鬥爭,那打內戰不如打外戰,內戰不管輸贏只是換腦袋而已,體制一樣沒改還嚴重內耗,打外戰贏了的話可以再撐個十幾年,輸了的話就能把這破爛體制砍掉重練,對雙方都算是雙贏(美帝:怎麼樣,我這個人很nice吧?)
2021-10-15 22:56:47
物理被當的我
羅斯福:我一直是好人啊!
2021-10-16 07:15:48
最高統帥部長
終於能看到新的一篇了:3
2021-10-16 17:33:57
物理被當的我
感謝支持!!
2021-10-16 21:07: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