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60.禱文

佐渡遼歌 | 2021-04-25 20:00:06 | 巴幣 1086 | 人氣 38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咦?等等──」李少鋒轉頭瞥了一眼後背與牆面,然而服裝布料、血液和牆面凹槽孔洞混雜在一起,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遑論判斷傷勢是輕是重,只好提氣勉強壓過疼痛,踉蹌追出去。
 
  現身廣場的夏逸舟令原本互相對峙的楊千帆和董既明都不得不停止動作,甚至迅速拉開距離好應對突發情況,雙雙移動到更遠處,彼此成為一個歪斜的三角形。
 
  籠罩在陰影之內的廣場飄蕩著緊繃氣氛。
 
  不妙,楊千帆剛好站在廣場中央,位於董既明和夏逸舟之間,無論進退都會陷入被夾擊的局面。一想到此,李少鋒急忙開口喊:「師父!快點讓開!不要阻止夏逸舟掌門!」
 
  楊千帆微微蹙眉,看得出來夏逸舟充滿敵意,然而也知道若是任憑他通過,無論殺傷董既明或試圖甩掉他離開,接下來都無法繼續談話了,當下咬緊嘴唇站在原地,甚至微微將黑紋短刀的刀尖轉向夏逸舟。
 
  董既明沉著臉沒有開口,不敢托大地渾身纏繞起墨綠真氣,嚴陣以待。
 
  夏逸舟用著波紋不起的眼神凝視著董既明好一會兒,這才小心翼翼地將夏旖歌放在階梯旁的梁柱,讓她倚靠著坐好之後看似隨意地虛砍了兩劍,然而纏繞在白銀劍身的赭紅色真氣有如火焰般高漲,狂暴捲動。
 
  緊接著,李少鋒明明看見夏逸舟做出俯身往前衝刺的動作,眨眼過後卻發現他移動到自己身前,肚腹再次被狠狠地踢了一腳,滾回神殿殿內。即使這次事前提著護體真氣,牽扯到後背傷口還是痛得眼前閃過數道白光,狼狽倒在地板滾了幾圈才好不容易停止,匆匆撐起身子。
 
  為什麼突然攻擊自己?難道是擔心自己會趁機傷害昏迷中的夏旖歌嗎?李少鋒急忙抬頭,隨即看見夏逸舟輕易繞過楊千帆,對準董既明揮劍。挾帶龐大真氣的劍尖向前直搠,甚至讓人產生四周空氣都形成旋風一齊往前灌去的錯覺。
 
  董既明徹底保持守勢,站穩步伐,雙手短劍分別劃出完全不成對的詭異軌跡,精巧至極地連續施加兩次攻擊,強行令劍尖偏離目標。
 
  夏逸舟低哼一聲,看似刺空的白銀長劍忽然繞了個半弧,再度斬向董既明。
 
  這次來不及閃避或格擋,董既明只好聚集護體真氣硬吃下斬擊,不過胸前還是被斬出一道傷口,頓時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不許殺他!」楊千帆急忙大喊,衝上前揮出短刀試圖掩護。
 
  見狀,夏逸舟頭也沒回地揮手刺出一劍。
 
  長劍尚未近身,楊千帆的護體真氣就被纏刃削弱大半,不得不強行止步。
 
  「這下子可是罪證確鑿了。既然出手掩護教團的成員,表示你們兩人確實是內應吧……國秧與縈柔的女兒也真是看走眼了。」夏逸舟蹙眉搖頭。
 
  「並非如此,只是有關鍵情報希望從他口中得知。」楊千帆說。
 
  「儘管找藉口吧。」夏逸舟冷然說:「這次看在樓月的面子,我不會殺你們兩人,讓她親自處斷自己隊伍的汙點。現在退開。」
 
  「……這件事情攸關我的雙親安危,請恕無法從命。」楊千帆說。
 
  夏逸舟不再回應,昂首瞪向董既明說:「那個時候考量大局決定活捉才會著了你們的道,否則即使是兩人合力又如何。」
 
  「彼此彼此,若非我原本奉命活捉,也有無數機會可以殺死夏掌門。」董既明說完就俯衝搶攻,兩柄短劍平行舉在胸前,踩著左右搖晃的奇特步伐主動搶攻,無疑是生死相拚的氣勢。
 
  夏逸舟面無表情地揮劍回砍,劍勢奇險刁鑽、凶狠毒辣,同樣招招致命。
 
  那兩人一副要廝殺到某方死亡的氣勢啊……那樣就算了,就怕師父腦子一熱自行衝入其中,到時候不死也重傷。李少鋒持續運行氣息,強行壓過全身上下傳來的疲倦和痛楚,緊接著,腦海忽然閃過「乾脆夾持夏旖歌作為人質」的念頭,然而很快就意識到那樣只會將原本就相當混亂的情況弄得更混亂,一個不好在靠近之前就被夏逸舟砍翻了,況且假設真讓自己制住夏旖歌的要害也提不出什麼條件,照樣走不出這座廣場。
 
  眼下看是沒辦法達成「從董既明口中取得雙親情報」的最大目標,退而求其次,如果能夠和楊千帆安然離開此處就心滿意足了。李少鋒費力站起身子,準備衝到楊千帆身旁,怎麼樣也要避免她插手戰鬥的最糟糕結果。
 
  這個時候,夏逸舟忽然抽身後退,時機正好就是李少鋒邁出第一步的瞬間,脫離董既明的攻擊範圍之後側身反手揮出白銀長劍。
 
  原本纏繞在劍身的赭紅真氣竟然隨著劍尖揮落的軌跡凝聚成實體,化為月牙劍氣呼嘯劃過廣場,直衝主殿。
 
  「──咦!」李少鋒想要閃躲,然而失血過多的身體卻跟不上思緒。
 
  明明腦中打算往後躲到神殿的漆黑圍牆後方,下一秒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單膝跪在地板,拼命想要起身卻只是令後背傷勢益發疼痛,只好手腳並用地狼狽往旁邊爬去,然而這個速度絕對閃不掉月牙劍氣。
 
  「少鋒!不能動的話就全力提氣!」楊千帆放聲喊完,急速衝到李少鋒面前,用雙手將短刀豎在胸前硬撼這招。
 
  赭紅色的月牙劍氣與纏繞酒紅真氣的短刀互相傾軋,發出刺耳尖銳的聲響。
 
  楊千帆的護體真氣被迅速衝散,長髮紊亂飛揚,雙手皮膚同時浮現燙傷似的紅腫與水泡。
 
  下個瞬間,月牙劍氣猛然爆散。
 
  灼熱氣息頓時瀰漫廣場。
 
  李少鋒將雙手擋在臉前作為遮擋,正好看見夏逸舟對準董既明又砍出兩道月牙劍氣,接著趁他疲於應付的時候壓低身子俯衝到正前方,將白銀長劍刺入他的胸口。
 
  兩道月牙劍氣爆散的瞬間,長劍劍尖也從董既明的後背肩胛骨穿透而出。
 
  董既明咳出一灘鮮血,用著最後力氣將雙手短劍交叉揮出。
 
  「殺子之仇,合該以命相抵。」夏逸舟流暢抽回白銀長劍,退了兩步躲開短劍,接著數個閃身退回主殿梁柱旁,溫柔地單手抱起夏旖歌,視線壓根沒有移向楊李兩人,抬頭瞥了眼環繞在神殿外側的廢墟建築物屋頂之後就提氣迅速穿過廣場,翻過牆壁消失無蹤了。
 
  這個時候,董既明再度咳出大灘鮮血,碰然倒地。雙手卻依舊握著短劍沒放。
 
  見狀,楊千帆跌跌撞撞地衝上前。
 
  「師、師父,妳沒事吧?」李少鋒匆忙跑過去蹲在楊千帆身旁,看著她原本白皙無瑕的肌膚此刻紅紅腫腫,胸口頓時閃過一陣遠超過後背傷口的疼痛,心疼不已。
 
  楊千帆沒有在意自身傷勢,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用雙手壓住董既明的胸前傷口,著急地說:「等等,不要死……不要現在死去,這些年來好不容易才得到線索,不要現在……」
 
  李少鋒轉動視線,看見黏稠的大量血液持續從楊千帆的指縫之間滲出,鮮紅異常,壓著的位置也正好是要害,若不是心臟就是肺部。
 
  「為什麼你可以通過『喪鐘』!為什麼你可以回到地球!爸爸和媽媽在分開之後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請告訴我啊!」楊千帆狀似瘋狂地喊。
 
  李少鋒從口袋取出鐵罐,旋開蓋子挖出兩指份量的寒黐膏抹在董既明胸口。
 
  楊千帆茫然瞥了李少鋒一眼,似乎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他站在旁邊,不過很快就動手將寒黐膏抹開,覆蓋住胸前傷口。
 
  數個吐息之後,董既明的呼吸變得略為平穩,然而沒有回答楊千帆的問題,繃著臉呢喃說:「吾等是獻上崇敬之人、遵行旨意之人;吾等是服侍者、攪動者、清除者;吾等匍匐、蜷曲、溶解、化散、流動,時常讚頌至高無上之名……盆呀、神聖的盆呀,願吾等的軀體腐敗之後能夠流入那盆內成為……」
 
  這是……祈禱文嗎?李少鋒不禁皺眉,暗忖董既明的傷勢過重,很有可能直接被刺穿心臟,即使敷上寒黐膏也回天乏術了。
 
  「回答我啊!至少告訴我爸爸和媽媽是否安然無事啊!」楊千帆咬牙大喊。
 
  「啊啊,吾等終能成為至高無上的一體、一部,這是歡愉、喜悅、值得讚美之事……在那……在那安詳之地,吾等不分彼此,吾等……彼此交融,吾、吾等同為至高──」董既明的聲音講到後面已經細如蚊繩,雙眼瞳孔也徹底失焦,表情卻是益發狂熱愉悅。
 
  片刻,僅存於瞳孔當中的微弱墨綠異芒閃爍片刻,倏然消失。
 
  接下來好一段時間,整座漆黑神殿靜得只能夠聽見楊千帆的啜泣聲。
 
  「師父,我們該走了。教團成員隨時有可能過來這裡。」李少鋒低聲勸說。
 
  楊千帆沒有回應,垂首瞪大雙眼,雙手依然持續壓著董既明的胸前傷口。
 
  「師父!」李少鋒加重音量喊。
 
  「……帶著他一起走。」楊千帆低聲說:「我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線索。」
 
  「沒有問題,我會負責揹他,麻煩師父警戒四周了。」李少鋒說完,忽然聽見幾乎不可聽聞的腳步聲,下意識地轉動視線,隨即看見一名同樣身穿教團斗篷的高瘦男子從圍繞在四周的一棟建築樓頂悄然跳入廣場。
 
  右邊頸側到臉頰的龜裂模樣命紋宛如魚鰓,閃爍著妖異的藍紫色光芒。
 
  楊千帆仍舊有些恍神,不過也在第一時間展現高超反應,扳開董既明的手指抽起短劍揮手射出,同時喊:「少鋒!快走!」
 
  伊沃爾側身閃過短劍,有如鬼魅地將原本數十公尺的距離化整為零,瞬間移動到楊李兩人身後,對準楊千帆的腦側踢出一腳。
 
  楊千帆即時將雙手交錯高舉過肩膀,堪堪擋住這一腳,不過看似平凡無奇的踢擊卻發出極為沉重的聲響,連著手臂繼續踢往腦袋,衝擊爆散。
 
  楊千帆的身子相當怪異地晃了晃,直接昏了過去。
 
  「──信誓旦旦地表示會獨自處理疏漏,結果還不是讓夏逸舟逃了……就是敗在多嘴的毛病,老愛喜歡節外生枝,一開始直接闖入神殿內部,擊昏愛依扔到外面再使用全部的凝爆水晶豈不是簡單結束了……」伊沃爾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董既明的屍身,並未流露出太多感傷情緒,自言自語到後面也變成難以辨識的音節,像是外文又像是祈禱文,好一會兒才將視線轉向李少鋒。
 
 
 



創作回應

坐著
好刺激٩(˃̶͈̀௰˂̶͈́)و
2021-04-26 09:07:55
佐渡遼歌
能夠看得開心就太好了XDDD
2021-04-26 10:40:39
秦思
越抹越黑了啊啊啊
2021-04-26 13:36:07
佐渡遼歌
等到夏旖歌醒來講清楚應該就沒事了,嗯......如果有辦法撐到她醒來的話(遠望...
2021-04-26 14:02: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