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46.謹遵師父吩咐

佐渡遼歌 | 2021-04-11 20:00:10 | 巴幣 356 | 人氣 31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本來以為楊千帆已經飛掠到很遠的位置了,正在思考是否該散出感知真氣找人,不料剛跑出工廠倉庫就看見她站在不遠處的一棟民房門口。
 
  柔長的黑髮隨風飄揚,在淡淡月光的照映之下,清麗無暇的側臉讓人不禁看傻了眼。
 
  李少鋒放緩速度走過去,低喊了一聲:「師父。」
 
  「……少鋒,請你回去和燕子學姊待在一起。」楊千帆平靜地說:「繼續待在那間倉庫或是回到主城和樓月學姊匯合都可以,請待在一個安全的場所等待情況好轉。」
 
  這個時候,李少鋒忽然感到如釋重負,因為看得出來楊千帆已經多少恢復理智,不是剛才那個為了獲得那場遊戲的情報可以不擇手段的狂犬,而是過去數個月以來朝夕相處、那位過度關心人又在某些小地方顯得有點笨拙的自家師父。
 
  「我不可能真的那麼做吧。」李少鋒沒好氣地嘆息,隨口問:「請問師父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我要去找董既明。」楊千帆乾脆地說:「只要他在這座城內,那麼就有方法可以找到他。」
 
  「……假設真的找到了,我覺得他應該不會願意心平氣和地交談。即使師父沒有敵意,只是希望詢問關於那場遊戲的情報,在他看來也會懷疑是否有所蹊蹺或陰謀。」李少鋒說。
 
  「那之後的事情等就到之後再說。」楊千帆低聲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董既明見面……既然他是教團成員,而且教團又做出了襲擊蒼瓖城這種與全台灣玩家為敵的事情,此地一別就很難再次找到他了。」
 
  這是不啻於自殺的行為。李少鋒清楚知道這點。董既名是教團聯合的領導人,武藝與修為都已達頂尖強者的級數,而且很有可能遇到修為更高的伊沃爾‧蓋弗貝爾維。他們兩人聯手足以擄走夏逸舟,即使楊千帆很強,那也是建立在「高中生」與「克蘇魯遊戲玩家」的前提,面對董既明與伊沃爾,任一人都是必敗無疑的局面。
 
  儘管如此,李少鋒卻沒有辦法開口勸阻。
 
  如果換作是自己聽見可能有人得知關於妹妹李韶涵的情報,絕對沒有辦法像楊千帆如此冷靜,早就不顧一切取得情報了。李少鋒停頓片刻,正色說:「師父,我也要同行。」
 
  「不要說傻話了。」楊千帆立刻駁斥。
 
  「我在他們的名單上面,這是一個絕佳的談話籌碼。」李少鋒說:「即使讓師父見到了董既明,如果他一聲不吭掣出兵器砍過來就沒有意義了,不是嗎?詢問出情報需要交涉籌碼,而最好的籌碼就在這裡。」
 
  「……我不希望讓你冒險。」楊千帆說。
 
  「我希望自己可以幫到師父,而且剛才聽燕子學姊說了師父為了找我從空中迴廊跳下來……」李少鋒停頓片刻,決定先扯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拖延時間,開口問:「妳真的有從空中迴廊跳下來嗎?那個少說也有十多層樓高吧,說不定甚至有到二十幾層樓。」
 
  「我拆了洗手台的金屬水管,抵住牆壁滑下來。雖然有一些教團的人待在地面防守,不過我在落地之前大喊夏旖歌從另外一邊下來了,他們就慌慌張張地露出破綻,衝過兩位修為較高的成員就沒問題了。」楊千帆淡然解釋。
 
  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不過對照著燕子的說法,其實是一場浴血苦戰吧。李少鋒正色說:「非常感謝師父願意為了我那麼做,我也願意為了師父冒險。雖然這點沒有什麼好自豪,不過我的護體真氣其實挺厚的,剛才被伊沃爾……就是襲擊事件領導人從背後狠狠砍了一刀也沒事。」
 
  「……回去之後將當時的事情鉅細靡遺地講給我聽。」楊千帆輕嘆了一聲。
 
  「當然沒有問題。」李少鋒說:「另外,雖然我的感知真氣雖然無法清楚分辨每個真氣源的身分,卻可以大幅縮小範圍。」
 
  「你學會使用感知真氣了?」楊千帆疑惑地問。
 
  「這麼說起來,我還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師父──」李少鋒簡潔地將剛才告訴過燕子的事情重述一遍,連同最後那次散出速度特別緩慢的例子,頓時令楊千帆大皺眉頭。
 
  「能夠在地球大範圍的散出感知真氣是相當困難的事情,不只需要極度大量的真氣也需要相當高度的控制技巧。」楊千帆先說出這句玩家之間都清楚的常識才斟酌著用詞說:「你的氣息總量足以在地球轟出高濃度的實體砲彈,算是有達成第一個條件,然而在技巧控制這方面……那需要極為大量的練習與經驗。」
 
  「師父不用刻意使用婉轉的說法啦,我也覺得自己的氣息控制技巧很需要加強。體內運行姑且沒問題,然而只要散出到體外就不行了,太花時間。」李少鋒說。
 
  「……太花時間?」楊千帆皺眉反問:「新手在地球散出氣息的問題應該是控制力不足,導致散失過快,如果只要花點時間就可以精準控制的話並不成問題。你在工房練武場練習的時候並沒有這個問題啊。」
 
  「練習的時候主要都是使用纏刃和護體,我說太花時間的部分是感知。」李少鋒說。
 
  「我認為你散出感知真氣的速度並不慢。確實不會太快,但是也不至於到太慢的程度,符合新手水準。」楊千帆思索片刻,開口說:「少鋒,現在散出氣息試試看。」
 
  「現在確認情況嗎?我還以為師父很趕時間。」李少鋒遲疑地問。
 
  「我確實很想立刻衝到董既明面前詢問出關於那場遊戲的所有細節,現在立刻,然而也知道若是錯過這個機會就可能得再花費好幾年、甚至好幾十年才有辦法找到他的行蹤,更需要徹底把握。」楊千帆正色說:「我相信你的說法,你的感知真氣有辦法籠罩全程範圍並且精準到辨識出每一個真氣源,那麼就是目前找到董既明的最佳方式,所以才需要徹底釐清未知的部分。」
 
  「好的!我立刻聚集氣息!」李少鋒忽然意識到這是第一次得到楊千帆的信賴,一邊感受著在內心擴散的溫暖情緒一邊依言運氣到右手掌心。
 
  血紅色真氣逐漸散出,凝聚成為球體之後緩緩朝向四個方向飄動。
 
  「看起來沒有問題。」楊千帆說。
 
  「現在只是聚集氣息的階段,這個速度對於感知真氣而言太慢了,每次都沒有辦法順利散出去,所以我待在樹林的時候嘗試著不去試圖控制全部的真氣,只保留不至於四處散失的最低限度。」李少鋒報告說:「結果頗為順利,可以靠著散出的真氣感知到各種情報,缺點則是感知到的情報總量過於龐大,會覺得頭暈、反胃,無法長時間維持。」
 
  「……少鋒,可能我之前沒有警告得很清楚,然而擅自讓氣息進行不熟悉的變化是相當危險的事情。體外的變化姑且不至於出大錯,最多就是自然溢散,平白浪費了氣息,體內的變化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傷到經脈,最嚴重的情況甚至會走火入魔,發瘋喪命。」楊千帆凝重地說。
 
  「呃……抱歉。」李少鋒低頭說,暗自慶幸「感知」是屬於體外的變化。
 
  「你會自行發現自己不足的部分,進行檢討並且主動多方嘗試,努力改正缺點,這是優點,比起完全不自己思考、只是依照被教導的內容反覆練習的人更容易進步,然而這樣的做法必須建立在踏實的基礎知識上面。」楊千帆深呼吸一口氣,強忍住情緒地說:「我在回去之後會重新制定幾項規矩,希望你可以徹底遵守。第一條是『禁止在沒有修為更高深的人陪伴之下練習沒有學過的變化』,第二條是『只要身體出現異狀,不管原本在做什麼都立刻停止』……第三條以後等到回去台中再想,用詞遣字也要修改,不過暫且就是這樣。」
 
  「謹遵師父的吩咐。」李少鋒低頭說。
 
  「嘴上答應誰都會講,重點是要做到。」楊千帆低罵。
 
  一瞬間覺得這個應該是媽媽罵小孩的台詞,不過這件事情確實是自己的錯,無法反駁。李少鋒繼續保持低著頭的姿勢,道歉說:「我會做到的。」
 
  面無表情的楊千帆半抿著嘴,接著忽然噗哧一笑,無奈搖頭說:「明明董既明在這座城內某處,說不定就在隔壁幾條街的位置,我卻在這裡罵你如果頭痛就不要繼續散出氣息了,弄得彷彿是你的雙親似的,簡直莫名其妙。」
 
  原來她也覺得剛才的台詞很像媽媽罵小孩。李少鋒暗自莞爾,半抬頭看著楊千帆半嗔半笑的動人表情,正色保證:「真的非常抱歉,雖然現在只能夠講出這句話,不過今後會以實際行動證明我有在改進,努力幫上師父的忙。」
 
  「……你現在就已經幫了很多忙了。」楊千帆低聲說。
 
  「感些師父的安慰。」李少鋒苦笑著說。
 
  「不是安慰,其實我是因為你才有辦法保持住最後一絲理智,否則現在大概已經隨便綁了一個教團成員開始逼問相關情報了,即使知道那是相當缺乏效率且危險的手段,我還是會那麼做。」楊千帆停頓片刻,再度吩咐:「包含交手戰鬥的那件事情,等到回去之後鉅細靡遺、一字不漏地講給我聽。」
 
  「是的,當然沒有問題。」李少鋒說。
 
  「那麼回到剛才的話題吧。」楊千帆輕拍了下自己臉頰,重提說:「關於你的感知真氣,這樣看下來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咦?我都痛到頭暈想吐也沒有問題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你接到的資訊總量過於龐大,感到頭暈、頭痛、噁心、反胃都是正常反應,在精神狀態陷入低落、危險的時候也會出現類似症狀。」楊千帆說。
 
  「但是師父妳們在散出感知真氣的時候應該不會這樣吧?」李少鋒問。
 
  「通常的情況是不會。」楊千帆說:「我們在散出感知真氣的時候只是單純散出氣息,接著才集中精神鎖定想要知道的目標,你的情況卻像是打從一開始就將精神集中到所有事物上面,接著才開始刪減、忽略那些自己不希望注意到的事情。」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反過來的情況?」李少鋒愕然問。
 
  「我們先前推測過你的氣息總量過於龐大是因為在戴上玩家戒指的第一晚夢境見到超乎尋常的外星生物或殘酷畫面,順利撐住了沒有發瘋,即使腦袋自行隱藏了那段記憶,不過也因此得到等同於其他人刻苦修練十多年才會擁有的氣息總量。」楊千帆說。
 
  「啊啊,這麼說起來,確實是這樣沒錯。」李少鋒點頭說完,皺眉問:「但是那件事情和感知真氣有關係嗎?」
 
  「如果這個假設屬實,你擁有平均以上的知覺靈敏度也不奇怪。」楊千帆說。
 
  「中間不覺得跳過了好幾個步驟的說明嗎?」李少鋒問。
 
  「人類是習慣的動物,無論第一次見到的景象有多麼驚悚駭人,第二次、第三次就會逐漸習慣、適應,同時有能力去注意第一次忽略掉的細節。你最初做的那場夢境過於殘酷、殘酷到逼近負荷極限,卻也因此令精神層面得到擴張與昇華,大幅增強感知的靈敏度。」楊千帆說。
 
  「感謝師父的講解。這麼說起來,林誠學長以前好像也講過類似的話。」李少鋒點頭說。
 
  「我們都是瞭望塔的成員,說明的切入點與舉出的例子多少都會相似。」楊千帆說:「再加上,以前也提過『感知』這個變化相當講究天賦,感受得到的人就是感受得到,感受不到的人就是感受不到,難以後天鍛鍊。」
 
  所以自己算是很有天賦的那邊嗎?明明前面的撞牆期超級久,好不容易可以用了之後卻是又暈又吐的……這樣真的可以稱為有天賦嗎?李少鋒無法坦然接受這個結論,吶吶點了點頭。
 
  「這麼說好了,『你之前無法流暢使用感知真氣』以及『你的感知真氣會感知到異常詳細的大量情報』,這兩件事情應該分開來看。」楊千帆換了一個說法,繼續解釋說:「無法流暢使用感知真氣是單純因為沒有掌握住外散氣息的訣竅,你在樹林自行摸索的時候意外找到突破口,其後散出氣息就相當順利了……至於感知真氣的結果異常繁瑣是因為你本身對於情報感知的敏感度極高,加上氣息總力龐大可以散到很遠的位置,兩者相加導致出現嚴重不適,只要今後刻意縮減感知的極限範圍,應該可以大幅降低接收的資訊量,進而降低不適感。」
 
  「原來如此!這樣就可以理解了!」李少鋒瞭然地說,暗忖情況確實如同楊千帆所言,打從可以散出感知真氣之後就不曾失敗過,後面幾次甚至可以專注在事前決定好的目標,某種程度無視掉那些花草鳥獸、光影塵埃的瑣碎情報。
 
  「話雖如此,這個假設又會回到最初的矛盾點。」楊千帆有些氣餒地說:「精準的控制技巧需要大量練習與經驗,目前……你的技巧不太有辦法達成,因此這些推論都無法成立。大概我們漏掉了某些關鍵。」
 
  「我也不認為自己的氣息控制技巧有多好,即使上課時間都在練習,應該也要花好幾年才能夠勉強趕上學長姊們的程度。」李少鋒苦笑著說。
 
  「咦?等等,你上課都在練習嗎?」楊千帆訝異地問。
 
  「我也有認真聽課喔!」李少鋒搶先澄清完才補充說:「雖然有認真聽課,不過偶爾還是會有先抄完筆記、完考卷的空檔,或是老師講一些無關上課事情的小故事,某天轉筆轉到一半忽然覺得應該把握這些零碎時間,單手放在抽屜裡面,散出些許氣息控制方向……接著越來越順手,上課時間通常都會用左手持續在抽屜散出氣息,控制著朝向東西南北飄動。」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楊千帆問。
 
  「從『詭譎叫聲』回來之後。雖然可以控制原本被牢戒壓制住的龐大氣息,然而控制速度變得非常慢,總覺得需要更加努力,所以就──」李少鋒說。
 
  「我從來沒想過可以在上課時間練習。」楊千帆法自內心感到訝異地說:「這樣……確實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訓練方式。如果真的每堂課都在練習,一天就多了將近八個小時的經驗,考慮到這點,能夠熟練使用感知變化也勉強說得通。」
 
  楊千帆又喃喃自語了幾句話,忽然偏著視線問:「你真的要一起來嗎?可能會死的。」
 
  「我會努力不扯後腿,如果見情況不對就立刻逃跑。」李少鋒說。
 
  「如果在這邊拒絕,你會自己偷偷跟來吧?」楊千帆挑眉問。
 
  「這個嘛,如果師父堅持要單獨行動,確實有可能會發生那種讓情況變得更加複雜的事情。」李少鋒不想當面說謊,支吾地說。
 
  「不用故意講得那麼含糊,直接承認會跟上來就行了。」楊千帆嘆了一口氣說:「雖然我不贊成同行的作法,然而若是讓你擅自行動也是徒增麻煩,而且或許得仰賴你的感知真氣……不對,現在看來,你的感知真氣無疑是目前的最佳手段。現在先回去找燕子學姊吧,我們有一整晚的時間可以好好研究出個頭緒。」
 
  「……我們兩個剛才氣勢十足地跑出來,現在不到十分鐘就回去找燕子學姊是不是有點尷尬?」李少鋒苦笑著問。
 
  「沒有關係吧?反正最後還是要回去不是嗎?」楊千帆疑惑反問,理所當然地說:「天色要暗了,快點走吧。」
 
  「我知道了,謹遵師父吩咐。」李少鋒放棄深究楊千帆不懂得看氣氛的部分,苦笑著轉身,原路返回工廠倉庫。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一直疑惑「變化」應該怎麼變都可以,怎麼會有一個標準,原來這些標準是長久以來的研究累積而來的,這倒解釋了流派的特殊變化
是說有沒有自創變化的可能啊(應該很難吧?)
2021-04-11 20:34:53
佐渡遼歌
是呀,氣息的所有應用方式都可以稱為變化。
不過比較高深的部分會依照各個新法也所不同,即使是纏刃、護體也會有所差異。

自創也是ok的,只是越是高深艱難的變化就越容易火入魔XDD
2021-04-11 21:50:10
佐渡遼歌
本章就說明了少鋒的感知變化也勉強可以算是他的「自創用法」。
幸好沒有走火入魔XDDDD
2021-04-11 21:51: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