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1.火腿?漢堡?穿越?那是什麼……

新人×文龍 | 2021-01-02 19:30:01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段正淳,南詔大理國第十五任皇帝,遇上了一場大地震,毀壞無數房屋、寺廟,而地震引來一場大火燒毀近千房屋。民怨四起,如此巨大的災難讓段正淳無顏面對子民,於是退位讓給兒子段和譽,並出家於天龍寺。
  
  然而段和譽上位並沒有止住天災,更大的災難降臨於大理國——妖怪出世。
  
  面對如此巨大災難,年輕的段皇帝,做出了震撼武林的應對之策。
  
  段皇大開寶庫,拿出皇家珍寶與段式收藏的上百冊武學!
  
  大理段氏,南詔大理開國皇帝段思平是位武學大家,傳承了十五代其威名不減反增,記載無數武學藏書的皇家藏書閣成為所有武林人士口耳相傳神秘莫測的存在。而現任段皇竟然願意大開寶庫,將天下武者畢生追求之物視若瓦片的拿出來拋磚引玉,引來無數俠客趨之若騖。
  
  號召天下的大理國引來無數俠者聚集,武者如林成為另一片天下武林。
    
  
  這些……
  
  他都不在意。
  
  天下俠客追求增加功力的世間至寶,他更在意找到些好食材方便今天做飯;武者渴望的精妙武學,他更想要多學幾道料理、閱讀更多食譜。
  
  他不在乎世事,就像尋常平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只是個人人眼中孤僻的怪廚陳廚子,這樣就好了……
  
  不過他知道,只要身處武林中,必然會陷入這片沼澤中的。
  
  平靜的生活,他想不到突然的,已極為怪異的方式打破了。
  
  那天他遇到了,憑空出現從天上掉下來的少女……
    
  
  那時是丑時,天亮之際。年方二十的男子踏上旅程。
  
  順著天上的一絲光芒開始行程是他的旅行習慣,背上炒鍋與炒瓢便上路了。
  
  然而他想不到這次的旅程並沒有等到朝陽相伴,卻遇上完全相反的狀況!
  
  天空那抹淡去夜色的光芒消失了,時間彷彿倒回子時似的陷入窒息般的漆黑。
  
  接著他看到至今難忘的奇特場景,在眼前的黑暗中出現了吞吐銀色光芒的光圈,銀色光芒……那是他從未見的光芒,此狀況更是從未聽聞過的異象。
  
  ——立刻轉身逃跑!
  
  面對未知異象,逃跑念頭不斷敲打著他的意志,然而另一個念頭制止了他的想法,他必須確認清楚才行,他有這個責任!
  
  「……」
  
  就在猶豫中,不知道是不是眨了眼睛,當他回過神時已經發現那圓銀色光圈已經消失了……
  
  瞳孔一縮,他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情景。銀色光點如雪般灑落,這些光點點亮的深不見底的漆黑,並且照耀出了一位少女——一位憑空出現,在紛飛銀雪中緩緩飄落的少女!
  
  見此畫面,他不經感嘆世界真大,行走江湖數年這下還真的讓他見鬼了。
  
  鬼……只有鬼可以解釋眼下的狀況!
  
  是鬼嗎?還是街坊傳說的妖怪化人?
  
  不管是什麼,他選擇向前跨出步伐,拋下手中的盾牌,接住了落下的少女。
  
  少女很輕,不過並不像鬼一樣輕的摸不到,就像接著了從樹上跳下來的小貓;少女身體很冷,不過依舊能感覺到她的溫度以及噗通噗通跳的心臟。看來不是遇到鬼了。
  
  可是……少女裝扮很特別,白衣領子外翻、黑裙短到膝蓋裁縫特別的如同波浪、最特別的是黑襪不但薄如蟬翼還緊貼著肌膚這真是他前所未見、相較於比較普通的短靴也與普世樣式大相徑庭。
  
  他全然無法從少女身上看出她來自哪裡,更無法理解為什麼她會在天變異象中憑空出現。眼下的狀況沒有比遇到鬼還好上多少,一樣一點也無法釐清狀況。
  
  而少女閉著眼睛,好似熟睡的全然沒有注意到外在所發生的事情。
  
  他將少女放置在草地上,少女睡得異常的深沉一點也沒有醒來的跡象。
  
  「姑娘!」他輕喚了一聲。
  
  不意外的毫無用處,剛剛不算輕柔的動作並沒能讓少女醒來,他這樣叫一聲當然沒用。沒辦法了……他伸手抓著少女嬌小的肩膀,猛力而冒失的用力晃了幾下,這樣的力道就算重病的人也會被弄醒來的。
  
  這一晃結果真的帶來效果了。
  
  少女眼皮抖了幾下,小嘴吐出呢喃聲:「嗚……」
  
  她緩緩坐起了身,睜開的眼皮透出一對清澈而迷離的雙眸,她好似剛睡醒的一臉睡眼惺忪,而在彼此四目相對時,她依舊還沒睡醒但嘴角一彎的露出一抹笑容,淺淺的笑容勾出了簡單的喜悅,她是一位很適合笑的少女,彷彿天生就長著笑容。
  
  「妳——」
  
  「啪」的一聲,他還來不及說話,少女又閉上眼睛的往後一倒,暈了過去。
  
  這下子他已經確認了少女狀況很有問題。
  
  只是麻煩的是他並不是醫生,要找醫生要到山下去才可以。
  
  他伸手抓起少女的手腕,名醫可以用一跟手指把脈探出人的狀況,然而他只是個廚子可沒這些本事,他最多也只會一般武者探查經脈法,感受少女身體裡的內力狀況。
  
  「咦?」
  
  他發現少女脈象相當平穩就像一般人無二,但送入她身體中的幾股內力都如同石沈大海一樣,全然無法激起少女氣血運作。氣血疏通是最簡單的治癒法,會依據對方的內力不同而打入不同量的內力,少女皮膚細柔好似連搏雞之力都沒有自然不能用太強的內力引導氣血以免傷了經脈。
  
  然而他從各個穴道打入的內力都如同石沈大海。
  
  他皺起了眉頭,伸手撫在少女的胸口微微的灌入內力……果然,少女身體中運轉著內功,運轉的很慢幾乎察覺不到。解開了疑惑卻也有新的疑惑,既然身懷內功,那為何經脈卻像從未練武過一樣?
  
  不過救人要緊他也沒有時間細想,左手掌蓋在少女胸前的膻中穴處對她的主經脈灌入內力,右手則兩只併攏從少女身上其他穴位蜻蜓點水似的點入小股內力,要讓少女身上全身的氣血得以運轉。
  
  「嗯……」少女小嘴發出舒服的聲音,臉上氣色有明顯的好轉。
  
  他見到自己的作法有用心裡的緊張放下了幾分,只是他知道自己並沒有治療好少女,只是粗淺的用內力稍稍帶動氣血而已。然而少女的氣血並沒能正常運作,他灌入的內力如同陷入泥濘中沒能帶動該有的波瀾。少女的身體就像乾枯的沒有生機,他打入的內力只是稍微吊起了一口氣,那口氣沒了就又會回到原本的病態樣子。
  
  「早……」這時少女吐出的以非無意義的呢喃,而是準確的文字了。
  
  不過少女依舊閉著眼睛沈睡著,小嘴微張如說夢囈的說著:「早餐想吃……火腿……蛋餅……」
  
  「火腿蛋餅……?」作為一名廚師他可沒聽過這種料理啊。
  
  咕嚕~~
  
  似雷的聲音響起,聲音不大但在這片寧靜的樹林中顯得格外清晰。
  
  那是肚子餓所發出的雷鼓聲,來源於自己身前的少女,因為氣血被帶起而喚醒了五臟六腑,肚子就發出了此聲響。然而這樣的聲響卻聽的他如遇五雷轟頂的身體猛然一震。
  
  「……喝」他笑了,緊繃的眉頭散開了幾分,仰頭望著逐漸探出的朝陽,笑道:「還說不問武林……結果滿腦子也都還是功夫……」
  
  這個肚子叫聲提醒了他一件重要的事情——他是一位廚師。
  
  放棄不成熟的醫理及內功,用廚師的角度來觀察,少女就是一位飢餓的顧客,發白的嘴唇、無力的身體、緩慢的氣血、還有那雷鼓聲,都在述說著它們的飢餓。雖然他沒有看過有人餓到無法醒來,少女也一定也不像那些遇過飢荒的人,不過身為廚師只要知道她餓了就好。
  
  帶著寒氣的秋風撫過,不算冷,但特別的勾起食的念頭。還真是食慾之秋啊!
  
  他將外套蓋在少女身上,確認少女狀況無異後他變開始動工了。
  
  從背後掏出鐵剷與斧頭後變開始他擅長的工作了。
  
  旅行用的小釜安置在土灶,一盞茶的功夫他已經用火折子點燃枯葉,燒起一碗小米粥。咕~咕~一個泡泡至小米中冒出,冒起的白煙讓小米、野菜、肉片的香味四溢。
  
  舀出一小瓢到小碗中,在秋風下很快就成了適合入口溫度,湯匙在碗中轉了幾圈白不再冒白煙了。
  
  食物已經準備好了,不過接下來則比較麻煩……他要怎麼餵食一位昏迷的少女?
  
  以前在師父那裡有學過餵食昏迷者不嗆食的方法,但過去是由倆人進行一個人在背後配合,少女身材不大她是可以用一隻手托住的少女的頸部並控制經脈與穴道完成吞食的動作,可畢竟對方是少女如此貼近實在不妥,但現在要去準備餵食用的藥壺那不知道又要花多少時間……
  
  「啊?」
  
  一道女性的驚呼聲在耳邊響起,他將目光從小米粥上離開,愕然發現他手臂中的少女醒來了。
  
  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看著他、眼眸中蕩漾著盡是疑惑與驚訝。
  
  少女微微張了張小口,但沒能正常說出話來,變成了咳嗽:「咳、咳。」
  
  少女此時的神情寫滿了疑惑,她似乎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如此虛弱。
  
  「拿去吃吧。」他將小麥粥遞上,然後退開。
  
  「???」少女對於手中的小碗充滿好奇。
  
  用竹筒作的小碗,少女好似沒有用過,就像城裡的孩子來到鄉下似。
  
  好在少女並不介意手中簡便的竹筒,手緩緩抬起手將湯匙送入口中,因為身體無力握湯匙的手不斷的微微顫抖著,但少女不放棄的由自己將食物送入手中。一小口,少女將小米吞嚥了下去。
  
  只是一小口而已,就像久旱逢甘霖似的,臉色頓時紅潤了許多,一口接著一口,少女拿湯匙的手變穩了許多,漸漸的少女的動作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生疏。
  
  「來。」他將另一碗已經散去熱度的小米粥遞給少女。
  
  「謝謝。」少女開心的道謝,看著小米粥的目光都在發亮似。
  
  他默默看著少女大口吃著的模樣口說一點教養都沒有,不過這隊於廚師而言相當賞心悅目。他不用探查也知道少女身體中的氣血已經恢復如常了。
  
  再來他端上的不是小米粥,他端上的是主菜,剛剛與小米粥一起煮的肉片另外用菜包起來並用蒸餅夾著。
  
  「漢堡。」少女看到料理脫口說出。
  
  「漢堡?」
  
  「不對,這不是叫漢堡。叫……算了。」少女接過蒸餅夾肉,大口用力咬下,兩眼放光的說:「哇,超好吃的啊!這雞肉怎麼又大又怎麼有嚼勁啊!」
  
  明明只是尋常料理她卻像是吃到難得美味,大口大口狼吞虎嚥的吃下,能對這平凡食物吃的如此津津有味只能說她是真的餓了,就像個飢餓的野獸順應本能大快朵頤的吃著。這樣看來她是被食物味道給喚醒的。
  
  只是如此恢復力是他從未見過的,在他記憶中那些飢荒者都是需要經歷好幾天的條理才能恢復力氣,但少女卻透過一頓飯輕易的從無力變成恢復?
  
  這樣的特殊體質他有在典籍中讀過,可是徵兆與少女的狀況大相徑庭。另外還有一種可能……
  
  「姑娘,手借我一下。」他說。
  
  「姑娘?手?」少女一臉不解,不過還是聽話的造作,把剩下半個的炊餅咬在口中伸來雙手。
  
  「……右手就行。」
  
  「喔、喔。」
  
  他伸手搭在少女的左手腕上,不需要細細感受便能感受到經脈中蘊含的內力在其中流轉。
  
  少女的內功正隨著她的吃開始運作了……這還真是前所未見的內功啊。
  
  「大哥,你還會把脈喔!」
  
  「……略懂而已。」
  
  他並不算懂,可是剛剛忽然想到自己探查少女的內功行為相當不妥,一些門派可是相當忌諱武學被偷學,他並沒有這個意思但又不好說明,於是就只好厚臉皮的稱自己略懂醫術了。
  
  「妳的經脈順暢、氣血平穩,只要妳再做幾次調息我想就沒有什麼大礙了。」
  
  「……」咬著炊餅的少女投來古怪的眼神。
  
  他實在看不懂那眼神是什麼意思啊。
  
  「恩。」少女大口一吞將剩下的炊餅全部塞入口中咀嚼、嚥下,道:「大哥,謝謝你的招待……這時候我應該抱拳行禮嗎?」
  
  「……可以。」
  
  「喔,那應該怎麼擺?」少女問。
  
  「……」換他用古怪的眼神看少女了。不過還是說明了:「左掌右拳。」
  
  「瞭解了!」少女試著擺出個抱拳禮,動作十足的彆扭,她不以為意的說:「大哥,我是李蘇梅,感謝您的招待,一飯之恩,小女子定會好好記住的。」
  
  李蘇梅?他覺得這名字真奇怪,三個字都是食物,不過他爸媽幫她取的這名字到是相當貼切,很貪吃啊。
  
  「回到正題吧,大哥我想問一下。」李蘇梅拿起湯匙打量著,道:「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會跑來這邊?」
  
  他都想問少女是怎麼突然憑空出現的,結果少女倒是自己也不知道的樣子。
  
  「我不知道。」他搖搖頭,前面看見的那些異象也就嚥回肚裡沒去問了,轉而回答她另一個問題:「這座山沒有名字,山下的村落是『牛村』,所以當地人就叫牛西山。」
  
  「喔……我以為是終南山呢!」少女不著邊際的提到終南山。
  
  「終南山?」他皺起眉頭,一時間想不起來終南山在哪裡。
  
  李蘇梅搔搔頭著訕笑道:「哈哈,我對武俠只知道全真教的終南山、還有武當派的武當山。」
  
  「全真教?武當派?」少女提的門派字眼,他都沒有聽過。不過忽然想到先前提的終南山,道:「姑娘是說大宋的終南山嗎?」
  
  「大宋?」李蘇梅也皺起眉頭,想了想雙手一拍的笑道:「喔,是說宋朝啊,都習慣稱北宋跟南宋,突然講大宋害我一時間想不起來。」
  
  北宋?南宋?他可沒聽過這樣稱呼大宋的。
  
  倆人對話有著明顯的雞同鴨講。
  
  「啊……我不知道朝代沒法演啊,我是穿越到那一朝代啊?」李蘇梅輕笑的說著,想要化解氣氛的尷尬。
  
  少女的笑聲如銀鈴似動聽,只是落在他心裡卻是更多的不解。
  
  名為李蘇梅的迷之少女,言行舉止落落大方,看起來不像演戲……其實也不需要瞭解不是嗎?他並不想要接觸武林,他只想當好怪廚陳廚子就行了。
  
  他想了想只要把剛剛遇到的異象全部拋至腦後忘記就好了,就像許許多多到餐館中用餐的客人,就算大奸大惡之人對自己來說也只是一位餓肚子的客人,他們的故事會成為令人難忘的旅途記憶,可是他只想聽聽故事並不想參與其中,他就只是個廚子啊。
  
  「姑娘妳孤身在山裡相當危險,我送妳去山下吧。」他站起身來為彼此的對話劃上句號。
  
  「喔……啊!那是什麼!好……好大的雞腿啊!」李蘇梅驚訝的指著放置在布巾上的食材。
  
  三隻枯瘦的爪子,那確實是雞腿的形狀沒錯,但那是一支手臂大小的雞腿。
  
  「……」他一時不知怎麼回應。
  
  剛剛匆忙之下忘記把食材收起來了,給客人看到食材總是很麻煩。
  
  「那是怎麼樣的雞啊!我剛剛吃的雞肉就是這裡的嗎?」李蘇梅饒有興趣左看右看這大上十倍的雞腿。
  
  「……」他鬆了口氣,還好少女並沒有厭惡奇怪的食材,道:「那是……停!」
  
  他突然大喝一聲制止了李蘇梅的動作。
  
  「怎……」
  
  不等李蘇梅開口詢問,他運行輕功瞬間奔至少女身邊,護在她身邊。
  
  「你、你……用飛的過來?」少女露出驚訝神情,好似看到了什麼奇景。
  
  「不是用飛的,只是步伐跨大一點。」他出言糾正。
  
  「差不多啦!」少女一直看著上面,像是在尋找他頭上有沒有吊繩子。
  
  「摀住嘴巴,別出聲。」他立刻叮嚀。
  
  「……」李蘇梅收起了驚訝神情,雖然神情中都是疑惑,還是聽話的照作了。
  
  呼——
  
  當倆人不再說話時,一道粗重的喘息聲落入倆人的耳中。
  
  呼——
  
  聲音越來越大,遠方的樹叢出現動靜。
  
  然後落入倆人眼簾中的是一支雞爪,那是粗如手臂的雞爪,每隻爪子都像一把鐮刀利刃坎入地面中。
  
  啪——啪——雞腳帶動身體向前,落入大家眼前的是一隻山豬模樣的生物,其樣貌似豬但同時能看出他有非常多地方與認知不同,一般的豬可沒有雞一樣的腳,那是「妖怪」,留著藍色血液的迷之存在。
  
  在森林中遇到山豬就已經很危險了,然而眼前還是長著雞爪的妖怪。
  
  猩紅的目光映出兩人的身影以及牠的喜悅,張開的山豬嘴露出個歪七扭八的笑容。顯然掩住氣息以經沒用,這妖怪已經看上了倆人。
  
  「想不到大白天就遇到妖怪了。」他握起雙拳。
  
  「妖怪……」見到眼前這超出知識的存在,她的身體頓時發軟了。
  
  妖怪,超脫正常萬物的存在,就算是森林中的猛虎見到牠們都會選擇敬而遠之,一般人會被牠們身上散發的的妖氣影響而本能的感到恐懼,少女應該是沒見過妖怪,立刻陷入受其威攝的陷入恐慌中。
  
  這樣可就相當麻煩了,假如因為恐慌而亂跑,到頭來反而更會遭遇到其他妖怪……不需要妖怪,山裡的許多野獸,還有崎嶇的地形都可能讓少女致命的。
  
  他欲伸手制住少女不讓她被恐懼驅使而亂跑,然而他卻發現少女並沒有逃跑的意思,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少女語氣平淡還夾著一些笑意,自言自語的微笑著:「這樣也不錯。」
  
  驚訝的已經從她臉上消失,她目光淡然的注視著前方。這麼快就恢復了?或者說她根本沒有陷入恐慌,她只是對從未見過妖怪感到驚訝,而這份驚訝很快就消失回歸於平淡,臉上又重新堆起笑容……或者說她的笑容從未消失似。
  
  如此古怪的模樣他只有看過兩種人,一種是實力高強者不畏任何難題,另一種則是看破者不畏自己的生死。
  
  少女就是後者,她如同修行近百年的高僧,看透了自己的生死。平靜的笑著接受。
  
  少女為什麼在笑?又為什麼接受自己的命運?
  
  「……」
  
  看著身邊這身形單薄的少女,握起的拳頭鬆開,放在少女頭上。
  
  「嗚?」
  
  「妳叫李蘇梅是吧?」
  
  「李蘇梅……喔,對,我是李蘇梅?怎麼了?啊!我知道,這時候要分頭逃跑是嗎?我知道的。」少女用銀鈴似的笑聲說著生死局面。
  
  真的是一位非常奇怪的少女啊。
  
  妖怪亂世,他看過拋家棄子的、看過視死如歸的、看過萬念俱灰的……但真的沒見過這樣的人。
  
  「沒事,我會打倒牠的。」拳頭重新握起,他站到少女身前,道:「我叫陳廚子……」
  
  說到一半,他補充了說:「而我的本名是墨無棘。」
  
  
  墨無棘向一位素昧平生的少女道出自己的真名。
  
  同時他也做出了一個決定。
  
  
  「我會保護妳的。」



先說一下,這是重寫的內容,之前序章的性質可以算是故事開始前一天的前傳故事
由於序章內容太長不是我想要的開頭,於是重新用了一篇,直接從與女主見面時開始劇情
由於是考慮到放棄前面的序章,所以女主角從時空門出現的畫面被我重置了

這篇重置版也是再做實驗,少去故事一般的鋪陳動作直接開局,這樣的故事氣氛究竟到不到位?我正在做這個研究。之後應該還會做些調整,不過會以這篇開頭作為基礎增添些武俠氣氛的。
可是我這樣開局也六千字了,才想怎麼一直寫不完看一下字數才知道破錶了囧
這樣可不好家啊……

另外說幾個創作有趣的點,
故事中提到膻中穴就是常見的「丹田」位置,被稱為中丹田。其位置是在胸口,也就是胸部中間=///=
不過考慮到男主性格沒有這麼純情,還有故事發生地是在大理國,那邊女性思維比較開放(苗族),再者女主是處於暈眩狀態所以男主就沒有像武俠電影那樣在背後運功,而是直接在女主正面向丹田用內功。

還有主角覺得自己不能算醫生,但其實他有一定的醫術水準,不過他是行業中的人士,對於各行各業會比較尊敬,所以會個一招半式對他來說就是不會。


236 巴幣: 416

創作回應

大漠蒼鼠
視死如歸小廚子!
2021-01-02 19:35:28
新人×文龍
沒事沒事,炒鍋無雙的!
2021-01-02 23:02:59
冰鳩
食材:雞腿的原主人出現了 請選擇烹調方式
2021-01-02 22:04:55
新人×文龍
突然發現,這雞腿不但大,還一次送四隻呢!
2021-01-02 23:09:22
千年の孤独月
這時間看到又餓了 ==
2021-01-02 23:46:15
新人×文龍
嘿嘿,後面料理可多了
2021-01-03 22:09:12
千年の孤独月
話說黑色字體在新的暗黑模式下雖然看不到,但是小說創作又有"閱讀模式"可以用,蠻方便的
2021-01-02 23:47:21
新人×文龍
暗黑模式?研究下。我還是很不習慣特約模式,都沒背景了
2021-01-03 22:07:57
白稜
初來乍到,看的我很興奮(從交流社團連結點過來的
2021-01-06 10:30:30
新人×文龍
嗨嗨~話說歡迎歡迎~
2021-01-06 21:03:0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