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62.事件尾聲

佐渡遼歌 | 2021-04-27 20:00:05 | 巴幣 2282 | 人氣 39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蒼瓖城內的戰鬥在殲滅軍總帥楚久樘率領討伐大隊的大隊長雷吉諾德‧艾爾遜、第一中隊中隊長周東城、第三中隊中隊長慕容羊與旗下三百名隊員入城支援之後,宣告結束。
 
  教團聯合的總隊長敗走,副隊長死亡,近百名教團成員受傷被虜。
 
  整體而言,襲擊事件也在此告一個段落了。
 
  在那之後經過了四天時間。
 
  玉閣祭正式宣告中止,原本滯留在城內的參加者們一律強迫離城,蒼瓖派表示會在日後對所有參加者的損失進行賠償,即使此舉引來不少反對聲浪,蒼瓖派立場極為堅定,開啟城門強制送客,參加者們也不得不遵從。
 
  偌大的蒼瓖城內只剩下極少數的貴賓、殲滅軍成員以及蒼瓖派弟子,從事著遙遙無期的善後與復興活動。
 
  得到殲滅軍總帥楚久樘的親自擔保,再加上夏旖歌在清醒之後說明了當時經過,李少鋒等人的嫌疑也自然洗清,不再被當成教團內應對待,話雖如此也沒有被當成救出夏逸舟的英雄對待。
 
  瞭望塔所有成員都被安排在東泉塔內的客房,居住逗留。
 
  雖然燕子在第一時間表示應該要立刻離城,不過李少鋒的兩腿腿傷尚未痊癒,不適合奔波,楊千帆所受到的精神衝擊也令人擔心,不得不繼續滯留在蒼瓖城內。
 
  此外,由於遠遠超過原先約定的返程日期卻杳無音訊,梁世明、張定緯、林誠三人也早就前來花蓮了,待在薰風別院數日,直到蒼瓖派取回城內控制權、電波恢復正常的時候才接到秦樓月的聯繫,隨後在蒼瓖派弟子的帶領之下入城匯合。
 
  眾人數日不見,再加上這幾天的遭遇峰迴路轉、起伏跌宕,自然有許多話要說,雖然待在東泉塔的樓層客房內無法自由外出,倒也不覺得不便。或是養氣療傷、或是整理情報、或是沉澱情緒,時間過得相當迅速。
 
  東泉塔的客房格局是一層樓四間,每間皆是雙人床,副有獨自的衛浴設備。
 
  蒼瓖派表示瞭望塔能夠自由使用七層、八層的所有房間,七個人來算的話房間還多了一間,因此除了梁世明和秦樓月之外,其他成員都是一個人一間房。
 
  由於腿傷只能夠整天躺在床鋪的關係,李少鋒這幾天都醒得很早。
 
  今天也是如此。
 
  李少鋒在睜開眼的時候就覺得毫無睡意,挪動身子倚靠著床頭櫃半坐起身子,轉頭瞥向尚未天明的窗外看了好一會兒才拿起放在矮桌的手機,瞥了螢幕的時間喃喃自語:「居然才五點,甚至比師父在周末抓我起來去操場慢跑的時候更早……真是從沒想過生活作息可以這麼健康。」
 
  李少鋒原本想要順勢躺在床鋪滑一下社群和影音網站,不過自己的手機早已遺失在城內某處,現在這支是蒼瓖派提供的新機,離開的時候就得還回去,並不想要輸入太多個人資料,想了想還是作罷,起身坐在床沿,檢查傷勢。
 
  雖然身體各處都因為奔波與戰鬥留下不少傷口,不過最嚴重的還是右腳大腿正面、左腳腳踝的兩處劍傷。
 
  後者的傷口較小,而且相當幸運地沒有傷到骨頭或韌帶,即使在受傷不久就抱著楊千帆強行奔入主殿導致傷勢惡化,敷了寒黐膏之後配合氣息本身的自療效果,目前已經近乎痊癒;前者是深可見骨的傷口,不過同樣敷上寒黐膏止血,同時擅長調理氣息的秦樓月花了整整一天從旁幫忙自己加速體內氣息運行,同樣幾乎痊癒。
 
  激烈的大幅度動作依然會感到些許疼痛,不過日常生活已經沒有問題了。
 
  李少鋒小心翼翼地拆掉繃帶和棉布,凝視著只剩下一痕淡粉色的傷口,首次感受到真氣的治癒效果著實厲害。
 
  「雖然學姊她們都一致同意上次參加完『詭譎叫聲』的狀態比較嚴重,這個只是皮肉傷而已,不過從普通人的觀點來看還是會覺得這次的傷勢比較慘吧,都看見骨頭了……話又說回來,居然只躺四天就幾乎痊癒了,冷靜下來想想還覺得挺恐怖的,感覺都已經脫離人類的範疇了……」李少鋒用指腹輕壓著微微突起的皮膚,確認新生的肌肉已經填滿傷口了。
 
  李少鋒再度纏好繃帶,接著想到燕子的內傷仍然沒有痊癒跡象,甚至嚴肅吩咐過知情的師父和自己不許將這件事情告訴包含秦樓月的瞭望塔其他成員,看似打算自行處理,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果然得找個時間去找夏旖歌談談,麻煩她出手治療嗎……」李少鋒喃喃自語,扶著床頭櫃站起身子,緩緩走到窗邊的扶手椅坐下。
 
  自己這間客房位於東泉塔八樓,正好背對主城,可以將城內街景一覽無遺。
 
  時間尚未日出,放眼望去的視野晦暗不明,只能夠看見模糊的屋舍輪廓。
 
  過去四天,李少鋒的消遣就是坐在這裡眺望街景。
 
  從高處往下望只能夠看到規劃得井然有序的屋舍建築,倒是看不到襲擊事件帶來的影響,再加上參加者們都被迫離城的情況下,街道空蕩蕩的,許久才會有身穿蒼青色長袍的蒼瓖派弟子成群結隊地提氣飛掠而過。
 
  「這麼說起來,打從離開廢棄神殿就再也沒有感知到夏羽的真氣源了……雖然依照她的實力,無論已經離城了還是依然待在城內執行某項計畫,大概都不會有問題吧。」李少鋒喃喃自語。
 
  目前能夠繼續留在城內的隊伍都是有收到貴賓區邀請函──也就是曾經參與主城廳堂審判事件的那些知名隊伍。
 
  豐億集團和玉井建設兩支隊伍也依然待在蒼瓖城內,沒有離開。
 
  儘管如此,能夠證明他們是教團內應的證據只有夏羽的片面之言,在她不知所蹤的此刻提起這點,客觀看來反而會變成無憑無據的汙衊。
 
  既然蒼瓖派不打算針對這點進行調查,李少鋒也無能為力,最多就是提醒瞭望塔的夥伴盡可能避開那兩支隊伍的成員,不要產生交集。雖然按照瞭望塔獨善其身、盡可能避免社交活動的做法,原本產生交集的機率就已經相當低了。
 
  李少鋒往後靠著椅背,將視線往上放到即將破曉的天空。
 
  原本漆黑灰暗的天空在數個吐息之間迅速轉亮、轉藍,各種深淺不一的藍紫色塊迅速變化,回過神來就已經變成白天。
 
  晴朗無雲,湛藍色的天空延伸到遼闊遠方。
 
  李少鋒瞇眼望了好一會兒,閉起雙眼之後凝神提氣,讓充沛的真氣開始在體內經脈運行。
 
  這是成為克蘇魯遊戲玩家之後的每日例行事項。
 
  雖然稱不上駕輕就熟,卻也比起半年前迅速許多,不用花費太多心神就可以讓氣息在體內自成一個循環,持續運行。
 
  須臾,李少鋒忽然聽見房間外面傳來腳步聲,迅速停止提氣,轉頭望向房門。
 
  下一秒,燕子理所當然地推門而入。
 
  「笨蛋學弟,人家過來喊你起床……呿,已經醒了喔。」燕子的情緒頓時轉低,咂了聲嘴就坐在床邊。
 
  「學姊,請敲門啦。」李少鋒苦笑著說。
 
  「有差嗎?反正你這間房的大門又沒鎖,既然都已經進來了,寢室也不需要特別敲門吧。」燕子聳肩說,隨手抓起枕頭和棉被弄成靠墊之後就側身躺下。
 
  「……感覺話應該不是這樣講的吧?」李少鋒沒有追究,轉而問:「學姊有什麼事情嗎?這麼早就過來找我也挺稀奇的。」
 
  「沒事就不能過來嗎?」燕子皺眉反問。
 
  「不會啦,畢竟我這幾天都只能躺在床鋪,就算走動也僅限這一層樓,有人願意過來聊天當然很歡迎。」李少鋒急忙澄清完才繼續問:「不過現在才剛天亮,想必還是有事情才會特別過來吧?」
 
  「好吧,確實有事情啦,正好順便和你談談。」燕子盤腿坐在床鋪,單手撐著臉頰說:「畢竟接下來要講的話也不好在其他人面前談論,這種早得要死的時間總該不會有人來打擾。」
 
  哪件事情不好在其他人面前談論?李少鋒皺眉思考了好一會兒也想不到半點頭緒,只好冒著挨罵的覺悟詢問:「不好意思,請問現在我們在什麼話題?關於學姊的內傷嗎?」
 
  「那件事情的話找你談幹嘛?你是有辦法處理膩。」燕子沒好氣地搧搧手說:「人家要講的事情是你那異於尋常的氣息總量和各種亂七八糟又莫名其妙的變化啦。」
 
  「氣息總量和變化也不是最近才發生的,為什麼要特地……啊啊!要找一位修為高深的高手請教我體內真氣的事情嗎!」李少鋒講到途中才想起來,雙手一拍地說。
 
  「你還真忘了。」燕子沒好氣地橫了一眼。
 
  「最近發生太多事情了,不過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情?」李少鋒問。
 
  「因為你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下周又是期末考,沒有意外的話,樓月姊會在接下來的兩、三天內離城吧。要找人確認情況就得盡快。」燕子說。
 
  「喔喔……對耶,還有期末考。」李少鋒喃喃重複著這個詞彙,忽然有種從虛幻縹緲的夢中被猛然拉回現實的感覺,難以順利調適情緒的落差。
 
  「人家探聽過了,在殲滅軍攻進城的隔天,珮蘭奶奶就帶著白河派的弟子離開了,走得相當匆忙……不過姑且得知佩蘭奶奶對人家頗有好感,今後再去台南找她也不失為一個辦法。」燕子說。
 
  「既然學姊現在提起,表示城內有其他次要人選嗎?」李少鋒問。
 
  「嗯嗯,楚久樘不知為何對你很感興趣,也可以考慮去拜託他。」燕子說。
 
  「因為這件事情去麻煩他不太好吧?」李少鋒遲疑地說。
 
  「不用拒絕得那麼快,因為楚久樘也在昨晚匆匆離城了,這種每個人選都慢了一步的感覺真是不太爽……總而言之,除非今後有其他機緣巧合,否則大概不會再見到楚久樘了。他可是大忙人啊。」燕子聳肩說。
 
  「那麼馮珮蘭掌門、楚久樘總帥都離城了,第三個人選是誰?」李少鋒問。
 
  「夏逸舟。」燕子乾脆地說。
 
  「……要去拜託夏逸舟掌門嗎?」李少鋒訝異反問。
 
  「你可是救了他的命,拜訪的理由名正言順,絕對不會引人疑竇,再加上他因為誤會傷了你和帆帆,即使確認體內氣息的情況費時費力也不好拒絕,這種絕佳的機會可不是常常有的。」燕子說:「夏逸舟的修為抵達塵閃境界,再加上長年擔任掌門人的緣故,應該也見過不少新人才會出現的奇怪現象,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
 
  「但是……我不是說不相信夏逸舟掌門或蒼瓖派,不過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心理層面還是有些抗拒。畢竟這些情報如果流出去會很麻煩吧。」李少鋒努力揀選著詞彙。
 
  「好吧,不想去就算了。」燕子乾脆地說:「好不容易洗清了嫌疑,若是現在向夏逸舟坦白那些事情,惹出新的事端也是麻煩。」
 
  「學姊放棄得真是乾脆耶。」李少鋒說。
 
  「人家本來就覺得等到暑假再去台南找佩蘭奶奶是最佳方案,楚久樘和夏逸舟即使名聲很好,終究沒有長時間相處過,只是既然想到了還是要提,否則離城之後才後悔就太遲了。」燕子說。
 
  「這點確實要感謝學姊,我還真沒想過可以去拜託夏逸舟。」李少鋒說。
 
  「另外,蒼瓖派的人在找你。」燕子往旁邊滾了半圈,若無其事地說。
 
  「咦?什麼時候的事情?」李少鋒愕然問。
 
  「剛剛啊,人家不是說有事過來,就是在中央樓梯那邊看到有蒼瓖派弟子要進你這間房,擋下他過來傳話的。」燕子說。
 
  「那個所謂的『事情』不是討論我的體內真氣情況喔!話說我們已經閒聊好一段時間了吧!」李少鋒忍不住喊。
 
  「人家剛才說的內容是『有事情過來,正好順便和你談談』。」燕子堅持地說:「事情是傳話,體內真氣是順便,這樣文法上沒錯啊!人家見到現在時機不錯就先提及真氣的事情不行嗎?」
 
  「好啦好啦,學姊是對的。話說讓蒼瓖派的人一直等著很不好吧?」李少鋒遲疑地問。
 
  「無所謂啦,就讓他們等啊……話說你想要去喔?人家還以為會拒絕耶。」燕子皺眉說:「反正殲滅軍的總帥在離開之前特別親自過來這座塔探望了兩次,弄得蒼瓖派全體上下都在猜你到底是何許人物,正好是耍大牌的時機。」
 
  「等等,楚久樘總帥之前過來的時候都那麼大張旗鼓嗎?」李少鋒訝然問。
 
  「要說大張旗鼓倒是也沒有啦,就是單純過來東泉塔,不過他再怎麼說都是楚久樘耶,而且重瞳的情報也不知道為什麼流出去了,一舉一動都極度引人注目啊。」燕子說。
 
  「這倒也是……不對啦!等等,差點又無視過去了,所以蒼瓖派麻煩學姊傳的原話到底是什麼?這個才是現在的重點吧!」李少鋒急忙追問。
 
  「他們說如果你可以走動的話,希望邀請你去吃早餐,不過大概想要趁機談論襲擊事件的事情後續吧,道謝和道歉之類的。負責傳話的那名弟子神色很是嚴肅,因此人家覺得吃早餐的對象是夏逸舟吧。」燕子說。
 
  「果然該來的還是會來啊……」李少鋒不禁嘆息。現在的情況怎麼樣都不至於再被當作教團的內應,不會重演廳堂審問那套,精神方面卻還是覺得能免則免,若不是得找個蒼瓖派的強者詢問關於燕子內傷的事情還真想裝病缺席。
 
  「真的不用勉強啦,人家可以去回絕掉。」燕子說。
 
  「沒關係,我也差不多想要離開房間走走了。」李少鋒說。
 
  「那麼人家也同行吧。」燕子抬高雙腳,「嘿」了一聲直接從床鋪跳回地板,扳折著手指說:「楚久樘都親自過來慰問兩次了,立場相反的蒼瓖派卻把瞭望塔的成員們關在東泉塔這麼多天,夏逸舟連露個臉都沒有,你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呢,人家就親自過去看看他們在吃早餐的時候究竟要講些什麼。」
 
  「請學姊不要起衝突啊……」李少鋒有些胃痛地說。
 
  「人家會斟酌情況啦。」燕子說。
 
  「那麼我換件衣服,請稍微等一下。」李少鋒說。
 
  「慢慢來,人家去走廊那邊等,好了就出來吧。」燕子揮揮手,在踏出寢室的時候順手掩上房門。
 
 
 
 
 



創作回應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我很好奇楚久樘對李少鋒特別有好感的原因
2021-04-27 20:39:32
佐渡遼歌
現在開始進行蒼瓖城戰篇的收尾了
這點也會在今後的幾章內提到XD
2021-04-27 20:46:11
Ddpaul
要去迎娶夏家千金了嗎
2021-04-27 22:43:42
佐渡遼歌
真的講起來少鋒應該是被娶的那方(诶www
2021-04-27 23:14:32
赤月狼
所以到底是鋒帆CP還是鋒燕CP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021-04-27 23:01:24
佐渡遼歌
這是一個好問題XDDDD
2021-04-27 23:14:52
Darkwolf
燕子躺少峰的床也躺的太裡所當然了吧XD
2021-04-27 23:44:53
佐渡遼歌
不拘小節的學姊XDDD
2021-04-28 10:16:34
白貓臨停(鹹魚ver.)
其實是鋒樘CP(被毆
2021-04-28 07:03:45
佐渡遼歌

這樣的話就要深入分別究竟是鋒X樘,還是樘X鋒了
這點是絕不能弄混的XDD
2021-04-28 10:18:2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