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50.理念

佐渡遼歌 | 2021-04-15 20:00:01 | 巴幣 88 | 人氣 26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感受到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疼痛,猛然睜開眼睛。
 
  只見燕子站在自己面前,單手插著腰、前傾身子地問:「笨蛋學弟,現在是睡覺的時候嗎?帆帆到哪裡去了?」
 
  「咦?呃,那個,師父說要去救夏逸舟……」李少鋒單手捧著臉頰,反射性地回答完才逐漸想起昏倒之前的事情,隨即感受到內臟驟然懸空的戰慄,急忙站起身子問:「師父走掉了嗎?」
 
  「救夏逸舟嗎……這個倒是一個不錯的切入角度,一來找得到那位董既明,二來也可以直接拿他當成人質談判。把人質再挾持成人質,也真虧帆帆想得出來這種策略……」燕子喃喃自語了幾句,思索完之後不答反問:「笨蛋學弟,你有感知到夏逸舟的真氣源嗎?知道確切位置了?」
 
  「沒有,感知的結果就跟昨晚向學姊報告的一樣,除了四位強者、夏旖歌和樓月學姊之外的身分都無法分辨。」李少鋒說。
 
  「那麼帆帆往哪邊去了?」燕子追問。
 
  「師父說要去綁一個教團成員,逼問出情報再抽絲剝繭、依序推出夏逸舟或董既明的所在位置。」李少鋒說。
 
  「……固然存在不少運氣成分,不過這個辦法應該可行。」燕子說。
 
  「那麼現在……請問該怎麼辦?」李少鋒難掩徬徨地詢問。
 
  「只是回到昨晚的情況而已,因此該做的事情也一樣。」燕子果斷地問:「那位夏旖歌都待在主城對吧?」
 
  「是的,從昨晚開始就一直沒有移動過。」李少鋒回答。
 
  「很好,那麼人家會立刻返回主城找樓月姊,同時說明情況,如果那位夏旖歌不打算違反和你之間的協議,應該會提供某些協助,不過最慘的情況則是會變成和樓月姊一起被軟禁在主城,什麼事情都辦不到,因此最好不要對人家這邊抱持期待。」燕子說。
 
  「咦?這樣的說法是要分開行動嗎?」李少鋒訝異反問。
 
  「人家當然也很想要立刻去追人,然而現在這種狀態只會礙手礙腳。」燕子伸手在自己腰際揮了揮,冷靜地說:「再者,既然帆帆還得擄人逼問就表示有緩衝時間,甚至可以花費超過一天以上的時間,能夠感知到全城真氣源的你最適合追過去……然而去找人的變數很多,如果不想冒險,人家也不會說什麼,那麼就換你去主城找樓月姊。」
 
  「我當然要去追師父!只是……就算追到師父也勸不了她吧。」李少鋒遲疑地說。
 
  「那種事情等到追到再想。」燕子忽然加重音量,咬緊牙關說:「帆帆是瞭望塔的夥伴,雖然故作冷靜,不過既然刻意弄昏了你和人家就表示她依然和昨晚衝出去的時候差不多,為了得到董既明的情報不擇手段。」
 
  「師父應該只是不想要將我們捲入危險當中。」李少鋒低聲說。
 
  「人家當然理解帆帆的擔憂,然而就結果而言有差嗎?」燕子不悅地說:「在遊戲當中都將性命託付給同一支隊伍的夥伴了,現在卻辦不到嗎?因為那是自己的私事嗎?明明在那場爆炸之後就用那種不顧自己性命的方式殺出來找你了。」
 
  「是的。」李少鋒萬分贊同地頷首,隨即擔心地問:「但是學姊有辦法安全返回主城嗎?妳的狀態不是和戴上牢戒差不多……」
 
  「只是提氣會痛又不是完全無法提氣。」燕子搧搧手說:「你別管這些事情了,專心去把帆帆追回來就行。」
 
  李少鋒知道燕子的自尊心不會同意讓自己陪同返回,再加上一來一往確實得花費不少時間,若是發生夏旖歌反悔的最糟糕情況,很有可能連自己也被軟禁在主城,到時候就束手無策了。
 
  一想到此,李少鋒乾脆地說:「我知道了,請學姊小心。」
 
  「你也是……帆帆就拜託你了。」燕子說完,隨手拿起擱在牆邊的鐵棍,頭也不回地離開倉庫。
 
  嬌小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外面的街道轉角。
 
  李少鋒深深吐出一口氣,平緩情緒之後開始思考對策。
 
  總而言之,必須先確定自家師父的目前位置。李少鋒隨即散出感知真氣,然而卻沒有在有如夜空星辰的眾多真氣源當中迅速辨識出楊千帆的真氣源,疑惑過後就意識到她刻意內斂氣息,當下暗叫不妙。
 
  本來就不覺得能夠這麼容易找到,然而無法感應到楊千帆的真氣源這點還是讓內心的不安持續增長,不只有喪失了所在位置,甚至無法知道她是否安好。李少鋒單手捂住臉,開始沿著鐵架之間的通道走動,絞盡腦汁思考著對策。
 
  直接去找伊沃爾是一個最簡單的辦法。
 
  當時他說了要留住自己,看在那個尚且不曉得意義的「愛依」份上,說不定有機會談話,然而這個選擇太過冒險了,只要被戴上牢戒就想跑也跑不掉,況且即使真的得到談話機會,如何趁隙去找到自家師父並且讓她脫離險境也毫無頭緒。李少鋒搖頭否決。
 
  其後,李少鋒又在倉庫內部踱步了好幾趟,提出許多對策又自行推翻。
 
  十多分鐘後,搜索枯腸的李少鋒喃喃念著「看來還是剩下那個最終手段了」,當下不再浪費時間,散出一次全城範圍的感知真氣之後就離開倉庫,全速往目標的所在位置飛掠而去。
  
  

  
  
  李少鋒每隔一段時間就散出感知真氣確認周遭情況,盡量避開真氣源,再加上每次散出的感知真氣都限定在百多公尺的範圍避免引起高手的注意,頗為順利地朝向目的地持續邁進。
 
  話雖如此,有好幾次氣息不是散得太遠導致接收到的情報總量過多、就是停得太快根本沒有感應到其他真氣源,無法順利得到預定結果,然而昨晚在楊千帆的指導之下持續散出感知真氣還是掌握到些許進訣竅,整體而言,感知的結果依然可以接受。
 
  片刻,即將抵達目的地的李少鋒不由自主地放緩飛掠的速度。
 
  這裡是位於蒼瓖城城內西南處,並非角落,然而好幾個街區的街道與建築物都只保持著最低限度的整潔,屋簷內側、欄杆底座和窗軌縫隙都可以看見灰塵與蜘蛛網,顯然好一段時間沒有人居住與使用了。或許是這個緣故,整體瀰漫著一種詭譎的靜謐氣氛,若非現在正好是白晝,應該會令人更加毛骨悚然。
 
  李少鋒放輕腳步,緩步走在街道邊緣,最後依照最後一次感知真氣的結果踏入一棟兩層樓的木製建築物。
 
  屋內空蕩蕩的,沒有任何傢俱和物品,灰白色的牆壁有不少破損,露出內部建材。毫無疑問是一棟空屋。
 
  李少鋒逕自穿過走廊,對於經過的兩側房間都瞥了一眼確定沒有人就掠過,踩著咿啞作響的樓梯來到二樓,接著停在第一間房間的門口,轉動視線。
 
  只見一個披著教團漆黑斗篷、身穿勁裝的身影站在窗戶旁邊,腰間繫著一柄長劍,白色長髮隨意披散在身後,正是夏羽。
 
  在目前孤立無援的情況下,請求始終宣稱是自己夥伴的夏羽出手協助,這是李少鋒判斷唯一可行的辦法。
 
  夏羽若有所思地凝視著房間角落由灰塵和碎石積成的小堆,並沒有對踏入房間的李少鋒展示任何興趣,甚至連視線也沒有瞥去一眼,靜靜保持沉默。
 
  一時之間,屋內相當安靜。
 
  耳邊只能夠聽到冬風從建築物縫隙吹入的窸窣聲響。
 
  李少鋒尷尬地等了好一會兒見夏羽仍然垂眼凝視著房間角落,沒有開口跡象,只好主動打破沉默地問:「這裡是教團的臨時根據地嗎?」
 
  「……只是一個沒有人住的空房子。」夏羽側臉瞥了一眼,平靜回答。
 
  ……诶?就這樣嗎?李少鋒原本設想過她會逼問自己為什麼要擅自回城,也有可能氣急敗壞地打算再度使用強硬手段帶自己出城,就是沒想到被敷衍的情形,當下不曉得該如何反應,只好繼續問:「為什麼附近這麼荒涼?」
 
  「這座蒼瓖城有百多年的歷史了,歷經數次的改建與翻修,城內存在一些廢棄不用的區域也在情理當中。」夏羽嘆了一口氣,轉身說:「我早該猜到你不可能那麼乾脆地離開花蓮。」
 
  「情況有變。」李少鋒單刀直入地說:「師父單獨去找董既明了,很有可能會撞見伊沃爾,到時候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那和你來找我有什麼關係?」夏羽平靜反問。
 
  「希望妳可以帶我去找董既明,搶先一步避免掉最糟糕的情況。」李少鋒說。
 
  「我現在還是可以輕而易舉地制伏住你,重演一次帶著你跳過城牆的舉動,而且在主城密道被蒼瓖派嚴加監控的情況下,你再度回城的機率微乎其微,甚至可以找台計程車,拿出大筆現金包車讓司機載著昏迷的你直接開到台中瞭望塔的工房,讓你的其他隊伍夥伴阻止你做傻事。」夏羽說完,淡然補充:「當然了,想必你是在清楚這些事情的前提下,深思熟慮過後依然決定來找我進行交涉,對吧?」
 
  老實講,李少鋒想過有可能被強迫帶著離城卻沒有想到更後面的那些手段,暗叫不妙卻也沒有辦法退縮了,硬著頭皮說:「這是為了防止出現最糟糕的情況,希望能夠得到妳的協助。」
 
  「你死在這座城內某處,這個才是最糟糕的情況。」夏羽沉聲說。
 
  李少鋒早就清楚夏羽對於自己有著莫名的堅持,然而追問過幾次都被敷衍帶過,現在也沒有再度碰軟釘子的意願,不退讓地說:「倘若有任何一位瞭望塔的成員喪命於這座蒼瓖城內,同樣是最糟糕的情況。」
 
  「……李少鋒,你不可能救到所有人。」夏羽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說:「尤其你的實力與想要達成的目標嚴重不相符。半年內就將修為練至命紋境界確實厲害,卻不夠厲害到足以成為英雄,持續抱持著過高的理想,遲早會害死自己。」
 
  「這個不是放棄的藉口,努力去救同一支隊伍的夥伴也不是過高的理想。這是無關自身修為高低都應該去做的事情。」李少鋒說。
 
  「假設我在這一次的危機出手幫忙好了,順利讓秦樓月、楊千帆和穆燕脫離險境,那麼接下來呢?如果在下一場參加的遊戲陷入現在這種困境,求助無人的你又會怎麼辦?依舊以拯救所有人為目標嗎?」夏羽追問。
 
  「……我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考慮接下來的事情,光是處理眼前的事情就耗盡全力了。」李少鋒說。
 
  「你完全沒有在聽別人講話耶,那算回答嗎?」夏羽無可奈何地咬緊銀牙。
 
  「我是一個戴上玩家戒指半年左右的迷途者,對於自己的無力與無知有著深刻的自知之明,然而我依然是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早就做好賭上性命的覺悟了,現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看著同一支隊伍的夥伴陷入危險卻什麼都不做。」李少鋒正色說。
 
  「即使必須向隊伍以外的人低頭懇求?即使全部仰賴外力?」夏羽追問。
 
  「這個就是我目前能夠做到的事情。如果尋求其他人的協助有辦法幫助到夥伴,那麼我就會去做。」李少鋒說。
 
  「為了什麼?」夏羽又問。
 
  「為了不要讓將來的我後悔。」李少鋒說。
 
  「冠冕堂皇地講得很好聽,然而剛才說過了,這樣的做法只會害死你自己……如果死了,那些遙遠的未來又有什麼意義,你連後悔都辦不到。」夏羽搖頭嘆息:「你就是因為想要貫徹這個理念,帶著夏旖歌她們在城內亂晃才會被伊沃爾盯上,當時已經死裡逃生過一次了,現在還執意要去賭第二次嗎?」
 
  「……為什麼妳會知道這件事情?」李少鋒不解地問。
 
  「不然你覺得為什麼伊沃爾在那之後沒有追過去。」夏羽強忍煩躁地說:「注意到你的真氣源和伊沃爾的真氣源靠得很近的瞬間就覺得不妙了,全速衝過去發現竟然真的打起來了,要是當時稍有差池,你現在可能就少掉一條腿或一條手臂了。」
 
  這樣倒是解釋了不少疑惑,畢竟自己平安無事,夏旖歌也順利返回主城,然而伊沃爾總不可能同時追丟兩人,原本還在懷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才知道全賴夏羽的暗中協助才逃過一劫。李少鋒不禁頷首,暗忖當時戴上牢戒遮掩氣息的策略也可能沒有任何意義。
 
  「我可是費了許多工夫才好不容易說服伊沃爾靜觀其變,放棄追人,專注在更加重要的目標,現在你卻說要主動去找他?」夏羽再度搖頭嘆息。
 
  「我要找的人是董既明。」李少鋒糾正說。
 
  「有差別嗎?你覺得自己打得贏董既明嗎?」夏羽皺眉反問。
 
  「這個──」李少鋒忍住辯論的衝動,轉移話題地問:「那個時候,伊沃爾提到了『愛依』這個詞彙,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個代稱,沒有任何意義。」夏羽蹙眉說。
 
  由於上一個話題弄得很僵,李少鋒無法判斷這是刻意敷衍以掩飾真正重要的情報,還是真的在敷衍,暗自懊悔應該先挑無關緊要的問題讓夏羽轉移注意力,而不是挑這個關鍵問題。
 
  對話因此中止。
 
  沉默在兩人之間徘徊。
 
  李少鋒努力思考自己有什麼拿得出手的籌碼或交換條件,然而尚未得出一個結論,夏羽就突然嘆了一口氣,開始伸手將蒼白長髮紮成馬尾。
 
  「為什麼楊千帆要找董既明?」夏羽偏頭問。
 
  「……師父有一些私人方面的事情,全世界大概只有董既明有辦法給予解答,因此迫切希望從她口中詢問出相關情報。」李少鋒判斷這件事情算是楊千帆相當隱密的私事,不好完全坦白,稍微含糊地說。
 
  「那樣豈不是比去殺他更麻煩嗎?現在這種時局,董既明怎麼可能心平氣和地陪她聊天。」夏羽大皺眉頭地說。
 
  「那是……相當重要的情報,師父不可能放棄。」李少鋒說。
 
  「秦樓月和穆燕目前待在主城對吧?」夏羽忽然又問。
 
  「咦?是、是的。短時間內,她們應該不會離開那裡。」李少鋒回答說。
 
  「我知道了,所以只要找到楊千帆就行了。」夏羽沒好氣地說:「我可不管她有什麼重要的私人理由或什麼必須打聽到的重要情報,見到楊千帆的瞬間就會直接打昏帶走。」
 
  「妳願意幫忙嗎!」李少鋒大喜過望地說,原本以為還要死纏爛打好一段時間,沒想到這麼迅速就得到夏羽的協助。
 
  「我已經學到教訓了,與其放任你自由行動,不如讓你待在視線所及的場所,倘若發生什麼事情也好立即反應,而且以此作為契機,賣瞭望塔一個人情也不錯。」夏羽說。
 
  「非常感謝。」李少鋒低頭說。
 
  「救完楊千帆之後,我會帶著你們四人從主城地底的密道離開,不許有意見,也不許提出更多條件……雖然得多費點手腳,我也不是沒辦法將你們全部打昏帶走。」夏羽昂首問:「願意接受嗎?」
 
  這麼一來,自己絕對會被楊千帆怨恨吧。李少鋒隨即意識到這點,畢竟如果有人想要阻止自己得到關於妹妹李韶涵的情報,無論那人有著多麼正確的理由,自己也不可能接受。
 
  客觀看來,知道「董既明」還活著,而且身為教團聯合的亞洲區域副隊長已經是相當豐碩的成果了,即使他會在這場襲擊活動之後銷聲匿跡,也不應該躁進,盡可能打聽完相關情報之後就抽身保持一定距離,最好不要引起他的注意,日後再想辦法進行接觸。
 
  這個才是最為適切的做法,而不是賭上發展成互相廝殺局面的極高可能性,務求在這幾天內找到本人,當面詢問出他根本不可能講的關鍵情報。
 
  儘管如此,李少鋒知道楊千帆能夠壓抑住衝動一個晚上的時間已經是極限了,不可能聽得進去,也不可能選擇這個較為適切的做法。
 
  「你的答覆是什麼?」夏羽沉聲催促。
 
  「……我知道了,就這麼做吧。」李少鋒咬住嘴唇,決定即使日後會被自家師父怨恨也要保住她的性命,果斷地說:「請協助我找到師父,之後就按照妳的計畫,瞭望塔四人會從密道離城。」
 
  「很好!」夏羽用力點頭,轉身邁出腳步說:「那麼事不宜遲,走吧。」
 





創作回應

Ddpaul
欸不是!師傅掐暈徒弟,徒弟告別學姊後請打手去敲暈師傅
2021-04-15 23:38:15
佐渡遼歌
這是互相關心的肢體表現(?)XDDDD
2021-04-15 23:52:38
秦思
現在這種情況夏不可能看著同一支隊伍的夥伴陷入危險卻什麼都不做。」李少鋒正色說。=>下
2021-04-16 00:06:29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
2021-04-16 00:08:39
秦思
或許是這個緣故,整體瀰漫著一種詭譎的靜謐氣氛,若不是現在時間不是白晝,應該會令人更加毛骨悚然。雙重否定變晚上了
2021-04-16 00:07:47
佐渡遼歌
立即修改!
2021-04-16 00:08:42
秦思
不知為何,覺得少峰會後悔這天的決定
2021-04-16 00:10:52
佐渡遼歌
畢竟每一個決定後面都有代價(遠望...
2021-04-16 00:11:4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