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58.吐血了?

佐渡遼歌 | 2021-04-23 20:00:15 | 巴幣 1256 | 人氣 36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诶?吐血了?李少鋒暗叫不妙,即使自己尚未徹底理解真氣的運作原理也隱約猜到這是因為在進行高深艱難的變化時候出了差錯,氣息紊亂導致出現類似侵體的傷害,反射性地伸手搭住夏旖歌的肩膀想要安撫。
 
  在李少鋒伸手的時候,夏旖歌猛然舉起一直空著的左手,搶先扣住他的手腕。
 
  金煌色氣息大漲。
 
  李少鋒立即察覺到大量氣息侵體,想要掙脫卻發現她的手指緊緊扣死,也不好直接抬腿攻擊顏面,當下果斷放棄使用尚未練好的流轉變化,直接硬碰硬地將大量氣息運行到手腕位置強行化散掉夏旖歌的氣息,同時壓低聲音說:「請相信我,真的沒問題。教團那邊絕對不會只讓董既明一個人過來,肯定很快會有其他成員聚集,如果沒有趁現在讓夏掌門恢復意識就束手無策了。」
 
  「……天曉得這個是否又是另外一個謊言,或是故意用反話將這裡的情報傳達給外面的教團同伴。」夏旖歌咬牙罵,努力維持表情平靜,內心卻是駭然不已。
 
  即使決定要信任李少鋒,是否信任楊千帆又是另外一回事,再加上明顯看得出來楊千帆對於李少鋒有一份特殊情感。夏旖歌打從抵達廢棄神殿的時候就始終留了一手,無論輸出氣息內視或施展驅毒變化都只用右手,空著左手以防萬一,察覺不對勁就準備引李少鋒靠近,直接拿他作為人質,要脅楊千帆全力護法。
 
  從舉手投足判斷,李少鋒確實不諳武藝,如同自己宣稱只是一名迷途者,因為另有奇特機遇才會身懷龐大氣息。夏旖歌原本預計直接使用「碎勁」的變化大肆破壞他的體內經脈,直接癱瘓掉行動能力,不料氣息才剛侵體就直接被強行抵銷,甚至必須分神將用來施展驅毒變化的氣息挪為抵抗之用才有辦法勉強保持在平衡。
 
  這個瞬間,夏旖歌沒有多餘時間後悔錯估了李少鋒的氣息總量,頓時面臨抉擇──其一是徹底收回輸往夏逸舟體內的氣息,全心全意進行抵抗;其一是任憑李少鋒的氣息在自己體內肆虐,退而守住胸口心脈與右手,專心施展驅毒變化。
 
  夏旖歌心念電轉,迅速決定選擇後者,繼續施展驅毒變化。
 
  在收回氣息的瞬間,李少鋒的氣息有如找到堤防缺口的洪水洶湧衝入體內,毫無防備之力的經脈充斥他人氣息,整條左手臂頓時傳來被無數灼熱長針貫穿的痛楚。夏旖歌必須咬緊銀牙才能夠維持住專注力繼續施展驅毒變化。
 
  李少鋒慢了半拍才意識到夏旖歌的大量金煌氣息不再侵體,僥倖地以為她願意相信自己,急忙收回氣息,偏偏卻不是直接散去控制、任其自然消散的方式,而是將已經輸入夏旖歌體內的真氣快速收斂,等同於又以大量氣息強行侵體了一次,令她痛得無法遏止地流淚,死死咬緊嘴唇才忍住哀號。
 
  「非常感謝願意相信我。」李少鋒沒有理解到自己方才所為的結果,關心地問:「剛才的吐血沒有問題吧?難道是氣息走岔了嗎?看妳都痛到哭了……這樣對於驅毒的時間有影響嗎?」
 
  「閉嘴。」夏旖歌強忍住氣息侵體的疼痛,繼續專注在驅毒變化上面。
 
  「請繼續施展驅毒變化吧。」李少鋒也沒有追究,默默抓起白銀長劍回到窗戶旁邊,窺探外面的情況。
 
  「──裡面似乎正在進行很有趣的對話呢。」董既明雙目墨綠異芒一閃,開口說:「有三個真氣源,兩男一女,夏逸舟和夏旖歌之外的那人是……啊啊,曾經在主城廳堂見過的少年嗎?當時還沒注意到他就是列在名單上面的那位。」
 
  「他們的身分不是重點。」楊千帆深呼吸一口氣,沉聲說:「我的名字是楊千帆,曾經和你參加過同一場克蘇魯遊戲……那場遊戲名為『喪鐘』,希望你還記得。」
 
  「……這個又是一個相當奇妙的緣分。」董既明忽然露出緬懷神情,頷首說:「這麼說起來,當時好像有一對夫妻帶著一名女孩,算算年紀,該不會就是妳吧?」
 
  「你還記得爸爸和媽媽的事情嗎!」楊千帆難掩激動情緒地喊。
 
  「全家人同時參加遊戲可以說是少數中的少數,這些年來也就只見過你們一家三口,確實是印象深刻。」董既明說。
 
  「請問那個時候,你最後見到爸爸和媽媽是在哪一個場所!他們還好吧?你又是怎麼獨自破關『喪鐘』的?」楊千帆著急地問。
 
  「……為何我要平白將情報告訴妳呢?」董既明淡然反問。
 
  「……咦?」楊千帆不禁愣住了。
 
  「我的任務是帶著夏逸舟回去,沒有任何理由在此節外生枝。」董既明停頓片刻,忽然勾著嘴角說:「真想知道就來加入我們吧。這個年紀就能夠擁有如此修為,今後的發展想必不會太糟糕,若是待在同一支隊伍,我也不至於不近人情到閉口不談這些過往瑣事。」
 
  居然在這種時候挖角嗎?李少鋒一楞,隨即意識到這個應該是讓楊千帆動搖的策略,然而換一個角度思考,自家師父已經不惜賭上性命持續參加克蘇魯遊戲了,相較之下,加入教團聯合似乎不算什麼,難保真的會這麼做。
 
  楊千帆尚未回答,率先往旁邊移動一步擋住想要踏入神殿的董既明,沉聲說:「我只是希望得到關於雙親的情報而已。」
 
  「如果不願意加入我教就讓路吧。」董既明失去耐性地嘆息,雙手短劍急刺向喉嚨、胸口兩處要害。
 
  「這件事情對我相當重要!無論是多麼瑣碎的情報也對我具有重大意義,希望能夠告知!」楊千帆間不容髮地閃過短劍,沒有回擊,真切地喊。
 
  「真想知道就收手,帶著夏逸舟隨我返回比武擂台。」董既明不耐煩地說,接連揮出短劍。
 
  「請告訴我關於爸爸媽媽的事情!」楊千帆不死心地繼續說,接連使出小巧搏擊的招式格擋,同時繼續拋出各種問題,然而董既明看似失去了對話的興致,始終保持沉默,一味進攻。
 
  李少鋒著急地轉頭確認情況,然而夏旖歌和夏逸舟的動作都沒有變化,也不曉得驅毒進展究竟是否順利。
 
  緊接著,夏旖歌忽然又咳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失去平衡似的晃了晃,看似就要倒下。
 
  「……沒事吧?」李少鋒擔憂問完,正好看見夏旖歌彷彿失去力氣地往旁邊倒下。
 
  诶?現在去碰她會不會又變成剛才的情況?李少鋒一個遲疑,然而還是在夏旖歌倒地之前上前攙扶,一邊慶幸沒有受到氣息侵體一邊急問:「沒事吧?有順利清理完夏掌門的全身經脈嗎?他大概多久之後會醒?」
 
  「床、床底有一個機關,開啟之後,整座神殿都會……都會倒塌,這房間會下沉,被、被宙鋼徹底封住,父親大人知道離開的方法……李少鋒,我、我將自己和父親大人的性命都交給你了,請不要辜負這份信任。」夏旖歌氣若游絲地咬牙說完,隨即失去意識地昏了過去。
 
  「啥?機關?這種事情應該在一開始就講……等等,不要現在昏過去啊!至少說清楚離開方式吧!那樣要是夏掌門沒有醒來豈不是永遠無法離開嗎!」李少鋒隨即理解到這點才是夏旖歌挑選此處的真正理由,要不是想賭主城的疑兵策略可以爭取到足夠時間,說不定在抵達這座漆黑神殿之後就會直接啟動機關了,然而想歸想,用力搖了她的肩膀好幾下也沒有反應,昏得相當徹底。
 
  緊接著,李少鋒注意到廣場方面氣息暴漲,刀刃敲擊聲響不絕於耳,顯然楊千帆和董既明都因為聽見剛才那段話動了真格,急忙讓夏旖歌平躺在地板,抓起白銀長劍移動到窗戶查看情況。
 
  楊千帆的修為本來就低了董既明好幾重境界,再加上只守不攻,不得不一路後退,最後站在神殿門口,仗著地利優勢才勉強拉回平局。話雖如此,董既明的兵器並非槍矛或刀劍,而是在狹窄空間也能夠發揮絕大威力的短劍,即使門旁兩側牆壁的硬度堅不可摧也拖延不了多少時間。
 
  「師父!纏著他一起進來!」李少鋒立刻喊。
 
  「……你退開,不要被捲入。」」楊千帆迅速理解到只要所有人都待在密室當中,至少多了一個互相交談的機會,退入主殿之後迅速閃身又退入房間。
 
  董既明卻是顯得有些躊躇,一時之間無法判斷是否要踏入房間。
 
  李少鋒將後背完全交給楊千帆,整個人趴在地板,伸手在床鋪下方摸索,試圖尋找夏旖歌所說的機關,隨即摸到一個類似把柄的物體,急忙扭頭望向門口處確認情況,卻看見董既明依然站在主殿。
 
  「現在還沒!等他進來!」楊千帆著急地喊。
 
  現場情況立即顛倒。
 
  李少鋒、楊千帆這方占盡優勢,董既明則是落於被動。
 

創作回應

白貓臨停(鹹魚ver.)
夏旖歌有夠衰XDDDD
2021-04-23 20:34:04
佐渡遼歌
機關算盡太聰明www
2021-04-23 21:15:35
露米諾斯 Luminous
缺漏、多餘、錯別字:
偏偏卻[卻]
2021-04-23 21:36:06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1-04-23 21:40:57
oVo巴爾坦星人
看到廣播 路過
2021-04-24 10:41:49
佐渡遼歌
感謝進來小屋逛逛0w0
2021-04-24 11:02: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