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45.理由

佐渡遼歌 | 2021-04-10 20:00:12 | 巴幣 1256 | 人氣 27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燕子單手拿著鐵棍,難掩煩躁情緒地在貨架之間繞步走動,接著忽然用力朝著牆壁揍了一拳。
 
  沒有纏繞氣息的拳頭打在牆壁,發出悶悶聲響。
 
  「咦?」李少鋒原本正在注視著大門,被嚇到似的轉頭問:「學姊,突然之間怎麼了?」
 
  「……心情有點煩而已,不用介意啦。」燕子不悅甩著手,拖著腳步走到角落,倚靠著牆壁休息。
 
  怎麼看都是不是沒問題的狀態吧。李少鋒看出這點,然而自己的學生時期都是單獨度過,幾乎沒有和朋友談天、解決煩惱的經驗,話雖如此也不可能放著不管,思索片刻之後緩緩地走過去說:「學姊,我可能沒有辦法理解妳的問題,大概也沒辦法提出解決辦法,不過當一個聽眾還是沒問題的。」
 
  「……這件事情不需要理解也不需要解決,完全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燕子低聲說。
 
  「不可能不管吧。」李少鋒放軟姿態問:「請問是什麼事情?」
 
  「閉嘴啦。」燕子偏開視線說。
 
  「學姊。」李少鋒又喊了一聲,同樣倚靠著牆壁,凝視前方貨架。
 
  「……人家明明是學姊的立場,然而兩次遇到危機的時候都在緊要關頭負傷了,不僅沒有保護到學弟妹甚至變成拖油瓶,如果沒有覺得焦躁才有問題吧。」燕子又往後搥了一下牆壁,咬牙說。
 
  「這樣講不對吧。」李少鋒立刻皺眉說:「當初『詭譎叫聲』的時候,學姊是為了爭取讓我離開的時間才會被拜亞基抓傷,待在主城廳堂的時候也是要掩護我離開才會被夏旖歌打傷,兩次都是因為我才會受傷的。如果學姊要責怪也是來怪我才對。」
 
  「怎樣也不會去怪你……新人犯錯是正常的,想辦法處理那些錯誤然後罵到你不敢犯第二次則是人家的責任。」燕子說。
 
  「所以學姊就是為了處理我的錯誤才會受傷啊。」李少鋒說。
 
  「人家不應該受傷,而且也不應該成為累贅。」燕子說。
 
  雖然燕子經常說楊千帆很愛鑽牛角尖,不過自己也差不多吧。李少鋒理解現在這種情況再講下去只會讓她自怨自艾得更嚴重,急忙思考有什麼轉移注意力的合適主題,隨即問:「學姊,請問妳知道伊沃爾‧蓋弗貝爾維和董既明這兩個人嗎?」
 
  「……伊沃爾這個名字剛才聽過了,但是董既名是誰啊?」燕子反問。
 
  「這個也是從夏羽那邊打聽出來的情報,說是伊沃爾的副手,當時闖入主城廳堂時候比較矮的那人,然而她也不清楚更詳細的情報,想說學姊可能聽過這兩個名字。」李少鋒說。
 
  「情報來源又是那位可疑的黑衣人嗎?」燕子不禁蹙眉,然而來不及說下去,倉庫正門忽然無聲敞開。
 
  外面的各種細微聲音伴隨著冬風吹入倉庫內部。
 
  李少鋒急忙握緊鋼刀,提氣以防萬一,轉身卻看到披著瞭望塔隊服斗篷、腰間繫著一柄白銀長劍的楊千帆從正門縫隙靈巧地閃了進來。
 
  等等,那扇大門居然只要輕推就開了嗎?那麼剛才自己進來的時候又是爬牆、又是鑽窗戶的豈不是很蠢嗎?李少鋒急忙甩去內心浮現的羞赧情緒,注意到低著頭的楊千帆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也在場,搶先喊了聲說:「師父。」
 
  「──咦?」楊千帆愕然抬頭,接著就提氣全速衝上前。
 
  ……诶?李少鋒正在遲疑是否需要提起護體真氣以免自己被撞飛,隨即就看見楊千帆展現出相當高超的飛縱技巧,幾乎在瞬間減速並且卸去所有衝勢,穩穩停在自己面前。
 
  烏黑長髮隨之飄蕩。
 
  「少鋒,你沒事吧!」楊千帆沒有伸手用力抱緊也沒有著急得檢查是否有受傷,只是筆直凝視著李少鋒的雙眼,正色詢問。
 
  「我沒事,不好意思,這次又讓師父擔心了……我好像這幾天一直在道歉,真的是非常對不起。」李少鋒低頭說。
 
  「沒事就好。」楊千帆輕嘆了一口氣,伸手握住李少鋒的手,看似想要再說些什麼不過卻被打斷。
 
  「──好啦!既然帆帆平安回來了,那麼就開始討論下一步該怎麼做吧。畢竟這裡也不是什麼值得久待的場所,天色快要黑了,如果要轉移陣地就得盡快動。」燕子刻意提高音量說。
 
  這樣單純是打算利用師父不會強烈反對學長姊的意見、製造出兩票對一票的人數優勢強迫自己接受吧。李少鋒皺眉說:「應該先跟師父說明一下那些事情比較好吧。」
 
  「等到回去主城之後多的是時間啦。」燕子說。
 
  「不好意思,為什麼要這麼急著回去主城?」楊千帆不解地問。
 
  「所以應該要先詳細說明一遍吧,不然就會變成這種情況。」李少鋒說。
 
  「不需要詳細說明吧,提及你和夏旖歌達成了停戰條件,但是途中教團那方的伊沃爾和董既明突然殺了出來,弄得現在計畫大亂,總而言之先回去蒼瓖主城找樓月姊匯合再說。」燕子立刻攤手說:「看吧,幾句話就講完了。」
 
  「嚴格說起來我沒有碰到董既明啦,只有碰到伊沃爾而已。」李少鋒糾正說。
 
  「那種事情隨便啦。」燕子不耐煩地說完,忽然注意到楊千帆的表情有異,疑惑反問:「帆帆,怎麼了嗎?」
 
  「──請問學姊是在哪裡聽到那個名字的!」楊千帆猛然回神,快步走上前用雙手抓住燕子的肩膀,彎腰逼問:「為什麼學姊會知道這個名字!請告訴我!拜託了!」
 
  「師、師父,請稍微冷靜點。」李少鋒急忙說,伸手搭住楊千帆的肩膀之後才發現她幾乎用全力在抓人。
 
  「那位董既明該不會和妳有仇吧?」燕子提氣掙脫,揉著肩膀皺眉問。
 
  「啊啊……對不起!」楊千帆急忙縮手,向來波文不起的臉蛋卻仍舊帶著某種瘋狂神色,喃喃自語地回答說:「我確實見過那位董既明……當時在參加『那場遊戲』的時候,其中一位參加玩家就是董既明,然而他應該也沒有破關才是,如果現在真的在這座城內,表示有其他方法可以脫離遊戲,那樣就表示爸爸和媽媽也有機會回來……」
 
  李少鋒和燕子同時禁聲,沒有辦法接續這個話題。
 
  雖然並不清楚細節,不過李少鋒曾經從楊千帆口中聽過她在小時候和雙親一起參加了某場遊戲,最後卻只有自己達成破關的條件回到地球,雙親仍然待在克蘇魯遊戲的場所當中。
 
  這個是楊千帆持續參加遊戲的「理由」。
 
  這個是她付出一切、賭上性命的「理由」。
 
  她堅信著並未從克蘇魯遊戲回來的雙親依然活著,因此使用賭命的方式持續且頻繁地參加遊戲,年紀輕輕就累積到讓玩家等級抵達Lv.79的大量經驗值,並且鍛鍊武藝、精進修為,希望有朝一天可以在克蘇魯遊戲的某個場所再度見到雙親。
 
  「董既明是本次襲擊計畫的教團重要人物之一。」李少鋒沒有遲疑,立刻將自己知道的情報全部坦白:「當時闖入主城廳堂擄走夏逸舟的那兩人當中,負責掩護、協助的那人就是董既明,身高較矮,武器是短劍那位。他的身分是教團聯合亞洲區域的隊長伊沃爾‧蓋弗貝爾維的首席學徒,同時也是他的副手,據說極為擅長西方魔法的『結晶』與『凝爆』變化。」
 
  「……所以他就在這座蒼瓖城城內,對吧?」楊千帆平靜追問。
 
  雖然覺得自家師父的語調忽然之間平靜得很不正常,然而李少鋒還是據實以告地說:「教團的成員有使用位於蒼瓖主城地底的密道進行移動,不過夏旖歌已經發現這點了,再加上蒼瓖派重新奪回主城的控制權,應該有對此做出對應手段,
 
所以只要他在今天早上之前沒有離城,應該是待在城內沒錯。」
 
  「只要他還待在城內就行了。」楊千帆說完,毫不猶豫地轉身,提氣往大門奔跑。
 
  長髮飄逸的身影眨眼間就消失了。
 
  倉庫內部忽然恢復寂靜。
 
  片刻,燕子扭頭問:「笨蛋學弟,為什麼你沒有阻止帆帆?」
 
  「……學姊不也什麼都沒有做嗎?」李少鋒低聲反問。
 
  「呿,所以從這個反應看起來,你也知道帆帆雙親的事情了。」燕子咬牙嘆息:「人家原本已經覺得孫琰那個不知感恩的混帳叛徒就已經夠棘手了,沒想到下一屆的兩位學弟學妹更加誇張,一個身上到處都是莫名其妙的謎團、毫無危機意識可言;另一個只要碰到特定事情就會鑽牛角尖鑽到死、不顧自己性命去幹蠢事。」
 
  雖然覺得評價有不少需要糾正的地方,不過李少鋒沒有沒有接話,只是楞楞看著透出外面街景的大門空隙。
 
  「那麼笨蛋學弟,你愣在這邊做什麼?快點去追啊!」燕子挑眉罵。
 
  「……學姊現在受傷了,獨自待在這邊不太好吧。」李少鋒說。
 
  「讓帆帆一個人去找教團的強者豈不是更加危險嗎!」燕子立刻罵:「人家就算腰部痛得要死也強過你那蹩腳的武藝,所以不要再廢話了!去追帆帆,找到那位董既明套出情報,然後平安無事地回來!」
 
  「……我們會盡快回來的,請學姊小心。」李少鋒說完,急忙提氣追出倉庫。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