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63.山茶花涼亭

佐渡遼歌 | 2021-04-28 20:00:04 | 巴幣 272 | 人氣 35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踏出客房的時候,倚靠著走廊牆壁的燕子立刻向前挺起身子,轉身說:「那麼就走吧,人家先讓那蒼瓖派的人到一樓去等了。」
 
  「好的。」李少鋒點頭說完,忍不住問:「這麼說起來,師父……還好吧?」
 
  「這麼一大清早當然沒看到人,不過就算醒了,大概也和前幾天一樣待在房間發呆吧。」燕子有些無奈地說:「這種時候,讓她靜一靜也是個辦法,畢竟好不容易到手的線索卻在最後關頭全部失去了,換作人家也會感到異常沮喪。」
 
  「嗯……」李少鋒低聲回應。這幾天自己也只有見過楊千帆幾次,而且都有瞭望塔的其他成員在場,找不到單獨相處的時間,雖然想過主動到她的房間談話,然而剛敲門表明身分就被罵回床鋪躺著休息,無果而返。
 
  「對了,你的腿還會痛嗎?這點真的不要勉強,畢竟是受傷之後第一次走這麼遠的距離,真不行就讓蒼瓖派的人過來。」燕子關心地問。
 
  「其實昨天就好得差不多了,傷口已經癒合也可以自由走動,只是大家都要我好好靜養才會繼續待在客房沒有亂跑。」李少鋒說。
 
  聞言,燕子毫不遲疑地直接反手對準李少鋒的大腿甩了一下巴掌,頓時痛得他大聲哀號,半蹲在地抱住右腳,好半晌都動彈不得。
 
  「幹嘛逞強啦,莫名其妙耶。」燕子跟著一起蹲在旁邊,雙手抱住膝蓋,偏著頭問:「果然很痛對吧?」
 
  「如、如果……沒有被打的話,應、應該是不會這麼痛……」李少鋒咬牙切齒地回答。
 
  「不過這樣的確有點奇怪。」燕子單手撐著臉頰,思索著說:「帆帆說過你在戴上玩家戒指的首晚就氣息暴走,在耗竭殆盡的時候卻躺了一下子就恢復了,再加上不久前也有明明全身經脈瀕臨斷裂卻在兩、三天內自然痊癒的例子,無論理由如何,你的恢復力超乎尋常也是事實。」
 
  「理由不是因為我是新人,而且氣息總量超乎尋常的龐大,兩者相加才會得出氣息自我治癒效果大幅提高的結果嗎?」李少鋒一邊忍痛一邊反問。
 
  「那是你的推測而已,並未得到證實。」燕子說完才搖著頭說:「不過理由究竟如何也無所謂了,因為那個效果顯然正在急遽降低。」
 
  「急遽降低?」李少鋒問。
 
  「不然都在床上躺四天了,你那腿傷怎麼還沒好?比起全身經脈瀕臨斷裂,那樣只是小傷程度。」燕子聳肩說。
 
  「剛剛才逞強完似乎不好這麼說……不過學姊,我的右腳大腿被砍到可以看見骨頭,左腳則是腳踝被長劍刺到貫穿,躺個四天就能夠下床走動應該可以算是現代醫學的奇蹟了吧?學姊在不久前肩膀受傷也休養了好幾個星期啊。」李少鋒苦笑著說。
 
  「人家可沒有你那種氣息耗盡還能夠迅速恢復的變態能力,那樣是正常情況。」燕子沒好氣地說:「況且這四天,蒼瓖派為了表示歉意送來各種靈丹妙藥,就算你斷了一條腿也該接得回去吧。」
 
  「那樣就太誇張了……」李少鋒深呼吸幾口氣才重新站起身子,扶著牆壁踩了幾次腳,確定只有輕微痛楚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需要去幫你找根拐杖嗎?還是人家的肩膀借你撐?」燕子斜眼問。
 
  「感謝學姊的這份心意,不過只要別繼續攻擊傷患應該就沒問題了。」李少鋒暗忖若是真的借燕子的肩膀當拐杖撐絕對會惹她不高興,苦笑婉拒。
 
  「不要就算。」燕子哼了一聲,繼續說:「總而言之,人家想要表達的事情是你今後受傷大概沒辦法好得像之前那麼快,千萬別仗著這點亂來。」
 
  「不過還是會比普通人快吧?」李少鋒問。
 
  「就是比普通人快而已,不過所有修練真氣的人都會好得比普通人快。」燕子說。
 
  「那樣就沒問題了。」李少鋒說。
 
  「就是這種心態很容易出事。」燕子斜眼瞪說:「這是你首次在戰鬥當中受到『重傷』,沒有昏過去也沒有陷入精神狀態低落的狀態,應該親自深刻體會到在那種相當兇險的情況下,負傷更會大幅減少原本就為數不多的選擇。」
 
  「是的,我銘記於心。」李少鋒正色受教,暗忖若是楚久樘沒有在那個時候恰巧趕到,即使自己因為那個「愛依」的關係半殘保住一條命,師父也肯定會被伊沃爾殺死,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覺得不寒而慄,同時心底某處也對於自己的無力感到焦躁。
 
  「知道就好。」燕子再度冷哼一聲,沿著中央樓梯往下走。
 
 
 
 
  李少鋒和燕子離開東泉塔的時候,一名蒼瓖派弟子露出等候許久的模樣立即迎上前,領著兩人前往主城,穿過主城廣場之後繼續沿著城牆走了好一會兒,最後抵達一個類似後花園的區域。
 
  蒼瓖派弟子停在兩公尺高的山茶花圍籬旁邊,擺手說:「不好意思,根據吩咐,接下來請李先生一個人進去。」
 
  「啥?」燕子立刻挑眉說:「這傢伙可是傷兵耶。」
 
  「本派可以保證這場談話的安全性。」蒼瓖派弟子立刻說。
 
  「而且人家都跟著走完整條路了才講,這種事情怎麼看都應該先說吧。」燕子皺眉抱怨。
 
  「學姊,沒關係,我一個人就行了。」李少鋒急忙插話,暗忖若是燕子不在場也比較好交涉內傷的事情。
 
  「……那麼人家在這邊等吧。」燕子皺著小臉踱步走到旁邊的矮牆坐下,拿出手機,不悅地單手操作。
 
  啊啊,這個反應絕對生氣了,看來等會兒出來又得花些工夫才能夠安撫了。李少鋒暗自苦笑,向著蒼瓖派弟子微微頷首之後才踏入圍籬之間的小路。
 
  高度超過身高的山茶花圍籬營造出與外界隔絕的環境,僅供一人通行的小徑左彎右拐,卻沒有任何岔路,最後抵達中央一座典雅的石製涼亭。
 
  正值開花時期,頗為濃郁的香氣飄散在空氣當中。
 
  李少鋒一邊伸手搓著鼻子一邊看向擺放在涼亭桌面的豐盛餐點。
 
  豆漿、奶茶、蛋餅、燒餅、鹹粥、肉包、饅頭、油條,一應俱全,而且令人訝異的是在寒冬早晨依然微微冒著熱氣。話雖如此,自己是在東泉塔客房和燕子聊天了好一會兒才匆匆赴約,不曉得是自己受到監視,在踏出東泉塔的時候即時備妥,還是已經撤掉過前一批冷掉的餐點了。李少鋒從那些遠遠超過兩人份的餐點轉移視線,原本以為會看到夏逸舟,不料端正坐在對座的人卻是夏旖歌。
 
  她將烏黑秀髮盤在腦側,用一根玉簪固定,身穿剪裁貼身的褲裝,外面披著一件有蒼瓖派徽章的深綠色長袍,腰間繫著白銀長劍,即使面露倦容也顯得英姿颯爽,展現出男裝麗人的魅力。
 
  「感謝你願意前來。」夏旖歌站起身子,頷首致意。
 
  「不好意思,因為傳達有誤,讓妳久等了。」李少鋒一邊道歉一邊踏入涼亭。
 
  「這幾天必須處理各種事情,連闔眼的空檔也沒有,能夠有時間稍微喘息也不壞。」夏旖歌淡然表示不需要在意,接著說:「請不要誤會,父親大人也相當希望親自向你致謝與致歉,只是被我極力阻止了。」
 
  為何要極力阻止?李少鋒暗自不解,表面上還是說:「沒關係,我不介意。」
 
  「請用餐吧。」夏旖歌擺手說。
 
  「嗯。」李少鋒點點頭,坐在對面位置,然而並沒有伸手去碰任何餐點。
 
  「傷勢還好吧?」夏旖歌面無表情地問。
 
  「感謝你們蒼瓖派免費送來一大堆的寒黐膏和相關藥品,已經差不多痊癒了。」李少鋒頷首致謝。
 
  「那樣真是太好了……站著說話也不好,請坐吧。」夏旖歌說:「這些餐點都是本派廚師的精心製作的,請趁還熱著的時候享用。」
 
  「看起來確實相當美味。」李少鋒坐到夏旖歌對面位置,然而並沒有伸手拿取餐點。
 
  夏旖歌同樣沒有用餐的跡象,只是面無表情地端正坐著。
 
  稍嫌尷尬的氣氛緩緩飄蕩在涼亭之中,揮之不散。
 
  找自己過來卻不打算講話嗎?李少鋒頓了頓,率先開口說:「對於夏暉盛的事情,我感到很遺憾。雖然只有簡短講過幾句話,然而可以知道他是好人。」
 
  「這麼說起來,你提過自己是迷途者吧?」夏旖歌沒頭沒尾地問。
 
  「我確實是迷途者沒錯……請問這點怎麼了嗎?」李少鋒不解反問。
 
  「換句話說,你成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時日尚淺,見過的死亡不夠多,才會對一位素昧平生的人產生過度的感情。過去這幾天,我派有許多弟子在對抗那些卑劣之徒的時候失去性命,暉盛是其中一人……就是這樣,無須特別在意。」夏旖歌淡然說。
 
  什麼意思?因為自己不是蒼瓖派的人,所以不要對此發表意見嗎?李少鋒對於這種說法大為反感,沉默不語。
 
  「開始正題吧,關於你曾經向我提及的眾多情報,有些內容事關重大、影響深遠,我並沒有向父親大人全盤以告,希望能夠在現在這個沒有其他人打擾的情況下先討論出一個共識。」夏旖歌說。
 
  李少鋒尚未整理好方才的不悅情緒,低低應了一聲,繃著臉聽下去。
 
 
 
 
 


創作回應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夏旖歌不想李少鋒提到夏暉盛的事情嗎?
2021-04-28 21:16:39
佐渡遼歌

是的呢,語氣方面很含糊地就帶過了。
2021-04-28 21:37:50
Ddpaul
在這個世界一個人冒險是很危險的,趕快去開後宮吧!
久樘就當成少鋒的劍,反正勢力範圍應該很大,有什麼麻煩就把仇恨拉去給他!
2021-04-29 09:09:39
佐渡遼歌
來者不拒嗎wwwww
2021-04-29 11:27:14
坐著
奶茶、蛋餅、豆漿、燒餅 [e38]想吃啊啊啊 [e38]我的重點是不是不太對 [e38]
2021-04-29 10:19:53
佐渡遼歌
不太適合深夜和早上看的描寫XDDDD
2021-04-29 11:27: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