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帝國支線,從此岸到彼岸,第五章,軍事管制

物理被當的我 | 2021-08-17 14:04:01 | 巴幣 522 | 人氣 475

連載中藍色帝國支線,從此暗到彼岸
資料夾簡介
太平洋,美國的內海,竟然發生美國漁船遭到扣押的事件?是可忍孰不可忍,華盛頓決定派遣一支龐大的艦隊前往東方~那個叫旭日的地方。(隨緣更新)

承德12年 葉月初三 申時
旭日國 皇都天京

「那些洋鬼子都是大蓮的奸細!」
在天京港區最大的市集上,那些村口家的漁民不遺餘力地抹黑著那些米夷(美國人的蔑稱)

雖然很多人傻傻地聽信了這套說詞,但也有一些市民沒那麼傻,他們還記得幾個月前那些蠻橫的漁民當街把一個和那些那些米夷特徵相似的人吊死在市集上~那些人心知肚明,這明顯是那些村口家的混蛋想掩蓋自己幹的蠢事啊~但清醒的人始終是少數。

「而且孱弱的幕府居然想和那些奸細談判!我們應該要支持擁有龐大水軍的村口氏把那些米夷攆走!」
人群中突兀地出現了這種聲音,而原本在附近維持治安的幕府武士們聽到後立刻上前關切。

「剛剛是誰說的?」
「怎麼了?難道你們還要為大蓮的奸細護航嗎?!」
武士緊緊握著刀柄穿過人群詢問著剛剛的話是從誰的口中說出來的,接著忽然一個人向著有些惱怒的武士們嗆聲⋯⋯

「什麼!?你什麼意思!!」
「打倒和大蓮妥協的幕府!!」
武士將刀拔出鞘,而圍觀群眾們在村口氏漁民的加油添醋下,自然而然地將眼前的一幕理解為幕府正在和大蓮狼狽為奸而不顧慮百姓的想法,於是暴動莫名其妙地發生了。

暴動從魚市場開始蔓延,暴民們用火點燃了許多港口設施,緊接著,許多人藉著混亂的無政府狀態開始向著私人店鋪打砸搶。

室所方面隨即增派了五十多名武士嘗試鎮壓港區的騷動,沒想到派遣過去的武士沒多久就徹底潰散了⋯⋯

結果暴動開始向著各處蔓延,包括東市區、日谷地區、歌伎町和南香川町等地皆出現混亂並出現火警。

由於南香川的暴動甚囂塵上,室所不得不將大多數武士撤到北香江以確保暴動不會蔓延到富人區和更重要的~皇居。

而無法撤退到北香川的武士則護衛著老弱婦孺逃亡了相對安全的由里滨沙灘地區。

194283 18:44
陸戰隊據點 由里滨沙灘地區

「還能動的先去外面等!這裡只接受擔架!」
軍醫朝著一位胳膊血流不止的武士喊道,雖然這很殘忍,但他必須要先處理完手邊另一位臟器破裂的傷員才行。

從下午四點開始,美軍據點陸陸續續收容了數百位負傷的平民和武士,有些僅僅受了些皮肉傷,但也有腹部被盔甲碎片和刀所刺穿的傷員。

截止至四點半,陸戰隊的軍醫已經應付不來龐大的傷員數字了,有些情況危急的傷員甚至需要使用愛荷華號等軍艦等醫務室進行搶救,同時各軍艦也陸陸續續派遣了總計數百名的軍醫前往灘頭加入救治的行列。

從輕傷和撿回一條命的平民、武士的口中和艦隊方面傳來的消息,指揮部也了解到了目前天京市內大概的狀況~暴徒以反美反幕府的名義發起暴動、港區和香江以南的天京城已經陷入無政府的狀況下、港區有數十棟房屋正熊熊燃燒著。

「砸-我們能做點什麼嗎?」
拉森看著帳篷外頭斷斷續續來到由里滨需求庇護的平民越來越多而嘆了口氣,指揮帳篷內的氣氛和幾個小時前相比並低落了不少。

沒有人想到美軍的到來會導致一座大城市秩序崩潰,當時紐約戰役前紐約的騷動僅僅持續了兩個小時而且並沒有發生這種事情,不過紐約畢竟擁有著極其龐大的治安體系,和天京這種中世紀時期的城市當然不能相比。

「⋯⋯」
斯普魯恩斯沒有回答。

「這太誇張了!我從來沒見過不到兩個小時就奪下半個首都的暴動!這後面一定有陰謀!」
見斯普魯恩斯沒有說話,拉森又繼續闡述著他對整個暴動的看法。

「不摻和這淌混水,違反我的良知,但摻和進這淌混水,違反國家的利益⋯⋯」
「⋯⋯」
換拉森沈默了,斯普魯恩斯提醒了他上頭不打算開闢第二戰場的態度。

「不過⋯我們如果能找到這場暴動是有心人士針對美國的證據的話,華盛頓也不能多說什麼吧?」
「是的!長官!」
斯普魯恩斯最後決定對拉森介入暴動的行動開了綠燈,原因除了平民傷亡數字的累積已經到了不可忽視的四位數,還有他自己也覺得事有蹊蹺~幕府再怎麼孱弱也不可能一潰千里,況且暴動可能會變成幕府拒絕和美方交涉的理由,這萬萬不可!

194283 19:01
皇帝天京 歌妓町

一群人正嘗試砸開一間店鋪已經被雜物堵上的大門,眼見店家死死地擋住大門口,領頭的有些不耐煩,手掌上逐漸匯聚出火焰。

「嘿嘿,那你們就和店面共存⋯」
-”
隨著一聲巨響,領頭的人腦袋瞬間被炸開,腦漿直接濺了其他三人一身。

「什⋯」
「雙手舉高!」
只見兩個綠色衣服的人拿著長竿子指著三人。

「拿個竿子就敢出來啊?看老⋯」
-”
其中一人剛開口嘲諷幾句並將手放到腰間隱蔽處時,又是一聲巨響,那人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著連續兩人倒下了,剩下的兩人也老實了,乖乖地照著人家說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此時其中一個士兵舉著竿子,另一個走上前去確認沒有暗藏的武器。

在士兵搜身的同時,數十輛載滿士兵的LVT和吉普車從他們身後快速掠過。

美軍在深思熟慮後決定接管已經進入無政府狀態的天京城。

以裝甲載具為掩護,陸戰隊迅速用機槍剿滅了正在搶劫和縱火的土匪,同時組織巡邏隊對控制區進行訓練和保護。

越靠近港區抵抗烈度越大,不過由於是平民暴動,並沒有具有威脅性的魔法之目擊報告,這也讓美軍不需要提心吊膽。

----”
一群暴民不自量力地朝著美軍的LVT投擲石塊,但隨後便被美軍用機槍射倒幾個人後,其他人瞬間就一哄而散了⋯⋯

「嗯?痾⋯⋯砸-少校!」
「什麼?」
一個士兵靠近那幾具屍體進行檢查,前幾具屍體上並沒有找到什麼值得注意的,不過士兵檢查到一個漁民的屍體時,卻從中搜到一塊實心的雕刻銅錠,發現了這個看起來價值不菲的東西後他本想要自己私吞的,但看到上面沾了血他便打消了念頭,轉而匯報給上頭⋯⋯

「這是⋯⋯令牌嗎?」
少校走了過來,拿起來那塊銅錠仔細地端詳著,並猜測這塊銅錠是什麼~令牌,用以辨識家族或官位的令牌。

陸戰隊在晚間十一時左右已經平息了大部分的騷亂並控制了天京城三分之二的地區,隨後,陸戰隊也宣布自八月四日凌晨零時起,天京的美軍控制區頒布臨時軍事管制措施~包括武裝巡邏和搜身。

同時,陸戰隊的任務除了維持秩序外還有開始找出暴動的起因以及完成港口水深的測量。

天京的市民們在四日早上離開家門後驚訝地發現昨晚混亂的景象已經結束了,街邊不時出現兩個洋人組成的巡邏隊,主幹道和其他街道交叉的路口駐有一到兩隻鋼鐵怪物,而要通過的人均會被搜身。

數百名陸戰隊員正忙著撲滅已經延燒了一整夜的大火,有些熱心的市民也加入了救災之中⋯⋯

昨天的暴動導致四千多人不同程度的傷亡,並造成了大量財產上的損失~所幸暴動已經基本結束了,美軍也開始依照證人的指認逮捕帶頭的人。

不過吧,即使在皇都內都爆發了這麼嚴重的騷亂,天皇的誕辰卻沒有要取消的意思~不過這也是斯普魯恩斯所希望的。

194284 17:22
皇帝天京 由里滨沙灘

「指揮官!祝你們凱旋而歸!」
「謝謝。」
向著拉森回禮後,斯普魯恩斯從後方的艙門走進了LVT中。

三輛LVT組成的車隊車隊緩緩啟動,並逐漸消失在拉森的視線之中,而拉森自己也要去處理陸戰隊的問題了。

車隊穿越了歌妓町的燈紅酒綠,數十名巡邏士兵從車隊旁走過,車隊繼續往前行,在一個港區和歌妓町交會處的檢查點轉彎上了主幹道。

沿著主幹道抵達南香川地區,這邊的局勢相比其他地區比較沒那麼穩定因此此地的美軍部隊更多,一路上可以看到許多燒毀的房屋和被砸開的門窗,南香川作為商業區,在昨天的暴動中損失慘重~不過具體的損失還在計算當中。

橫越一座橫跨香川的橋樑,車隊便抵達了幕府的控制區~北香川。

根據在由里滨修養的武士們的敘述,由於幕府的武士需要確保皇室、幕府高官以及南方各大名的安全,能夠使用的治安人力不足才導致暴動一發不可收拾。

「嗯⋯」
但茉莉似乎不那麼認為,她不停把玩著那個陸戰隊上繳的銅質令牌。

「怎麼了嗎?那個銅錠有什麼問題嗎?」
佛萊徹看著茉莉一直拿著那個東西在觀察而覺得奇怪,也是在他眼裡那就是一塊刻有雕花的銅錠⋯⋯

「我只是感覺這令牌好像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搞不好那是你前天還昨天說的神器
啊。」
佛萊徹無心的話語讓茉莉醍醐灌頂,雖然不是典型的神器,但的確有可能,只需要向其注入魔力⋯⋯

「不要現在測試這種事情,如果那是個炸彈的話怎麼辦?」
「啊⋯⋯好⋯⋯」
看見銅錠上微微泛起的青光,斯普魯恩斯立刻阻止了茉莉,什麼時候都可以去測試,就是不要在這種重要時刻前去動~現在可不能有個閃失啊,昨天的暴動已經透露了旭日並不是個穩定的國家,美軍的到來讓旭日的政治局勢這個火藥桶上面再淋了兩通油,只要一點點火芯,像是一場莫名其妙的爆炸,就可能直接讓幕府倒台。

車隊最終在皇居護城河上的小橋停了下來⋯排在數十支轎子和馬車之間。

「報上名來!」
「我們代表美國來向天皇殿下賀壽。」
「皇室禁地豈是洋人可以隨便來的?!」
一個年輕人走到美軍的車隊旁詢問來者,當車隊的負責人~一個陸戰隊少校回答後,那個年輕人露出了震怒的表情並拔出刀大喊⋯⋯

「啊!你在幹嘛!你是白痴嗎!啊真是抱歉!他年輕不懂事請不要把話放在心上⋯⋯」
「喔,不會的。」
一個看起來是中年人的武士看到年輕人在大吼大叫後立刻跑了過來一手巴了年輕人的頭並連連道歉。

美國人本應不被允許進入皇居的,但許多武士都從安全歸來的同袍那裡聽說了美軍無償救治了許多受傷的武士和平民,因此許多受過幫助的武士之家屬和師傅都認為自己欠美國人一個人情。

「很感謝你們願意幫助我們。」
「不會,那算是我們的職責。」
那武士和美國人道謝完後,便拉著年輕人的頭髮走去下一只轎子⋯⋯

「哈哈⋯」
「怎麼突然笑那麼開心?」
看著茉莉臉上忽然出現的笑容,斯普魯恩斯有些詫異。

「我曾經覺得你們美國人很愚蠢,為什麼要耗費那麼多資源去救助素未蒙面的人呢?」
「⋯⋯」
「在我的觀念中,弱小的民族活該被消滅。」
「⋯⋯」
「當時在紐約外海,我被從燃燒的船隻碎片中救起來的時候,我直覺覺得我可能會被當成性奴隸之類的。」
「⋯⋯」
「但並沒有,我不但得到了救治,多諾萬還把我這種戰俘安排近海軍實習。」
「⋯⋯」
「我本來覺得這是因為你們是以憐憫的態度來對待我們這些喪家之犬,但後來和最近的事情讓我發現你們是把我當做一個人來看的。」
「⋯⋯」
「或許這就是思想上的差距吧。」

「怎麼忽然說這種話?」
「觸景生情罷了。」
茉莉聳了聳肩並笑了笑。

中將!到了!
少校敲了敲LVT的側裝甲,車隊已經抵達了皇居內部。

「喔!好!」
斯普魯恩斯回覆到,隨後讓兩名士兵雙手各提上一個保冷箱。

由兩個陸戰隊員開路,數十個士兵簇擁著斯普魯恩斯等三人向著誕辰祭典的會場走去⋯⋯

在內部的侍衛的帶領下,士兵們自行找了些位子坐下,根據侍衛的說法,目前是天長節(誕辰)的表演環節。

隨著音樂聲響起,士兵們的目光立刻被眼前的表演吸引了眼球,當然,主要是被長相秀麗的姑娘所吸引⋯⋯

士兵們並沒什麼顧慮地對著姑娘目不轉睛,然而斯普魯恩斯敏銳地察覺到了一絲異樣~正常來說,國家元首參與活動時,會先對表演進行審核,刀槍之類的提案會被否決⋯⋯然而現在卻在表演舞劍,這種重大的疏忽即便在美國,負責人也會被拔官甚至起訴吧?

而且外面有一半的城市發生了暴動,這種時候還繼續舉辦慶典並不是個明智之舉⋯⋯

他隱隱感到了不安。

「妳有感覺到什麼嗎?」
「什麼意思?」
「魔法之類的東西。」
「這邊每一個人的武器或多或少都有魔力的流動,要是去感應的話我可能會昏倒。」
「那就別了⋯⋯」
「你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嗎?」
「氣氛不太對。」
「我也覺得。」
茉莉也隱隱有感覺的某些異常,像是舞台十分靠近做滿身著華服高官的第一排座位之類的。

不過兩個人心中的疙瘩在舞劍的表演結束後暫時消退了~他們想不到還有什麼更危險的事了。

中場休息時,大名們和幕府高官陸陸續續前往更高的看臺上去和天皇請安~美國人也是如此。

排在長長的隊伍裡,斯普魯恩斯和茉莉外加兩個拿著保冷盒的士兵只能靠著閒聊緩解排隊的無聊,茉莉還時不時要向保冷盒施點冰魔法。

然而就當終於要輪到他們的時候⋯⋯

“刺客!有刺客!”

創作回應

a2310395
只要日本大使記得把珍珠港攻擊的機密文件燒掉,那全體日裔就都不會有事
2021-08-17 15:33:27
a2310395
如果讓442部隊到旭日駐紮呢?這樣膚色和文化相近可以減少當地人的敵意
2021-08-17 15:39:38
物理被當的我
*標記,納入考慮
2021-08-17 16:36:46
a2310395
看來旭日和原先世界的日帝一樣馬糞,如果未來會有太平戰爭的話應該更刺激吧,照原先世界的發展來看,旭日造出信濃級的時候美帝的福特級都下水好幾艘了
2021-08-17 17:54:46
物理被當的我
喔吼旭日我有其他的計畫呢
2021-08-17 19:35:49
golden
旭日:昨日發生的暴動是有心人策動,企圖「悔」辱我們。這些草「管」人命的行為是絕不會得逞。止暴制亂,旭日平安
2021-08-17 18:08:56
物理被當的我
別給境外勢力遞刀子
2021-08-17 19:36:48
a2310395
樓上的,會這樣講話的是大蓮五毛,不是旭日馬糞啦
2021-08-17 19:41: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