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3-1.瓦片烤狼肉

新人×文龍 | 2021-01-24 14:29:27 | 巴幣 122 | 人氣 171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吃貨女兒超可愛的啊!!!再次感謝的繪製(●╹◡╹●)
  苗族喵臉是李蘇梅的正式裝扮,現在還是JK裝要過一陣子才會換這套
  就請期待吧~~

  兩人離開了山壁上的山洞。
  
  當然是李蘇梅被扛在肩上跳下來的。
  
  「內功,我一定要練好內功!」李蘇梅撫著自己痛苦的小肚子。
  
  墨無棘挑眉,這應該是練好輕功吧?
  
  不過武功按部就班的練,需要先有點內功基礎才可以。
  
  「妳身體中已有內功,只要懂得運作就可以運行內力,我會先教妳些簡單的吐納法的。」
  
  「我有內功……」李蘇梅對此全然不知,但她確實感覺到自己有一股名為內力的力量在身體中流轉。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有練過什麼內功的,這樣真的可以嗎?不用重練一個新的嗎?」
  
  「我雖然不知道妳修行過什麼功法,不過我感覺到那份功法並沒有什麼問題,且已經達到自行運行的效果,對於生疏的妳而言貿然修練其他功法打亂經脈可會讓妳這項無名內功無法使用,而且妳的經脈以被這個無名內功開闢過,修練其他內功時容易內力引導錯誤,修行事倍功半,不建議初次接觸內功者修練多項功法。」墨無棘解釋,平時雖是話少,解釋起來倒是有條有理的。
  
  他繼續說:「妳雖然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功法,不過那無名內功確實在自主運轉,只要在丹田中湧入足夠內力運轉就會越來越明顯,妳只要在自行感受就行。」
  
  「也就是觸發身體的記憶喔?」李蘇梅看著自己手,道:「那我該怎麼做?」
  
  身體的記憶?墨無棘第一次聽到這說法,不過確實就是這說法。
  
  「對,就是身體的記憶。」墨無棘點點頭,看眼前少女躍躍欲試,他心中無奈的笑了笑,道:「只是學武功最重要的並不是內功,也不是外功,不是招式、不是武器,也當然不是膂力、根骨、悟性,而是——體力。」
  
  「體力?!」小小的柳眉微微皺起,李蘇梅有點訝異墨無棘說這個。她的表情變換了數次,然後點點頭:「喔…………大概懂了,體力好才能作事情。」
  
  體力,有體力才可以做更多事情,這是從古至今不變的道理。
  
  ……」墨無棘嘴角微微一笑。
  
  李蘇梅知道這表情的意思,試探道:「啊?我說錯了嗎?」
  
  「沒有錯但我要表達的是其他意思。」墨無棘回頭指著背後這片山林,說:「我們在山裡,而且山中還有妖怪,所以我們必須設想好戰鬥的損傷以及耗去的體力,別說妖怪山勢地形都會成為體力的消耗,就算是一流高手沒有體力什麼也做不了,就算是全然不會武功的白髮老人家只要有一絲體力也能做到拔劍傷敵——時時保有體力是作戰的重要根本。」
  
  「喔……作戰……還真不武俠的說法啊。」李蘇梅搔搔頭尷尬的笑著,
  
  少女的反應墨無棘在師門中長看到,師兄師叔講述「體力」時,底下弟子也都一樣的表情。
  
  這也是因為自己的師門並非主流的佛、道兩家不同,對武術見解亦然不同。
  
  「所以現在我們無法練武,我們必須先行趕路到安全處,到時準備午飯時再指導妳。」
  
  午飯,墨無棘原本沒打算吃的,但想到少女先前肚子發餓聲,就決定準備午餐,作為一名廚子這並不難。
  
  咕嚕~~
  
  李蘇梅摀著發紅的臉,道:「這次真的是我的聲音,一放鬆以後又覺得餓了。」
  
  墨無棘從包裹中拿出個蒸餅,道:「先吃這個,等下在找個安全地方就準備些吃食吧。」
  
  「謝謝。」白嫩嫩的蒸餅握在手中,李蘇梅如獲珍寶似眼睛睜的老大。
  
  蒸餅沒有夾其他餡料,不過對於肚子飢腸轆轆的她來說,這就是是無上美食了,小咬一口後那胃裡傳來的滿足感令她露出十足滿意的笑容。
  
  李蘇梅看了眼身邊的墨無棘,見他並沒有跟自己一樣享用,詢問:「陳大哥,你不吃嗎?」
  
  「不用。」墨無棘搖搖頭。
  
  ……該不會都被我吃掉了?」
  
  ……」墨無棘。
  
  他的包裹中確實只帶兩個蒸餅做乾糧,他做為廚師身上不缺食材,不過又因為是廚師他身上帶的都只是食材還需要料理過。早點被少女吃掉他並不在意,長在江湖行走他已經習慣挨餓,況且等等就會準備午餐。
  
  只是他並沒有想跟李蘇梅說。
  
  當他還在想說詞時,李蘇梅已經搶先說:「不用說了,你都寫在臉上了啊。」
  
  墨無棘摸摸自己的臉,自己表情可沒有這麼明顯。
  
  他這舉動弄得李蘇梅呵呵笑著,道:「我們一人一半吧,嘿~」
  
  不等墨無棘拒絕,李蘇梅已經把撕開一半的蒸餅遞到他嘴前,笑道:「吃吧、吃吧,體力重要。」
  
  見少女如此說,他也不好推辭的接過,半個蒸餅,「謝了。」
  
  「呵呵~」
  
  在動身離開前墨無棘注視著地上的五俱猲狙的屍體暗暗思考著。
  
  妖怪是危險無比的害獸,然而因為牠們的稀奇所以毛皮血肉會格外真貴,而且段皇大開金庫召集天下武者對抗妖怪,隨便帶一俱到山下送給官府都會獲得許多錢財。
  
  墨無棘並不在乎這些錢財,他在思考些其他用處……
  
  「啊?」李蘇梅走來說道:「我們午餐要吃這些狼肉嗎?」
  
  ……這不是狼,是妖怪『猲狙』,是藍色血液的妖怪。」墨無棘這話並不是要糾正李蘇梅,他是要強調這是妖怪,但看少女眼光並沒有任何異樣。忍不住問出口:「妳不介意吃妖怪嗎?」
  
  「前面陳大哥給我吃雞腿的不就是妖怪肉嗎?那應該就是前面那像山豬怪物的腳?」
  
  墨無棘心裡一驚……果然還是被她注意到了啊?
  
  「是,那是狸力妖怪的腳,常人並不吃妖怪的,我怕妳知道是妖怪會心生厭惡。」
  
  猲狙的獠牙外翻,那奇怪的牙齒讓他大嘴整個變形,那模樣看的讓人畏懼,很多人不會把這當食材的。
  
  而且妖怪也不能亂吃的……
  
  「啊~還好啦~好吃就好啦~在我的時代裡好看的食物卻帶著奇奇怪怪的成分,能夠吃到健康的食物我就相當知足了,不過我不吃阿貓跟阿狗喔。」
  
  對於不挑食的客人,墨無棘相當喜歡的,也不再遮掩道:「我想帶一隻猲狙回去當等下午餐,另外妖怪也不能亂吃的,需要特殊料理法才行。」
  
  「哈,這我只管吃。」
  
  知道李蘇梅不介意吃怪物,墨無棘便直接挑一隻猲狙背在背上。他只帶一隻作為等下午餐使用,不過看了眼身邊的少女墨無棘又在拉上一隻放到肩上,他打算下山後換點錢用在少女身上。
  
  墨無棘很不在意錢財,他開設飯館都不收錢財而是收食材,現在身上帶上一些銀子也是昨日一位客人硬塞給自己的,那人說「錢多可以給別人,沒有錢卻很難讓人給你。」現在確實就是需要用錢的時候。
  
  「我們走吧,我們去尋找河流。」墨無棘開始動身。
  
  說到水李蘇梅確實感到口渴,不過她知道這時候可不能要求太多,默默跟上墨無棘腳步。
  
  倆人開始動身向水源,不需要特別尋找因為墨無棘已將全部山路爛熟於心,先前與妖怪攻守的壁上山洞那也是他原先早就知道的地方。他心裡一盤算就有準確的行動方向,然而他並沒有直線前進而是走迂迴,他選擇了一些可以避開妖怪的道路,但這些道路也相對的多有崎嶇,上上下下讓李蘇梅走的相當疲倦。
  
  「練武要從走路練起。」墨無棘說著以前師父告訴他的話。
  
  走這段路的另一番用意就是教導李蘇梅,就像墨無棘過去的師父教導他一樣。
  
  「呼、呼。」走上一個陡坡李蘇梅彎腰喘息著,道:「那我想問,行動不方便的人怎麼辦?」
  
  這問題讓墨無棘忍俊不禁的笑出一聲,這是他小時候問過師父的問題,此時他說出跟師父差不多的答案:「自然也可以練武,練成一代高手也不在話下,只是不便行走練了武也沒辦法行走江湖救世濟民。」
  
  ……喔。」李蘇梅低頭看著自己發顫的雙腳,點點頭表示瞭解,道:「我會好好珍惜老天爺給我一雙健康的雙腳。」
  
  見少女接受自己的解釋,墨無棘滿意的笑著,道:「快到了,已經聽的到流水聲了。」
  
  聽到水聲,這也是以前師傅鼓勵自己的方式。
  
  「陳大哥,你真的很不會說謊啊。」李蘇梅拍拍墨無棘的肩膀,語氣中帶點安慰之意。
  
  ⋯⋯是嗎?」
  
  聽到水聲確實是說謊,這只是鼓勵人的方式,以前師父也是這樣欺騙的,不過墨無棘小時候可沒有聽出來。想想也是,身邊的少女雖然初次接觸武學,但年紀與自己相差並不算大,不像自己是從小學藝。
  
  不過他只記得師父的那一套教學方式,一時被李蘇梅這樣揭穿,他不知怎麼回應,鬧得一時語塞。
  
  「沒事沒事,我有感覺到鼓勵了。」李蘇梅舉起小拳頭,自我鼓勵道:「加油!繼續走吧」
  
  ⋯⋯『加油』是什麼意思?」
  
  「哈哈,我家鄉的俗語,就是、就是⋯⋯加油的意思啦~我也不知怎麼說。」
  
  兩人繼續前進,李蘇梅就像個未見過世面的孩子對任何事情都充滿興趣,許多時候問的墨無棘不知道怎麼回覆就保持沉默,不過氣氛不會尷尬,少女許多時候自說自話的就把話題帶過去了。
  
  「腳步跨大一點。」墨無棘提醒一下。
  
  「喔喔。」李蘇梅點點頭,抬高自己的腳。
  
  「不用這麼大,還有腰不要灣,注意我的速度。」墨無棘再提醒。
  
  一些路段墨無棘就會提醒一下李蘇梅走路姿勢,教導她基礎的步伐技巧。
  
  兩人的走路聲音越來越接近,到後來已經接近重疊了,李蘇梅跟上了步伐,跟上了速度。這自然並不是墨無棘平時的走路速度,他配合少女減慢了速度,幫助她跨出適當距離的步伐。
  
  少女已經學會了墨無棘師門最基礎的身法「健行功」,這是本門開山祖師創造的第一項武學,這是並不需要內功支撐的技巧,人人都可以學習的走路身法,學會以後走路可以走得快且走的久,還能以此鍛鍊體力。
  
  李蘇梅的悟性好很快就將「健行功」融入自己的步伐中已看不到先前的彆扭,墨無棘沒有再提醒她步步都能踏出要領,而且他發現到少女的呼吸⋯⋯竟然也與自己相近,少女已經學會步伐與呼吸的配合,摸到更進一步的要領。
  
  「怎麼了?」注意到墨無棘的目光,李蘇梅笑問:「我姿勢沒有錯吧?」
  
  「沒有錯。」墨無棘轉移話題手指前方:「我們快到水源了。」
  
  墨無棘並沒有告訴李蘇梅她已經學會的武學,這做法就跟以前師父的做法不一樣了。他不想讓少女意識到自己「學完了」,想看看少女可以從自己身上學到多少東西,這或許會比自己說明更來得有效。
  
  墨無棘轉移了話題,不過還是被李蘇梅捕捉到蹊蹺,笑道:「呵呵,看來我做得不錯~」
  
  「確實不錯。」墨無棘點點頭。
  
  ——
  
  快到水源並不假,兩人速度相較之前並沒有特別快但速度相當的平穩,於是比原訂路程快上許多。
  
  兩人在前進不久後清晰的水流聲已經落入兩人耳中。
  
  李蘇梅開心的邁開步伐前進,步伐輕盈看不出先前的疲憊,這正是健行功的效果,以少女的資質或許不出幾天就可以做到健行功最高境界的一邊走路一邊調息內功了。或許可以推薦李蘇梅去一些大門派,門派的群體生活應該適合她的,墨無棘自認還有些薄面介紹她進幾個適合她的門派,而且她那資質應該多數門派都不會拒絕的。
  
  「呵呵,水真涼呢。」李蘇梅已經拖了鞋子與襪子,腳踩著河水戲耍著
  
  話說她這樣的野性子,那些大門派看不慣吧,而且又會說些奇奇怪怪的話⋯⋯墨無棘想想,還是多帶少女一陣子好了,門派的事情過些日子過些天再告訴她。
  
  「別喝那邊的水。」墨無棘道。
  
  「啊?」捧起水的李蘇梅雙手一僵。
  
  「妳的腳踩到水捲起水下的土了,就算捧在手中的水看似清澈也不一定乾淨。」
  
  「啊⋯⋯抱歉抱歉。」李蘇梅不好意思的吐舌。
  
  李蘇梅拎著鞋子與襪子跟墨無棘順著河流再走上一條路,他在一個石塊區域將水袋裝滿拋給少女。
  
  看少女喝了幾口水後,他審視了附近地形後道:「我們就在這裡準備午餐,我教妳基本的內功吐吶法。」
  
  「吐納法?」李蘇梅擦了擦嘴角問道:「我一直想問,吐納法該不會就是吸氣吐氣?」
  
  她想到自己老家中很多人表演吐納,其實就是吸氣跟吐氣。
  
  「對。」墨無棘點點頭。
  
  「啊!真的是這樣!」李蘇梅本來是隨口一問,結果卻是看到墨無棘的點頭。
  
  要不是了解這位男子不會開玩笑,不然都以為他是故意板著臉裝正經。
  
  「真的就只是這樣?」
  
  墨無棘肯定的點點頭:「很多門派把吐納法講的無比玄乎,其實就是如此。」
  
  「難道是⋯⋯」李蘇梅思索老家中學到的知識,嘗試的盤坐在地上。
  
  她確認裙子夠長不會引發奇怪的劇情,調整一番坐姿後,按照記憶有樣學樣的將雙掌掌心向上的放在雙膝上進行打坐,然後吸氣、吐氣。
  
  這模樣……還真像小孩看到和尚打坐有樣學樣的去做。
  
  ……呵。」墨無棘忍不住笑出聲來。
  
  「錯了嗎?」
  
  「沒有,吐納跟健行功一樣只要姿勢對了就好,我教妳一些要領。」
  
  墨無棘大致告訴她吐納的口訣及細節,教導她如何透過吐納審視內在,驅動丹田及內力。
  
  「嗯……感覺有難度。」
  
  李蘇梅皺起眉頭,幾次吐納後她並沒有感受到其中的秘訣。
  
  感受不到?對此墨無棘也不太有辦法,他把該說的說了,這不像拳腳功夫可以在一招一式上指點。
  
  「就多試幾次吧。」
  
  「喔……
  
  李蘇梅繼續閉上眼睛打坐練習吐納,而墨無棘則開始他的本業——料理。
  
  他回頭看了下少女,確認她已經閉上眼睛於是開始不太適合給旁人看到的工作,手拿屠刀來到被他掛在樹上的猲狙身前,一刀下去藍色血液唰的留下來。
  
  很多文人雅士做詩寫詞講述盤中美味,多數卻不知豬長什麼樣子,坊間相傳個笑話說有些富商子弟都以為料理是從盤子上長出來的。不過以一位廚師來說,客人不需要瞭解食材的源頭是最好的,像眼前長相怪異的妖怪看的就讓人食慾盡失,屠宰的場面也一樣廚師可一點也不想讓客人見識的。
  
  不一會兒噁心的妖怪已經成為一片漂亮的毛皮以及即將料理的肉塊了,帶著藍色血水的紅色肉塊,還好去掉血後肉的顏色與尋常獸肉差不多,假若太奇怪分不出中毒還是正常那還是不吃微妙。
  
  而就算妖怪的肉長相正常也不能隨便吃,這裡面具備著一定毒素必須先進行燙過才行。一把青草放入燒著滾水的小鍋中,嫩草的芳香在水煮下濃郁飄散,這是在去毒時順便消除肉腥味,拿著肉塊的墨無棘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要放入多少的肉塊?準備多少份量的食物?
  
  看少女的體型她並不需要吃多少食物,可是墨無棘初次遇到李蘇梅時給她吃了一碗粥、一份肉夾饃,那時沒過多久她的肚子又發出挨餓聲,現在想想那還真是奇怪,難不成早上那一餐還不夠飽?那麼她要吃多少?
  
  噗!的一聲,全部肉片都被他放進鍋裡了,反正多的可以處理成肉乾。
  
  燙完肉塊就是料理的時候,在野外做菜一點也難不倒墨無棘,他從包裹中拿出許多料理工具開始烹飪起食材,不一回而功夫誘人的肉味已經飄散出來。
  
  ………」打坐的李蘇梅小鼻吸了吸。
  
  「平心靜氣。」墨無棘的提醒聲立刻傳入她耳中。平心靜氣是吐納重要的心態。
  
  打開鍋蓋,燙完後的小鍋重燒熱水燉起其另外一鍋湯,開了鍋蓋一股清香隨之飄出,這是一盆野菜湯,裡面煮的剛剛路上採集的新鮮野菜以及包裹中帶著的一些用來調味的菜乾。
  
  …………」打坐的李蘇梅身軀一顫。
  
  「平心靜氣。」提醒聲再次遠遠傳去。
  
  墨無棘至鍋中挑出幾大塊香菇、白筍,用餐刀將其切成小片後放入烤肉盤上與猲狙肉一起烤著,啪嚓、啪嚓、啪嚓,食材落下濺起油脂讓香味更佳肆意,濃郁烤肉香在融入香甜味反而讓食物更香的。
  
  ……啊!受不了啊!」李蘇梅跳起來了,這香味沒法繼續打坐吐納了啊!
  
  她突然瞭解為什麼打坐都要選佛堂、山洞等清閒之地,聞到這種誘人香味根本不可能平心靜氣。
  
  李蘇梅看到墨無棘的微笑,知道自己不用繼續打坐吐納,也就蹦蹦跳跳的來到火堆邊,看到墨無棘奇特的烤肉工具令她眼珠子直盯著,驚問:「這是烤肉?」
  
  墨無棘的烤肉與她想想像中在火堆邊插著肉串不一樣,而是火燒在奇怪的弧形盤子上加熱。
  
  「這是瓦片,瓦片烤肉。」
  
  「瓦片?」李蘇梅彎著頭看著,講出印象中的認知:「屋頂上的那個?」
  
  「對,還可以拿來烤肉,運用這弧度形狀收集肉塊釋放的油質煎肉。」
  
  墨無棘用手中鐵筷撥起一層油到下方的火堆中,肉油落入火中火勢頓時大上幾分,瓦片中間的油啪嚓啪嚓作響,幾片肉塊表面被油脂炸的金黃。
  
  「我都以為在外面烤肉只能拿樹枝穿起食物在火上面轉轉轉,原來還可以這樣做,真的好香啊。哇,口水要留下來……嗚!」李蘇梅發現嘴角逸出口水,趕快伸手擦了擦。
  
  她偷眼瞄到一邊大石上的木盤,上面已經盛乘著一盤盤料理,每盤料理都不一樣,多種料理都讓人忘記這是望眼看不到村莊的深山野嶺。作為一名貪吃鬼,李蘇梅慶幸自己遇到一位好心的廚師,實在太幸運了。
  
  「手借我看一下。」墨無棘道。
  
  「喔。」李蘇梅伸出雙手。
  
  ……
  
  李蘇梅忽然想起來,收回左手只留右手給墨無棘,吐舌笑道:「啊,一隻手就好。」
  
  墨無棘接過少女的左手進行把脈感受他剛剛的修練成果,他並不太看好少女修練的成果,剛剛在做菜時他有在注意少女的吐納狀況,看她打坐時不時祟動始終得不到要領。而現在少女也是一臉心虛的模樣,已經說明狀況並不理想。
  
  李蘇梅膽怯的詢問:「那個……修練不好會處罰我不能吃烤肉嗎?」
  
  「咦!」
  
  「該不會連配菜都不能吃了!」
  
  墨無棘用力抓著李蘇梅的手,五指用力的想要更貼近少女肌膚下的經脈,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次探查少女的經脈,不但沒有感覺到吐納而增加來的內力,反而更少了幾分,居然不增反減?!
  
  這種事情墨無棘從未見過也從未聽聞啊。
  
  「陳大哥……
  
  聽到李蘇梅的叫喚,墨無棘才注意到自己陷入思考而緊抓著少女的手,五指都用力的嵌入少女手臂中。他急忙鬆開手,但還是在少女白晰細柔的手臂上捏出一大片紅痕。
  
  「抱歉,沒注意力道,弄傷妳了。」
  
  練武之人自然要注意與一般人相處時的力道,墨無棘很長時間沒有與人相處都忘記輕重,他一失手就不小心捏傷了少女,雖然不至於一不小心就造成嚴重傷害,但肯定留下不小的疼痛。
  
  吃痛模樣倒是沒有在李蘇梅臉上看到,她不在意的揮揮被捏紅的左臂:「沒事沒事,很快就好了。」
  
  李蘇梅用上她剛學會操縱內力,將內力移到左臂上疏通氣血治癒傷痛。
  
  ……」看到這一幕墨無棘又不解了。
  
  明明少女內力運行相當正常,為什麼自己探查時卻覺得內力弱了幾分?
  
  「那個,可以吃了嗎?」李蘇梅非常努力不讓自己流出口水來。
  
   她自從看到墨無棘準備的料理就感受到胃裡傳來的無比飢餓感,先前吃的半個蒸餅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非常想要料理在溫溫熱熱的情況下大快朵頤一番。
  
  「我不是貪吃喔,我是覺得飯菜放冷再吃太浪費陳大哥的手藝了,是很無私的喔!」
  
  「嗯……對,熱熱的吃才好。」墨無棘點點頭,指著旁邊的石塊,道:「坐吧。」
  
  他想起以前師父說過的——人不用武功也可以活,而人不吃飯絕對活不了。
  
  吃飯比較重要,晚點再來思考少女的狀況。
  
  「首先先吃花粥暖胃。」墨無棘替李蘇梅盛上一碗暖粥。
  
  「花粥?」李蘇梅好奇的夾起粥中的黃花。
  
  「將花入菜是這邊的料理特色。」見少女似乎對吃粥的興趣遠低於烤肉,墨無棘重複說:「先暖胃,至少先吃兩匙才能再吃猲狙肉。」
  
  墨無棘特別強調,李蘇梅這才收回虎視耽耽的目光先專注吃眼前的花粥,聽話的將溫暖的花粥送入口中,花粥吃下去沒有感覺到花香味,倒是感覺到酸酸甜甜的滋味吃起挺特別的。幾口粥嚥下後覺得胃暖活許多,先前胃液翻騰的感覺也消停了下來。
  
  吃了幾口花粥後感覺有種胃口大開的感覺,更想大快朵頤一番,收到墨無棘的點頭,她開始向桌上的菜餚動筷子,食材很普通都是些山中野菜都是些李蘇梅一路上看墨無棘的採集的,就變化出多種料理。
  
  一開始入口味道很不習慣,食物沒什麼鹹味,調味料跟李蘇梅家鄉的家鄉差很多,不習慣不過無庸置疑是好吃,雖不鹹可味卻是十足的,多咀嚼幾口感受其中滋味,適應之後就感覺到欲罷不能越吃越盡興,尤其是烤肉的滋味,雖是烤肉確有多種味道,雖是烤肉卻又吃出煎、炒、炸、烤的滋味來。
  
  吃著吃著她已經拋棄矜持,如同餓死鬼大口吃著,碗筷子敲打與食物咀嚼聲此起彼落響起。
  
  「嗚……」注意到墨無棘似笑非笑的目光,她小臉頓時一紅:「抱歉,真是太好吃了。」
  
  「沒關係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墨無棘笑道。
  
  他作為一位廚子真的不介意客人的吃相反而看不太慣諸多禮儀,他就見過料理都放冷了還在調整座位的儒生。墨無棘承襲師門的一貫思想,敬重儒學但看不慣,覺得禮儀從簡方便做事就好。


  瓦片烤肉,似乎是來自越南的料理?
  研究烤肉這段我查滿多資料的,其實古代烤肉技術就已經很接近現代,畢竟在炒鍋出世以前,烤肉做為主食烤了兩千多年!那技術自然是超高的啊!
  這段真的是寫的我好餓啊XD

  故事中的料理方式是我杜撰的,不確定實際味道是如何=w=
  可惜台灣目前只有桃園有,比較難特地去吃啊0 30

  故事中主角的幾次言談表現出他的墨家思想,練武不是求道而是求實際作用,所以體力最重用(也是我想講的武俠系統才這樣寫啦~)。在吐納法上講究實際,但吐納法卻是來自道家修行,遇到些精神上的問題主角就沒有辦法了。
  在餐桌禮儀上講究的是「從簡」,簡單但不失禮儀,只要不影響他人方便即可。這比較合乎平民百業的作法,但他會特別注重衛生,觀乎健康那就是不可少的禮儀了。

  研究墨家思想,真的覺得和現代很像。墨家思想一大詬病就是「矛盾」,這放到現在其實就是不能極端看待,就像墨家提到人人平等反對封建卻又要選出領袖要求聽從領袖的話。
  看是矛盾其實那是治國之道,國家是需要領袖,而人民還是需要聽領袖的話才能讓國家運作,而墨子要求人民聽話的同時又提出當人民覺得領袖不適任就可以罷免……很矛盾,但其實就現在法治與自由的平衡。
  這制度在古代失敗了,倒是被門派創立借鏡,許多門派規矩就很像墨家,所以墨家是歷史上最初的黑幫,也是最初的門派。

  啊,講多了,以後再開一帖來說吧,寫武俠真的查到好多東西啊XD

創作回應

雖然苗族服飾也很讚,但相比起來,還是更想看久一點JK制服~[e5] (沒辦法,制服JK真的太香了
話說體力那個橋段......應該是真的若有所指吧XDDD
2021-01-26 03:32:57
新人×文龍
體力……感覺我好像描述怪怪的030
2021-01-26 23:45:26
白稜
所以我挺喜歡墨家的……
2021-01-31 17:11:57
新人×文龍
墨子超像真像穿越者的啊
2021-01-31 22:45:36
白稜
然後有一些部分我想再提出來有錯字,跟句子不通順的問題…“別說妖怪山勢地形都會成為體力的消耗,就算是一留高手沒有體力什麼也做不了”應該是一流高手
2021-01-31 17:16:35
白稜
“先暖味,至少先吃兩匙才能再吃猲狙肉”先暖胃。“路不難走但不好走”“他就見過都後把料理都放冷了還在調整座位的儒生”這兩句則是覺得句子不順
2021-01-31 17:18:03
新人×文龍
感謝抓錯字ヽ( ° ▽°)ノ
2021-01-31 22:43: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