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64.都已經高中畢業了

佐渡遼歌 | 2021-04-29 20:00:03 | 巴幣 164 | 人氣 42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首先,作為蒼瓖派的掌門千金,再次感謝你在這場襲擊事件所做出的努力與付出。」夏旖歌頷首說。
 
  李少鋒本來就不是喜歡與人針鋒相對的類型,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低調主義,即使國小、國中時期因為妹妹失蹤、雙親離婚的事情被同學指指點點也都選擇無視,就算現在夏旖歌的態度高高在上,除了令內心的反感加重之外也沒有產生其他情緒。
 
  雖然在漆黑神殿的時候被夏逸舟誤傷了,因此陷入九死一生的局面,不過客觀看來,夏逸舟當時採取只救自己人的行動也在情理當中,現在進行追究也只是讓他們賠禮、賠錢,沒有太大意義。李少鋒平靜地說:「事情已經結束了。既然結果還算順利,我也收到了貴派贈送的藥品,不會對此再說什麼。」
 
  「如果你願意這樣接受的話……是的,非常感謝。」夏旖歌沒有料到這個回答,微微一怔。
 
  「我這邊也要說聲感謝。」李少鋒暗忖即使對方態度不善,自己也不能丟了瞭望塔的面子,道謝說:「在施展驅毒變化途中的時候,很感謝妳願意相信我。那個時候的吐血應該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吧?」
 
  「……感謝關心,沒有問題。」夏旖歌說。
 
  「事後來看,夏逸舟掌門在那個時候醒來其實還是最好的發展。」李少鋒繼續說,心想若非如此,楊千帆有很高機率加入教團聯合,屆時自己也一定會跟過去,現在說不定已經待在某個根據地,無法脫身了……在董既明死亡的此刻,就算加入教團聯合也無法得到關於雙親的情報,自己也不用擔心自家師父是否會繼續糾結這件事情了。
 
  「是的。」夏旖歌蹙眉回應。
 
  「這麼說起來,夏逸舟掌門的身體狀況還好吧?教團聯合那些人沒有使用什麼特別惡劣的毒藥或道具吧?」李少鋒問。
 
  「父親大人應該沒有大恙。」夏旖歌說
 
  「……應該?為什麼是推測語氣?」李少鋒不解地問。
 
  「父親大人自從返回主城之後就忙於處理諸多公務,幾乎夜不能眠,我不希望為了這點小事去打擾他。」夏旖歌淡然說。
 
  這樣還算是小事?而且父女之間講些話也再尋常不過吧?李少鋒納悶歸納悶,卻也不好插嘴他們的家務事。
 
  「寒暄問號就先到此為止吧。在我們從密道返回東泉塔的時候,你曾經指出豐億集團和玉井建設兩支隊伍是教團內應,請問有任何的實際證據嗎?」夏旖歌端正神色詢問。
 
  「……我曾經聽到教團的相關人員討論這件事情。」李少鋒知道夏旖歌可以看出自己是否在說謊,盡可能地使用模稜兩可的詞彙說明:「雖然沒有可以拿出檯面的證據,然而我認為是事實沒錯。豐億集團暫且不提,至少我親眼見過玉井建設的翁世堯和教團成員交談。」
 
  「你見過翁世堯?那是在發生襲擊事件之前還是之後?」夏旖歌追問。
 
  「事件之後。」李少鋒考慮到此事與夏羽有關,原本想要盡可能隱瞞,不過隨即想通翁世堯那邊自然不可能坦然承認自己就是內應,依然是各執一詞的情況,乾脆坦蕩蕩地說:「就是外面種著整排竹林的那間別館,我見到他和教團成員對話,態度頗為親切,不過實際內容就不清楚了。」
 
  「翁世堯特別囑咐過不希望被打擾,沒有住在城內四塔也沒有住在城外的四座別院,而是挑了一間遠離鬧區的別館,即使是蒼瓖派弟子也沒有多少人知道玉井建設的成員待在那邊,你是如何找到那裡去的?」夏旖歌懷疑問。
 
  「算是誤打誤撞。」李少鋒說。
 
  「關於豐億集團的內應嫌疑又是怎麼一回事?」夏旖歌問。
 
  這邊總不好說自己又剛好湊巧看見豐億集團的莊邦毅和教團成員進行交談或交易,每項重要情報的來源都是偶然,連自己也覺得太扯,然而若是想要在隱瞞夏羽存在的情況下編出真假摻半的說法,時間又不太夠。李少鋒一時之間找不到合適理由,尷尬地陷入沉默。
 
  見狀,夏旖歌沒有追問,嘆了一口氣說:「簡言之,你目前只能夠證明玉井建設是教團的內應,而且無法提出物證……這樣可就有些難辦了,光憑一個人的口頭說詞可無法做出更進一步的究責行動。」
 
  「請問夏小姐的詢問用意是希望公開指出他們兩支隊伍的內應身分,還是單純尚未洗清對於我的懷疑?」李少鋒問。
 
  「教團做出如此傷天害理、殘虐卑劣的事情,台灣每支隊伍都應該盡一份討伐的責任,倘若那兩支隊伍真是內應,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夏旖歌凜然說。
 
  如果站在蒼瓖派的立場想要復仇、討回公道還可以理解,偏偏夏旖歌站在代表台灣全體隊伍的立場講話,反而使得規模一口氣擴大許多。李少鋒難以接續話題,停頓片刻才轉而問:「所以妳也沒有將內應的情報告訴夏逸舟掌門嗎?」
 
  「如果你有實質證據還有討論餘地,現在的情況……假使說了又如何?徒然增添父親大人的困擾。」夏旖歌搖頭說。
 
  「該不會那兩支隊伍的成員都還在城內吧?」李少鋒皺眉問。
 
  「……豐億集團的隊長莊邦毅和玉井建設的隊長翁世堯都在前幾日離城了。由於豐億集團與本派有尚未完成的交易,由莊邦毅隊長的長子莊奕徹先生作為代表,繼續留在城內商談後續事項。」夏旖歌說。
 
  偏偏是那位和樓月學姊有婚約的傢伙嗎?李少鋒忍不住皺眉。
 
  「既然如此,希望你在今後可以謹言慎行。」夏旖歌淡然說。
 
  「這件事情本來就與我無關,也與瞭望塔無關,當然不會主動讓自己陷入更棘手的局面,不會發生夏小姐擔心的事情。」李少鋒聽出弦外之音,乾脆保證不會胡亂散佈那兩支隊伍是教團內應的謠言。
 
  「又是那個獨善其身的主義嗎……」夏旖歌不滿地喃喃自語,不過很快就端正神色,開口說:「關於主城的地底密道、光塵戒、那間廢棄神殿的事情都是本派機密,希望也能夠幫忙保密。」
 
  「呃,當初待在城內的師父和學姊都知道密道的事情了,畢竟我們曾經討論過是否要從那邊離開……只是今後大概不會再來蒼瓖城了,就算知道也不會使用,應該沒關係吧?」李少鋒說。
 
  「為什麼!」夏旖歌突然瞪大雙眼,提高音量問。
 
  「咦?要問為什麼……畢竟沒有刻意過來蒼瓖城的理由了啊,雖然玉閣祭是台灣玩家的盛事,但是聽說黑市也可以買到大部分的遊戲必需品。」李少鋒遲疑地說。
 
  「嗯……」夏旖歌意識到自己失態,清了清喉嚨,開口說:「密道的事情已經被教團方面知曉了,嚴格要求你禁止洩漏情報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不要大肆宣揚你在密道見到的細節或將之販售給情報機關即可。」
 
  「當然,我不會那麼做。」李少鋒立刻保證。
 
  「即使面對瞭望塔的其他成員也是如此嗎?」夏旖歌追問。
 
  「關於這點……我會盡可能地敷衍過去,然而若是出現極為緊迫、危險的情況,我想自己大概會坦白並且麻煩他們一起保密吧。畢竟他們是我的夥伴。」李少鋒正色說。
 
  「……我欣賞這份誠實。」夏旖歌垂著眼簾說:「非到真正的緊要關頭,想必你會依照承諾地守口如瓶吧,總而言之,地底密道、光塵戒以及發生在那間神殿的事情都請保密了。」
 
  李少鋒注意到微妙的措詞差異,然而「那間神殿的事情」和「發生在那間神殿的事情」其實是差不多意思,難得對話還算順利,不想在這邊吹毛求疵,轉而問:「那個時候,若是我真的啟動了床底下的機關會發生什麼事情?」
 
  「就是如同我當時說過的內容,神殿會徹底坍塌,房間本身則是會下降十多公尺,落至一個地板與牆壁都是宙鋼鋼板的更大房間,其後則會倒下一面同樣由宙鋼製成的鋼板作為天花板,以特殊機關密合、鎖死,讓房間成為一個密室。」夏旖歌詳盡地說明:「這個並非神殿本身的設計,而是某代掌門改建的結果。密室備有飲用水、糧食與氧氣瓶,足夠讓擁有一定修為的數人在裡面度過十天半個月的時間。」
 
  李少鋒原本只是隨口詢問,緩和氣氛,沒想到她會侃侃而談這種應該是派內機密的事情,愕然反問:「這個應該是相當機密的事情吧?」
 
  「你都知道密道的位置與開啟方式了,多一個蒼瓖派緊急庇護所的機關又有什麼關係。」夏旖歌無所謂地說。
 
  明明始終保持客套的疏遠態度,現在卻又輕描淡寫地坦白如此重大的機密。李少鋒忽然無法掌握距離感,愣了半晌才問:「請問什麼宙鋼?」
 
  「……有時候我還真的會忘記你是什麼都不曉得的迷途者。」夏旖歌的嘴角逸出一絲笑意,開口解釋:「那是從克蘇魯遊戲當中取得的稀少外星礦物,有謂是『宙鋼斥之、殞鐵納之』,宙鋼本身帶著排斥氣息的特性,有點像是負極相斥的磁力,無論多麼龐大的氣息在接觸到宙鋼表面之前就會消散大半,無疑是最佳的防護素材;殞鐵則是帶有正好相反的特性,能夠吸納氣息,大多數外星武器也都摻有一定比例的殞鐵。」
 
  「原來如此。」李少鋒微微頷首,見話題告一個段落之後道出正題地問:「能夠請教一件額外的事情嗎?」
 
  「請說。」夏旖歌打起精神地說。
 
  「關於燕子學姊的內傷。」李少鋒說:「當時在主城廳堂的時候會演變成交手的局面純屬誤會,既然現在誤會解除了,希望夏小姐能夠出手協助。」
 
  「……非常抱歉,我對此無能為力。」夏旖歌乾脆地說。
 
  「希望詳細解釋為何辦不到。」李少鋒皺眉追問。
 
  「首先,我必須先向你解釋目前穆燕小姐的情況。」夏旖歌說:「當時在主城廳堂,我所使用的變化源自我派心法秘笈的《翠華訣》,名為『碎勁』,能夠將自身氣息化為一個生生不息的循環,若是在侵體之後沒有立刻處理完畢就會持續存在體內。無論修為高低,只要提氣即會刺激到殘留在經脈內的碎勁氣息,出現無異於侵體的劇痛。」
 
  這點倒是和當初師父、學姊推測出來的結論差不多。李少鋒急著追問:「那麼為何無法處理?」
 
  「當時在主城廳堂,我一心想要攔阻你們兩位才會動用這個變化,然而說來慚愧,我修習翠華訣的心法時日尚淺,無法收發自如。」夏旖歌平靜地說,臉上絲毫不見歉意。
 
  「這算什麼……還沒有學好的變化就不要隨便用在實戰上面啊。」李少鋒忍不住抱怨。
 
  「不好意思,我剛才的說法有誤。」夏旖歌糾正說:「我確實已經掌握了『碎勁』變化,然而翠華訣當中還有一個與之相對的『黏勁』變化,可以視為『吸引』的上位版本,能夠將經脈內的碎勁氣息吸出,正是治療碎勁所造成內傷的必要變化……我目前的黏勁控制技術只能夠在體外施展,無法擴及他人體內。」
 
  糾正這種地方有什麼意義?結果還是無法治療啊,根本沒有差別。李少鋒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迅速熄滅,難掩焦躁地問:「假設現在潛心修習黏勁變化,請問夏小姐多久之後才能夠掌握到能夠治療他人的程度?」
 
  「粗略估計的話……短則一年、長則三年。」夏旖歌說。
 
  以年為單位的話根本就不可行,如果真拖到最久的三年,燕子學姊甚至已經高中畢業了!李少鋒強耐住不悅情緒地問:「我是迷途者,不過也知道氣息一旦脫離本人的操控就會高速散失,理論上而言,那個碎勁的氣息也是如此吧?」
 
  「《翠華訣》乃是本派最高心法,碎勁則是源自於此的高深變化,獨闢蹊徑且高深複雜,效果自然也是相當卓越。當然了,碎勁結構也會隨著時間自然減弱、最終徹底消散,不過需要好幾年的時間。」夏旖歌說。
 
  為什麼還講得頗為自傲?搞清楚場合好不好。李少鋒一時氣結,無話可說。
 
  「若是穆燕小姐的修為抵達脫胎境界,每日定時提氣可以持續削弱碎勁的循環結構,推測只要三、四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將體內碎勁真氣消磨殆盡了,屆時內傷也會自然痊癒。」夏旖歌繼續說。
 
  「……但是學姊的修為只有命紋境界,而且只要提氣就會痛到幾乎昏厥的程度,這種情況下根本沒有辦法養氣、練氣,因此修為也無法增長吧?」李少鋒確認性地反問。
 
  「非常遺憾,正是這樣沒錯。」夏旖歌說。
 
  提出各種解決方案,結果講到最後都是不可行,那樣不也是白搭嗎?李少鋒必須咬緊嘴唇才能夠忍住罵人衝動。
 
  「儘管如此,後續提到的那個方法並不需要穆燕小姐本人施展,只要修為抵達脫胎境界的人都可以。雖然那麼做必須花費數倍時間,並且大耗真元,卻也是一個辦法。」夏旖歌補充說。
 
  「所以妳也可以用那個辦法治療嗎!」李少鋒急問。
 
  「殘留在穆燕小姐腰際經脈的氣息就是我的氣息,若是再輸氣進去,無論施展何種變化都只會被碎勁化為己用,平白加重內傷。」夏旖歌搖頭說。
 
  「……那麼難道夏逸舟掌門願意花費比起三、四個月更久的時間,耗損真元,每日替學姊療傷嗎?」李少鋒臉色一沉,不抱希望地問。
 
  「本派事務為重,父親大人在近期內沒有辦法分神處理這件事情。」夏旖歌說:「若是穆燕小姐願意留在蒼瓖城,本派會將她視為貴賓,等到關於教團的事情告一個段落之後再請父親大人出手治療。確實要花費不少時間,然而一定會治好她的內傷。」
 
  聞言,李少鋒也不至於不知趣地追問所謂的「近期」究竟有多久,暗忖加總起來可能一、兩年的時間跑不掉,燕子學姊絕對不可能待在這裡那麼久的時間,而且那麼一來,瞭望塔的生活、高中生活也都全部沒了。
 
  即使知道最後這個辦法是目前聽下來唯一可行的辦法,李少鋒也沒有自信勸那位心高氣傲的學姊接受,當下嘆了一口氣說聲「告辭」,隨即準備起身離開。
 
  「此外,還有最後一個辦法。」夏旖歌伸手阻止,等到李少鋒坐回位置之後才輕吁一口氣,傲然說:「如果你願意拜入蒼瓖派,父親大人會視你如己出,懷玉、曲玉、蘭玉三路本派劍法自然不必提,等到修為抵達脫胎境界之後就會給予學習翠華訣心法的許可。這是父親大人在今早親口對我許下的承諾。」
 
  「……姑且不論這個莫名其妙的唐突邀約和我的個人意願,即使真的成為蒼瓖派的弟子,我不可能立刻學會《翠華訣》的黏勁變化,學姊的內傷也不會痊癒啊。現在提這個做什麼?」李少鋒不耐煩地問。
 
  「只要你加入本派,自然不必去管瞭望塔的事情了。」夏旖歌淡然說。
 
  「不可能。」李少鋒立刻斷言。
 
  「只是提出一個解決辦法的方案,不需要動怒。」夏旖歌平靜地說:「瞭望塔是秦樓月自行創立的新興隊伍,成立了兩年卻沒有任何廣為人知的實績,再加上她與豐億集團的莊奕徹有婚約,如果沒有意外,高中畢業之後就會嫁入豐億集團了,屆時,失去工房長的隊伍也會自然解散吧。」
 
  「這、這個──」李少鋒反射性地想要反駁,然而草屯秦家和豐億集團之間的婚約確實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貿然說些無憑無據的反駁也只是讓夏旖歌看出自己在逞強,頓時啞口無言。
 
  「既然瞭望塔遲早會解散,不如盡早加入我派。」夏旖歌說。
 
  「我不會這麼做,瞭望塔也不會解散。」李少鋒低聲重複。
 
  「這件事情沒有期限,不必急在一時給出答覆,還請慢慢考慮。」夏旖歌沒有繼續爭辯,轉而說:「另外,父親大人表示為了答謝救命之恩,作為贈禮,請在本派的寶物庫自由挑選一樣物品帶走。」
 
  從這個用詞遣字判斷,夏逸舟在今後不會承認誤傷的事情也不會為此親自道歉,打算直接用這份贈禮當成遮口費吧?還是說,夏逸舟覺得破例收自己為弟子就是對於救命之恩的回報了?李少鋒對於蒼瓖派的印象已經差到谷底,不想因此欠下人情,委婉地說:「好意心領了。」
 
  「父親大人相當堅持,希望能夠接受這份禮物。」夏旖歌說。
 
  如果繼續婉拒,難道到時候還得親自去向夏逸舟解釋嗎?然後重演一次現在這種被徹底瞧不起的受氣對話嗎?李少鋒一想到那個畫面就覺得萬分疲倦,暗自決定隨便挑個不值錢的東西就算了,妥協地說:「那麼我就先謝過夏逸舟掌門的好意了。」
 
  這個時候,夏旖歌始終不起波紋的俏臉忽然放鬆,顯然是因為李少鋒願意接受贈禮略為安心,補充說:「倘若各位挑選的七件寶物或許龐大不易攜帶,本派弟子也可負責將寶物全數送至貴工房位於台中華文高中旁邊的根據地。」
 
  「……什麼意思?居然連其他人都有嗎?」李少鋒皺眉問。
 
  「是的,父親大人親口允諾過目前待在蒼瓖城內的七名瞭望塔成員都可以自由挑選一件寶物。」夏旖歌說。
 
  這種時候倒是展示了台灣最大門派的氣度,然而寧願送出七件寶物也不肯親自道歉的事情反而更讓人反感。李少鋒忽然覺得自己和夏旖歌再也沒什麼話好說了,起身說:「我保證不會洩漏關於蒼瓖派的任何情報。若是夏小姐今後徹底掌握了黏勁變化,希望能夠捎封信告知瞭望塔工房。」
 
  「……沒有問題。」夏旖歌的眼眸當中閃過一絲複雜情緒,不過很快就恢復平靜,同樣站起身子說:「我送你出去吧,順便親自向等候在外面的穆燕小姐說明內傷的事情。」
 
  既然知道燕子學姊有陪自己來,表示確實有蒼瓖派的弟子在暗中觀察自己的行動嗎?李少鋒一瞬間認為燕子絕對會耐不住脾氣起衝突,然而想不到拒絕理由,瞥了一眼涼亭桌面完全沒有動到的豐盛餐點,無奈搖頭,逕自踏入山茶花圍籬之間的幽靜小徑。
 
 
 
 



創作回應

秦思
說是一起吃早餐卻一口都沒動,東道主不吃客人哪敢吃,我看夏姊是想餓少鋒XDD
2021-04-30 01:28:54
佐渡遼歌

這是心理戰!!XDDDD
2021-04-30 02:17:09
赤月狼
其實豐億集團也算好說啊,就說是偷聽的時候聽到對話裡提到就好
2021-04-30 07:02:25
佐渡遼歌

消息來源:全部都是偷聽XD
不過如果沒有打算把夏羽推出來,其實也是不能夠做什麼啦XDD
2021-04-30 11:37:49
Tt
蒼瓖派跟未來世界第ㄧ人交惡是不明智的啊
2021-04-30 11:05:05
佐渡遼歌
主角威武,之後就換蒼瓖派後悔了XD
2021-04-30 11:38:20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學姊的修為只有”成紋”境界」是指”命紋”還是”成核”境界?
2021-04-30 14:08:20
佐渡遼歌
喔喔,感謝抓蟲
是命紋境界才對,立刻去修正
2021-04-30 14:12:00
Darkwolf
後宮+1(?
2021-05-02 23:00:10
佐渡遼歌
好感度應該還沒那麼高(诶w
2021-05-02 23:02: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