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武林異事——水煮蛋挑戰?

新人×文龍 | 2020-12-14 01:26:18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呼……」墨無棘調整著氣息,凝聚起內力與身體的所有力量契合。
  
  膂力、內功、外功、耐力,力量凝聚在一起,將身體調整至最佳狀態,接下來將要面一場大戰,一場廚師與客人的大戰。
  
  他想不到這次在山裡面開店居然來了這麼多客人,貌似附近有武林人士在舉辦活動,而深山野嶺也只有他這間飯館,雖然簡陋卻也聚集了滿滿的武者。
  
  換作過去他做不來的,不是廚房活太多,而是一個個人招呼講述自己的做菜規矩這實在太花時間了,他不擅長打這些交道,會想在山裡開店也有些是這種原因。
  
  不過客人既然上門了他也沒法趕走客人啊,為任何人做菜可是他的信條。
  
  況且那些瑣事有李蘇梅打理,既然自己只要處理廚事那就沒有問題了。
  
  「歡迎光臨,倆位客官請往這邊請。」李蘇梅像往常一樣用開朗笑容迎接每個客人。
  
  有些武者一身戾氣也會被她陽光般笑容給化開,規規矩矩的落座。
  
  墨無棘注意聽這些武者的談話想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只是意外的沒有人提到這話題,全部人都在說些毫無關係的內容,而其中最多人提到的是李蘇梅臉上的奇怪「貓咪鬍鬚妝」以及討論廚師是不是啞巴……都不提正事,就像刻意不提一樣。
  
  個個都假裝不在意,那心照不宣的遮掩模樣讓此刻的餐館瀰漫起肅殺氣氛。
  
  發生什麼事情墨無棘其實並不在意,他不希望這邊成為這些武者在這飯館打起架來,雖然茶杯、飯碗都只是簡陋之物,但要重新準備就需要一段時間。其實他並不是真的在意飯店被砸,就算有高手來鬧事他只要拿著炒鍋、炒瓢運起輕功逃之夭夭即可,可是現在身邊多了位李蘇梅,他就需要多點心眼了。
  
  而就在這時,氣氛驟然大變——
  
  「我~回~來~了~」
  
  因為李蘇梅從山下飛奔回來了,手中的籃子帶著各樣食材,這是她周遭鄰居借來的。
  
  李蘇梅幫墨無棘工作時提出的建議,每次駐點做生意要跟周遭人打好關係,這樣一來打獵多的材料就可以跟大家做交換,有效的運用資源,尤其是像遇到像今天的狀況就可以大家借食材。
  
  「我拿到一籃新鮮的雞蛋喔!」李蘇梅展露戰力品。
  
  雞蛋,普通的雞所生出的普通雞蛋,但此刻所有武者的目光都投向那籃雞蛋。
  
  ……墨無棘心中嘆息,該來的還是來了。
  
  「老闆,我要一份——水滾蛋。」一位衣著端莊一臉正氣的大叔說道。
  
  「妾身一樣。」一位身穿紅衣的女子。
  
  「給老子來四份。」一位衣服上寫著「鱷」字,外貌挺邋遢的男子幫同桌四人都叫一份。
  
  「同樣。」一位衣著端莊面容猥瑣的大叔道。
  
  「貧生也要水滾蛋。」一位吐蕃僧人說。
  
  「我們國師也要吃。」一位部下幫他的國師叫了份水煮蛋。
  
  ……
  
  此刻在座大半的武者都要求「水滾蛋」。
  
  「水滾蛋是什麼?」李蘇梅沒聽過。
  
  「就是把雞蛋直接放入滾水中燒至熟透。」墨無棘邊說明邊把雞蛋放入滾水中,看這麼多人要索性將全部雞蛋放入。
  
  「喔……就是水煮蛋啊。等等,留幾顆啊,我等下想吃蛋餅。」李蘇梅搶了幾顆雞蛋自己留起來。
  
  爐火中的雜草啪啦啪啦的激烈燃燒著,熱水咕嚕咕嚕的燒著,雞蛋在滾水中逐漸熟透。在這等待途中肅殺的氣氛來到極致,那是連枝頭上的小鳥都不願在這裡停留的。
  
  「為什麼要吃水煮蛋?我們有米飯,做炒飯……就是碎金飯啦,那不是更好嗎?」李蘇梅問。
  
  這個問題……墨無棘再次深深感覺到李蘇梅沒有武者的常識,明明身懷獨特內功又是武學期才,卻不知道這些常識……
  
  「等下你就知道了。」這不好解釋,墨無棘也就沒說了。
  
  水煮蛋出爐,依具每桌人數放上等量的水煮蛋。
  
  這時李蘇梅已經確切感受到氣氛的詭譎,彷彿手上端出的不是水煮蛋而是即將引爆的手榴彈。
  
  然後水煮蛋上桌了——
  
  大氣出現凌厲的震動,這並不是形容詞,大氣真的在震盪,因為內力,一個個武者驅使起內力。
  
  「吃水煮蛋要運內功?」李蘇梅大開眼界了。
  
  「確切來說是吃蛋以前。」墨無棘道。
  
  內力湧出,最先拍出內力的是那一位衣著端莊長的很像正人君子的大叔。
  
  那一掌並沒有碰到桌上的水煮蛋,然而掌風已經夾帶內力傾瀉而出,那內力讓水煮蛋就像狂風下的小草不斷顫抖的小草,蛋殼因為這一掌出現裂痕。
  
  一掌、兩掌、三掌,掌法如同暴風雨一樣運用掌風擊打在水煮蛋上面,蛋殼隨著他一道道強勁掌風滿佈龜裂痕跡。然後那位大叔雙手收回,在身前轉了好幾圈凝聚強大內力。
  
  「喝!」大喝一聲,雙掌一同推出。
  
  掌風挾著大量內力如排山倒海打擊在水煮蛋上面,批哩啪啦的蛋殼全部碎了,大量細碎的蛋殼灑滿桌上,而雞蛋本身則毫髮無傷完整,蛋身完沒無暇的有如日出的那抹肚白。
  
  內功只打擊蛋殼卻沒傷到蛋身,這功夫相當高明。
  
  「哇,這樣一番操作髮型都沒亂啊!」李蘇梅震撼,轉頭期待著問著墨無棘:「這樣子水煮蛋會比較好吃嗎?」
  
  「完全不會。」料理大師肯定的回答。
  
  ……那他在幹嘛?飯前運動?」李蘇梅震撼。
  
  ………………」墨無棘想了一下子,然後高深莫測的說:「這就是武林。」
  
  「你也不知道嗎!」李蘇梅哭笑不得。
  
  那位衣著端莊長的很像正人君子的大叔,此刻正幽雅的吃著水煮蛋,雖然他喜怒不形於色,不過那模樣就像在大口吃肉一樣,十分滿足。
  
  而就在這時,他身旁的徒弟拔出了長劍,快劍如風的斬在水煮蛋上,那劍術看不出套路劍劍針對水煮蛋的弱點,可說是無招勝有招。
  
  呼嘯的劍風停下,他身前的水煮蛋已經被剝了外殼,乾乾淨淨。劍尖一抖水煮蛋正巧分成四片。
  
  「這很不衛生啊!」李蘇梅震撼。
  
  這時突然狀況驟變,他身邊的師父突然一口把手中剩下大半的水煮蛋給吞下,手指著身邊展現精彩劍招的徒弟:「孽徒!成迷劍術可是邪魔歪道的行為,內功才是正道!當初師祖在華山之巔上可是一掌又一掌就把所有蛋殼都全部擊碎,所向無敵!」
  
  「那師父,您就用內功幫師弟師妹剝了蛋殼吧。」徒弟做出請的手勢。
  
  師父轉頭一看滿座的徒弟,並看到一對對期待的目光。
  
  「呵哼,我們修行內功為主劍術為輔,剝蛋正是輔助的時候,我准許你用劍。」
  
  ——
  
  「唉……中原功夫居然如此無力。」這時異國國師裝模做樣的嘆道。
  
  他這一嘆息立刻引來所有武者的目光。
  
  吸引目光就是他的目的,此刻他展露起自己的絕世武功。
  
  掌中的水煮蛋隨著他手掌一推飛離掌心,然後水煮蛋就沒有落下,居然單單依靠內力就把水煮蛋給拖起來了。而隨著他的發功水煮蛋開始旋轉,越轉越快、越轉越快!
  
  啪啦啪啦,蛋殼碎片往四面八方擴散。
  
  「呵……呵、呵。」國師手掌接住掉落的水煮蛋,此刻蛋殼已經剝得一乾二淨了。
  
  他把剝好的白晰水煮蛋放至口中,一口一口的開心吃著。
  
  「哇,這種內力真是土豪氪金玩家啊!」李蘇梅震撼,接著又摀著嘴震驚的說:「而且明明的累的要命手都在發抖了還假裝什麼事也沒有,這裝逼功夫實在……高啊,高啊!」
  
  ……」墨無棘雖然聽不懂很多詞彙,但也大概知道她在講什麼。
  
  ——
  
  『呵呵呵,蒙古國師,沒能給你看到中原功夫,我為中原向你抱歉。』
  
  沒有人開口確有發話聲,那古怪的聲音在樹林中迴盪久久無消散,這是傳說中的千里傳音功。
  
  不過在場多數是高手,立刻察覺到是誰在開口。
  
  那是坐在角落的四位怪人,其中一位滿臉刀痕面目猙獰,眾人看著那木訥的面容瞭解他為什麼不開口說話了,那滿臉的傷痕以讓他沒辦法開口說話。
  
  噹!聽到鐵敲聲響,那位怪人敲了下手中的柺杖,他身前的水煮蛋騰空飛起。
  
  『就讓老夫現醜了!』
  
  這時只見他手指向上一指,內力從指尖發出擊中空中的水煮蛋。那騰空一指的指力功夫震撼場中許多的武者,這精純的指力功夫難度可不下於先前國師的飄蛋功夫,而更高明的是他這一指並沒有直接打爛水煮蛋,那力道與準度控制的分毫不差。
  
  一指又一指的擊出內力擊中在水煮蛋上,這每一指都剛好擊中水煮蛋的邊緣,這不斷讓水煮蛋受到內力打在半空中,數十指以後水煮蛋蛋殼已經剝得精光。
  
  落回他手中時水煮蛋已經剝乾淨了。
  
  「老大厲害啊!」身邊的跟班拍掌稱讚。
  
  「哇……」李蘇梅震撼,摀著嘴震驚的說:「這次我不知道怎麼吐嘈!」
  
  ——
  
  「呵呵。」這時鄰桌的紅衣女子發出銀鈴似的輕笑聲:「剝的水滾蛋,大家真是功夫盡出啊,明明隨便剝一下就好,就這麼不願意弄髒手嗎?」
  
  這挖苦的聲音引來眾人的注意。
  
  這句話有可有兩種意思,一種是不知道水煮蛋剝殼功夫的之深,要剝殼又不傷到蛋身那可說是凝聚所有功夫,只是她倘若是個尋常女子又怎麼會出現在山裡面呢?
  
  另一種可能則是這女人有著更厲害的功力,但是大家卻沒能在她身上感覺到任何高手氣息,
  
  這時四位怪人之中其中一位相貌出眾的男子走向紅衣女子:「美人,需要我代勞嗎?」
  
  ……」女人瞄了一眼,然後輕笑道:「不必了,這點小事情哪裡需要煩勞公子呢?」
  
  只見她從衣袖中抽出在尋常不過的繡花針。
  
  在旁人連她手中拿著繡花針都還沒注意到時,她桌前水煮蛋蛋殼橫向裂出一圈,接著又被她用針挑落那上半的蛋殼,她手掌拖起水煮蛋,由於還有一半的蛋殼使她全然沒有將手弄髒絲毫。
  
  全場皆驚,這不但剝的快還剝的無比漂亮,雖然借用繡花針取巧但那功夫之深可遠遠高於用內功剝蛋殼。
  
  「姑娘,真是好功夫,在下佩服。」那男子鞠躬表達佩服,不過他並沒有放棄把妹,道:「那麼姑娘,這次單獨前來有需要什麼協助嗎?本人願意鞍前馬后,只望能待在姑娘身邊服侍。」
  
  「呵呵,油腔滑調,不過我不討厭。那就幫我處理蛋殼吧。」
  
  紅衣少女秀手一揮兩枚漂亮蛋殼落入男子手中。
  
  男子拿著蛋殼卻沒有想半點丟掉的意思,如獲珍寶的捧在手心中,嘴巴微開雙目盯著蛋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四弟。」這時另一道女性聲音傳來。
  
  那是他原本同桌的黑衣女子,她坐在柺杖老人身邊,按座次來看他是四人中排行第二的。
  
  她道:「別姑娘、姑娘的叫人家,他是男的啊。」
  
  ……
  
  她再道:「是男的。」
  
  ……
  
  她再再道:「男的。」
  
  ……啊!!!」
  
  男子突然騰空飛起,如同一隻鶴一樣飛進森林中不知去向了。
  
  「哇……」見到此景李蘇梅摀住眼睛,道:「我不忍吐嘈了。」
  
  ——
  
  紅衣女子……或者說紅衣男子……確切來說紅衣偽娘,所展現的功夫相當駭然。
  
  這標誌性的武學也同時讓在座的許多人認出他的身份——魔教之主!
  
  這讓在場的正派人士一時間相當為難,假如下個人展現的功夫不夠那就出糗了。許多人暗叫自己太笨,幹嘛湊熱鬧也叫個水煮蛋?叫個炒飯或者蛋餅都更好吃,且吃的無比自在安心。
  
  臉皮厚的則裝作沒事人一樣,默默的就動手把蛋殼給剝了。
  
  只是這樣下去一個正派人士都沒有站出來,那實在太不像話了。
  
  就在這時,那個正派中從不缺席的男人站出來了——
  
  「妖孽,不要得意忘形了!」一人拍桌站起!
  
  那人衣著端莊面容猥瑣,從衣著及陣仗來看他是一派之掌。
  
  「看我的,如影幻腿!」
  
  只見他把水煮蛋拋起,接著在一腳踢至更高的地方,他人拔地而起飛至數丈高空與飛起的水煮蛋平行,接著旋轉身體使用獨門功夫——如影幻腿。
  
  踢腿功夫各式各樣,此刻他不是用膝蓋、小腿、足部、足尖,而是鞋底!
  
  那迴旋踢用鞋底摩擦在水煮蛋上,水煮蛋頓時高速旋轉,
  
  碰撞的龜裂隨著旋轉佈滿整顆水煮蛋,而在水煮蛋落下時蛋殼已經剝得一乾二淨剩下白嫩的蛋身。
  
  猥瑣男子拿在手中向眾人展示,接著也津津有味的吃起水煮蛋了。
  
  「哇……這華麗動作有八十七分。」李蘇梅用力拍起手,一臉震驚的說:「而他不浪費食物,用鞋底踩過食物也願意吃下去的精神,我給一百分!這樣加起來真是超過一百分啊!」
  
  ……」墨無棘也為這不浪費食物的精神,獻上掌聲。
  
  紅衣偽娘也鼓起掌,道:「厲害。」
  
  一人接著一人鼓起掌,頃刻間掌聲如海似。
  
  猥瑣男子頓時就像在場中的最強之人,獲得了所有人的認同掌聲。
  
  但有人並不認同。
  
  「哼,雕蟲小技。」一位風度翩翩的公子揮著紙扇道。
  
  所有人目光又全部都投了過去。
  
  在前面展現如此多功夫以後,現在居然還有人敢開口,那究竟會是何種異人呢?
  
  「假若這就是你們獨門功夫,那我就全部用一次還給你們——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這句話另在場所有人動容,所有人的招式都是武學結晶,然而此人卻想要一一重現?倘若不是無賴的耍花樣,那此人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哇……」李蘇梅震撼,摀著嘴震驚的說:「這是要吃多少水煮蛋啊!」
  
  ——
  
  碰!碰!碰!
  
  就在此時,怪異且沈重的腳步聲遠遠的傳來,掌聲漸漸消去大家都在看著森林傳來的怪異聲響。
  
  突然一人從森林中跳了出來,那人是倒立行走,那雙手發力竟然如同輕功一樣一次就將他移動數丈距離,倒立移動速度居然不下於一般人跑步?
  
  「高手、高手,哪裡有高手啊!」那人瘋癲的喊著,雙掌發力的將身體帶至高空,旋轉數圈後若至所有人中央。
  
  那人衣服破爛身上滿是污垢,一身頭髮鬍鬚沒有整理的任其隨意散落,那裝束如同個野人。不過他雖然瘋瘋癲癲,但在場所有人都能確實感受到,此人很強,是位絕世高手!
  
  「喝!」他突然大喝一聲,然後抓頭道:「這裡是哪裡?我來這裡幹嗎?」
  
  眾人無語,那瘋子前面散發出的瘋狂氣息轉眼間就消失了。突然就失憶,看來他是真的瘋子啊。
  
  不過眾人也慶幸這瘋子沒有動手,那實力或許在場沒幾個人可以與他較量的。
  
  「老人家,要吃水煮蛋嗎?」李蘇梅微笑的端上送上水煮蛋。
  
  「水煮蛋?蛋?好啊好啊,我喜歡。」瘋老人開心的笑著,從李蘇梅手中接過水煮蛋。
  
  「唉,等等別這麼急,您……」李蘇梅原本想先請老人家先洗手,但她來不及說出口了。
  
  就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中,這位瘋老人也展現他的吃蛋覺活。
  
  ——他一口吞下去了。
  
  剝也沒剝,水煮蛋帶殼直接一口吞入肚中,就像蛇一樣。
  
  「好吃!」瘋老子稱讚說。
  
  ……」李蘇梅眨眨眼。
  
  ……」所有人無語了。
  
  「還有嗎?」瘋老子開心的詢問著,面容滿是喜悅之色。
  
  總是應對如流得李蘇梅這回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她腦中飛快思考水煮蛋把殼吃下到底健不健康,到底該不該在送上水煮蛋
  
  「蘇梅,你帶老人家洗個手吧。」墨無棘幫忙打圓場,拿起水煮蛋主動剝起蛋殼。
  
  「我想吃蛋!」瘋老人喊道。
  
  「好,好,跟我去洗手。」李蘇梅牽起老人的手去一旁集水處洗手去。
  
  還好瘋老人還挺聽話,乖乖的跟在背後一同前去。
  
  這時李蘇梅經過風度翩翩公子的那座位,她突然停步的看著那位公子,上下打量了一番。
  
  接著又看看身邊的瘋老人。
  
  然後李蘇梅便舉起小拳頭鼓勵道:「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加油!我看好你!」
  
  她非常有興趣的想看看,比不剝殼生吞水煮蛋還更厲害的功夫會是什麼。
  


哇靠,我居然寫完這篇ㄎ一ㄤ文了XDDD
文中提到的李蘇梅是原做中的女主,不過還沒出場啦~~因為突然想寫這番外,就先讓她在這篇文中出場了
之後我會把番外另外放資料夾整理

順帶一題,裡面出現角色沒名字的全部都是金庸的知名角色喔~

392 巴幣: 110

創作回應

冰鳩
怪不得有即視感XD
2020-12-14 09:10:51
新人×文龍
岳不羣、令狐沖、金輪法王、段延慶、東方不敗、慕容復、歐陽瘋
原本還有個鳩摩智,不過找不到地方放030
2020-12-15 22:56:09
新人×文龍
啊,忘了說,用腳剝蛋殼的是余滄海
金庸腳踢功夫的反派太少了,不過剛好他很適合XD
2020-12-16 00:19:57
痛飲狂歌
e04XDDDDD
2020-12-14 10:21:16
新人×文龍
XDDD
2020-12-15 22:56:16

更多創作