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5-.情報探子「白日鼠」——白勝

新人×文龍 | 2021-03-14 23:42:46 | 巴幣 18 | 人氣 122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左轉右轉、左轉右轉,最終墨無棘帶著李蘇梅走到一間擺放許多罈子的普通木屋前。
  
  李蘇梅拉下連帽左看右看眼前在普通不過的木屋後,連連點頭:「這就是所謂大隱於市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真是高人啊。」
  
   「大隱於市……?」墨無棘眨眨眼。
  
  「呀?」
  
  「喔喔,我聽懂了。」墨無棘抓抓頭,笑道:「他其實並沒有隱藏,只是單純的住在這邊,妳看村裡的人遷走了許多,房屋也很便宜,也就跑來這裡住了。」
  
  「不是所謂諜報人員都應該隱藏起來的?不然就會被人追殺的,戲都這樣演的啊。」
  
  「戲總是誇張點,那是手握機密的探子才會被滅口,而我們要見的是掌握市井消息的一般探子。不要小看市井消息,在戰場上糧草及情報是最終要的,而這一位是此道的箇中翹楚。」
  
  「這就是傳說中的情報戰爭啊。」李蘇梅瞭解的點點頭,雙手抱胸擺出老氣橫秋的模樣道:「考試除了依靠實力,更決定勝負的是知不知道考試題目啊,所以能提前偷看到考卷就能決定勝負了。」
  
  「……」
  
  李蘇梅說的話墨無棘很多都聽不懂,不過大概可以從部分聽懂的部分瞭解她在說什麼,而真的聽不懂就點點頭就對了,可是這一次他感覺好像不適合點點頭。
  
  「啊,不對不對,我才不是那種壞孩子啊,剛剛那一段不算,陳大哥請當作沒聽到。」
  
  「好。」
  
  就在倆人閒聊時,嘎咿——前方木屋的門開了。
  
  「誰啊……」男性聲音伴隨哈欠聲從木門後傳出。
  
  聲音帶著懶散無力,那是剛睡醒的聲音。一位睡眼惺忪身穿粗衣的男子邊打哈欠邊走出門來,男子身材瘦小、兩腮無肉,纖瘦臉上有著明顯的暴牙,兩個門牙突出嘴唇就像鼠牙似。
  
  此人正是白勝,人稱「白日鼠」的白勝。
  
  「要找喝酒也是該晚上……啊!是陳兄弟,來來來,我的大老爺啊,趕快裡面請!」
  
  白勝惺忪的目光在看到墨無棘的瞬間頓時變得神采奕奕,熱情的打開家門招呼倆人進來。
  
  這是間尋常的木屋,一張桌子兩張木椅,作為主人的白勝笑著把這兩張木椅置讓出來,自己搬了幾個箱子當椅子坐,他的盛情讓倆人不好推辭也就都坐下了。
  
  白勝搓著手說一臉殷勤的說:「找小弟我有什麼是呢?是……要幫你處理那個嗎?」
  
  白勝墊起腳尖目光看向墨無棘身上盾牌下蓋著的布袋,他那銳利的目光立刻看出寶貝在哪裡。
  
  「恩。」墨無棘點頭,解下繩子把身上的盾牌以及後面的包裹,道:「白大哥請過目。」
  
  白布拉開裡頭放著的正是墨無棘在山裡獵殺的紅面狼形妖怪,因為不想在城裡引來注目,墨無棘想辦法弄個布袋將其藏在其中並放在盾牌後遮掩。
  
  「是『猲狙』啊,這麼大隻而且幾乎完整,唉呀,這可以換不少錢啊,而這塊皮也不錯,可以一起賣給皮衣商,不錯、不錯。」白勝眉開眼笑,他搓著鬍子滿意的直說著不錯,道:「我這邊有幫你收到好幾塊上好的鹽。」
  
  「鹽?」李蘇梅忍不住發出疑惑聲。
  
  白勝將猲狙搬到地上放好,接著在木片地面敲了敲。咚、咚、咚——
  
  一塊聲音不太一樣的木片被他撬了開來,從中拿出一個木盒,木盒顏色與地面相似,放在地上時一時間會沒發現地上躺一個木盒,有著很好的保護色。
  
  白勝將木盒放在桌上,動作輕柔的如同對待寶貝,敲一下都會心疼。
  
  然而其實這寶貝動作很多餘,因為盒子裡面放了好幾層布做填充物,就算盒子掉在地上摔到也沒關係,而且裡面放的也不是什麼珍貴物,閃閃發亮的白色水晶體正是一塊塊的鹽。
  
  李蘇梅看來看去,小鼻子吸了吸道:「真的是鹽……」
  
  她認出了晶塊是鹽巴,同時柳眉皺起,露出疑惑的神情。
  
  「嘿嘿,小姑娘是城裡人吧?」白勝搓著鬍鬚說:「我們這邊鹽巴可稀有了,越是往西走可越是少見,有時比金子還方便,可以拿來當錢做買賣。」
  
  「喔……鹽也可以當貨幣,長知識了。」李蘇梅點點頭:「這錢真的可以吃啊。」
  
  大理國是由許多部落組成,在一些深山野嶺的村落還是習慣以物易物交易,而且南昭一代周遭比鄰許多國家,李朝、真臘、蒲甘……還有許多西方諸國,比起貨幣用貨物交易還比較方便。
  
  不過墨無棘並不是把鹽巴拿來交易,他只是單純做菜使用的。
  
  「這鹽巴很好,給我一塊就行,另外想換點銅錢。」
  
  鹽巴很方便,可是在一般村中流通的主要還是用銅錢、銀兩比較便利。
  
  「要錢?」白勝聲音拉長音,他稍小眼睛努力睜到最大來表現他的驚訝,道:「你不是都用不到錢的?還是說……你要去其他地方所以想弄點盤纏?」
  
  白勝腦子動得很快,立刻猜出墨無棘的想法,隨後白勝繼續不解的問著。
  
  「可是牛西山那裡才剛有妖怪出現,你都在追著怪物跑的啊,這回不幹了?難不成……」他雙手扶在桌上,眼珠子左轉右轉在倆人身上來回看著:「要回家娶親了?」
  
  「噗!」李蘇梅沒忍住的噗嗤的笑出來。
  
  她摀著小嘴低著頭掩飾失態,但還是忍不住的笑的身體連連顫抖,笑的花枝亂顫的。
  
  「……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墨無棘冷靜回答。
  
  墨無棘心裡嘆息,孤男寡女走在一起果然會被誤會啊。
  
  只是……他看了眼身邊的李蘇梅,都笑到趴到桌上去了,那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感覺會笑到岔氣。李蘇梅做為當事人一點也沒有被誤會的惱怒,一般姑娘可不容名聲受污,本該解釋的時候卻只顧著笑……全天下大概只有苗族女子會如此吧。
  
  「喔,抱歉是我誤會了。」白勝尷尬的抓抓頭,轉話題說:「那陳兄弟,找哥哥我是想打探什麼?妖怪出世消息?各門各派的大小事及動向?江湖秘籍?」
  
  李蘇梅邊笑邊說:「白大哥……好厲害……都知道……呵呵哈。」
  
  話沒說完她又繼續笑著。墨無棘實在不懂哪裡好笑了,笑到現在都還沒停。
  
  白勝搓著自己的鬍子笑道:「我也沒什麼了不起,就只是個遊手好閒的江湖閒人,我有個很好的耳朵能聽到很多事情,風聲聽多了就能知道很多江湖事情……喔,對了,傳說中的紅衣老人在南方出現,陳兄弟要去看看碰碰運氣嗎?」
  
  「紅衣老人?」李蘇梅問,她摀著嘴巴說話,努力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墨無棘介紹:「一位江湖前輩,會隨意贈送有緣人秘籍。」
  
  「送秘籍?」李蘇梅道:「該不會在路上攔人,說:『這位小兄弟我看你骨骼精奇,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呀,我這邊有本武功秘籍要給你。』,呵哈哈。」
  
  李蘇梅裝著老人聲音表演後,又被自己逗笑的趴到桌上去了。
  
  白勝點點頭笑道:「沒錯,姑娘妳說的就是紅衣老人。」
  
  「啊?還真的啊……」
  
  一直笑的李蘇梅突然笑不出來了,低頭若有所思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墨無棘對這江湖話題並沒有太多興趣,切入正題道:「我想知道其他地方哪裡有妖怪。」
  
  「妖怪?這我就不懂了。」白勝指著地上躺著的猲狙屍體,道:「南西山昨晚不就出現妖怪了嗎?那陳兄弟為何還要往其他地方去呢?」
  
  提到這話題時,李蘇梅身軀微微一顫。
  
  「我知道,南西山確實突然又出現很多怪物。」墨無棘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說:「這而並不需要我。」
  
  「不需要?」白勝不解。
  
  「人夠了,不缺我一個。」墨無棘言簡意賅的回答。
  
  「確實,這半年周遭幾座山都有妖怪出現,所以無論朝廷、百姓、江湖人士都有防範準備,還有聽聞聽說南邊布防的一支高家軍即將北上而來,倘若是『高明清』將軍領隊,那無論多麼可怕的鬼怪出世都不需擔憂了,真如你所言多個人少個人不差什麼。不過……」白勝搓的鬍子搖搖頭說:
  
  「我真不懂老弟你在想什麼,不出幾日天下豪傑會聚集於此,對江湖人士來說是最好出人頭地的機會,誰在乎人多啊,倒不如說人群聚流成湖才叫江湖呀。人多好辦事、好出名、好賺錢,我也吩咐娘子多釀幾壺酒準備賺筆橫財,然而你倒好,當個廚子往人少的地方跑,有你這樣做生意的嗎?」
  
  「……」
  
  或許是交情久了互相熟識,平時不會過問的白勝今天也多問了幾句。
  
  停頓了一下後,墨無棘回答:「……我,習慣了。」
  
  他的語氣不像過往那樣字字清晰有力。
  
  因為墨無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別人問了他也只能模糊回答「習慣了」。
  
  氣氛頓時一僵硬,白勝知道自己問多了,他正想換個話題時,李蘇梅開口了。
  
  「做生意?陳大哥也會開店做飯嗎?」李蘇梅抓到前句話中透出的某項資訊。
  
  她這話一出白勝表情頓時變得玩味,笑道:「小姑娘不知道啊?」
  
  「啊?」
  
  白勝表情變的更特別了,他帶著市井痞氣的說:「那麼好玩的事妳居然不知道,真可惜啊,哥哥可不能多說了。不過……姑娘可以帶幾壺好酒孝敬哥哥我,畢竟老鼠長著凸牙所以嘴總是不牢,喝一口酒就會好幾滴,也不小心多漏了些風來了,陳兄弟你說是不是啊。」
  
  「……」墨無棘不語。
  
  「陳大哥我要申請零用錢!」
  
  李蘇梅已經興奮的跳起來,她太想多知道些墨無棘的事情了。
  
  「別鬧。」墨無棘伸手把李蘇梅拎回來,按回座位上。
  
  「嗚……人家想多知道點關於陳大哥的事情嗎。」李蘇梅小臉泛紅,眼睛眨呀眨。
  
  少女小臉因為興奮而染上一層粉紅,水亮亮的大眼睛帶著一絲祈求之色,被這樣的神情看著就算鐵石心腸也會被融化吧。墨無棘受不了她哀求的眼神,別過臉道:
  
  「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邊旅行邊做飯,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他不知道怎麼說明自己的一些習慣,沒有什麼原因、道理,其實就是「習慣了」,結果被江湖傳的光怪陸離,讓他更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這時候他倒是希望白勝幫他介紹。
  
  「我很好奇,告訴我嗎。」李蘇梅跑到墨無棘臉別過的那邊,繼續用她的惹人憐惜的表情向墨無棘發動攻勢。
  
  「別鬧。」
  
  墨無棘拉起李蘇梅身後的連帽拉起,用力一套把她半張小臉都遮了起來。
  
  「啊啊,看不到了啦~~」
  
  前方的白勝默默看著,他搓著下垂的鬍鬚露出賊眉鼠眼的表情——看到了有趣的畫面了啊。
  
  把眼前這消息賣出去不曉得值多少錢啊?不用多少錢,這八卦要買的人大有人在,聚少成多肯定不少錢啊,而且直覺告訴他,這個八卦可以像是橋邊的說書人每天都能弄出新故事來。說書人要繼續編故事,他不需要,只要默默看著這倆人就可以了。
  
  「倆位。」白勝輕喚一聲讓倆人將目光吸引過來,道「我推薦你們去西邊。」
  
  白勝跑去把牆邊的空酒罈堆把上面的空罈子給般了下來,在底下的其中一個酒罈中拿出個包裹,那是個放著各式各樣東西的包裹,裡面放著一定的錢財及乾糧,那應該是他為了怪物來襲時逃跑所準備的,但怕被人偷也就藏在空酒罈中。他在裡面拿出了小竹筒,從竹筒中抽出了一塊布並在桌上攤開,這赫然是張地圖,一張大理的地圖。
  
  他手指著地圖筆畫道:「這邊、這邊、這邊……都有聽到些風聲發生些大大小小的事情。」
  
  白勝手指畫了畫,把大半的大理都框入手指畫出的圈圈裡。他並沒有細說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是將手指停在始終沒有提到的西邊一帶,道:「然而,西邊一代,卻了無音訊。」
  
  「了無音訊?」墨無棘皺了皺眉頭。
  
  沒有消息有時候反而更危險。
  
  在這妖怪肆虐的時代,沒有消息讓墨無棘想到可怕的事情。
  
  「也不是全然沒有,只是都沒有大事。」白勝揮了揮手改口,他也意識到自己說過頭了,道:「有討伐妖怪的消息,也有武林人士的事情,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沒什麼大事情,平靜的讓我覺得很奇怪?」
  
  「很奇怪?」墨無棘琢磨著白勝的這番話。
  
  妖怪是怎麼出現的?至今眾說紛紜沒有個正確答案,只知道牠們會憑空出現在打理國的山中。妖怪何時出現?這比猜出老天爺要不要下雨還困難,昨日以前牛西山的妖怪已經被狩獵殆盡,但昨晚就神奇的出現了徘徊在山中各處。
  
  因為這裡遲遲沒有妖怪,所以妖怪差不多該出現了……這賭博似的想法並不適用在判斷妖怪的蹤跡。不過墨無棘覺得白勝並不是單純用「沒有事情」而給出建議的,這定有他的道理。
  
  「我感覺到西方有事情發生,只是消息沒傳過來而已。像是西邊吹來的風感覺比較熾熱,還有最近看到很多從西方飛來的鳥群,這讓我感覺西方發生了什麼事情。」
  
  「……」墨無棘沉思。
  
  感覺,那代表不確定,這與墨無棘打聽情報的習慣不合,行軍可不能靠感覺啊,指揮的對錯可攸關了上千上萬士兵的性命。不過師父那掌管廚房如掌管兵符的理論並不適用現在,自己並不是要統領上萬士兵,自己只是個四處遊蕩獵殺妖怪的廚子。
  
  白勝稍稍頭說:「我也只是猜測,畢竟鼠目寸光,我也只能看到腳邊的事物,沒能像那個豬哥亮,一看天空就知道東風要來了。」
  
  「是『諸葛亮』!豬哥亮是唱戲的。」李蘇梅糾正。她現在連帽繼續蓋住大半張臉,像個夜裡的刺客,不過刺客是矇住全身只露出眼睛,而她是露出小嘴。
  
  「豬哥亮唱戲?都好都好,反正唱戲還是觀天相我都做不來。」白勝擺擺手道。
  
  墨無棘並沒有立刻回答,他繼續看著地圖思考。
  
  看著看著,他在西方一代看到了一個村落標記,想到了一些人……然後想到身邊奇裝異服且失憶的苗族少女……或許冥冥中真的有著某種安排等著自己前進。
  
  「我相信白勝大哥的直覺,就去西邊看看吧。」墨無棘頷首道。
  
  交易完成,墨無棘微笑,雖然沒得到實質的情報,不過他找到了方向。
  
  「那個……鹽在多帶個幾塊吧。」白勝將裝鹽的盒子重新擺回桌上,訕笑道:「這回我可沒給你什麼有用的情報,就把鹽帶上吧。」
  
  「不用。」墨無棘搖頭拒絕。
  
  妖怪只是他隨手帶下山的,換做平時他也沒有想要用妖怪換取好處,所以現在也不想多拿。
  
  「拿去吧。」白勝不由分說的把幾塊鹽裝入鹽袋中,推至墨無棘身前:「西邊那邊鹽可貴了,你也不想煮的料理太清淡吧,你不在意但也該好好讓姑娘吃好穿好啊。」
  
  「……」墨無棘想把鹽袋推回去,但聽到白勝這番話後手指停在袋子上猶豫。
  
  西邊一代可不像這附近繁榮,或許有好幾天需要露宿在外,做為廚子他不怕料理、不怕尋不到食材,但沒有調味料真的不太方便。
  
  還有真的有必要時,需要用鹽換些物資才行。
  
  「謝謝。」墨無棘選擇收下了。
  
  對此白勝開心的笑了。
  
  這場交易完美的完成了。
  
  還沒,還不能笑的太用力,白勝告誡著自己必須把戲做完。
  
  白勝的工作平時是賣娘子釀的酒,娘子的酒固然好喝但能讓人醉的是自己這張嘴,用漂亮的說詞說動買家才是把酒賣出去的要點。他現在也在用演技悄悄的慫恿著墨無棘做出決定。
  
  他並沒有說謊,西方確實有所古怪,但真的要說起來無論東西南北都有事情,最主要的是其他地方都被白勝三言兩語帶過了然後重點描述西方,藉此悄悄的影響了墨無棘的決定。
  
  往西走前不巴村後不著店,那倆人必然要一起在外露宿,孤男寡女這樣一起旅行……嘿嘿。
  
  「白勝大哥,小弟還有一事需要幫忙,幫我打聽個食譜『火腿蛋餅』。」
  
  「火腿蛋餅?」白勝略略思索,搖頭:「沒聽過,像是北方那邊的食物,我會找大宋那邊的朋友幫你打聽打聽。」
  
  「……」李蘇梅眼睛從連帽下露出來,靈動的大眼睛眨呀眨呀。
  
  小口微微張開,原本她想說些什麼,後來轉為笑容,就沒說了。
  
  「嘻嘻~」




YA~~~這禮拜如期寫完了。
這禮拜其實超忙的,故事是集中在六日完成的。久違的沒有拖搞啊~~

白勝是水滸傳中的人物,我很喜歡這種「非英雄」型的俠者,他沒有橫行江湖的絕對力量,但有著在江湖打滾的本事,用著不入流的市井本事混跡江湖。
現在寫著寫著打算成為我故事的主要人物之一,為了看男女主角的感情發展,所以也跑去西方了(「江湖閒人」不是叫假的,真的很閒~)以後應該有機會讓他出手的,預定武器是剷子XD

「白日鼠」這外號挺有趣的,意思是白天出現的老鼠,老鼠可以說是白勝的外型。而進一步來說是他是隻老鼠但他趕白天出來,就像在故事中用酒騙生辰綱,他有著老鼠的機智以及白天出現的膽識。

對了,「雲南地圖並不等於大理地圖」,以前大理國土是到達緬甸一帶,所以往西可能會跑去緬甸了……唉,地理我真的沒啥研究,其實我地圖也是隨便設,就別太在意細節了030
 
故事中寫的鹽是真有其事,鹽在一些地方是做為貨幣的,這也是一種古代生活的表現。雲南不靠海,所以要靠開發鹽井來挖鹽,按照天龍八部劇情,大理算是缺鹽,是不是真的就不清楚了,假如缺的話那北方的吐蕃應該會更缺,這有機會再查查XD

另外「豬哥亮」那段偷埋了個伏筆,借東風是三國演義的虛構情節,然而三國演義是明朝的小說,所以宋朝沒有這故事,所以白勝理論上是不肯能說出「豬哥亮借東風」。這也是穿越者的痕跡之一。
不過紅衣老人那句「這位小兄弟我看你骨骼精奇。」這已經十足說明有穿越者在惡搞了XD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有梗!會不會待會就看到有人在踢足球了XD[e38]
2021-03-15 19:35:45
新人×文龍
其實宋朝就有足球,高俅就是有名的足球高手
我目前是打算寫棒球啦,不過那是女主創的,教人丟蝴蝶球XDDD
2021-03-16 23:09: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