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4-2.我想吃火腿蛋餅!

新人×文龍 | 2021-03-09 00:11:18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官兵們在說幾句後就跟兩人道別。
  
  那位拿著竹簡的老官兵後來連李蘇梅的名字都沒細問了,就這樣離開了。
  
  「還以為他們會多刁難呢。」李蘇梅小聲說。
  
  「這是官府與武林的默契,彼此點到為止。」墨無棘望著走上山裡的官兵:「官有官的規矩,武林有武林的規矩,兩者之間多有抵觸,所以就有這樣的默契讓江湖得以和諧。」
  
  官府與武林就像井水不犯河水,兩者有著不成文的默契避開彼此,就像文與武是兩片不同的世界。不過那是台面上如此,台面下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部分墨無棘就沒告訴李蘇梅了,倘若以後她走入這片混濁的武林自然就會瞭解了。
  
  不過假若她有著不用瞭解的一天那自然是最好的。
  
  「喔……懂了。」李蘇梅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墨無棘多看了眼身邊一同趕路的李蘇梅,她很明顯的在恍神,有著某些心事。
  
  不過厲害的是她一邊恍神還能一邊跟上跟上步伐,無論高低起伏攀爬跳躍她都得心應手。
  
  只是看那很有心事的模樣,墨無棘還是忍不住的停下腳步問著:「有什麼心事?」
  
  「啊?啊!怎麼了?」李蘇梅連停步都隔了幾秒才意識到,可見她的恍神不是一般嚴重。
  
  前面還總是有說有笑有點活潑過頭的少女,現在卻變的一言不發,反差時在太大了。
  
  「我……」李蘇梅扯了扯嘴角,笑容與氣色重新回來了,笑著臉問道:「陳大哥,我問你一下喔,假若你到了新的地方,一個沒有人認得你的地方,一個一切重新開始的地方,會想做什麼呢?」
  
  這問題墨無棘只想到「做飯、吃飯、睡覺」,看到少女雙眼中蕩漾的認真情緒,墨無棘知道這對她而言是很重要。於是就多認真的想著了:「嗯………………」
  
  李蘇梅手背在背後仰頭看著墨無棘,靜靜等著他的回覆。
  
  墨無棘看著天空道:「看能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我是個廚子到哪裡都可以做菜,不過要注意風土民情,看哪些食材能用哪些不能用。另外我大概會想怎麼回去吧,漂泊久了總是會想落葉歸根,若無法回去會有一陣子的思鄉情需要克服。」
  
  墨無棘注視著某個方向,在那遙遠的一端是曾經的家鄉。
  
  就算物是人非,就算沒有任何認識的人,他偶爾還是會去那個村莊回憶兒時的記憶,即便一磚一瓦都逐漸改變已再無熟識之物他還是會想回去,或許這是落葉歸根的本能。
  
  李蘇梅無聲的點點頭,然後說著:「我應該就不會想家了,因為我失意了。」
  
  「……」
  
  她晃了晃小腦袋,嫣然一笑道:「好奇怪,明明記得很多事情,卻忘了一些感覺很重要的事情啊。」
  
  「……」
  
  「哈哈,這種待遇怎麼就像是故事主角啊?」
  
  說著說著,李蘇梅語氣又恢復以往的嘻皮笑臉模樣,好似失去記憶並沒有關係。
  
  「我以為失憶很可怕,只是發覺到我連自己忘記了什麼都不知道,要害怕也不知怎麼怕了。話說我忘了這麼多東西,卻記得國中考試作文題目[a1] 是什麼,可能考的太爛居然還記得,哈哈哈哈。」
  
  墨無棘眉頭皺的更深,李蘇梅對於失憶實在太過泰然,好似只是忘記早餐吃什麼似。
  
  她注意到墨無棘皺起的眉頭,收起不太莊重笑容,小臉多了幾分認真:「我應該沒有什麼想要回想起來的東西吧,才會忘的一點負擔都沒有吧。只是……總覺得心裡有點空空的……嘻嘻,我也感覺到女主角的心悸感,真的特別有意境呢!
  
  「算了,反正我已經不用面對過去,忘了就忘了吧,再多想也沒有用,我要想的是怎麼讓未來變得精彩。哈哈哈,這樣我就可以號稱『真・從零開始的異世界冒險』。」
  
  李蘇梅充滿活力的笑著,然而墨無棘還是感受到那份笑容下掩蓋的苦澀與無助,她雖然笑著但沒有恢復到先前那般開朗。失憶,肯定不像她自己所說的如此灑脫。
  
  這時候該怎麼做,該怎麼安慰她呢……墨無棘自認非常不會這麼做。
  
  這時他想到李蘇梅梅剛剛應對官兵的臨機應變,就比自己好上太多了。
  
  回想到剛剛的場面,墨無棘莞爾一笑,拍拍李蘇梅的肩膀說:「妳剛剛面對官兵做得很好,妳真是冰雪聰明,又漂亮又聰明。」
  
  「啊啊~」李蘇梅收到如此直白的誇獎,有些不知道怎麼應付。
  
  她想不到表現木訥的墨無棘也會說這樣直白的誇獎,頓時覺得小臉發熱。
  
  墨無棘沒有注意到李蘇梅的舉動他繼續說著,就像過去師傅的口氣說著:
  
  「妳剛剛表現的很好,有什麼想吃的嗎?我獎勵妳。」
  
  「嗯?獎勵我?」
  
  墨無棘點點頭,他就像以前師傅獎勵自己,這時候他也學師傅說了出來。
  
  說出口以後他就覺得不對,他想起師傅那時哄小孩的口氣,那時自己確實也還只是個小孩,而李蘇梅可不是討糖吃的小孩了。
  
  「喔……這樣獎勵好像不適合……」墨無棘想收回剛剛的話。
  
  「不,我要!」李蘇梅兩個小拳頭握著,雙眼充滿欣喜之色:「我有個想吃的東西!」
  
  「喔?」
  
  墨無棘原本想說改送些武功當獎勵來轉換她的心情,結果想不到她很喜歡料理當獎勵呢。
  
  「我想吃火腿蛋餅!。」
  
  「火腿蛋餅?」墨無棘沒聽過。
  
  今早遇到李蘇梅時她在夢囈中也提到「火腿蛋餅」,昏迷時還唸唸不忘的料理,她應該是相當喜歡的。不過墨無棘沒聽過這種料理,這需要嘗試一下才行。
  
  「妳很喜歡吃那個『火腿蛋餅』?」
  
  「喜歡,是我的主食。」
  
  「主食!」
  
  「要在那邊生火?」
  
  李蘇梅不知何時已經在手中撿了一把的枯枝,準備往下一根枯枝跑去。
  
  「等等。」墨無棘伸手拉著她的斗篷後領把她給拎了回來。沒好氣的說:「妳還吃的下啊?」
  
  「吃蛋餅的胃是儲存在其他地方的!」李蘇梅比出兩個大拇指。
  
  還真得吃的下啊!她剛剛才吃下去的兩人份料理啊!
  
  「妳吃的下但我做不出來,火腿蛋餅……火腿、雞蛋、麵粉,我身上可都沒有。」
  
  墨無棘不知道火腿蛋餅是什麼,不過從名字上大概能知道是「火腿」、「蛋」、「餅」。
  
  先不論火腿,他身上可沒有帶蛋,蛋可沒辦法放在行李內旅行的,而有著無數妖怪的山裡像雞這樣溫吞吞的動物很難生存的。而麵粉也沒有,在昨日就已經全部用光賣完跟送完了。
  
  「嗚⋯⋯」李蘇梅小臉都寫滿失望。
  
  「我們下山去村裡看看有沒有食材,假如好運的話今天就可以集齊食材。」
  
  「嗯。」李蘇梅笑著點點頭,邁開開心的步伐繼續往山下前進。
  
  在背後看著的墨無棘滿意的點點頭,看來失憶所帶來的失落已經一掃而空了。
  
  不過他知道並沒有這麼簡單,這點事情他也沒辦法幫助李蘇梅太多,只能盡力以一個廚師身份,把那個「火腿蛋餅」給料理出來。
  
  只是……這料理可能沒這麼容易製作啊。
  
  
  
  倆人來到山下的牛村。
  
  雖然被稱為牛村,不過村里已經看不到任何一隻牛,沒有什麼閱歷的李蘇梅也立刻感覺到村裡的不正常,她拉開頭上連帽左有觀看注視著村子,不解的發出疑惑聲:「嗯?」
  
  「察覺到了什麼?」墨無棘問。
  
  「感覺怪怪的,人不多……不不,人少但那不是讓我奇怪的感覺,有一種……不像村裡人的感覺,雖然住在房屋裡卻不是這裡的人。簡單來說就像是好多種畫風的感覺。」
  
  墨無棘點點頭,道:「你的感覺沒有錯,他們都是外來者。這裡離山太近了,還是出現妖怪的山。多數的居民都離開了,留下的房屋給了其他人住。」
  
  靠山吃山,許多村落都是傍山而存,然而當妖怪出世時,山已經成為孕育妖怪的險地,許多山裡的村莊被迫遷移,山腳下也無法倖免。這就像是遇到天災、戰事導致村莊被迫人去樓空,或者被強盜奪去,失去人們居住村莊會漸漸凋零。
  
  不過現在牛村的境地又不太一樣。
  
  「其他人?」李蘇梅問。
  
  「那是受段皇寶庫而吸引而來的武林人士,哪裡有妖怪他們就去哪裡居住。另外還有些流離失所的人,這村莊還算安全又有許多空屋,就成了棲身之所了。」
  
  妖怪的出現讓生活改變了,而段皇的政策又再改變了生活,讓這本該死去的村莊多了分生機。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他們就是傳說中的……武林人士嗎?」李蘇梅歪著腦袋注視著街道上身帶武器的武者,看來看去後說:「跟我想的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
  
  「應該說是沒有特色。」
  
  「特色?」
  
  「武俠不是應該戴斗笠,穿些看起來黑黑的一看就覺得很專業的服裝,或者身上很多刀疤的啊,不然就是穿些統一顏色然後繡有門派標誌的,還有就是些美女穿些輕飄飄的服裝像是仙女下凡之類的。街上看到的好幾個武者都感覺不到霸氣,就像是一般人身上帶著武器似,沒有識別度啊,剛剛我們在山上遇到的官兵還比較有品牌的感覺。」
  
  「……」
  
  李蘇梅講的很盡興,但墨無棘聽不懂少女在說什麼啊。
  
  「嗯……是說江湖人士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對對!」
  
  「妳說的那些比較像是道士、綠林好漢、門派人士,他們是說書人長提到的故事人物,有頭有臉的武林人士也多是妳說的那些模樣, 眼下的則是市井俠客較為尋常,然而這些市井俠客才是構成武林的多數人。其實只要拿起棍棒、握起拳頭,就可以算是武者了,就是武林人士,彼此的差別僅是涉足江湖的深淺。」
  
  「原來如此!也就是所謂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句話說的真是貼切。」
  
  「恩……看來看去還是覺得只有陳大哥你像武林人士啊,有那種全副武裝隨時戰鬥的帥氣感覺。」
  
  「你說這身裝備嗎?」墨無棘敲敲背後的盾牌,道:「其實多數武林人士才不會準備這麼多武器,像是盾牌就幾乎沒有武林人士會使用。」
  
  「喔,確實很少看到人用盾牌。我知道了,陳大哥是廚師啊,並非武林人士。」
  
  「也可以這麼說。」
  
  倆人一邊聊天一邊前進。
  
  「咦?」李蘇梅像是注意到什麼,腳步慢了幾分。
  
  「怎麼了?」
  
  「恩……沒事。」她搖搖頭道。
  
  李蘇梅邊走邊回頭瞄了眼剛剛擦身而過的數位武林人士的背影。
  
  「應該是我的錯覺啦,沒事沒事。」                    
  
  ——
  
  倆人繼續向內走,越是向內前去越感覺到村莊異樣的違和感。
  
  來到市場處一個攤子擺放大蘿蔔、大白菜,而隔壁攤子則是擺上磨刀石、丹藥,平時擺放布料攤販現在擺著的是匕首、弓箭、捕獸網,畜圈中傳來的不是雜亂的動物叫聲而是有節奏金屬敲打鍛造聲。
  
  村莊變的很多,多了些也少了些,有些一般村莊該有的景色也已經看不到了,不過有一樣是絕對消失的——糧行。
  
  民以食為天,牛村中最大的糧行並沒有因為變故而消失,成為街道上人潮最固定的地方。
  
  「要米?」不太有精神的老人長櫃問著,在他身後已是由小包白米堆起的小山。
  
  「給我兩包,另外我還要鹽、老薑、胡麻、黃豆……」墨無棘報上需要的內容。
  
  「喔?是廚子。」長櫃的老人家原本昏昏欲睡的神情上多了幾分興致。
  
  他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墨無棘,墨無棘的裝扮就像個尋常江湖人士,可不像廚師。
  
  「喜歡自己做菜。」墨無棘沒有細說自己的身份,他看向陳列擺放的米綱道:「老人家你們有麵粉嗎?」
  
  「麵粉嗎?我們這種小店才不會有。」老人家搖頭。
  
  墨無棘心中苦笑,果然麵粉沒有這麼容易取得。
  
  「沒有麵粉!」李蘇梅驚訝出聲:「武俠的靈魂可是白饅頭,沒有麵粉那樣子戲還要怎麼演啊!」
  
  少女一半的話墨無棘聽不懂還是大概知道她在驚訝沒有麵粉,墨無棘解釋:「南昭這邊主食是米飯,以米延伸出各式各樣的料理,所以這裡麵粉並不多。」
  
  「小姑娘想吃麵食可以吃吃看『米線』,街頭右轉老王的米線是我們村裡一絕,絕對不輸北方麵的……唉……」說著說著老人家嘆口氣,拍拍自己的額頭說:「啊,老王一家老小不久前也逃去隔壁村去避難了,你們沒這口福嘍。」
  
  老人家又再嘆息,臉上又佈上先前無精打彩的神情了:「唉,一個個廚子都走了,這裡越來越無聊了。小姑娘若真的很想吃麵,你們手腳麻力可以往東前去,那邊聚集很多的北方人,麵粉都給他們做餅去了,北方來的行腳商人會把麵粉送去那邊賣的。
  
  「呵,老頭子我想起以前做行腳商人,就是哪裡好吃就往哪裡跑,要不是現在我這身老骨頭沒力氣了,都想去隔壁村找些好吃,雖說能吃飽已是福,可是我這老東西就是貪吃啊。」
  
  「大叔你才不老啊,跟我爸爸年紀差不多。」李蘇梅甜甜一笑,笑容甜,話更甜。
  
  「小姑娘真會說話啊,看來爺爺我不算便宜一點不行了。」
  
  與老人家在閒聊幾句,在其他的客人到來後倆人簡單的道別拿上貨物離開。
  
  李蘇梅自願扛上一包校米袋,那是她自己要吃的不好意思也讓墨無棘背,所幸這重量她可以承擔。
  
  「吃不到好吃的,真會讓人疲倦,我相當能體會的,想不到想吃火腿蛋餅這麼不容易。」一離開糧行李蘇梅小臉頓時垮了下來,精神委靡那神情挺像剛剛長櫃老人的疲態。
  
  「能吃的飽才會想著吃的好,那代表日子會越來越好的,穩定以後過去離開的人會回來,外地人也不會選擇繞過村子,那時村子就會恢復以往的生機了。」
  
  「喔……陳大哥,不用特定為我跑去其他村莊找麵粉喔。」
  
  「自然如此。」
  
  「啊,陳大哥你真不會說話啊,這時候應該哄騙我一下才對的。」
  
  就在倆人邊逛街邊閒聊時,一道驚呼聲傳遍整條街。
  
  「新的妖怪出世了!」
  
  呼喊聲中氣十足,其中蘊含著內力蕩漾,這一聲吼功或許整個村莊都聽到了。
  
  這一聲喊叫,讓村子頓時就像醒了過來。
  
  安靜的街道突然就從房屋中冒出許多人來,一個個都是手持武器的江湖人士。
  
  在段皇寶庫誘惑下,妖怪以然不是危險的害獸,而是武林人士眼中的金銀珠寶。
  
  「真假?」
  
  「快跟我說!」
  
  「預知詳情就來東角茶樓一聚,哈~哈~哈~」
  
  在各種叫罵聲中,人潮紛紛往茶樓前去,當一群人集體施展輕功各顯神通時那畫面相當的壯觀。
  
  而這時開始這條街也甦醒似的,許多武者在此購入需要的裝備,或在街上打聽情報。
  
  「喔,開始有武俠的感覺了!」李蘇梅左看右看,連帽下的小臉染上了幾分興奮的潮紅:「我們要一起跟上嗎?去那個個什麼茶樓。」
  
  「不需要,妖怪出世其實就是我們背後的山。」墨無棘指著村外那連綿山巒。
  
  「啊,原來我們剛剛在案發現場!那還真的不用……」李蘇梅有些失望的低下頭來。
  
  墨無棘摸了摸皮囊中放的錢財,昨日好友送的錢還有一些,笑道:「想去喝茶嗎?」
  
  茶樓、酒樓,這些娛樂場所他平時是不會去的,不過既然少女想去那就帶她去看看吧。說完後墨無棘覺得自己有點寵李蘇梅,自己過去師父可沒對自己那麼好啊,但其實也就一點小錢他並不在意。
  
  「想想想,想見見看江湖是什麼樣子!」她興奮的讓連帽都掉了下來。
  
  「那就跟上去看看吧,我也去打聽看看有什麼情報。」
  
  打聽情報其實不需要,墨無棘有其他情報管道,不會選擇大眾方式。這只是順口說個理由。
  
  「恩恩!」
  
  李蘇梅走在前頭,道路上奔走的身影指明了方向。
  
  嗒、嗒、嗒,凌亂的步伐聲此起彼落,一位身背長棍的青年從慢步前進的倆人身邊跑過,他與剛剛跑過江湖人士沒有什麼差別,只是他跑的慢、跑的晚,所以此刻街道上已經沒什麼人了,於是他目光就注意到了站在街邊的倆人。
  
  然後在與墨無棘擦身而過時,張口清晰的留下兩字。
  
  「——孬種。」
  
  墨無棘並不認識這位青年,不過他知道這「孬種」是在罵自己。
  
  他不以為意的拍了拍李蘇梅的肩膀,道:「不用在意,就是些市井無賴罷了。」
  
  李蘇梅一聽到墨無棘被罵下意識的就已經將手握在腰上的刀柄,剛剛墨無棘幫她買了刀袋方便的將菜刀掛在腰間上,她現在要拔刀相當容易。只是她也並沒有再近一步動作,一方面是墨無棘阻止,另一方面是她立刻就壓下怒火了。
  
  「……唉,算了,我也打不贏他。」李蘇梅低頭揉了揉臉,藉此化去心中的怒火,低頭說著,她的聲音比想像中來的冷靜:「我不懂,這是第十次了吧,為什麼那些人到陳大哥你都會帶著鄙視的目光?憑什麼?尤其是剛剛跑過去的,陳大哥你一個可以打他十來個,怎麼還罵的出口啊?」
  
  墨無棘心中驚訝李蘇梅一直有注意到這些細節,她的洞察力比預料中的更厲害。
  
  確實就如她所言,倆人來到村裡時,偶爾就會有武者頭來鄙視的目光,那些都是針對墨無棘的。
  
  墨無棘拍拍自己背後背著的盾牌,道:「因為在武林中有些人對盾牌有些偏見的。」
  
  盾牌,一件拿在手中的防具,用處是讓人躲在盾牌後。
  
  盾牌與武術並不合,而且躲在盾牌行為被武林人士視為懦弱,再者盾牌多是軍隊配備……諸多原因讓盾牌在武林中不受待見。
  
  「就只是因為盾牌?」李蘇梅微微揚頭,神情依舊藏在連帽下。
  
  「是的,不單單是盾牌,因為歷史、立場、感受,很多武器、功法,都會受到武林人厭惡,不過我這狀況還好不會引發衝突的,就只是比較小瞧我而已。」
  
  「小瞧……明明陳大哥你一個人就能打他機百個那種傢伙……」
  
  「這我會累死啊。」墨無棘搔搔頭。
  
  話說一個打他十來個、百來個,這量詞還真奇怪啊。只是挑釁的意味太重,以後提醒她不要隨便說比較好。
  
  「還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就有江湖……那陳大哥你不介意嗎?」李蘇梅的語氣很平淡,已經不像剛剛那般潛藏著怒意,不過還是帶著幾分冰冷。
  
  「我不介意。」
  
  墨無棘因為自己的門派比較特別,他挺習慣無緣無故被找碴了,而且也過了衝動的年紀了。以前年輕時會有些火氣想去找對方理論甚至動手,現在則真的沒有那種想法了。
  
  人都有年輕過,他能理解那位小伙子的好勝心才會做出如此無理舉動,行為無傷大雅那墨無棘就不會特別去理會了。
  
  「是嗎?」李蘇梅抬起頭,已經收起怒意重新變回笑臉,道:「既然陳大哥自己都不介意了,那我就……放過他了,哼,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所以放他一馬。」
  
  李蘇梅再隨便罵了幾句後也就不在意那傢伙了,她在情緒掌控上挺好的,沒有屬於該年紀的血氣方剛。墨無棘原本擔心她會耿耿於懷,想不到她放下的還挺快的。
  
  這樣很好。
  
  墨無棘一直猶豫著是否要帶著李蘇梅旅行,他是怕自己照顧不過來,怕李蘇梅無法接受自己的處事態度,現在他算是徹底放心了。這樣一來就可以信守對她的承諾了。
  
  「還生氣嗎?」墨無棘問。
  
  「恩……想聽真話還是假話?」李蘇梅笑著反問。
  
  看著那笑容,墨無棘就知道沒事了。
  
  「我們走吧。」墨無棘邁開步伐。
  
  「喂、喂,還沒跟我說想你想聽那種啊……咦?我們要去哪裡。」
  
  李蘇梅立刻發覺到這不是往茶樓前去,方向差太多了。
  
  「茶樓不去了,我們直接找情報探子打聽消息。」墨無棘走向不起眼的小巷,順口介紹著那位老朋友:「白勝,在江湖中人稱『白日鼠』,是個很厲害的情報探子。」
  
  「白日鼠……白勝?」
  


這算是我卡文最久的一次吧……
卡文通常是寫不出來,但我是一直寫一直改,一直捨棄,從過年弄到現在才算完成Orz
萬事起頭難,不過小說中難的其實是在脖子處,這條銜接的路開通了也就順了。想不到這半張就卡了我一個月……
遇到門派路過、沒有什麼武俠目標的江湖閒人、如何融入武林的方法……忍痛砍了好多內容啊,最終才奠定這回的內容。其實一個禮拜前就已經寫好了,但回頭梳理又覺得不順,所以又砍掉很多內容,才完成現在的內容
希望這條坎跨過去,後面就輕鬆了……

這回滿多有意思的東西,火腿蛋餅,結果研究起來發覺難的不是找到火腿而是麵粉,火腿有錢可以買到,但麵粉就不一定,雲南真是一個吃米的地方啊,在那裡九成都是米,當然以現在的生活條件來說麵粉肯定很容易弄到的。古代就說南米北麵這是與耕種有關,而南昭一代可說是最南的地方,於是就養成米食佔九成這誇張的比例吧。
尋找雲南美食會發現很多是米的特色料理,像是「米線」,是用米做的麵線。這我還真好奇味道會是什麼樣子啊!

另外這回是在初步構畫「武俠村」,講述武林帶來的社會質變,可惜「武林閒人」這塊沒能寫出來。看看下一話有沒有機會說吧。
故事最後白日鼠女主有印象,因為這是水滸傳的人物,其實故事時間點是水滸傳前幾年,於是就打算讓些水滸傳角色當歷史人物串場了。

另外最後我想說——
火腿蛋餅是王道╰( º∀º )╯

我一定找機會用上千字來歌頌火腿蛋餅的!!!
144 巴幣: 120

創作回應

冰鳩
我想吃義大利麵!義大利麵是世間真理(X
2021-03-09 11:19:10
新人×文龍
火腿蛋餅才是真理(╯‵□′)╯︵┴─┴
2021-03-09 21:38:15
白稜
米線感覺台灣應該蠻容易找到的,個人感覺就是比較細比較長的米苔目
2021-04-19 12:14: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