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49.玉閣祭第六日

佐渡遼歌 | 2021-04-14 20:00:07 | 巴幣 174 | 人氣 28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冬天清晨的溫度相當低。
 
  徹夜散出感知真氣的李少鋒因為極度疲倦的關係,剛停止運氣就直接昏睡過去了。
 
  再度睜開眼之後,李少鋒一時之間不曉得究竟過了多久,隨即擔心楊千帆會拋下自己自行去找董既明,頓時嚇出一身冷汗,左顧右盼看見她站在大門旁邊警戒才鬆了一口氣,同時清醒許多。
 
  李少鋒緩緩坐起身子,在計算日期之後得到「玉閣祭第六天」這個答案,對於已經待在這座城池將近一周的時間感到訝異,放遠視線,透過呼出的淡淡白霧,接著看見燕子將瞭望塔隊服的斗篷大衣蓋在身上、躺坐在鐵架角落發出淺淺的鼻息聲,睡得正熟。
 
  李少鋒扶著牆壁站起來,走向楊千帆問:「師父,妳有睡嗎?」
 
  「有稍微瞇了一會兒。」楊千帆淡然說:「身體方面沒有任何不適吧?」
 
  「啊,是的,沒有問題。精神狀況也挺好的。」李少鋒暗忖換作成自己站在她的立場,強忍住衝動大概就耗盡全力了,根本沒有辦法如此理智地行動。
 
  「這麼看起來,幾乎可以確定你的感知變化不同於追憶,並沒有過於明顯的副作用。」楊千帆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接著說:「在你剛起來就這麼拜託或許不太好,然而希望可以散出一次全城範圍的感知真氣。」
 
  「當然沒問題。」李少鋒急忙散出感知真氣,片刻之後報告說:「城內四位高手的所在位置和昨晚最後一次的感知結果大致相同,只有夏羽出現了顯著變化,移動到了主城附近,她以外的三人……伊沃爾待在蒼瓖城西北方、伊芙琳待在主城裡面、不清楚身分那人則是待在城內東南一角。」
 
  「夏羽從昨晚就在到處移動,暫且不用理會。」楊千帆想了想之後追問:「樓月學姊的位置也沒有變化對吧?」
 
  「是的,樓月學姊依然待在主城。夏旖歌也是。」李少鋒補充說。
 
  「樓月學姊也沒有事情就好,雖然應該很擔心,現在也沒辦法傳遞訊息給她……」楊千帆輕聲嘆息,接著說:「在你睡著的時候,我有稍微確認過燕子學姊的傷勢了。」
 
  注意到她的語調不太對勁,李少鋒瞥了一眼依然睡得很熟的燕子,遲疑地問:「難道學姊的情況不樂觀嗎?明明她說過暫時沒有問題。」
 
  「確實沒有立即性的危險,但是──」楊千帆繃著俏臉說:「無論夏旖歌當時使用何種變化出手攻擊,都是帶著明確殺意的變化,即使沒有外傷,體內的狀態……實在難以說是良好。夏旖歌的氣息不知為何持續殘留在經脈,處於一種類似西方魔術變化『結晶』的狀態。」
 
  「結晶是……可以麻煩師父使用比較淺白的說明嗎?」李少鋒思考片刻還是無法理解大半的內容,再度詢問。
 
  「不好意思,請忘掉『結晶』這個比喻吧。」楊千帆換了一個說法說:「夏旖歌使用的那種變化很有可能是翠華訣的特殊變化,相當高階且少見,她的真氣固著在燕子學姊的經脈深處,無論是我的氣息還是燕子學姊的氣息,只要有夏旖歌以外的氣息運行到該範圍內就會引起類似氣息侵體的激烈抗拒反應。」
 
  雖然說明內容裡面還是夾雜著許多難解的名詞,不過至少稍微理解了。李少鋒皺眉問:「所以夏旖歌的氣息不會自然消失?」
 
  「是的。在正常情況下,氣息侵入他人體內,只要失去控制就會自然被化解掉,然而夏旖歌的真氣卻持續存在,凝聚不散。」楊千帆說。
 
  「這種招式未免也太陰險了……所以只有夏旖歌一個人有辦法治療嗎?」李少鋒問。
 
  「如果是走相同內功心法路子的蒼瓖派弟子或許也有能力處理。」楊千帆說。
 
  「所以要隨便去街道綁架一個蒼瓖派的弟子嗎?」李少鋒問。
 
  「倘若修為低於夏旖歌,大概沒有意義,而且剛才提過這個變化很有可能是翠華訣的心法,換句話說──」楊千帆欲言又止。
 
  李少鋒遲來地想到即使身為掌門人的夏逸舟也是走九重心法的路子,蒼瓖派數千數萬名弟子當中大概只有夏旖歌一人是走翠華訣的心法路子,換言之,也只有她一個人有辦法處理。這個結論依然沒有改變。
 
  「不幸中的大幸,只要沒有提氣就不會刺激到那個變化。可以視為燕子學姊現在處於戴著牢戒的狀態。」楊千帆斟酌著說:「我們確實是無辜的,只要等到事態平靜再向夏旖歌說明前因後果,應該可以讓她出手處理。」
 
   「……我知道了,感謝師父的說明。」李少鋒無奈同意,暗忖也只能夠先將這件事情推遲,專注在目前第一優先事項的事情問:「關於董既明的事情,師父有擬定好計畫了嗎?」
 
  「我認為應該去救夏逸舟。」楊千帆正色說。
 
  「……師父,不好意思,我不太能夠跟上妳的思考邏輯,能否麻煩稍微解釋前因後果。」李少鋒完全沒有想過這個選項,愕然詢問。
 
  「你只能夠感知到伊沃爾的位置,無法感知到董既明的位置。我們直接去找伊沃爾確實有機會可以遇到董既明,然而那麼一來無法確保平穩的對話,因此改將目標訂為夏逸舟。」楊千帆淡然解釋:「他是教團聯合不惜讓兩位領導階級成員親自出手也要確保的重要人質,即使沒有隨時在旁監視也該派人密切注意情況,再加上董既明的副手身分,理當由他負責這件事情。」
 
  「但是我也無法感知到夏逸舟的位置啊。」李少鋒苦笑著說:「他的修為想必會是很耀眼的亮度,然而氣息被牢戒封住的關係,一個一個慢慢找太花時間了,甚至有可能根本找不到,我在那之前可能先暈死或氣息耗竭了。」
 
  「我只說了要去救夏逸舟,並不用立刻找到他。」楊千帆說。
 
  「嗯……嗯嗯?」李少鋒又更加困惑了,暗自懷疑是自己缺乏理解能力還是楊千帆的解釋一如往常太過簡潔了。
 
  「我們隨便綁住一位教團成員,逼問他所知道的情報。」楊千帆說:「詢問內容定在『董既明的所在位置』、『夏逸舟的所在位置』和『他們執行最終計畫的場所』,三個問題當中只要得到其中一個的答案就行了……假設真的不行,追著他給出的線索也該可以在玉閣祭結束之前得到其中之一的答案。」
 
  居然是這麼單純粗暴的辦法嗎。李少鋒一時之間難以接受,吶吶地說:「這麼聽起來……似乎和師父昨晚提過的做法沒有太大差異。」
 
  「我們現在知道了全城大部分人員的所在位置,可以某些程度地分辨那名教團成員是否有在說謊,訊問的問題內容也可以更加精確。」楊千帆停頓片刻,繼續說:「我也想過直接放出『我們救回夏逸舟』的謠言,到時候只要緊盯著伊沃爾的真氣源,趁著他親自確認夏逸舟情況的時候就可以找到那個場所,也有很高機率遇到董既明……可惜缺乏廣泛散佈謠言的手段,回去請求蒼瓖派的協助也難免出現變化,只好作罷。」
 
  果然楊千帆不可能只有擬定一個計劃,不如說,按照她的個性大概會擬定幾十個計畫,深思熟慮之後最後挑選「綁架教團成員」的最終方案。剛才首次聽到的時候覺得頗為亂來,現在冷靜下來想想,說不定是一個可行的計畫。李少鋒點頭說:「我知道了,那麼關於目標的教團成員,有什麼條件嗎?」
 
  「階級越高的成員自然知道越多情報,然而擄走的風險也會隨之提升,話雖如此,選擇階級太低的成員也沒有意義,只是徒勞浪費時間。」楊千帆一邊說一邊走到李少鋒身旁。
 
  「……嗯?」李少鋒忽然注意到楊千帆靠得比平時更近,幾乎要肌膚相貼,然而這幾天連續發生了追憶昏厥事件和爆炸失蹤事件,彼此之間的距離感變得相當微妙,隨之想起人工呼吸時候甚至接吻過了……雖然自己完全沒有接吻瞬間的印象,還是感到一陣尷尬,急忙壓下這個不合時宜的念頭,接續話題問:「但是我們也無法分辨教團成員的階級高低吧?修為有辦法遠遠就看出來嗎?」
 
  「頗有難度,通常還是要實際交手才會知道真正的深淺。」楊千帆說。
 
  「這樣確實有點麻煩……」李少鋒瞥了一眼燕子,暗自疑惑這邊講話的音量也沒有刻意壓低,為什麼她睡了這麼久都還沒醒,接著問:「不過師父應該已經有想法了吧?」
 
  「過去幾天,蒼瓖派和教團聯合還是有在主城、城牆兩處場所的附近發生小規模衝突,如果能夠及時趕到現場應該可以掌握到一些關於修為高低的情報。」楊千帆說。
 
  「我瞭解了。」李少鋒暗忖只要定時散出感知真氣,遲早可以偶然發現發生衝突的地點,瞭然地追問:「那麼散出感知真氣的間隔要多久比較好?」
 
  「……間隔?」楊千帆皺眉反問。
 
  「……诶?」李少鋒一楞,疑惑地問:「請問師父打算怎麼找到真氣源?」
 
  「總會有辦法的。」楊千帆淡然說。
 
  「雖然時機可能無法對得剛剛好,然而只要我頻繁散出感知真氣,遲早可以找到真氣衝突的地點吧──」李少鋒更加不解地追問,接著猛然瞥見楊千帆的眼眸閃過酒紅異芒,遲來地意識到違和感的真相。
 
  果然如此!自家師父怎麼說都不可能同意讓自己同行!昨天花了一晚時間確定自己和燕子學姊都沒事,又拿到了全城真氣源的分佈情報,現在就可以了無牽掛去找人了!李少鋒迅速理解到這些事情,然而楊千帆就站在身旁最容易出手的位置,處於絕對劣勢之下難以反抗,只能夠提氣向前衝刺,務求先拉開距離。
 
  楊千帆卻早就預料到這個反應,當下伸手搭住李少鋒的肩膀將他往回拉,同時側身用另一隻手伸過胸前,順利鎖住喉嚨。
 
  「唔!」李少鋒試圖掙脫,然而楊千帆用雙手緊緊鎖住喉嚨,再加上自己學過關於這種時候的應對方式不是插眼就是撩陰,無法用在自家師父身上,一個遲疑就錯失最佳時機,視野逐漸轉暗。
 
  「抱歉了,少鋒。」楊千帆淡然說:「醒來之後請和燕子學姊立即返回主城吧,千萬不要來找我。」
 
  李少鋒的呼吸一滯,眼前閃過重重黑影,來不及說話就失去意識了。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是說…可以戴上牢戒然後氣息侵體來逼問,對吧?這樣也可以避免對方失血過多不小心就掛了
2021-04-14 21:31:08
佐渡遼歌
喔喔,我倒是沒想過牢戒的這種用法
感覺應該挺有效果的XDDD
2021-04-14 21:43:04
赤月狼
我覺得師傅直接繞背然後拿個麻布袋把她的愛徒裝進去吊起來就好了吧?就跟貓一樣。掐暈風險有點大...
2021-04-15 08:37:10
佐渡遼歌
那樣應該很容易掙脫吧XD
2021-04-15 11:18:21
Tt
為什麼夏羽沒有再來找少峰了~?
2021-04-15 11:12:44
佐渡遼歌
她也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忙XD
至於是什麼事情,之後的章節會逐漸說明!!
2021-04-15 11:18:49
赤月狼
那掐暈之後打包?XD
2021-04-15 11:50:25
佐渡遼歌
那樣確實就大幅提升難度了wwwww
2021-04-15 11:52:58
Darkwolf
看著看著,我越來越不相信人類了.....
2021-04-15 13:59:07
佐渡遼歌
大家都憑藉著自己的理由行動
2021-04-15 14:15:1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