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59.懇求

佐渡遼歌 | 2021-04-24 20:00:05 | 巴幣 1258 | 人氣 36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如果你要現在坦白那場遊戲的情報也可以,講完情報之後就可以帶著夏逸舟離開了。」楊千帆再度催促,微微扭頭指向倒在房間深處的夏家父女。
 
  緊接著,李少鋒忽然覺得內心閃過一絲不詳情緒──現況己方看似佔盡優勢,然而都是建立在「教團方針不變、依然打算活捉夏逸舟到比武擂台斬首」的前提,倘若教團因為楚久樘的突然現身決定改變計畫,己方四人全部待在一個出口被堵住、建材極為堅硬的密閉空間豈非相當不妙?
 
  「……你是愛依吧,請提氣護體。」董既明面無表情地審視房間內部,凝視著李少鋒說完就從斗篷內側取出一個物品,毫不猶豫地向前拋出。
 
  那是一塊巴掌尺寸的白水晶,沒有打磨過的稜角帶著原礦特徵,內部彷彿有一個空間充斥著漆黑雲霧氣體,閃爍著有如宇宙星光的淡淡光輝,深邃詭譎,縈繞不散。
 
  水晶內部是……妖氣吧?但是為何會閃閃發光?李少鋒一楞,下意識地凝視著那個美得詭異的白水晶原礦,甚至沒有空閒去思考董既明剛才說了什麼。
 
  「少鋒!提氣!」楊千帆的酒紅真氣高漲,分成兩股迅速纏繞在雙腿,接著猛然衝上前,踩地、扭腰、出腿的動作一氣呵成,試圖將尚未落地的白水晶原礦踢出房間。
 
  在楊千帆鞋尖碰觸到白水晶的瞬間,位於內部的漆黑氣體忽然急遽收縮,變成一顆漆黑渾圓的小點,表面隨之綻出無數龜裂。
 
  緊接著,撼動神殿的巨響猛然炸裂。
 
  聽見自家師父的清喝才猛然回神,李少鋒趕忙轉身抱住昏倒在地板的夏旖歌,將護體真氣提高到極限。
 
  雖然背對著白水晶,然而李少鋒依舊可以清楚感受到護體真氣被漆黑氣息持續破開,同時意識到某種在面對拜亞基時候曾經體會到的厭惡感,就像身陷充滿穢物的黏稠液體當中,怎麼掙扎都只會越陷越深,而且內心深處無法遏止地湧現負面情緒。
 
  總算是自身的氣息總量夠多,勉強在漆黑氣息侵體之前順利擋住。李少鋒低頭確認懷中的夏旖歌沒有受傷之後,迅速轉頭察看楊千帆的情況,隨即看見她在瞬間移動到床鋪,將纏繞著大量酒紅真氣的斗篷大衣罩拉高在面前遮擋,宛如一面大盾,同時護住身後的夏逸舟,看似兩人都沒有大礙。
 
  楊千帆擔憂地匆匆低頭瞥了一眼,確定李少鋒沒事才再度瞪向董既明。
 
  「果然有待改良,這次的爆炸威力遠比預計得小,不然本來應該會直接將你們炸成重傷才是。」董既明同樣拉高纏繞著墨綠色真氣的斗篷擋住白水晶碎片,接著再度舉起右手,冷淡威脅:「不要妄動,散去氣息。」
 
  李少鋒看著他的手指分別扣著三塊白水晶原礦,忍不住打了冷顫,暗忖剛才一枚的威力已經讓整座神殿為之搖晃了,要是有三塊同時爆炸還得了?卻也不想立刻散去氣息,朝向楊千帆投去詢問視線。
 
  楊千帆依言散去氣息,以不刺激到對方的速度緩緩走到李少鋒前方。
 
  見狀,李少鋒也不得以地散去氣息。
 
  「很好,畢竟愛依也在場,我也不想太過亂來。」董既明說。
 
  「……如果同時三塊爆炸,我可能會死。那樣並不是你們希望看到的結果吧?」李少鋒沉聲開口,試圖打破這個僵局。
 
  「你可是愛依,最多就是重傷而已。」董既明說。
 
  為什麼對於自己身體的強韌度這麼有信心?那個「愛依」究竟是什麼意思啊!追根究柢,自己的名字是夏羽擅自放入名單的,很有可能根本不是那什麼「愛依」也擋不住同時三塊白水晶的爆炸威力啊!李少鋒內心大肆抱怨,表面上卻也一時之間找不到「名列那份名單」以外的交涉籌碼,陷入沉默。
 
  「話又說回來,居然是『引魔』和『結界』,這個真是意料之外……刻意藏到生死關頭才動用這張底牌嗎?東方心法與西方魔術的混合修練方式可是相當少見的。」董既明望向楊千帆,喃喃自語。
 
  「請告訴我關於爸爸與媽媽的情報,拜託了。」楊千帆咬牙懇求。
 
  「好吧,不同於剛才的戲言,我在此以亞洲區域副隊長的身分邀請妳加入,請問意下如何?」董既明詢問。
 
  「……」楊千帆沒有立即回答,用力咬緊嘴唇。
 
  不妙,剛才自家師父應該已經心動了,難保現在真的會答應。李少鋒暗叫不妙,然而心念電轉地意識到這個是目前唯一的解決手段,只有先答應下來才能夠離開房間,繼續保持沉默。
 
  「加入就會說出關於爸爸、媽媽的情報,對吧?」楊千帆低聲確認。
 
  「只要正式加入,妳也是一同探究魔道深淵、一同等待黎明到來的同志,告訴妳幾年前的一場遊戲細節又何妨?」董既明說。
 
  「……夏逸舟和夏旖歌可以讓你帶走,但是必須讓少鋒離開。」楊千帆說。
 
  「愛依必須一起走。」董既明說。
 
  「少鋒與這件事情無關!」楊千帆喊。
 
  「不要會錯意了,他的重要程度可是比妳更高。」董既明冷哼。
 
  「師父,沒關係。我們就加入教團聯合吧。」李少鋒急忙說。
 
  聞言,楊千帆愕然轉頭,不解地蹙眉。
 
  糟糕了,從她的表情判斷,完全沒有想到這是拖延時間的手段,還真的打算加入教團聯合。李少鋒加重語氣地強調說:「我們就加入教團聯合吧……畢竟師父也提過,只要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對吧?加入可以保住性命,而且可以得到師父雙親的情報,沒有任何壞處。」
 
  「你倒是比外表看起來更識時務。」董既明笑著說。
 
  「那麼我將夏旖歌放在這邊,揹著夏逸舟跟著你離開?」李少鋒問。
 
  「夏旖歌直接殺了。」董既明搖頭說。
 
  「……她已經昏倒了,即使在剛才的爆炸當中也沒有反應,不需要刻意殺了吧。」李少鋒皺眉說完,不給董既明回答時間地繼續說:「現在應該不是在這邊浪費時間的時候吧?楚久樘可是隨時會入城。」
 
  「真是油嘴滑舌……那麼妳先離開這個房間,當然不許提氣──」董既明的話才說到途中就神色猛然一變,用力扔出右手扣著的三塊白水晶原礦,同時抽身後退。
 
  楊千帆卻以早有預料的態度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伸手在大腿側邊一抹,纏刃抽出短刀向前射出。
 
  其中一塊白水晶原礦頓時被打偏,話雖如此,依然有兩塊白水晶原礦向前砸落。當邊緣觸地的瞬間,內部的漆黑妖氣倏然緊縮成黑點。
 
  炸裂的狂暴妖氣再度襲捲房間。
 
  李少鋒再度提氣護住夏旖歌,將她抱在懷中,慢了半秒才意識才到楊千帆擋在自己兩人面前,故技重施地拉高斗篷大衣用著酒紅真氣聚集起來的大盾進行遮擋。
 
  「師、師父,雖然不曉得那個是不是附法炸彈,但是這樣很危險吧!」李少鋒著急地說。
 
  「那是西方魔法的變化,比起護體,使用結界更容易擋下來。」楊千帆凝重地說:「而且現在也不是在意這點的時候了……」
 
  「什麼意思──」李少鋒尚未問完,隨即意識到身後傳來有如火焰浪潮的龐大真氣,這才理解董既明方才臉色大變的理由,轉頭就看見夏逸舟周身纏繞著極為濃烈的赭紅真氣,昂然站在床鋪。
 
  夏逸舟終於恢復意識了。
 
  ──啊啊,太好了,所以夏旖歌在昏過去之前有順利施展完驅毒變化吧!方才那段對話也意外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了。李少鋒因為這個誤打誤撞的幸運發展暗自鬆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爆炸的煙塵總算稍微消退。
 
  房間門口卻看不到董既明的身影。
 
  見狀,楊千帆立即提氣衝出。
 
  李少鋒來不及阻止,隨即聽見數聲金屬武器的敲擊聲響,也不曉得是楊千帆順利纏住董既明,又或者是待在廣場的董既明有其他計畫。
 
  不對,現在的重點是向夏逸舟說明情況。李少鋒急忙轉頭,在對上視線瞬間卻突然湧現不祥預感,來不及細想就提氣護體,下一秒就看見夏逸舟流暢拿起落在地板的白銀長劍,砍向手腕迫使自己鬆手之後再度出腳。
 
  「等等──」李少鋒急忙放下抱在懷中的夏旖歌以免手腕被砍掉,然而光是做出這個反應就已經是極限,看見了接下來的踢擊卻閃不掉,肚腹被狠狠踢中,當下整個人直接往後摔去,狠狠撞在牆壁,總算是先行將些許氣息往前集中的緣故勉強化解掉侵體氣息,然而正要起身的時候卻發現無法順利站起來。
 
  「……诶?」李少鋒不解地低頭望去,隨即發現焦黑色的地板出現幾滴鮮血,緊接著,身後傳來劇痛,彷彿有砂紙緊貼著後背肌膚摩擦,這才意識到房間牆面都是銳利、扭曲、尖刺的外型,直接撞過去即使沒有扎出深深傷口也會皮開肉綻。
 
  可惡,光是顧著擋住眼前的踢擊,忘記分點氣息護住全身了。李少鋒急忙想要起身,然而傷勢應該比想像中還要嚴重,一動就感受到彷彿後背整片肌肉都要被扯掉的疼痛,頓時不敢繼續動作。
 
  「現在才注意到,你是名單上面那個李少鋒吧。」夏逸舟喃喃說完,壓根沒有聽取回應的意思,蹲在夏旖歌身旁,確認她沒有大礙之後才露出鬆了一口氣的安心神色。
 
  雖然夏旖歌沒事是好事,夏逸舟恢復行動能力也是好事,然而現在的情況對自己而言很不妙吧。李少鋒努力忍住後背傳來的陣陣刺痛,努力思考。
 
  夏逸舟被教團擄走之後應該很快就被灌藥了,幾天之內都在半昏迷的狀態下度過,對於自己的最後印象極有可能是「教團內應嫌疑的可疑人士」,在這樣的情況下,睜眼就看見嫌疑未除的自己抱著昏迷不醒的女兒,產生誤會也在所難免。
 
  問題在於,這個誤會很有可能會導致夏逸舟將自己和楊千帆視為敵方。好不容易救出蒼瓖派的掌門,結果反而因此被砍傷就笑不出來了。李少鋒急忙運轉思緒,思考著該如何說明才能夠打消這層嫌疑。
 
  「外面還有兩人……氣息看起來是當初那名手持短劍的襲擊者和『狂犬』維洛妮卡的弟子嗎……」夏逸舟說完,單手抱起夏旖歌,無視倒在牆邊的李少鋒,大步踏出房間。
 
 
 
 



創作回應

Ddpaul
我一直在想,夏羽到底是在做什麼,為什麼明明保護李少鋒好像很重要卻不在那晚第一次見他就直接把他弄暈裝進麻袋帶出城,然後留個字條讓三個女的來救他,這樣他們不就可以錯開教團的攻擊了嗎
2021-04-25 07:38:13
Ddpaul
今天如果夏羽是幫他的,應該是先用一件事讓他相信她然後才命令他,怎麼會有人直接暴雷別的角色,這樣想也知道不可能信,如果少鋒真的願意走,乾脆直接公開資訊,全城的人早就走光了,結果夏羽用這種方式擺明就是故意要讓少鋒不走,然後還故意把自己的信任降到最低。當時還不如把一封信綁在石頭上扔過去,然後事情爆發時以一般人的身分出手,就說自己是某某門派的美少女,剛好路過就來幫忙,這樣雖然可疑,但是第一時間因為有幫忙而且前面是用寫的所以不會被和警告的人連結在一起,至少好感度可以從零開始
2021-04-25 07:44:05
Ddpaul
結果夏羽前面的逆向操作讓少鋒反而不走,自己還要把他加到名單上,反而讓更多壞人有機會接觸他並知道他的實力,這樣豈不是節外生枝。我感覺有點奇怪,明明夏羽說她是少鋒這邊的,但從頭到尾感覺結果上好像都害到少鋒,親自保他也只是為了確保他不死,但不就是她這整波逆向操作才把他害到這麼徹底嗎?我想問為什麼夏羽要用這種方式整他?
2021-04-25 07:48:15
佐渡遼歌
到時候如果有面對面的劇情
燕子學姊應該會把這些疑問都罵出來,可以看夏羽準備怎麼回答www
2021-04-25 10:41:50
秦思
可能夏羽智商不高XD
2021-04-25 08:08:42
佐渡遼歌

不要這樣講啦wwwww
至少講關心心切www
2021-04-25 10:36:19
佐渡遼歌
夏羽的行為部分確實充滿謎團,不過這邊也會在今後的劇情逐漸解釋
上述大略的疑問應該都可以得到解釋XDD

到時候看完那些章節,回頭過來看蒼瓖城戰篇可能也會有一番新的感受
還請期待XDD
2021-04-25 10:35: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