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帝國支線,從此岸到彼岸,第三章,暴力破解

物理被當的我 | 2021-08-12 14:10:01 | 巴幣 326 | 人氣 398

連載中藍色帝國支線,從此暗到彼岸
資料夾簡介
太平洋,美國的內海,竟然發生美國漁船遭到扣押的事件?是可忍孰不可忍,華盛頓決定派遣一支龐大的艦隊前往東方~那個叫旭日的地方。(隨緣更新)

「這是哪裡⋯⋯」
元景忽然從昏迷的一片黑暗中驚醒,他立刻想要爬起來,不過當他挺起身子時,手卻被一個東西給扯著。

他轉頭看了看那有些痛感的手腕,被一個枷鎖之類的東西鎖住了,在幾次嘗試強行脫離失敗後,他放棄了,轉而開始觀察周圍陌生的環境。

此時在愛荷華號的艦橋上聚集了艦隊中數位高級軍官。

「他的私人物品有什麼特別的嗎?」
「他的佩刀是特製的神器。」
隨後,茉莉開始向著斯普魯恩斯和其他軍官講述著”神器”這種東西。

「這支特製的神器看來是用魔鐵、紅櫻木和黑松木之類的稀有資源製造,應該只要向其注入魔力就可以⋯」
茉莉握緊刀柄,唸了幾句咒語並緊緊閉上眼睛,不過幾秒太刀上開始漸漸泛出環繞著刀身的青藍色霧狀光線。

「嗯?我記得當時被攻擊時,襲來的東西是血紅色的啊。」
「每個人顯現的魔力是不同的,每個人顏色、魔力流動的方式都是獨一無二的。」
面對亞當斯的疑問,茉莉給出了答案~每個人的魔力都有著不同的形式,就像是指紋一樣,每個人的魔力都是獨特的。

「在他的私人物品和船隻殘骸中有發現什麼值得留意的嗎?」
「嗯,這個嘛⋯⋯」
佛萊徹接著詢問太刀以外的收繳物,茉莉轉頭從一個塑膠盒子中拿出了一疊美元擺在了桌上。

「這⋯這個⋯⋯」
「沒錯,美元,看來是從民用船隻上搜刮下來的。」
茉莉再將一些東西擺上了桌子,包括一支航海六分儀、一包產地是加州的高脂巧克力以及一個印有英文樣式的缺角馬克杯。

「唉,看來很多情報要從那個昏迷了快一整天的戰俘口中撬出來了。」
斯普魯恩斯無奈地壓了壓太陽穴,艦隊中並沒有專業的審訊官,返航夏威夷也不是個好選擇,因此只能方慢慢地從戰俘口中翹出有用的消息了不過倒是有個人有著審訊的經驗。

於是作為唯一有著審訊經驗(很少)的亞當斯被迫走向了暫時關押著戰俘的醫務室⋯⋯

「我叫做安德魯·亞當斯,叫我安德魯就好了。你的名⋯⋯」
「乾我屁事!」
亞當斯的詢問被打斷了⋯雖然亞當斯不是專業的,但他好歹在紐約戰役之後旁觀過幾次審訊的過程(他指揮的莫菲特號當時作為臨時的OCI審訊點,詳情見第九章),對初級審訊技巧還是有點心得的~當然,如果是個太硬的骨頭就沒輒了。

『看來接下來不會太輕鬆了。』
亞當斯有些無奈地凝視著對方。

「聽著,我們或許可以找到一個平衡點,你告訴我們這疊鈔票是從哪裡找到的,我們就給你吃東西。」
「哼!沒門!」
「MD。」
這是審訊的第二個小時了,一點點進展都沒有,對方的口風非常緊,一點點情報都問不出來,再加上亞當斯只是業餘的審訊官。

亞當斯有些崩潰,於是趕在自己想要朝他的臉灌上兩拳的衝動爆發前走出房間。

「一點進展都沒有?」
「對。」
「唉,那我來吧。」
「嗯?妳要怎麼做?」
「等著看。」
在外等待的茉莉看著亞當斯一臉茫然地走了出來,已經大概有個底了,所以她決定自己來,她比其他軍官有個優勢~那個在美加軍隊內施行的禁止虐待戰俘的臨時條文可管不到她。

茉莉急匆匆地跑走了,等到她再次出現在亞當斯眼前時,她手上多了一把M1卡賓槍。

茉莉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蛤?我不會說半⋯」
「管你啊?」
「妳要幹什⋯噗啊啊!!」
茉莉一把將對方連人帶椅推倒在地上,然後一個槍托重重地朝著對方的肚子重擊。

「你的名字是什麼?!」
「我為什麼要⋯啊啊啊啊啊!!」
對方還在嘴硬,有點被激怒的茉莉用力一腳踢了對方的胯下。

「我再問一次!你的名字是?!」
「我不⋯啊啊啊!!」
茉莉聽到了“不”字後,反手又用槍托朝著對方的膝蓋來了一擊。

「你那天殺的名字是?!」
「元景!村口元景!」
「這不是可以溝通嗎?早點說話不就好了嗎?」
對方終於說出來了他的名字,算是有點進展了吧,茉莉不禁感嘆了下,早點說出來就不會被槍托尻了啊。

「我講不講妳說的算啊!?臭婆⋯啊啊啊!!」
「她媽的!我叫你說話你再給我張開嘴!」
從疼痛中緩過來的元景又噴了茉莉幾句~而嘴臭的後果,就是被茉莉又一個槍托重重地尻碎了左肩。

「所以,這疊紙鈔是從哪裏來的?」
「我不⋯啊啊啊啊!!」
進門的亞當斯開口詢問,見元景打算迴避問題,茉莉將槍托“輕輕地”放在了元景大概已經粉碎性骨折的肩膀上,因此痛得讓元景忍不住大叫。

「從哪來的?」
「從⋯一艘被我們鑿沉的鐵殼漁船上。」
看來那些失聯的漁民已經凶多吉少了,被這些野蠻人抓到大概直接連著船沉進大海了,不過看了看元景臉上的血漬。

『到底誰是野蠻人呢⋯⋯』
亞當斯不禁冷笑了幾聲。

「好,那你們的母港在哪裡呢?」
「哼,就憑你們也想知道我們母港的位置,想屁吃⋯⋯啊啊!!!」
茉莉從元景後面直接一個巴掌用力打了元景的臉頰,或許面對這種人就是要以暴制暴才有效吧⋯⋯

「母港在哪?」
「好!好!我帶你們去!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亞當斯為了把這個人帶去艦橋,示意茉莉將扣住元景的手銬從椅子上解開,沒想到剛解開,元景趁機掙脫想要攻擊茉莉。

他的右手握起拳向著茉莉的臉擊去,不過茉莉向左一轉後直接一拳朝著元景的肚子重重地來了一拳,感受到一陣劇痛,元景直接痛得倒在地上。

「給我安分點。」
「啊啊啊!!!」
茉莉蹲下去用手銬將元景的兩隻手銬上後,握著步槍又是一頓暴打。

1942年8月3日 11:21
第78特遣隊 愛荷華號艦橋

「天啊!」
「怎麼了?」
斯普魯恩斯看到那還還殘留一絲血漬和傷口的元景而感到驚訝,然後又看到茉莉用兩隻手藏背後但是槍口露出來的步槍⋯⋯

「他到底是怎麼受傷的?」
「欸⋯他能帶我們去他的母港。」
茉莉用打太極的方式推拖斯普魯恩斯的問題,不過斯普魯恩斯從亞當斯那兒感受到“這是必要的”的眼神~負責審問的都這樣認為了,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好吧,趕緊動作吧。」
斯普魯恩斯下達了命令。

「你敢騙我們,你、就、完、了。」
「是的大姐!小的銘記在心!」
茉莉在元景耳朵邊緩慢地而小聲地吐出了幾個字,元景可能被打到有陰影了吧,和之前的囂張氣焰完全不同,現在的他對茉莉可是百般順從的。

在元景的指引下,美軍艦隊駛入了塵海灣灣岸的旭日皇都天京。

創作回應

a2310395
太平洋戰爭會延到洛沃森戰爭之後嗎,會不會出現類似隔壁台灣穿越那樣的馬糞五毛恐攻?例如說旭日暗中和馬糞上腦的日本特工聯合煽動那些同樣馬糞的日裔和滯美日人發動恐攻,同時間OSS在對日方使館的調查中發現了日方原計劃於1941年12月7日和日裔裡外應和(史實中部份日裔執行了針對夏威夷島的間諜行動)對珍珠港發動攻擊的計畫,消息傳出後群情激憤,那些腦袋清楚的日方使館和442部隊也將在光速切割以明哲保身、或是為那些被波及的無辜日裔求情之間左右為難這樣
2021-08-13 09:46:41
物理被當的我
應該是不會
2021-08-13 16:59:05
a2310395
如果是這樣,那就希望日方使館把珍珠港計畫的機密文件給燒了,然後再暗中下令那些馬糞自己切腹
2021-08-13 17:40:42
物理被當的我
看之後的故事我應該會提吧
2021-08-13 22:17:48
ZXC09755
當然是開飛機灑染料,那時東京都是美國的後花園了,沒事就空襲一下。
2021-08-13 22:04:21
物理被當的我
什麼李梅火攻
2021-08-13 22:18:13
a2310395
都能飛到富士山上空了(反正那時日本的防空等於沒有),為什麼不乾脆灑氰化物、橙劑、炭疽之類的
2021-08-13 22:28:12
ZXC09755
因為沒多少活人,效果不佳
2021-08-14 00:03: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